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6章:有喜了

第156章:有喜了

鳳溪不清不願的被推下車,呆立在路邊,看着兮顏的馬車緩緩離開,滿臉愁容,單薄的身影瑟瑟發抖,看上去有些可憐。

等馬車消失不見之後,她臉上可憐兮兮的表情,瞬間不見了,換上一副冷淡的表情,轉身往前走去。

城郊附近的一個小院子裏,鳳溪抬手輕輕敲門,並沒有人應聲,過了一會兒,院門悄悄打開一條縫隙,鳳溪趕緊說道:「主子在嗎?我想見主子?」

門裏的人大量她一眼,然後打開院門,鳳溪悄然進去。

房間內,男人面色冷峻,眼神陰鷙,盯着鳳溪問道:「為何突然到這裏來?那邊出什麼事情了嗎?」

「沒有……」鳳溪低聲說道,頭更低了,似乎有些害怕。

男人不耐煩的問道:「不是跟你說過,輕易不要來這裏嗎?有什麼事就直接說!」

「我……我被趕出來,他們不讓我留在秦府了。」鳳溪低聲說道,更加害怕了。

「被趕出來了,他們發現你的身份了?」男人問道,緊接着一把揪住她的衣領,更加陰冷說道:「那你還敢來這裏,是想領着別人來認門的嗎?」

「沒有,沒有人跟着我……我自己來的。」鳳溪顫抖著說道。

「到底怎麼回事?在我耐心耗盡之前,趕緊說!怎麼回事?」男人吼道。

「我……我也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,昨天秦公子突然就找我去侍寢,然後今早就把我趕出來了,給了我一些銀子,讓我再也不要回京城。」

男人鬆開了她,依舊盯着她問道:「秦郎竟然讓你侍寢?這怎麼可能?他會稀罕你這樣的女人?」

鳳溪的眼中閃過一抹受傷,眼中隱約含淚。

男人低頭看了她一眼,表情微微一變,然後柔聲說道:「傷心了?我的話可能說重了,你別在意。」

鳳溪猛然抬頭,她沒有想到主子竟然用這樣溫柔的語氣跟她說話,明明剛才還很生氣的。

「主子……你不怪我嗎?」鳳溪小心翼翼問道。

「傻瓜,我那麼信任你,你沒辦好這件事,我自然有些失望,不過你是我的人,我怎麼會怪你,剛才是我着急了,既然回來了,那就住下吧,在這裏陪着我也好。」男人把手放在鳳溪的肩上,輕輕拍了兩下,鳳溪受寵若驚,不知所措。

奕王府內。

「王爺,我們幾乎找遍了整個京城,都沒有發下你說的那名受了女子?而且我們幾乎留意了京城所有的醫館藥鋪,沒有人來買過治療內傷的藥物。」

追風在祁元修的書房內把這幾天追查的情況,詳細彙報道。

「繼續追查,挖地三尺也要把這個女人給找出來。」祁元修一直記的那天晚上那個女人的眼神,跟秦葉悠太像了,肯定跟那個女人有關係。

而且當時起火的院子,不是最重要的怡然居,也不是最繁華的清風苑,偏偏是偏僻角落的梧桐苑,有人知道他真正在意的是那裏,絕對跟那個女人有關係。

追風領命之後剛剛要離去,走到門口忽然停下來,說道:「王妃,剛才我看到蕙娘來了。」

祁元修無奈的應了一聲:「我估計她也快來了,沒事,你忙去吧。」

自從他答應娶施紋雲,他就預料到蕙娘肯定回來,她對他身邊的每一個女人都不滿,除了文如意。

「元修,你怎麼又娶了一個女人回來?」

蕙娘果然很快就來了,進門就直截了當的問道。

「蕙娘,這些事情你就別管了,我早就跟你說過,我會看着處理的。」祁元修淡淡說道。

蕙娘愣怔一下,然後態度就沒有那麼強硬了,三年前,秦葉悠離家出走,什麼都沒有說,那段時間的祁元修就跟瘋了一樣,到處尋找她。

蕙娘和文如意本來還挺得意,終於把秦葉悠趕走了,可是後來她們就知道自己高興的太早了,祁元修雖然什麼都沒有說,可是他好像知道一切。

瘋狂的尋找了許多時日,回來之後,對文如意和蕙娘的態度更加冷淡,蕙娘去找過他一次,指責他對文如意太冷淡了,文如意可是救了他的命呢。

祁元修當即就拔出長劍,架在自己的脖子上,眼神冷冽的看着蕙娘:「我祁元修平生最恨被人要挾,她如果覺得救了我的命,我就得什麼都聽她的,這條命,我現在就可以還給她。」

蕙娘到現在還記得他當時絕望悲傷和決絕的眼神,她從未見過那樣的祁元修,頓時被嚇的不知所措。

而這一切被站在門外的文如意聽的一清二楚,第二日,文如意就提出想要回家了,祁元修沒有挽留一句。

蕙娘還想做最後的掙扎:「元修啊,此去天山,路途遙遠,如意一個人回去,不太安全,不如……」

「不如你陪着如意回去吧,那邊環境也事宜,你正好可以在那裏休養一段時間。」祁元修直接斬斷她的話。

文如意臉白如紙,緊緊咬着嘴唇,不發一語,眼中淚花凝結。

祁元修也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,然後說道:「如意,軍營里還有事,我就不送你了,一路平安。」

說完之後就跨上馬,直接離開了。

文如意的眼淚終於低落下來,那一瞬間,她終於知道,不管她願不願意承認,沒有人能代替秦葉悠在祁元修內心的位置。

秦葉悠走了之後,把祁元修的心也給帶走了,他看上去並沒有什麼不同,可是從他的眼神里能看出來,他對待任何事情都無所謂了。

文如意終於黯然離開。

「元修,別怪姨媽多事,我真的只是擔心你,想要對你好,這段時間我在天山陪着如意,好好勸慰著,她說不怪你。」蕙娘看着他的臉色,小心翼翼說道,唯恐他會再激動要自殺。

祁元修看着她近乎祈求的神色,內心無奈,他何嘗不知道蕙娘是對她好,可是她現在根本就不知道什麼才是真正的對她好。

「娶施紋雲並不是我的本意,是皇上賜婚的,我只是一個王爺,不能抗旨的。」他只能退一步說話,盡量讓自己的態度軟和一點。

提起皇上,蕙娘就生氣了,上一次要不是皇上故意賜婚羞辱元修,也不會惹到秦葉悠那個女人,如果沒有秦葉悠,現在說不定元修早就跟如意成婚了呢。

「皇上也真是的,怎麼就知道給你賜婚,他自己好幾個兒子還都沒有成婚呢。你何必怕他,你的背後可是有整個天山派的支持。」蕙娘激動的說道。

「蕙娘,我從不害怕任何人,也從不依靠任何人!我娶施紋雲是因為她對我還有用!」祁元修的口吻突然就冷了下來。

現在的祁元修,蕙娘越來越琢磨不透,看他不高興,只得按下自己的脾氣,然後說道:「元修,你別生氣,我只是替你覺得不值,你有什麼比不上那個皇上,要是你統一,這皇位也是你的。」

「我對這一切都不敢興趣……」祁元修低聲說道,似乎是真的對什麼都不敢興趣了,口吻一片蕭索。

「元修,你是不是還惦記着秦葉悠,她都不要你了,你還惦記什麼,難道她現在回來,你還會要她嗎?」

在蕙娘看來,秦葉悠這樣的女人,消失了那麼久,不管是死是活,都應該再要了。

「她回來,我會要她,她不回來,我也要把她找回來,秦葉悠只能屬於我祁元修。」他說的無比堅定。

蕙娘愕然,心裏想着,難道是秦葉悠給祁元修下蠱了,她到底有什麼好?竟然讓祁元修如此執迷不悟,看來回頭得悄悄找人給祁元修看看。

想起這些,她就坐不住了,立即告辭離開。

祁元修看着蕙娘一臉心事,就知道她又要開始作天作地了,他有心要阻攔,想了想算了,反正現在秦葉悠也不在,隨她去吧,大不了就是折騰施紋雲。

別的女人,只要不是秦葉悠,是死是活,他都不想費心了,自從他知道秦葉悠還活着,他就知道她一定會回來,他等著!

一個月之後,城郊的一座小院內,鳳溪笑意盈盈的在廚房裏忙碌著,臉上都是幸福的表情,她正在為自己的主子做點心。

這一個月她過的很幸福,主子對她十分溫柔,讓她貼身照顧,夜夜都讓她侍寢。

開始的時候,她被這突如其來的寵溺驚著了,有些惶恐,漸漸在主子的安撫下,逐漸適應。

「主子,鳳溪給你做了點心,泡了茶,您休息一下吧。」鳳溪笑着說道。

進去之後發現主子的書房裏,還有一位陌生的男人。

「鳳溪啊,你把東西先放下,這位是馮大夫,來為我檢查身體的,你也讓馮大夫看看吧。」男人說道。

鳳溪驚訝問道:「主子,您生病了嗎?」

「我沒事,平時也要請個平安脈,馮大夫醫術精湛,你過來看看吧。」男人笑着說道。

鳳溪臉一紅,點頭答應了,然後在那個男人身邊坐了下來,羞怯的伸出細白的胳膊。

馮大夫為她使了一下診了一下脈象,然後起身說道:「姑娘,你有喜了……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56章:有喜了

28.5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