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8章:可惜不是她

第158章:可惜不是她

單永樂放下所有的生意,不顧周圍的人的阻攔,執意回到大魏,快馬加鞭,日夜趕路,終於到了京城,直奔單家。

等看到眼前的雜草叢生的荒原,往日安寧喜樂的宅院,早已沒有一點蹤影,想到慈愛的母親,踏實可靠的大哥,嫂子,他們都不在了。

單永樂心如絞痛,悔不當初,跪在地上捶胸頓足,嚎啕大哭。

秦葉悠躲在門外,捂著嘴也哭到不能自己,她淚眼婆娑的看著天空,心裡想著,蒼天啊,你睜開眼看看,單家一家老小不曾做過一件惡事,為何要這樣對待他們。

是我做錯事,是我來到的禍事,要報應就報應在我身上啊,為何要連累這些無辜的人。

單永樂在單府的荒涼的院里跪了許久,秦葉悠一直在門外悄悄陪著他。

後來他終於起身,轉頭看著滿目瘡痍的院子,蹣跚著往外走去,雙眼空洞無神。

秦葉悠有些擔憂他,悄悄跟在他的身後,好歹看到他走進一家客棧住下了,秦葉悠也在這家客棧要了一個房間,正好就在單永樂的旁邊。

單永樂住進房間之後,就再也沒有出來,一直到了傍晚,秦葉悠有些擔憂,唯恐他在房間里出什麼事。

她在單永樂的房間門口徘徊兩圈,最紅還是不敢貿然敲門進去,想了一下,她叫來小二,低聲囑咐幾句,然後拿出一點碎銀了放在小二手中。

小二眉開眼笑,忙不迭的去準備了,一會兒之後,小二端著一個托盤上來,上面放著一碗清粥和兩碟小菜,敲了敲房門。

秦葉悠提心弔膽的在旁邊觀望著,過了好久,終於聽到裡面傳來腳步聲,單永樂打開門,臉色憔悴,雙眼無神,一開口聲音沙啞的厲害:「什麼事?」

「這位客官,今天小店有優惠,今天剛剛入住的客人,都會贈送客人晚飯,一碗粥和兩碟小菜,您沒有下來吃,小的就您端上來。」

單永樂怔怔的,點了點頭然後說道:「好吧,有勞了,然後打開門讓小二端了進去。」

秦葉悠終於鬆了一口氣,其實這些都是她出錢給小二,讓小二去做的,她估計單永樂肯定是一天沒吃東西了,胃裡空空的,所以只給他點了清淡的粥和小菜。

確認單永樂安全了,她終於放心回到房間里,忘記了自己其實也是一天沒有吃飯了,放鬆下來才發覺自己還餓著呢。

剛剛想要下樓吃點東西,就看到旁邊的房門打開了,單永樂走了出來,他顯然是已經吃過東西,洗漱換過衣服了,一身黑色長衫,面色冷峻的往樓下走去。

秦葉悠不太放心,也顧不得其他,只能跟上去。

奕王府內。

祁元修剛剛吃過晚飯,隨意溜達著又來到梧桐苑外,秦葉悠走後,他經常會來梧桐苑坐坐,什麼都不做,就是在房間里,或者在院中的鞦韆上坐一會兒,用這樣的方式,表達著自己的思念。

晚飯時喝了一點就,這份思念更加濃重,他緩緩來到梧桐苑外,還沒有走進呢,突然那就聽到院內傳來了清脆的笑聲。

祁元修一震,激動之下,都辨別不出這是誰的聲音,難道是她回來了?梧桐苑內的笑聲不是她,又會是誰呢?

祁元修三兩步就沖了進去,朦朧夜色中,果然看到鞦韆上坐著一名白衣女子,長發飄飄,正在咯咯笑著。

祁元修突然感覺到眼睛酸澀,他沖了過去,一把把女子擁入懷中,非常用力的抱住了。

「你回來了,你終於捨得回來了……以後再也不準離開我半步了。」他的聲音居然帶著一絲哽咽。

懷中的女子溫柔的反抱著她,依偎在他的胸前,十分甜蜜的說道:「妾身不會離開王爺,妾身永遠會陪在王爺的身邊。」說完更加用力的抱著祁元修。

不是她的聲音!祁元修一怔,然後推開自己懷中人,低頭一看,竟然是施紋雲。

她滿臉甜蜜,喜上眉梢,含羞帶怯的說道:「王爺您怎麼這樣直直的看著妾身啊。」

祁元修的臉色猛然冷了下來。

「誰讓你到這裡來的?誰讓你坐在這個鞦韆上的?」他一把推開她,冷聲質問道。

施紋雲被他全身冰冷的寒意給嚇到了,睜著大眼睛,怯怯的說道:「妾身……妾身只是覺路過看到這個鞦韆挺有意思的,跟妾身娘家的一樣,於是就來坐坐,請王爺不要生氣……」

「梧桐苑的人都死光了嗎?我說過不準任何外人踏進梧桐苑半步,把我的話都當成耳旁風了嗎?!」祁元修朝著其他人吼道。

梧桐苑的人都站在旁邊,噤若寒蟬,很少見王爺發這樣大的火,其實他們也很無辜,施紋雲打聽到祁元修經常到這裡呆半天,於是沒事就喜歡往梧桐苑湊。

甚至還想搬到梧桐苑裡來住,被福伯給攔下的了,她還老大的意見。

她每日派人關注祁元修的行蹤,奈何祁元修平時很忙碌,回府一般就在怡然居並不出來,很是讓她著急。

功夫不負有心人啊,今日終於被她逮到機會了,她的侍女翠兒跑來告訴他,王爺今晚吃完晚飯出來散步了,看樣子是要往梧桐苑去了。

施紋雲怎麼會錯過這麼好的幾乎,當即就帶著翠兒直奔梧桐苑,在門口就被綠蘿攔住了。

「王爺有吩咐,除了梧桐苑的人,外人不得踏入梧桐苑半步,請側王妃回去吧。」

施紋雲見一個小丫頭竟然敢攬著她,當即就不高興了,給了翠兒一個眼色,翠兒收到之後,立即甩手就給綠蘿一巴掌。

「在我們王妃跟前,你這小蹄子也太放肆了,現在我們王妃就是這奕王府的女主人,是這所有院子的主人,哪裡去不得,還不快讓開!」翠兒叫囂道。

綠蘿脾氣直,還要上前理論,被葛媽媽拉住了,朝著她微微搖了搖頭,平時梧桐苑的丫頭們都聽葛媽媽的,她就像是所有人的媽媽,綠蘿終於沒有再吭聲。

施紋雲如願以償進入梧桐苑,聽說以前奕王經常跟王妃一起坐在鞦韆上談天說地,她讓翠兒把她盪起來,故意笑的很大聲,引來祁元修的注意。

她以為自己成功了,再被祁元修用力擁入懷抱的時候,她清晰的感覺到心臟聲猛然加速,請到他動情的聲音說道:「以後再也不準離開我半步了……」

那一刻,施紋雲感覺自己的心都要融化了,這麼優秀,這麼痴情的男人,她不明白秦葉悠是怎麼捨得離開的。

她動情告訴他,她不會離開,這輩子都不會離開,她死都不願意離開這個男人。

可是美夢太容易破碎了,祁元修很快發現她不是秦葉悠,馬上就憤怒不已。

施紋雲受傷的看著祁元修,泫然欲泣,他不明白,一個人怎麼能上一刻還溫暖如陽春三月的春風,下一刻就變得好似寒冬臘月的寒冰。

祁元修指著施紋雲,言辭犀利的說道:「滾出去!以後你若再敢踏進梧桐苑半步,我立即一紙休書把你休回家!」

施紋雲的臉色瞬間邊的煞白,瞠目結舌,眼淚撲簌簌的留下來,顫抖說道:「王爺……您怎麼可以這樣……」

然後就好像終於承受不住,捂著臉跑了出去,綠蘿看著她的背影,心裡感覺太解氣了,剛才挨的那一巴掌,一點都感覺不到疼痛了,她悄悄對葛媽媽說道:「真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啊。」

葛媽媽給她一個顏色,你這丫頭,王爺還在呢,也忒大膽了,趕緊給我閉嘴,綠蘿吐吐舌頭,重新低下頭假裝很害怕的樣子。

隨即祁元修也鐵青著臉色離開了梧桐苑,他會發這樣大的火,並不僅僅是因為施紋雲到梧桐苑冒充秦葉悠,更是因為他剛才的反應。

那個狠心的女人,什麼都不說,一走就是三年,自己本應該恨她怨她,把她找回來好好折磨,讓她再也不但鬧失蹤才對。

可是剛才那一瞬間,他以為她回來了,心裡唯一的感覺就是把她摟在懷裡,細心呵護再也不讓她離開了。

他竟然對她用情如此之深,想到她的絕情,他更加生氣,感覺自己的滿腔深情,都被她辜負了,而自己還這樣沒出息的痴心不改,實在不是他祁元修的風格。

怒氣沖沖的回到怡然居,就見管家福伯來說:「王爺,門外有個人要求見,說是王妃的娘家單家人。」

祁元修還沒有消氣,一聽這話,怒火又起來了:「單家早就被一把火燒光了,那個沒良心的女人都沒有回來看一眼,現在又冒出什麼單家人,肯定也是假的,本王不見!」

福伯早就聽說了梧桐苑的事情,知道他現在正在氣頭上,不敢多說什麼,直接退出去,跟小廝說道:「出去把那人打發走吧,就說王爺不想見。」小廝領命而去。

秦葉悠跟著單永樂,從客棧出來,一路來到奕王府,她知道單永樂來找祁元修,定然是為給單家討回一個公道。

可是他一個商人,又不會武功,能把祁元修怎麼樣啊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58章:可惜不是她

28.9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