第154章:調虎離山

第154章:調虎離山

祁元修對待自己的敵人從來不會手軟,這一掌擊出去,本可以致命,可是他一抬眼看看到對方的眼睛,竟然那麼熟悉!

最後一刻,祁元修想要收手已經來不及了,只能稍微收了一點力道,一掌推出,他的心跳卻猛然加快,好像被打中的人是他自己。

秦葉悠猛然吐出一口鮮血,吹來了她臉上的面紗,祁元修定睛一看,心裡一陣失落,不是她!不是他那個離家出走,杳無音訊的王妃!

秦葉悠像是一隻失去平衡的小鳥,急速往後飛去,眼看就要撞上後面的一堵牆,她絕望的閉上眼睛。

祁元修這一掌,已經傷了她的心脈,然後再以這樣快的速度撞上牆,怕是連命也保不住了。

就在要撞上的牆的瞬間,突然感覺到身後有一陣勁風駛過,然後她就跌入一個人的懷中,那人抱著她急速旋轉,緩衝了祁元修的掌裡帶來的衝擊力。

秦葉悠睜開眼,發現來人也是一身夜行衣,帶著面紗,看不清他的樣子。

就在她愣怔的瞬間,他在她的耳邊輕聲說道:「別怕,我來救你了,我們走!」

竟然是秦郎的聲音,他怎麼會在這裡的?兩人不是已經分開了嗎?

正在疑惑著的秦葉悠,沒有注意到,秦郎已經抱著她快速的縱身的幾個跳躍,快速消失在夜色里。

祁元修看著兩人的身影,暗嘆了一句,好輕功,正要縱身去追,突然看到外面有人喊道:「起火啦!梧桐苑起火啦!」

祁元修一聽是梧桐苑,什麼都不顧了,喊了一聲:「寒星,追剛才那兩個人!」

暗夜中有人答應一聲,隨即離去,祁元修朝著梧桐苑跑去,福伯等人已經在救火了,梧桐苑的下人們個個灰頭土臉的拼力救火。

「怎麼會起火?」祁元修陰沉著臉色問道。

「好像是廚房著火,不過這個點都睡了,就沒有注意到,現在基本上已經撲滅了。」福伯氣喘吁吁的彙報道。

王妃走的這三年,王爺經常回來梧桐苑坐坐,讓人每天打掃,不準動任何東西,保持著跟王妃出走前一樣。

這要是一把火燒壞了整個院子,他這個管家也不用幹了。

祁元修走進廚房看了一下,葛媽媽跟在他的身後,十分自責的說道:「王爺,老奴在廚房這些年,每天晚上都會仔細檢查一邊,從來沒有發生過失火的事情,今晚這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啊……」

祁元修沒有說話,仔細看了一圈,火源就在窗戶下的柴火堆,他蹲下來仔細檢查,居然在旁邊看到一個還沒有燒完的火摺子,然後抬頭看了一眼廚房的窗戶也是開著的。

調虎離山之計!祁元修隨即就明白過來,定時有人從窗戶外扔了一個火摺子進來,這樣匆忙的放火,而且燒的還是不怎麼重要的梧桐苑,唯一的目的就是轉移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想起剛才那兩個匆忙逃走的人,祁元修心裡已經有數了。

秦郎帶著秦葉悠來到一個宅子內,剛剛放下,她又吐出一口鮮血。

秦郎一驚,著急問道:「你怎麼樣?傷到哪裡了?」

秦葉悠擦了擦嘴角的血跡,苦笑一聲,自嘲的說道:「我真是自不量力啊,自認為修鍊三年,可以殺的了他,結果根本不能傷半分,還差點把自己搭上。」

「祁元修自小就是練武,又在戰場廝殺這麼多年,你不是他的對手很正常,別著急,我們慢慢來,我會幫你,先告訴我,你傷到哪裡了?」

「沒事,我挨了祁元修一掌,估計傷到心脈,沒事,我自己調理一下即可,不好意思,連累你了。」秦葉悠十分過意不去。

「你我相識一場,我早已把你當成我朋友,你不必跟我客氣。」

秦郎剛剛說完這句話,門外突然那響起敲門聲,有人低聲說道:「公子,奕王府有人來搜查,說有逃犯躲到我們府里來了。」

「他說有逃犯就有逃犯啊,就說本公子忙著呢,沒空伺候。」秦郎不耐煩的說道,心裡卻是一驚,沒有想到祁元修的人這麼快就找來了。

這時候又聽到院中有雜亂的腳步聲響起來,秦郎眉頭一皺,輕聲在秦葉悠耳邊說道:「待會配合我一下……」

秦葉悠還沒有反應過來,他說的配合是什麼意思呢,就見秦郎下床在床前的香爐里不知道放了一點什麼香料,有一種異香緩緩飄出來。

然後他回身直接把她撲倒在床,秦葉悠忍不住驚叫了一聲。

然後就聽到門外有人說道:「我們公子已經休息了,這裡沒有你們要找的人,請回吧。」

然後就是嘭的一聲,不知道是誰被打倒在地,房門應聲而開。

有個侍衛闖進來,秦郎用被子裹住秦葉悠,然後用自己的身子擋住了她,他頭髮披散,衣服鬆散開來,滿面怒容問道:「是誰破壞本公子的好事!」

那個侍衛左右看了一圈,然後就問道一股異香,頓時覺得全身燥熱,十分不屑的看了一眼秦郎:「有人夜襲奕王,然後逃往你這個宅子附近了,你有沒有看到刺客?」

「本公子今夜一直在房間里逍遙快活,哪裡見過什麼刺客,你們夜闖民宅,再不滾我就去官府告你們!」秦郎毫不客氣的說道。

那侍衛在房間里這一會,更加感覺到身上燥熱的厲害了,他看了一眼旁邊的香爐,似乎明白過來,十分不屑的瞥了一眼秦郎,然後轉身離開了。

聽到他們腳步聲越來越遠了,秦郎趕緊從秦葉悠身上起來,秦葉悠自然知道他剛才都是為了救她,可是兩人靠的這麼緊,近到她可以感覺到他身上的溫度,問道他身上的氣息,她的臉不由自主的紅了。

「不好意思,剛才情況緊急……」秦郎的臉也有些紅,然後看了一眼秦葉悠,眼神有些慌亂,簡單說了一聲:「你先休息吧,我有點事,出去一下,待會找人來伺候你。」

臨走之前他把香爐的火給滅了。

秦葉悠一頭霧水,看著秦郎有些慌亂離開,不明所以。

趁著沒人,她趕緊用系統內的設備給自己做了一個檢查,果然有內傷,不過好在還不足以致命,她取出葯服下,剛剛收拾完,就聽到了敲門聲。

經過剛才那一場,她現在十分警惕,低聲問道:「是誰?」

「奴婢兮顏,奉公子之命,過來伺候姑娘的。」門口有個清脆的聲音說道。

秦葉悠想起剛才秦郎走之前,確實說待會找個人伺候她的,於是說道:「進來吧。」

一個少女端著一個托盤進來,少女明眸皓齒,長的十分俊秀,不過神情有些淡淡的,水藍色的衣裙更是顯的整個人帶著一層冷意,看上去不像是丫鬟。

「姑娘,這是公子吩咐給你熬的葯,你受了內傷,這葯可以讓你恢復的快一些。」兮顏一邊說著,一邊把葯端給秦葉悠。

秦葉悠接了過去,緩緩了喝下,輕聲說道:「有勞兮顏姑娘了。」

「姑娘不必客氣,有什麼需要的,儘管跟我說就行。」兮顏說的十分客氣,只是臉上的表情依舊淡淡的,似乎並不是很樂意伺候秦葉悠。

秦葉悠看出來之後,也並沒有說什麼,讓兮顏伺候著洗漱之後,就說要躺下睡覺了,兮顏帶上房門出去了。

然後秦葉悠睜開眼睛,爬起來坐在床頭,怔怔的想著事情。

今日刺殺祁元修失敗,他肯定更加警惕了,想要再動手,就沒有那麼容易了,而且她意識到自己現在明顯不是他的對手,想要替單家人報仇真的很難。

可是除此之外,她又沒有別的辦法,懊惱自責愧疚,折磨著她,一直到天亮才睡著。

第二日清晨又是兮顏才伺候她起床洗漱,端來早飯伺候她吃飯,兮顏做事乾脆利索又細心,把秦葉悠照顧的很好,她有些感動,想要跟她說兩句感謝的話。

可是看到兮顏臉上略顯冷淡的表情,她就打住了,不知道這姑娘是天生就這樣,還是自己不經意間是不是得罪她了,秦葉悠打算先觀察一下。

吃過早飯之後,秦郎來了,看著秦葉悠正坐在桌前吃藥。

「阿新,感覺怎麼樣了?」秦郎坐在她的旁邊問道,她一直很客氣的稱呼他為秦公子,他也不在意,很親熱的稱呼她為阿新。

兮顏給秦郎到了一杯水,輕輕放在他的跟前說道:「公子,喝水……」

秦葉悠不經意間抬頭,竟然看到兮顏面帶笑意,眼睛都是彎的,默默看著秦郎。

「我好多了,兮顏給我端來的這個藥效果很好。」秦葉悠淡淡說道,想了一下,繼續說道:「秦公子,我知道你一片好心,昨夜我也想了很久,我不能在這裡連累你,祁元修不是那麼容易就罷手的人,我還是離開吧。」

秦郎笑了一下,似乎早就料到她會這樣說,故意裝作苦惱的樣子說道:「阿新啊,現在說這個話有點晚了哦,現在外面已經有奕王府的人了,你一時半會可能出不去了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54章:調虎離山

28.2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