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2章:再次相見

第162章:再次相見

唐應抬頭淡淡的看了一眼秦郎,秦葉悠笑着說道:「秦公子,這麼早啊,一起吃吧,不過這裏的早飯簡單一點。」

秦郎毫不客氣的,拿起旁邊的筷子夾了一個小籠包吃起來,並沒有要認識唐應的意思,唐應也沒有出聲,秦葉悠感覺兩人之間的氣氛有些怪怪的。

於是決定打破氣氛,說道:「哦,我給你們介紹一下,這位是唐應唐大哥,這位是秦郎秦公子。」

唐應和秦郎彼此對視一眼,似笑非笑的相互點了點頭,秦葉悠似乎感覺到空氣中有火花在迸濺。

「久仰大名,唐門主。」

「客氣了,秦閣主的名氣在江湖上也是響噹噹的。」

兩人竟然還相互寒暄起來,秦葉悠一怔,因為兩人身份都有些特殊,她故意沒有說他們的身份,沒有想到兩人竟然都認識。

「你們認識啊……」她笑着問道。

「不認識!」兩人異口同聲的回答道,面色都很冷淡,秦葉悠左右觀察一下,決定還是乖乖吃早飯吧,這兩人之間絕對不一般。

三個人正在各懷心事的吃着早飯,氣氛波雲詭譎,秦葉悠吃的胃都要不舒服了。

這時候一抬頭,居然看到文意公主帶着春嬌來了,春嬌的手中還提着一個食盒。

兩人直奔單永樂的房間去了,房門打開着,樓下也能聽到文意清脆的聲音:「大俠,我來看你啦,看你今天好像好多了嘛。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,小舅舅現在這樣心灰意冷的時刻,有文意這樣陽光燦爛的人陪伴在身側,其實也不錯,至少讓他的生活沒有那麼陰霾。

只是不知道他有沒有看出來文意是個少女呢,好像是沒有,她豎起耳朵,清晰的聽到單永樂說道:「多謝公子出手相處,單某感激不盡。」

唉,男人的眼光啊,有的時候真是讓人無語。

「我叫文紅塵,是一名行走江湖的俠客,你叫什麼名字啊?」文意洋洋得意的介紹自己出自己行走江湖的藝名。

單永樂略一猶豫說道:「在下單永樂,是一名商人。」

竟然是一名商人,文意略失望,還以為他也是行走江湖之人呢,明亮的大眼睛稍微暗淡一下,隨意問道:「那你做什麼生意啊?」

「在各國之間做貿易。」單永樂不善言辭,問一句答一句,。

「在各國之間啊,那你豈不是哪個國家都去過?」文意的雙眼瞬間綻放出光芒,炯炯有神的看着單永樂問道。

三十二歲的單永樂,平生只想着早點創出點名堂,衣錦還鄉,到現在沒有成家,他認為自己現在四處漂泊,不能耽誤人家姑娘。

可是看着眼前這雙閃閃發光的大眼睛,他突然覺的這樣的日子似乎也很不錯。

「嗯,東大路上所有的國家,我基本上都去過,北燕的皮毛,西域的香料,南嶽的藥材,大魏的絲綢和茶葉,我都帶着四處遊走交易。」單永樂說道。

「真羨慕啊,我從來沒有出過京城呢,你趕緊給我講講吧。」文意閃著星星眼,一臉艷羨,單永樂無奈,只能挑揀著一些有趣的事情講給他聽。

這時候秦葉悠和唐應,秦郎已經吃過早飯,看上去單永樂一時也沒有什麼事情了。

她於是決定跟唐應先去給唐菲挑選禮物。

跟秦郎告辭之後,唐應和秦葉悠在街上逛著。

「你怎麼認識秦郎的?」唐應狀似隨意的問道。

「哦,我離開唐門之後,無意間遇到他,他曾救過我兩次,我上次受傷,也是在他的府上養傷,秦郎對我有恩。」秦葉悠緩緩說道,十分感激的樣子。

唐應懊惱不已,當初要不是被祁元修的人阻擾,跟在她身邊,陪着她的人,就應該是他唐應!秦郎那小子,看秦葉悠的眼神明顯不對。

秦葉悠專心為唐菲挑選東西,根本就沒有注意到唐應的情緒波動,笑着拿起一對步搖,說道:「這對步搖菲兒肯定喜歡,這上面的兩隻蝴蝶,栩栩如生呢。」

唐應笑着回應:「只要是你選的啊,就算只是一根木棍,她也會喜歡呢。」

「你笑話誰呢?我是那麼寒酸的人嘛。」秦葉悠故作生氣的說道,唐應剛剛想要解釋兩句,誰知道她接着說道:「要送,我也得送一跟鐵棍啊。」

唐應忍俊不禁,秦葉悠為面帶微笑,一陣清風吹來,把她額前的頭髮吹亂,他不由不住的就伸出手,幫她整理一下。

整理好之後,兩人都頓住了,氣氛頓時有些尷尬。

秦葉悠後退一步,故意大聲說道:「啊呀,要是不怕連累婉兒,其實我們去優品閣選東西最好嘛,那裏可都是精品。」

唐應把眼中一閃而過的失落掩蓋的很好,再抬頭,眼睛裏已經一片平靜了,他淡淡的說道:「沒事,回頭我去給她買,你不是說她喜歡大魏的衣服嗎,不如我們先去選衣服吧。」

秦葉悠點了點頭,兩人繼續往綢緞莊走去,剛剛走了兩步,就聽到身後有人驚呼,兩人抬頭看過去,只見一個一身紅衣的少女打馬從街上穿過。

這樣的鬧事,她竟然敢騎快馬,一看就是被寵壞的孩子,只顧自己感受,不顧他人死活,唐應趕緊把她拉到旁邊,唯恐她被馬傷著。

可是那個少女經過秦葉悠身邊的時候,忽然停了下來,端坐在馬背上,看着秦葉悠問道:「這位姐姐,請問你知道鎮遠將軍府怎麼走嗎?」

秦葉悠見她倒是挺客氣的,並不像是十分不講理之人,想了想還是給她指路說道:「我知道,沿着這條街走到頭,然後右拐,再過兩條街,就看到了。」

那少女在馬上拱手說道:「多謝了……」然後就策馬揚鞭想要快速往前沖,身後突然傳來一聲爆喝:「玉心,你給我站住!」

一個青年坐着馬車快速駛來,在少女面前停住,不滿的看着她,指責道:「我怎麼跟你說的?你來之前是怎麼答應我的?這次來大魏,一定要低調低調,你給我上馬車!」

「皇兄,我已經夠低調的了,我什麼都沒做,只是想去找那蘇嫣兒比武而已啊。」少女十分委屈的說道。

「要去,你也給我上馬車,老老實實板板正正的去,你這樣騎馬狂奔而去,人家還以為你要開戰呢,快,先上車!」青年板着臉說道。

少女不清不怨的冷哼一聲,終究不敢違背自己兄長的意思,最終還是鑽進馬車。

馬車再次緩緩往前走去。

秦葉悠看着漸漸遠去的馬車,疑惑的問道:「剛才那個姑娘喊皇兄?我怎麼不記得在皇宮裏見過這位公主啊。」

「我們南嶽的小公主就叫隨玉心,旁邊那個青年是南嶽的太子隨暘,沒有想到他們竟然也來大魏了。」唐應回到道,凝眉不知道在想着什麼。

原來是南嶽的公主啊,秦葉悠不怎麼在意,打算繼續跟唐應去買東西了,可是唐應突然加大了步伐往前走去。

秦葉悠一怔,以為出了什麼事,唐應經過她身邊的時候,快速輕聲耳語道:「站在這裏別動,待會不管發生什麼事,都要裝作不認識我。」

唐應剛剛往前走了一段距離,秦葉悠還在疑惑著呢,突然看到不遠處祁元修竟然朝這邊走來了,顯然唐應先她一步看到祁元修,所以故意走上前掩護。

祁元修看到了唐應,冷笑一聲:「這不是唐門主嘛,怎麼有空來我們大魏,難道是我要的人你給我找來了?」

「我不知道王爺要找誰,我來大魏只是為了唐門的事,還有為我的妹妹唐菲討回一個公道。」唐應冷冷回應道。

「公道?你私藏我的奕王王妃,我還沒有追究你的責任呢,你老實交代,秦葉悠是不是隨着你進京了?」祁元修緊盯着他問答,眼神銳利。

「你自己的老婆看不住,不願意待在你的身邊,我如果是你,我都不好意思出來行走,我不知道你說的人在哪裏!」唐應挑釁的說道,似乎是在故意惹祁元修生氣。

「放肆!竟然敢公然挑釁本王,來人,把他給我拿下,我就不信問不出來!」祁元修喊道。

跟在他身後的追風立即上前,追風的武功有多高深,秦葉悠是知道的,她忍不住就要上前幫助唐應。

唐應快速朝她拋出一個暗示的眼神,讓她稍安勿動,然後快速縱身跳上旁邊的屋頂,往遠處跑去,追風立即去追。

祁元修本想着跟上去,可是突然覺得有什麼不對,他眼神犀利,發現了唐應剛在似乎朝他身後看去。

他猛然回頭,在人群中搜索,到處是熙熙攘攘的人群,好像沒有什麼異常。

可是這時候他突然看到一個女人的身影,看上去有些熟悉,她在旁邊的一個攤位前仔細挑選著首飾。

「姑娘,你都挑選了這麼久了,你到底買不買啊?」小販有些不耐煩的問道。

「不買了……」秦葉悠扔下東西,轉身就走。

「你等一下……」祁元修在她身後喊道,然後緩緩向她靠近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2章:再次相見

29.6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