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3章:被認出來

第163章:被認出來

秦葉悠一頓,然後假裝不知道他是在喊她,快速往前走去,心臟跳動速度猛然加快。

她這樣的反應,反而更加引起祁元修的懷疑,他快走兩步,從她身後拍了一下她的肩膀,喊道:「我讓你等一下,把臉轉過來我看看。」

依舊是蠻橫霸道不講理的熊樣,秦葉悠冷哼一聲,一下子甩開他的手,快速往前跑去。

她雖然殺不了他,逃跑總可以吧,她不敢轉身回頭看,一路飛檐走壁,快速逃跑。

不知道了跑了多久,她氣喘吁吁的在一個小巷停了下來,轉頭看了一眼身後,沒有看到有人追上來,十分得意,笑著說道:「不過如此嘛……」

「姑娘,你似乎笑的有點早……」有人在她的頭頂說道,秦葉悠一驚,下意識抬頭,就看到了站在牆上的祁元修。

祁元修看到她的臉也微微有些驚訝,這個女人不是就是那天晚上刺殺他的女人嗎?

唐應來大魏果然目的不純。

秦葉悠轉身又要逃跑,祁元修從牆上疾馳而下,他不想玩貓捉耗子的遊戲了,快速追上秦葉悠,在她背後點了兩下,秦葉悠就不能動了。

她狠狠的盯著祁元修。

「從你眼神可以看出,你真是恨不能殺我呢,之前是唐應派你來刺殺我的?」祁元修悠閑的靠在一邊的牆壁上問道。

「跟唐應無關,是我自己要殺你的。」秦葉悠憤恨不已的說道,折騰這麼久,還是落入他的手中,她實在是不甘心。

「我好像並不認識你,你為何要殺我?」祁元修好像是真的很好奇。

「你殺了我全家,我當然要找你報仇,你是不是仇人太多,都忘記自己做過那些傷天害理的事情了?」秦葉悠雖然不能動,可也不想讓祁元修太好受,故意說話刺痛他。

只是她這個行為在祁元修看到,簡直就是小兒科,他根本就不當回事。

「不說是吧?我把你帶回去,有的事時間折磨你。」他冷笑一聲說道,然後不由分說,在秦葉悠身上點了兩下,秦葉悠只感覺到全身一軟,然後任由祁元修抱著她回到了奕王府怡然居。

再一次回到曾經十分熟悉的地方,她心裡只感覺荒涼,終於明白什麼才是真正的物是人非事事休。

奕王府還是老樣子,看上去什麼都沒有變,可是她和祁元修卻都不再是當初的他們了,而且隔著血海深仇,兩人永遠都回不去了。

「說吧,你到底為什麼要刺殺我?你說我殺了你全家,至少要讓我知道,是我殺的哪一家吧?」祁元修問道,看樣子十分悠閑,還給自己倒了一杯水。

「你不必知道是哪家,只要知道你我有血海深仇,我一定會殺了你就行。」秦葉悠怒目圓睜盯著他說道。

對待這樣的人,祁元修從來沒有耐心,一般就直接處決了,他在戰場征戰多年,那些敵人個個恨不得讓他血濺當場,他哪裡有心思追究他們為什麼這麼恨。

可是眼前這個女子不一樣,她生氣的樣子,那雙帶著怒意的雙眼,真的很像秦葉悠,他捨不得直接殺了她。

「你如果執意不說,我當然也不會勉強你,不過這時候,追風可能已經抓到唐應了,你不說的話,我就殺了他,你覺得怎麼樣?」

祁元修輕聲問道,言語之間都是殺意。

秦葉悠恨得咬牙啟齒:「祁元修,有什麼事,你沖我來,我說了是我自己要殺你跟任何人無關,要殺要刮悉聽尊便!」

祁元修挑起她的下巴說道:「我怎麼捨得殺了你,姑娘,你是不是沒有聽說過,對一個人最大的懲罰可不是直接殺了她,而是慢慢瓦解她的精神世界。」

秦葉悠的脊背竄上一股冷意,祁元修的手段她可是知道的,如果他真要折磨一個人,絕對能讓那人求生不得求死不能。

「你這個變態,怪不得你的夫人要離開你,肯定是忍受不了你這樣的變態,遠走高飛,跟別的男人雙宿雙飛去了。」秦葉悠故意刺激他,就打算讓他一氣之下殺了她,讓她不用再忍受折磨。

祁元修想到秦葉悠或許真的跟別的男人雙宿雙飛,心頭火頓起,他眼神瞬間變的冰冷:「你住口!」

「我偏不,怎麼我的話說中你的心坎了吧,肯定是你之前對你夫人不好,不關心她,不愛護她,所以她才離開你的,我告訴你,你不在乎,有人在乎她,說不定還不止一個男人喜歡她。」

「你給我閉嘴!」祁元修額頭的青筋暴起,恨不能一下子捏死眼前這個不斷挑戰他底線的小女人。

秦葉悠還在喋喋不休:「你這樣激動,說明你心虛,你這樣巴巴的尋找她,人家說不定已經早已改嫁,結婚生子了!」

「你給我住嘴!」祁元修一把抓住她的肩膀,一低頭就堵住了她的雙唇。

祁元修自己也懵了,明明有那麼多方式讓她住嘴,為什麼會選擇吻住她呢?

秦葉悠也愣了,祁元修,你這是什麼路數?

祁元修突然感覺到這種感覺十分熟悉,那時屬於秦葉悠的味道,屬於她的氣息,他加重這個吻,閉上眼睛,輾轉反側,用力親吻。

這是他魂牽夢縈的味道,只有秦葉悠的雙唇才有的味道,他猛然睜開眼,盯著秦葉悠。

這時候她的大腦一片空白,雙眼迷濛的看著祁元修。

電石火光之間,一個個片段竄進祁元修的腦海,三年前秦葉悠去過唐門,最近這個女人刺殺他,唐菲說的秦葉悠恨他滅了韓家,唐應故意惹怒他,也要保護的人,這所有的線索串聯起來,得出一個事實,這個女人就是秦葉悠!

他全身一震,伸手雙手捧住了秦葉悠的臉。

秦葉悠終於反應過來,她拚命掙扎,氣憤不已的說道:「祁元修,你給我放手,你這個隨便無恥的男人,是不是對每個女人都這樣主動,連抓回來的敵人都不放過!你無恥!」

「我只對你這樣……」祁元修突然低沉說道,溫柔深情,秦葉悠一怔,心裡暗暗覺得不妙,他是不是發現了什麼?

祁元修突然手一抬,就揭下來她臉上的人皮面具,露出來她本來的面目。

「秦葉悠,果然是你!」震驚,懊悔,激動,狂喜,憤怒,所有的情緒一股腦湧上心頭,泰山崩於前而面不改色的奕王,也不淡定了。

他很想把她擁入懷抱,緊緊抱住,又想狠狠的教訓她一頓,誰讓她這麼狠心,一句話不說,直接就失蹤三年的。

秦葉悠知道自己徹底暴漏了,反而掙扎的沒有那麼厲害了,她一揚頭說道:「對,就是我,祁元修,不管怎麼樣,我好歹伺候你一年多,你就對我這樣狠?因為我不告而別,你就滅了整個單家?」

祁元修完全聽不到她說的什麼,只看到她的嘴一張一合,她說了什麼,他完全沒有聽進去,滿腦子都是秦葉悠回來了,這就是她!

「這三年,你去哪裡了?為何一直都不回來?」祁元修上前一步,抬起手輕輕的撫摸她的臉龐。

秦葉悠一扭頭,避開他的手:「你先解開我的穴道,然後我才告訴你。」

祁元修一抬手就解開秦葉悠的穴道,她全身終於能動了,起身活動一下,然後轉頭看著祁元修說道:「想知道我這三年都去了哪裡?我告訴你,我一直在勤學武藝,為的就是殺了你,替單家人報仇!」

說到最後一句的時候,她藏在袖中的短刀已經快速朝祁元修的胸口刺去,兩人隔得很近,祁元修幾乎沒有反應的事情。

可是就在最後一剎那,他還是攥住她的手臂,微微一用力,嘎巴一聲,她的手腕酸痛,然後手裡的短刀就掉在地上。

「這三年,你都在唐門是不是?唐應為何敢收留你?你們倆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?」祁元修緊皺著眉頭問道。

「這跟你有什麼關係,反正我殺不了你,有本事祁元修你就殺了我啊,我秦葉悠不會有絲毫膽怯。」她大聲吼道。

這才是他喜歡的秦葉悠,強悍又機靈,像是靈敏的小狐狸。

「單家的事與我無關,不是我做的。」祁元修不願意解釋,不過不想讓秦葉悠一直用看仇人的眼神看他,只能勉強解釋道。

「祁元修,你好歹也是個男人,敢做就要敢當,到現在你還不承認嗎?我早就派人打聽過了,現在幾乎整個京城的人都知道是你害死了我外祖母全家。」

秦葉悠十分鄙夷加憤恨的看著他。

「你跟我來,我讓你看個明白!」

祁元修拉過她的手腕,握住了,帶著她就往外走去,秦葉悠不知道他要做什麼,嚇得強烈掙扎。

祁元修無奈,只得一彎腰就把她抱起來,緊緊的摟住了,然後直接翻身上馬,讓她坐在前方,疾馳而去。

不知道跑了多久,秦葉悠只感覺到風呼呼的在耳邊吹過,等終於停下來的時候,秦葉悠雙腿哆嗦著從馬上下來,轉頭一看,這地方她來過啊。

「這不就是沈逸晨養傷的地方嗎?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?」秦葉悠小心翼翼大量四周,試探著問道。

「你進去看看就知道了。」到了這裡祁元修也不再勉強她,自己就推門進入小院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3章:被認出來

29.8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