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4章:王妃回來了

第164章:王妃回來了

進門就看到單老夫人坐在正堂,旁邊陪著她的正是大舅媽劉氏,秦葉悠怔怔的站在門口,有些不敢相信。

「悠悠?你這丫頭,終於回來啦!」老夫人高聲喊道,秦葉悠眼淚瞬間湧出,直接撲倒老夫人的懷裡,哭到說不出話。

「你這孩子怎麼哭的這麼凶,出了什麼事了?」秦葉悠哭得太凶,把老夫人都嚇到了,她不明白秦葉悠這三年是在什麼樣的煎熬和自責中度過的。

「外祖母,你們怎麼會在這裡的?當初發生了什麼事?」秦葉悠終於抬起頭問道。

「唉,別提了,當初多虧你夫君奕王,我們這家人這才免遭屠戮。」老夫人現在想到那天晚上的大火,還心有餘悸。

秦葉悠愣了一下,轉頭看了一眼,靜靜的站在旁邊的祁元修,原來他竟然不是兇手,而是救命恩人,想到自己之前的種種行為,她頓時有些心虛。

祁元修看到她心虛的眼神,嘴角展出一個冷笑,秦葉悠更加心虛的低下頭,轉頭依偎在老夫人身邊,想要再問問清楚。

這時候祁元修卻走上前,對老夫人說道:「老夫人,我們還有事,就先走了,回頭再來看您啊。」

老夫人是過來人,什麼不明白,笑著說道:「好啊,你們先回去吧,什麼時候來看祖母都成。」

秦葉悠不願意,那種失而復得的狂喜和激動,她還沒有恢復過來,跟祖母依依不捨,不想分開,而且她有點害怕,不知道回去之後該怎麼面對祁元修。

「夫人,我們該回家了,還有很多話沒有說完呢。」祁元修擺出一個十分和藹可親的笑容,秦葉悠卻只覺得汗毛都豎起來了,好可怕。

大舅媽劉氏在旁邊捂著嘴笑道:「娘,您看看這小夫妻倆,還真有點小別勝新婚的感覺呢。」

一句話讓秦葉悠和祁元修都有些不好意思,顯得好像他們急著離開,是奔著什麼事而去似的,秦葉悠感覺到自己的臉微微發燙。

祁元修帶著她跟老夫人告別,剛剛要往外走的時候,老夫人在他們身後說道:「王爺,悠悠還是個孩子脾氣,有些任性,您要多擔待一些啊。」

一句話說的秦葉悠的眼淚都要下來了,天底下也就老夫人這樣實心實意為她好,老夫人什麼都看的清楚,劉氏以為他們小別勝新婚,老夫人卻想到她一走三年,再回來跟祁元修怎麼交代,怕祁元修會為難秦葉悠,所以才這樣隱隱囑咐道。

祁元修頓了一下說道:「老夫人您放心,以後悠悠會永遠陪著我,是我永遠都額妻子。」

老夫人這才慈愛的笑著點了點頭:「嗯,悠悠啊,王爺對你可是真心實意的好,你要好好珍惜。」

秦葉悠欲哭無淚,轉頭看著老夫人,內心咆哮:「外祖母啊,您老是怎麼看出來的,我的胳膊現在都要被這傢伙給捏斷了啊。」

她勉強笑著說道:「祖母說的是,我一定好好珍惜。」

祁元修在旁邊補一刀:「你可要好好記住自己說的話。」一滴冷汗從她的額頭滑落。

兩人回到奕王府,福伯在院中遇到兩人回來,看清楚是王爺和秦葉悠之後,頓時愣住了,王妃回來了?

他定了定神,想要再看一眼的時候,祁元修已經扯著秦葉悠進了門,福伯揉了揉自己的眼睛,確定真的是王妃回來了。

他差點老淚縱橫,天可憐見,蒼天啊,大地啊,終於往王妃回來了,王妃走的這三年,祁元修的心情沒有一天是好的,整天冷著臉,稍微不如意就發脾氣,福伯感覺自己整日提心弔膽的,都快要撐不住了。

現在好了,王妃回來了,煉獄般的日子終於要結束了,天底下,也就只有王妃能治得住王爺了。

「小順子,通知膳房,今晚多做些好吃的。」福伯吩咐道,想了想遊說道:「還是算了,我親自去說,王妃吃慣了葛媽媽的手藝,讓葛媽媽做一些王妃喜歡吃的。」

福伯真的過高的預估了秦葉悠的能力,她哪裡能治得了祁元修,在心虛的情況下,更加不是祁元修的對手。

「說!這三年都去哪裡了?都做了些什麼?見了什麼人?老實交代!」祁元修抱著胳膊,氣的坐不住,直接站在房間中央,怒目圓睜的直視著她問道。

秦葉悠被他的強大的怒氣震懾,小心翼翼的縮在一角,低聲說道:「我一直在在唐門,每天就是採藥,練武和學易容術,認識的人也就只是唐應和唐菲兄妹倆。」

她知道在祁元修跟前耍花樣是沒用的,索性全部多交到了。

祁元修氣的一掌拍在桌子上:「好個唐門,竟然有這麼大的膽子,敢私藏我的王妃!我一定要滅了唐門。」

秦葉悠一聽就急了:「你幹嘛呀,是我自己找到唐門求人家收留我的,跟唐門一點關係都沒有,我曾經救過唐菲,唐應這是再抱救命之恩,他是個知恩圖報的好人,你有什麼火沖我來,不要遷怒於別人。」

「好啊,你竟然這樣護著唐應,你們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?你敢說他對你沒有一點別的心思?」祁元修盯著她質問道。

秦葉悠低下頭,唐應的心思她是知道的,雖然她從不回應,所以在祁元修面前她不敢理直氣壯的說他和唐應之間一點事沒有。

在祁元修看來,她這就是默認了,想到這三年他日夜忍受思念和憤怒的煎熬,她卻在唐門跟唐應眉來眼去,心中怒火就翻騰不已。

「你竟然敢喜歡上別的男人,我一定要殺了這個唐應!」祁元修像是個狂躁的野獸一樣,在房間里走來走去,憤怒不已。

秦葉悠小心翼翼退到一邊,低聲說道:「唐應是喜歡我,可是我從來都假裝不知道,我對他只有感激之情,沒有男女之情。」

祁元修從暴走中停下來,狐疑的看著她,問道:「你說的是真的?」

秦葉悠為了自保,抬起手鄭重表示:「絕對是真的。」

「那你也不可原諒!三年前,你給我最美好的一夜的之後,突然消失,三年之後,你回來,竟然刺殺我,算計我,冤枉你,你!秦葉悠,不可原諒!」祁元修竟然不依不饒。

秦葉悠直接放棄了:「好啊,王爺,反正現在我已經落入你的手中了,要殺要刮隨你便,我一句話都不會多說了。」

秦葉悠無所謂的態度,也讓祁元修生氣,向來沉穩淡定冷靜理智的祁元修,一碰到秦葉悠這個女人,也亂了,他現在內心有喜悅,也有憤怒和不甘,又想把她摟在懷裡,再也不放開,又想狠狠的懲罰她。

秦葉悠,你可真是個讓人又愛又恨的小女人啊。

祁元修內心波濤洶湧,面上卻還是裝作冷冰冰,他挑起秦葉悠的下巴說道:「殺了你,那豈不是便宜你了,我要把你這三年欠我的全部還我!」

「祁元修,我什麼都不欠你的,我承認當初什麼都沒有說,我就離開,是我不對,但是我有我的苦衷。」秦葉悠感覺被他逼到牆角了。

「你的苦衷是什麼?」祁元修突然低聲低聲問道,他似乎也很想知道她當初一言不發就離開的原因。

只要她說出她的苦衷,說她並不捨得離開,只是不得以而為止,他就會選擇原諒她,不在怪她。

可是秦葉悠低下頭,什麼都沒有說,不能說出當年的交換,這也是她和文如意之間的承諾,她已經毀約回來了,雖然是不得已的,可是不能再失信了。

祁元修見她不說話,只是低著頭,冷笑一聲:「說不出來吧,秦葉悠,你就承認吧,當初就是你狠心離開我,你對我從來就沒有一分真心!」

她心裡的苦,他不了解,也理解不了,反而只會怪罪她。

秦葉悠終於忍不住說道:「對,你說的都對,這一切都是我的錯,是我不愛你,根本不在乎你,所以才離開你的,這下你滿意了吧?既然這樣你幹嘛還要找我回來,為何還要對我如此執著?」

秦葉悠的話,揭露了祁元修心底的秘密,他的臉色瞬間冷了下來,緊緊的盯著秦葉悠一言不發。

秦葉悠大無畏的回望著他,許久之後,祁元修冷笑一聲說道:「秦葉悠,你是不是覺得自己很重要?是不是覺得我非要找到你就是對你一往情深?我奉勸你別自作多情了!」

他的話有準又狠,直接刺激秦葉悠心口劇痛,她確實是這樣想的,雖然不想承認,可是她確實為此,為祁元修所做的這些事沾沾自喜過。

現在他卻說她是自作多情?

「我尋找你,只是為了懲罰你的不辭而別,這世間,只能是我拋棄別人,別人沒有資格拋棄我,還有,我要告訴你,沒有你,我一樣有別的女人,你跟那些鶯鶯燕燕沒有什麼區別。」祁元修冷聲說道。

秦葉悠臉色煞白,死死忍住不讓自己眼淚滑落,一個人的話為什麼可以這樣傷人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4章:王妃回來了

30.0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