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7章:已訣別

第157章:已訣別

鳳溪一聽,頓時震驚了,這一個月她過的太幸福,竟然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月信沒來,轉頭嬌羞的看了一眼身後的男人,臉色通紅,欲語還休。

「有勞馮大夫了……」男人淡淡的說道。

「公子客氣了,這是老夫來的安胎藥,沒有別的事,老夫就告辭了。」馮大夫察言觀色,很快就告辭了。

「鳳溪,你收拾一下,再會秦府,這一次無論如何要留在秦府。」男人說道,是不用質疑的語氣。

鳳溪愣住了:「主子……可是我……」後面的話,她不知道該如何說出口。

男人冷笑一聲:「你的肚子爭氣,到時候想必秦郎不會虧待你的,去吧。」

鳳溪這才明白過來,自己這一個多月得到的所有的幸福,原來都只是一個泡泡,一戳碎了,主子對她的溫柔都是假的,一切不過是為了利用她。

是她自己太傻,竟然還心存幻想,沒有想到她作為一顆棋子的命運,從未改變過。

可是已經情動的人,要如何才能停止呢,她自己也不知道。

唯一能做的就是,低著頭結果男人手中的面具,擦了擦眼淚,低聲說道:「是,主子,奴婢明白了。」

這一個月的時間,秦葉悠在秦府養好了傷,並且也平復下自己的心情,她的心中藏著仇恨,午夜夢回還是會哭著醒來,可是至少她可以平靜面對自己了,只是好像再也沒有了快樂起來的能力。

秦郎每天想著法子逗她開心,在家請戲曲名角來唱曲,戲子唱的很好,可是她聽著聽著卻落淚了。

讓廚師變著花樣給她做好吃的,可是不管什麼她都吃的很少,把廚師打擊的幾乎要引咎辭職。

想要帶她出去散散心,看看景,她卻油然嘆氣:「沒有心情,有什麼好看的,不過是睹物思人,更傷懷。」

秦郎徹底拿她沒轍,只能默默無語的陪著她,兮顏對她更不待見了,她何曾見過自己家的公子對一個人這樣上心,但是對方竟然這樣不知好歹,不懂的感恩,實在是太過分了。

秦郎的心思,她都看得出來,可是她沒有辦法,她勉強不了自己的心。

「秦公子,你能收留我在這裡養傷,我已經十分感激,請你不要對我這樣好了,我內心真的過意不去。」她也不想秦郎做無用功。

秦郎卻不在意:「我做這些並不是希望你能報答我什麼,我這樣做,只是因為我心裡高興,心甘情願對你好。」

「我不值得你對我這樣。」秦葉悠現在無法承受任何人對她的感情。

「值不值得你說了不算,我心裡清楚,阿新,這些日子以來,我對你的心意,你應該明白,我對你沒有任何要求,只要讓我對你好就行。」秦郎深情款款的說道。

如果秦葉悠是少不更事的少女,聽了這番話,她心裡肯定很感動,可是經歷那麼多事,她早已明白這世間就沒有無緣無故的愛,也沒有無緣無故的恨。

秦郎一味對她好,不過是求她的回應,對他感情的回應,可是她一顆心早就死了,他想要的東西,她給不了。

看來到了該走的時候了,秦葉悠想了一晚上,第二天早飯後,就直接找到秦郎,跟他告別。

「秦公子,這多時間,多謝你的照顧,我現在身體已經好多了,該離開了,今天我是特意來感謝你,還有跟你辭行的。」

「怎麼?發生什麼事了?是不是兮顏惹你生氣了?」秦郎一連串的問道。

「沒有,兮顏照顧把我照顧的很好,這段時間我也想了很多,我留在京城也只是徒勞,現在我奈何不了奕王,而且時時都有危險,怕是也會連累你。」這也是秦葉悠的真心想法。

「阿新,你知道,我從來就不怕什麼連累不連累,我知道這肯定不是真是原因,是不是之前我說的話給你壓力了?」秦郎著急說道。

「不是的,是我自己想走,我不想連累你,而且我想去北疆,我父親和弟弟在北疆,我想去看看他們,也算是散散心吧,待在京城,或許哪一天我忍不住就會衝進奕王府拚命,這樣只會讓我更慘。」

秦葉悠苦笑著說道。

秦郎眉頭一松:「那好,去北疆也行,我這就命人收拾東西,我們一起出發。」

「秦郎!你要的東西,我給你不了你,不要再在我身上浪費感情了。」秦葉悠無奈的說道。

秦朗知道她雖然看似柔弱,其實十分的倔強,典型的吃軟不吃硬,他只能先答應她。

秦葉悠收拾好東西之後,先到單家的老宅告別,站在單家門口,內心酸澀不已,也自責不已。

「悠悠無能,一時不能為你們報仇,但是我不會忘記這份仇恨,善有善報惡有惡報,因果輪迴,害死你們的人,我一定會讓他付出代價的。」

依依不捨告別之後,她緩緩離開,經過巷口的時候,差點跟一個跌跌撞撞往前走的男人撞上塊,她趕緊推到一邊。

抬頭看了一眼,男人似曾相識,只見他失魂落魄的往前走去,好像是被什麼事情深深打擊到了。

秦葉悠往前走了一步,電石火光之間,她忽然想起來,那是她的小舅舅單永樂,在這屬於這裡的秦葉悠的僅有記憶了,很多年之前,她見過這個小舅舅。

她想起來了,過年之前小舅舅曾經回來,跟外祖母相見之後,過完初一,又匆匆離開了,聽說他現在經常在各國之間來回,經營各種貿易,老夫人曾苦苦挽留,可是他不捨得自己的生意,執意離開,只是說會經常寫信來。

老夫人生氣,他走的時候,都不願意見他,還是他大哥大嫂送他走的,過了年,秦葉悠來單家看望老夫人的時候,單永樂已經離開了,為了不影響老夫人的心情,她也沒敢提小舅舅的事。

他當時沒有留在家裡,看來是躲過了一劫,蒼天有眼,單家並沒有滅門。

她眼淚婆娑,很香上前相認,可是想到單家會落到今天這個境地,都是因她,都是被她牽連的,秦葉悠沒有臉上相認。

單永樂剛剛踏進單府大門,就噗通一聲跪倒在地,鐵骨錚錚的漢子,淚如雨下:「娘啊,兒子回來晚了,兒子不孝啊。」

單永樂想到三年前他最後離開的時候,透過門縫看著正在生氣的母親,沒有想到那竟然是他最後一次看母親了。

要是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情,當初就是殺了他,他也不願意離開啊,這三年他拚命在各國之間來回,做個各種貿易,拚命掙錢。

為的就是能早日衣錦還鄉,讓母親滿意,然後待在母親身邊伺候著,再也不離開,這三年他經常寫信回來,可是從來沒有收到回信。

他以為是母親生氣他的離開,不願意回信,他不在意,繼續寫信報平安,直到幾個月前,他在西域遇到一夥大魏的商人。

同時大魏人,晚上就聚在一起喝酒聊天,不經意間說起現在的朝政,有人感嘆在朝為官看似分光,實則十分危險,不知道怎麼著就會被滅門,還不如從商,沒有什麼事是錢解決不了的。

有人附和說道:「是啊,你看以前的單永恆御史,以前是多麼剛正不阿的一個人,不知道得罪了什麼人,直接就被滅門了,唉,可憐哦。」

單永樂聽了之後,感覺到猶如一個晴天霹靂劈在他的腦門上,眼前一片黑暗,耳朵也失聰了,只看到周圍人站著嘴好像再說什麼,可是他什麼都聽不到了。

反應過來之後,一把抓住剛才那人的胳膊,厲聲問道:「你剛才說的可是真的?單永恆一家真的被滅門了?」

那人被她嚇了一跳,看到如此緊張,知道他可能是認識單永恆,又知道他也姓單,猜到大約是親戚,於是看向他的眼神就頗為同情。

那人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是真的,單家被一把火燒光了,沒有留下一個活口。」

單永樂頹然坐在椅子上,感覺三魂六魄都已經不在了,他喃喃說道:「這怎麼可能?我大哥為官一向謹慎小心,怎麼可能慘遭滅門。」

眾人一聽,他原來是單永恆的親弟弟,都是一驚,商人重利又精明,遇到這樣的事情,自然是趕緊躲開了。

只有剛才替單永恆打抱不平之人,還坐在那裡,拍了拍單永樂的肩膀:「兄弟啊,我奉勸你一句,以後不要再提你是單永恆的弟弟這事了,我聽說單家被滅門是因為得罪了奕王,你想想啊,人家是皇親國戚,得罪了,還能有好嗎?」

單永樂機械轉頭問道:「奕王?我的外甥女就是奕王妃啊,他怎麼會……」

「還不就是因為你那個外甥女,她突然失蹤不見,奕王讓單家交人,單家不從,於是就被滅門了,可憐哦,老弟,你以後可千萬別回京城了,我勸你還是改名換姓確保安全吧。」那人苦口婆心勸解道。

「不,我要回京城!我單永樂行不改名坐不改姓,一輩子都是單家人,我要回去為單家人討回這個公道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57章:已訣別

28.7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