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0章:奇葩

第160章:奇葩

文意不顧春嬌的阻攔,執意帶著單永樂往越來客棧走去,秦葉悠無語的看著他們漸行漸遠,遠遠傳來文意好奇的問話:「你是來做什麼的?怎麼會倒在奕王府的門口?」

單永樂心灰意冷的說道:「我是來殺奕王的……」

文意一愣。

秦葉悠心驚不已,心想小舅舅這是怎麼了,怎麼能主動交代這樣的事情,就算他不知道文意是祁元修的侄女,應該也知道要殺人這樣的話,不能隨便說吧,難道是剛才被打擊壞了,索性破罐子破摔了?

「你真的太勇敢了,在下佩服,就算是父……呃,不,就算是皇上一直想殺奕王都不敢直接說呢,而且做也不敢直接做呢,你竟然這麼有種!」文意驚嘆不已的說道。

秦葉悠差點摔倒,這個文意公主,確定是皇上的親女兒,祁元修的親侄女嗎?

「哼,我有什麼好佩服的,殺人不成,差點被人殺。」單永樂說的十分苦澀。

「不要緊,皇上想殺奕王那麼多年都沒有殺得了,你別灰心,先養好身體,我看好你哦。」文意十分樂觀的說道。

秦葉悠扶著額頭,從黑影里走了出來,對秦郎說道:「把我小舅舅教給這個人真的可以嗎?」

「放心吧,不會有事的,我們在後面跟著。」秦郎安慰道,他好像對所有的事情都不會震驚和好奇一樣。

這時候秦葉悠才反應過來:「你怎麼會出現在這裡的?我從秦府出來之後,你一直跟蹤我?」

秦郎頓了一下,然後笑著說道:「我哪有這樣的時間和精力,不過是偶爾路過而已,看到你在牆角鬼鬼祟祟的,以為你又衝動想要找祁元修報仇呢,所以就來阻止你。」

秦葉悠狐疑的看著他,不太確定他說的是不是真的,可是一時之間也沒有辦法判斷,而且她對秦郎還很信任,於是不在說什麼。

文意真的把單永樂送到了悅來客棧,而且還讓春嬌為他請來大夫,確定他沒有大礙之後,這才離開了。

「大俠,你好好養病,我明天再來看你哦。」文意笑著揮手跟他道別。

「公子,多謝今天的出手相救,滴水之恩,來日定當湧泉相報!」單永樂說道。

「大家都是江湖人士,互相幫助是應該的,你不必客氣。」文意笑著說道,同時暗暗覺得自己此時此刻的形象,肯定十分的光輝偉大。

她竭力忍住笑意,帶著春嬌離開了悅來客棧,遠遠的還能聽到她清脆的聲音:「春嬌,今日出來,真是太值了,這樣才是江湖人的生活啊。」

「公主,我們趕緊回去吧,不然被娘娘發現,我就慘了……」春嬌念經一般的重複道。

「什麼公主,叫我公子!」文意不滿的說道,然後看了一眼滿臉愁苦的春嬌,無奈說道:「好啦,好啦,我們這就回去,我母妃要是責罰你,我擋著!」

秦葉悠確定單永樂無事之後,這才悄悄的關上房門,秦郎還站在她的房中。

「阿新,你要住在這裡嗎?不如先跟我回府……」秦郎勸說道。

「秦公子,謝謝你,自從我知道我小舅舅還活著,我唯一的願望就是保護好他,我哪裡也不去,就待在他旁邊,您回去吧。」秦葉悠十分客氣的站在門邊,一副馬上要送客出去的模樣。

秦郎無奈嘆了口氣,囑咐道:「那好吧,你記得不管發生什麼事,立即來秦府通知我。」

秦葉悠十分感激的點了點頭,然後開門把秦郎送了出去,為了表達自己的感激之情,親自把秦郎送到了客棧門口,跟他道別。

秦郎依依不捨離開之後。

秦葉悠轉身回客棧,正在上樓呢,就聽到樓下小二招呼客人的聲音:「這位客官,您是住店,還是打尖啊?」

「我住店,給我一間上房。」一個男人回答道。

這聲音好熟悉,走到樓梯一半的秦葉悠猛然回頭,發現站在櫃檯旁邊的可不就是唐應,他怎麼到京城來了?

她急忙走了下去,這時候唐應也看到了她,只是眼神從她臉上一掃而過,並沒有停留,秦葉悠才想起來,自己現在還是易容呢。

「唐大哥,你怎麼來京城了?」她笑著問道,唐應一聽這個聲音,十分驚喜,可是眼前這個女子並不是秦葉悠,不過他很快就反應過來,秦葉悠易容了。

這三年,她在唐門可是學了很久的易容術呢。

這時候小二已經十分有眼色的說道:「公子,二樓還有客房,就在這姑娘房間的旁邊,您要嗎?」

唐應點頭:「要。」

兩人當著小二的面沒有說什麼,回到房間,秦葉悠才忍不住問道:「唐大哥,你怎麼來京城了?是不是唐門出事了?唐菲呢?」

她是心有餘悸,當初為情勢所迫沒有把唐菲親自送回唐門,秦葉悠一直十分自責,唯恐祁元修對她的怒火,牽連到唐門,再出什麼事。

唐應笑著說道:「你就不能一個一個的問,這麼多問題,我先回答哪一個啊?」

秦葉悠看到唐應輕鬆的笑容,就知道唐門和唐菲應該都沒有大問題,心裡鬆了一口氣,也笑著打趣道:「一起回答了吧。」

唐應看到她的笑容,知道她也還好,也是放心不少,於是說道:「你放心吧,唐門很好,唐菲也沒事,我來京城有點事情要處理而已。」

秦葉悠笑了一下,沒有揭穿他的謊言,他要是來京城處理事情,為何不住在聞家山莊,反而住在這個小小的客棧,肯定還是為了她而來的吧。

唐應見她不語,忽然想起一件事問道:「我來到京城,聽說有人刺殺奕王,是不是你做的?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知道隱瞞不住,索性承認了:「是我做的,不過失敗了,還差點搭上自己的一條小命。」語氣里是掩飾不住的挫敗感。

唐應聽的心驚肉跳,他知道秦葉悠回京就是為了報仇,沒有想到她竟然這樣直接,奕王在外的名聲,他可是知道的,秦葉悠怎麼可能輕易殺的了他?

「以後不準在這樣衝動了,有什麼事,我會幫你一起想辦法,你要是真出了什麼事,讓我怎麼跟唐菲交待。」唐應說道。

秦葉悠笑了一下:「我出了事,你跟唐菲交待什麼啊?而且我這不是好好的嘛。」

唐應知道自己說漏嘴,面色微微一紅,低聲說道:「你是菲兒最喜歡的人,你要是出事,她肯定怪我沒有保護好你。」

說出最後一句話的時候,他抬起眼,深情不已的看著秦葉悠,眼裡的愛意沒有掩飾。

秦葉悠低下頭,不去看他的雙眼,笑了一下說道:「這個唐菲,也太小看她秦姐姐了,我現在可是厲害的很,雖然殺不了祁元修,保護自己是沒有問題的。」

唐應看著她低垂著頭,只露出一個白皙小巧的下巴,他的內心頓時十分柔軟,低聲說道:「在我們男人看來,不管自己心愛的姑娘多麼強大,武藝多麼高強,她都是一個需要呵護的弱女子,總是希望能護她一世安穩,免她驚,免她憂。」

唐應的聲音低沉有力,緩緩說出這樣的情話,彷彿一杯香醇美酒,聞一下都要醉人,可是秦葉悠卻感覺不到甜蜜,只想逃離。

或許是因為她的心已死,所以感覺不出甜蜜了,她不能害他。

秦葉悠勇敢抬起頭,看著唐應說道:「唐大哥,你說的太好了,我想以後等你真正遇到你命中注定的那位姑娘,她一定會非常幸福。」

唐應聽出她言語之間的拒絕,苦笑一下,捨不得逼迫她,只能說道:「是啊,你說的對,我一定會讓我心愛的姑娘幸福的。」

「夜深了,唐大哥你趕路一天,肯定也累了吧,早點休息,等回頭有空,我們去給菲兒買東西,她最喜歡大魏的服侍,這一次多給她買點,當作以後的嫁妝吧。」秦葉悠笑著轉移話題。

唐應點了點頭,秦葉悠逃也似的離開了他的房間,回到自己的房間,關上門,捂住自己的臉,滾燙滾燙的。

夏日炎炎,她打開窗戶透氣,夜已經深了,夜風清涼吹來,她依偎在窗前,突然聽到一聲沉重的嘆息聲。

她聽出來是單永樂發出的,內心頓時沉重起來,她知道現在單永樂的心裡定然十分難受,背負血海深仇,卻對仇人無可奈何,這種感覺,她太了解了。

可是她什麼也幫不了他,只能陪著他一起嘆氣。

祁元修從宮裡回來已經深夜了,皇上急忙把他叫去,原來只是因為南嶽國的公主和皇子來大魏了,可並不是正式來訪,而且換了身份悄然前來。

他懷疑兩人目的不純,讓祁元修出面留意一下。

祁元修的勢力一直都在北疆,他一直關注也都是北疆的局勢,南嶽一直是鎮遠大將軍蘇正的監視範圍。

現在南嶽有情況,皇上卻派祁元修出馬,看上去是不相信蘇正,其實是在挑撥離間,挑撥祁元修跟蘇正的關係。

這兩人擁有大魏大多數的兵權,而且又走的很近,每每想起這些事,皇上連覺都睡不安穩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0章:奇葩

29.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