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1章:徹底的羞辱

第161章:徹底的羞辱

祁元修帶著對皇上的不屑回府,他和蘇正之間的信任,豈是這樣的一點挑撥就會破裂的。

皇上這兩年一直表現的似乎對他沒有那麼防備了。

可是他騙不了祁元修,他太了解皇上了,那個小心眼,怎麼可能信任他?

第二日他就給蘇正去了一封信,把事情解釋的清清楚楚,蘇正自然知道該怎麼做。

傍晚時候,追風來到書房彙報:「王爺,唐應進京了,昨天夜裡來的。」

「哦?他現在在哪裡?」祁元修問道。

追風回答:「悅來客棧,一家規模不大的小客棧。」

祁元修聽了之後,凝眉沉思了一會兒,然後就鬆開眉頭說道:「哼,聰明反被聰明誤,他以為他不住聞家山莊,我就不知道他的蹤跡了?他越是鬼鬼祟祟,越說明有問題,密切關注著他的行蹤,一有問題就來跟我彙報!」

追風答應一聲出去了,祁元修轉頭看來一眼窗外,輕聲說道:「葉悠,你應該也快回來了吧?」

當初回懷疑到唐門,也是因為他追查到,當初秦葉悠離開之前,曾經去過聞家山莊,他讓追風追查一下,這才知道聞家山莊的背後竟然是唐門。

如果秦葉悠去了唐門,唐應來大魏,卻不住聞家山莊,很有可能跟秦葉悠有關,這一夜,祁元修在書房裡坐了很久,直到很晚才回寢室休息。

剛剛走進寢室就聞到一股異香,並不是他的寢室了常點的香,門口的侍衛也不知道去哪裡了,他頓時警惕,來到內室,看到床紗已經放下來了。

祁元修抽出長劍,慢慢靠近床前,透過床紗,他隱約看到床上躺著一個人。

刷刷刷,長劍快速飛舞之後,床紗變成碎片,床上的人發出一聲驚呼。

祁元修一看居然是施紋雲,她只穿著一層薄紗長裙,玲瓏剔透的身材若隱若現。

「王爺,您嚇著臣妾了,怎的如此粗魯啊?」施紋雲嬌媚的說道。

這樣的美人在前,祁元修連眉頭都沒有抬一下,只是冷冷說道:「滾出去!」

施紋雲不敢相信,她從小到大都十分要強,也十分自負,自認為自己美若天仙,貌若嬌花,今夜她特意焚香沐浴,拋卻所有的矜持前來。

她自問如此主動,應該沒有幾個男人等抵禦的了,沒有想到祁元修竟然讓她滾出去?眼裡沒有一點驚艷?

施紋雲感覺到自己的自尊得到了極大的挑戰,不願意承認竟然這樣沒有魅力的事實,索性她就豁出去了,直接起身撲到祁元修的懷中,緊緊的抱住了他。

「王爺,長夜漫漫,您獨自一人難道都不覺得寂寞嗎?就讓雲兒陪陪您好不好?」施紋雲呵氣如蘭,在他耳邊輕聲說道,極盡魅惑之姿。

「我再說一遍,滾出去!」祁元修直接把她從懷中推開,用力往前一摔,施紋雲慘叫一聲,直接摔倒在門口。

簡直是奇恥大辱!她縱使臉皮再厚,也受不了了這樣的屈辱,只能爬起身來,恨恨的轉頭哭著對祁元修說道:「王爺,您這樣對我,是不是太過分了!」

然後就跑了出去,也顧不得自己衣不蔽體。

祁元修氣憤不已,有些煩躁的端起桌上的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水,然後一仰而盡。

喝下去之後,他才猛然發現這水不對,有人動了手腳,很快就開始感覺到全身燥熱,小腹處更是明顯。

隨即他就明白過來是怎麼回事了,會在他的茶水裡動這樣手腳的人,還能有誰!

「施紋雲!你竟然敢!」他狠狠的摔了杯子,然後沖了出去。

施紋雲哭著跑回自己住的秋桐苑,翠兒在旁邊著急,不知道該如何安慰,只能胡亂勸慰道:「王妃,您別哭了,王爺肯定不是有意的,說不定他待會就來跟您賠不是了。」

「你就別說這樣的話安慰我了,我嫁到王府已經這麼久了,總共才見了他幾次,每次都沒有好臉色給我,他這樣的人,怎麼會跟我賠不是?」施紋雲哭著說道。

一想到祁元修的絕情,她就更加傷心,哭的更加大聲。

這時候翠兒突然瘋狂的搖晃著她的胳膊,說道:「來了,來了,王妃,來了……」

「什麼來了啊?」施紋雲一邊抽泣著,一邊抬頭看過去,頓時驚住了,連哭泣都忘記了,因為她也看到正在走來的祁元修。

祁元修跨進房門,冷冷的看著她,施紋雲瑟縮了一下,不敢相信他真的是來道歉的。

祁元修已經快要剋制不住自己了,那水裡的藥效很猛。

「出去!」他冷冷說道,翠兒一怔,然後就喜上眉梢,趕緊退了出去,然後把房門緊緊關上了。

祁元修緩緩靠近施紋雲,她怯怯的看著他,別彆扭扭的說道:「你要做什麼?」

「我要做什麼,你心裡應該很清楚啊,費了那麼大心計,我自然不能讓你失望!」他嘲諷著說道。

然後伸手一推,就把施紋雲給推到了,施紋雲的身上還穿著那件紗裙,祁元修大手一揮,直接就把這紗裙被撕碎了。

施紋雲嬌羞不已,也欣喜不已,祁元修很直接也不甚溫柔,可是她的心裡是甜蜜的,她終於成為了祁元修的女人,如果再幸運一點,懷上他的孩子,這一生就再無憂愁了。

第二日清晨,祁元修醒來,轉頭一看旁邊躺著的女人,滿臉厭惡,他直接翻身下床,穿好衣服走了出去。

被折騰了一夜的施紋雲,醒來之後,全身酸痛不已,轉頭一看祁元修已經不見了,回想昨夜的種種,她不由自主的笑了起來。

翠兒端著銅盆進來,笑著說道:「恭喜王妃,賀喜王妃……」

施紋雲驕矜的微微一笑,故意說道:「這有什麼好恭喜的,我是王爺的夫人,這還不是正常的事。」

翠兒笑著說道:「是,奴婢不會說話,王妃您別介意,您這樣好,王爺自然知道,以後定然會跟王妃恩愛長久的。」

這話說的施紋雲十分舒心,嬌羞微笑著讓翠兒伺候她梳洗,剛剛收拾完畢,就見一個婆子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。

施紋雲認出來,這個婆子是怡然居的於媽媽,平時負責打理怡然居的飲食,祁元修身邊的人,她自然要客氣一點。

「於媽媽來了啊,有什麼事情嗎?」她笑著問道。

「王爺讓我給側王妃端了一碗湯過來,王妃請趁熱喝了吧。」於媽媽面無表情的說道。

她的嚴肅不苟言笑是府里出了名的,施紋雲不以為意,笑著說道:「王爺也真是的,大清早的送什麼湯,這是什麼湯?」

她一邊笑著說道,一邊就要去端那碗湯,於媽媽面無表情的回答道:「避子湯。」

施紋雲剛剛觸碰到碗的手,好像被燙到了一樣,猛然收回來,不可置信的看著於媽媽,驚問道:「避子湯?王爺為何要這樣對我?這不可能,昨夜王爺還跟我……」

於媽媽瞥了她一眼,眼神十分不屑,依舊嚴肅的說道:「昨夜之事到底是怎麼回事,王妃心裡清楚,王爺說了,讓我來送葯,是給您最後留點面子,您如果不願意,他會親自給您灌上,側王妃,老奴勸您要明白一點。」

施紋雲的眼淚都出來了,祁元修就是祁元修,永遠都是那麼冷血,她知道他說得出,就做的出來,如果真的讓祁元修來給她灌藥,她在奕王府里只會更難堪。

於是只能顫抖著雙手,端起那碗避子湯,一仰而盡,然後直接摔了碗,對著於媽媽吼道:「這樣行了吧?現在你滿意吧?」

於媽媽十分不在意的淡淡瞥了她一眼:「側王妃好自為之吧。」然後轉身離開。

施紋雲又驚又氣又傷心,撲到被子上嚎啕大哭。

秦府中,一個暗衛跟秦郎彙報了昨夜的情況,秦郎冷笑一聲。

「哼,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,祁元修,讓你也嘗嘗這被暗算的滋味!」秦郎冷冷說道。

秦葉悠起床之後,悄悄在單永樂的房間門口探頭探腦的徘徊者,不知道他現在怎麼樣了。

「他在樓下吃早餐呢。」唐應出現在她身後,突然說道。

秦葉悠被小小驚嚇一下,然後轉頭往樓下一看,果然看到單永樂獨自一人在用早飯,她鬆了一口氣,能吃能睡,就能活下去。

昨天夜裡她也跟唐應說了單永樂的事情,所以唐應對單永樂也比較關注。

兩人悄然下樓,就坐在單永樂旁邊的桌上用早飯,悅來客棧作為一個小客棧,提供的早飯也很簡單,白粥,小菜和包子。

秦葉悠坐下之後一會兒,單永樂就吃完了,他起身往樓上走去,腳步還有一些虛浮,走了兩步就有些咳嗽。

天煞的追風,到底對小舅舅下了多麼大的狠手,把他傷成這個樣子?她思索著怎麼樣才能騙單永樂,讓她可以為他做個檢查。

眼前突然有個身影一閃,在她旁邊坐下來:「阿新,我也沒吃早飯,能否請我吃個飯啊。」秦郎笑嘻嘻的坐在她旁邊說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1章:徹底的羞辱

29.4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