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9章:公主江湖夢

第159章:公主江湖夢

秦葉悠實在是擔心,躲在角落裡揪心的看著單永樂站在門口,等待傳話。

她很想上前把單永樂勸走,他現在的做法,無異於以卵擊石,註定就是悲慘結局。

很快就見傳話的小廝出來,高聲說道:「您回去吧,我們王爺今天不想見客。」

態度如此倨傲,秦葉悠氣的很想上去捶這小廝兩拳,不過轉念一向,這樣也不錯,祁元修不見小舅舅,至少小舅舅是安全的。

秦葉悠在心裡期盼他快點回去吧,他是單家最後一點血脈了,一定要保重,報仇的事還是教給她吧。

可是單永樂固執的很,祁元修不願意見他,他也不能硬闖,索性直接坐在門口等著,門房的小廝出來趕他,說難聽的話,他也不走,就一句話:「我要見王爺。」

小廝也無奈,他們可聽福伯說了,王爺今晚心情很不好,要是把門口這主兒放進去,惹怒了王爺,他們就慘了。

秦葉悠躲在趕出暗暗著急,就在她剛想出一個注意,打算把單永樂給引開的時候,突然就看到單永樂站了起來,有些激動的朝門口走去。

秦葉悠心想,壞了,肯定是祁元修出來了,單永樂在門口守株待兔,還真的被他給逮到了。

「祁元修,你不是不想見我,是不敢見我吧?」單永樂大聲喊道。

祁元修本來皺眉看著他問道:「你是誰?我有什麼不敢見的?」他確認眼前這個男子他確實不認識。

「我是單永恆的親弟弟,被你滅門的單家,最後一個活著的人。」單永樂鏗鏘有力的說道。

「單家人?單家的事與我無關,你找不到我頭上。」祁元修不耐煩的說道。

「哼,男子漢大丈夫,敢做就要敢當,你殺我單家幾十口人,一句與你無關就了解了嗎?」單永樂氣憤不已的吼道。

「本王已經說了,單家的事不是我做的,你再這樣囂張,休怪我不客氣!起開,我現在要進宮。」祁元修的忍耐似乎已經到了極限。

「進宮有什麼了不起,別以為你是皇親國戚,我就會怕你,我告訴你,我們單家幾十口人的冤魂不會放過你,我也不會放過你,就連悠悠也不會放過你!」

祁元修聽到單永樂提高秦葉悠,終於忍不住說道:「好啊,她不會放過我,讓她出來找我報仇啊,出來啊,別像個縮頭烏龜一樣的躲著我。」

秦葉悠攥緊雙拳氣的全身顫抖,正打算就這樣衝出去跟祁元修拼了,就在同一時間,單永樂已經沖了上去,同時喊道:「祁元修,我殺了你,現在就替我的家人報仇!」

秦葉悠看到他快速的沖袖中抽出一把短劍,沖著祁元修刺去,可是他不懂武功,只憑一股蠻力,怎麼可能傷的了祁元修。

一直站在祁元修真厚的追風,一瞬間已經像風一樣,移動到祁元修跟前,抬起腳飛踹出去,單永樂直接被踢出兩米遠,手中的匕首也摔落在地。

追風眼神冰冷,全身籠罩著一層殺意,他不允許任何人傷害王爺半分,這個男人竟然敢行刺王爺,該死!

就在追風手中的長劍,就要刺中跌坐在地單永樂心口的時候,祁元修突然開口說道:「追風,住手!」

追風的長劍險險的停留在單永樂的胸口處,不解的回頭看著王爺。

「算了,留他一條命吧。」祁元修淡淡說道。

單永樂高傲的說道:「祁元修,我用不著你的憐憫,要殺要刮,你隨便!」

追風飛起又是一腳,直接把單永樂再次踢倒,單永樂傷的很重,直接吐出一口鮮血撲倒在地。

「再敢叫囂一句,我就要你小命!」追風冷冷撇下一句話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!秦葉悠決定豁出去了,看著自己的小舅舅趴在地上奄奄一息,她所有的心裡都被胸口的怒火給燃燒殆盡,立即就要衝出去。

這時候突然有人從她身後走出來,直接把她拉住了,同時在她耳邊輕聲說道:「別動,祁元修正在觀察四周,就等著你出現呢。」

是秦郎的聲音,秦葉悠一轉頭,怒氣衝天說道:「我再不出去,我小舅舅就要被他們給打死了。」

「祁元修沒有要他的命,或許就是把她當成誘餌,引你上鉤呢,你忘記唐菲的事情了嗎?」秦郎低聲勸說道。

秦葉悠緊握雙拳:「我為了自己的安全,就這樣眼睜睜看著小舅舅被他們折磨嗎?」

「你別急,他們走了,我這就派人去接應你小舅舅,千萬別衝動。」秦郎死死的拉住秦葉悠。

她轉過頭看來一眼,果然發現祁元修已經帶著追風離開了,單永樂還趴在地上,一動不動。

門房內的小廝都在看著他,沒有一個人敢去救他,秦葉悠正要掙脫秦郎的束縛,無論如何,她不能看著小舅舅受傷而不去救。

就在這時候遠處又走來兩個身影,雖是男裝打扮,一個衣著華美的貴公子氣派,另外一個好似書童打扮,那嬌俏的身材一看就是女扮男裝,秦葉悠看著感覺有些眼熟,卻一時想不起在哪裡見過了。

她們遠遠走來,前面的「貴公子」突然喊道:「春嬌,快來,這個有個人死了!」

那個叫春嬌的書童跑上前說道:「公主,這咱可管不了,咱們趕緊回宮吧,要是被娘娘發現了,春嬌就死定了。」

「那可不行,本公主好不容易跑出來,一定要過過當女俠的癮,江湖女俠遇到有人慘死街頭怎麼能不管不顧呢,至少要買個草席把他裹起來埋了。」

經過這一番話,秦葉悠終於想起來了,眼前這「貴公子」不正是皇上的小女兒,文意公主嘛,很受皇上寵愛,秦葉悠之前在宮裡見過她幾次,那時候還是天真活潑的小姑娘。

沒有想到三年不見,也長成大姑娘了,不過這天真活潑的性格似乎還沒有改變。她一點頭不害怕已經「死了」的單永樂,上前想要把他翻過來,一邊拉起他的胳膊的時候,單永樂突然哼哼了兩聲。

文意和春嬌都嚇了一跳,驚叫一聲,瞬間鬆手,過了好一會兒,兩人才反應過來,眼前這個男人沒有死了,只是暈了過去。

「公主,我看這人受了重傷,定然是被仇家所害,我們還是趕緊走吧,免得惹火上身,您要是有個什麼事,娘娘一定會拔了奴婢的皮的。」春嬌時刻為自己的安危擔憂。

文意根本不在乎,她豪氣雲天的說道:「行走江湖,將就的就是一個仗義,路見不平拔刀相助,所以才會有那麼多英雄救美的美好故事,今天我一定要救這個人。」

文意的腦袋了擠滿了關於江湖的粉紅泡泡。

春嬌幾乎要哭了:「公主,人家是英雄救美人,你現在是公子裝扮,這個人看上去也不是英雄,您就歇歇吧。」

「你起來,你不救,我自己救。」文意不耐煩的說道,然後蹲下來,拍了拍單永樂的臉:「喂喂喂,醒醒,你怎麼樣了,我要救你了哦。」

秦葉悠無奈的轉頭看著秦郎,憂愁的說道:「秦公子,在這倆丫頭把我小舅舅弄死之前,我看我還是趕緊出去救他吧。」

「別去,這公主救你小舅舅身份正合適,別人誰去救,祁元修都會追查,這單純的小公主救了,他就沒有辦法。」

秦郎的話剛剛說完,就聽到文意的一聲尖叫,然後侍女春嬌也尖叫了一聲。

秦葉悠趕緊看過去,發現單永樂已經醒來,他一直胳膊攬著文意,匕首架在她的脖子上說道:「你們是誰?想要做什麼?」

文意畢竟年輕,哪裡經歷過這樣驚險的事情,早就嚇得語無倫次,顫抖著說道:「我我我……我是江湖大俠,看你暈倒,本想救你的……我沒有惡意,真的!」

單永樂見她不像是作假,於是就放開了她,吐出一口血水說道:「冒犯了……」

然後就蹣跚著往回走去,剛剛走了兩步,腿一軟,差掉又要摔倒,他現在全身極度衰弱,全憑一口氣硬撐著呢。

文意趕緊上前扶住了他,春嬌也在另外一邊扶住了他。

「你要去哪裡啊?傷的這麼嚴重,肯定不能走路了,我送你回去吧。」這時候文意已經反應過來,恢復了平靜。

單永樂深吸一口氣,知道自己的身體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了,於是不再客氣。

「勞煩兩位送我去悅來客棧。」

「好,悅來客棧是不是?我們這就送你回去!」文意點頭答應著,春嬌不滿的說道,剛剛想要喊公主,被文意一個眼神給瞪回去,只好改口。

「公子,天色不早了,咱們再不回去,家裡關了大門,咱們就回不去了啊。」

「回不去正好,我本就想向我三姑姑,還有文鳶姐姐一樣,在江湖上自由自在的行走,快意恩仇,仗劍走天涯。」文意十分嚮往的說道。

秦葉悠愣了一下,這大魏的公主,怎麼都想著怎麼逃離皇宮啊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59章:公主江湖夢

29.1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