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5章:相愛相殺

第165章:相愛相殺

原來他是這樣看待自己的,原來自己只不過是他眾多女人中的一個。

秦葉悠內心苦澀不已,她搖著頭,似乎不願意相信他說出的這些殘忍的話。

祁元修緊緊的握住拳頭,看着她受傷的眼神,忍住不讓自己衝上前把她抱在懷裏。

他說這些只是因為他的不甘心,他的嫉妒,為什麼秦葉悠就能輕鬆離開自己,為什麼她就那麼灑脫。

而他卻放不下,就算是知道她和別的男人曾經在一起過,就算是她曾經拋棄他三年,他仍舊放不下她,祁元修不喜歡這樣痴傻的自己,所以故意說刺激她的話。

殊不知,這些話早已經把秦葉悠的心傷的千瘡百孔。

就在兩人無聲的對視着,劍拔弩張的時刻,突然聽到書房門被敲響,來人象徵性的敲了兩次,然後就推門而入。

「王爺,妾身有事想要請求您……」施紋雲進門就嬌滴滴的說道。

施紋雲說完之後,一抬頭髮現書房裏居然還站着一個女人,有些驚訝,看着祁元修問道:「王爺,這位是……」

「無關緊要之人!」他不耐煩的說道,然後繼續問道:「你來做什麼?」

無關緊要之人?秦葉悠內心抽痛。

施紋雲清了清嗓子,有些好奇的盯着秦葉悠,但又不敢問,於是只能報名來意。

「王爺,妾身娘家來信,這兩人府里要舉行宴會,慶祝父親六十大壽,妾身想問問王爺,如果那天沒事,能否陪着妾室回娘家一趟。」

施紋雲怯生生的說道,她說的很委婉,唯恐祁元修會當場直接拒絕。

「你父親大壽,我自然是要去的,待會我會吩咐福伯準備一份厚禮,然後跟你一起回去,我是你的夫君了,你跟我說話不必這樣客氣,就像尋常夫妻一樣就可以。」

祁元修一改剛才的冷漠和霸道。

此刻變得分外溫柔,說出的話也格外體貼,施紋雲受寵若驚,興奮的臉色緋紅,雙眼明亮。

「妾身謝過王爺了……」她興高采烈的說道。

祁元修瞥了一眼秦葉悠,用眼神告訴她,看到沒喲,這才是本王的女人,該有的姿態,給點陽光就能燦爛,給點恩惠就感激不盡,這才是正確的態度。

秦葉悠面無表情的表達自己的不屑一顧。

其實她何嘗不知道這是祁元修刺激她呢,看着他對別的女人溫柔,她心裏很不舒服,可是也只能忍着。

眼睜睜看着施紋雲對祁元修眉來眼去,她忍無可忍說道:「王爺和側王妃如此恩愛,我就不打擾了,告辭!」

「你給我站住!沒有我的允許,誰讓你出門的!」祁元修一聲爆喝,把施紋雲都嚇了一跳,驚慌失措的看着祁元修。

秦葉悠轉頭不滿的看着祁元修:「你這是要限制我的人身自由嗎?你答應過我給我平等和自由的,豈能說話不算話。」

「你還答應過會永遠陪在我身邊呢,結果你一走三年多,你這樣失信的人,怎麼好意思提醒別人遵守承諾!」祁元修諷刺的說道。

聽到這裏,施紋雲終於知道這個女子是誰了,竟然是三年前離開的奕王妃,她竟然回來了!

可是聽着王爺和她的對話,兩人的關係似乎並不怎麼好,想像也是,一個離家三年,什麼消息都沒有的女人,哪個男人還會喜歡?

她故意瞥了秦葉悠一眼,然後故意表現的更加溫柔,更加懂事。

「王爺,既然你有客人,妾身就不打擾了,先告退了。」施紋雲柔聲說道。

「先別走,我還沒給你介紹呢,雲兒,這位就是本王曾經的王妃秦葉悠!」祁元修故意突出「曾經」兩個字。

施紋雲自從嫁過來,祁元修從來沒有給過她好臉色,現在居然溫言軟語的喊她雲兒,就算是她知道,祁元修可能是故事這樣喊她,就是為了刺激秦葉悠,她也甘心情願被他利用。

祁元修又指著施紋雲對秦葉悠說道:「這是本王的新娶的側王妃,施紋雲,她溫柔體貼,十分懂事,深得本王歡心,你以後要跟她學着點。」

他就是故意噁心秦葉悠,故意想要看着她的臉色變得更加難堪。

「王爺,如果沒有什麼事,我就先回去了,不打擾王爺和側王妃恩愛了!」秦葉悠氣鼓鼓的說道,轉身就要往外走去。

祁元修一把捏住她的胳膊,用了很大的力氣,「你想去哪裏?」他冷冰冰問道。

「我去梧桐苑!這樣你放心了吧,麻煩你行行好,松一下手,我的胳膊快要斷了!」秦葉悠沒好氣的說道,這一次回來發現,祁元修的脾氣比之前更加殘暴了。

「梧桐苑也不準去,從現在開始,你不準踏出怡然居半步,不準見任何一個外人!」祁元修十分霸道的把她攔住。

「你你你!你簡直是蠻不講理!」秦葉悠真的很想破口大罵,可是又什麼都罵不出來,只能氣哼哼,一扭頭往內室走去,然後狠狠的摔上了門。

施紋雲在旁邊看熱鬧,看的不亦樂乎,見秦葉悠離開了,她趕緊上前溫柔的勸慰道:「王爺,您別生氣了,這樣的女人不值得您生氣……」她伸出手拍著祁元修的後背。

祁元修冷著臉揮開她的手,「滾開!」他冰冷尖利的說道。

施紋雲一頓,臉色瞬間蒼白,果然剛才的一切都只是假象,他剛才只是在利用她,所有的溫柔的都假的。

她小心翼翼的問道:「王爺,那你剛才答應跟妾身會娘家的事……」

「本王答應的事,自然會說到做到!」他冷著臉回答,滿腦子想着的都是秦葉悠,這個女人怎麼這樣討厭,她為何從來不像施紋雲這樣對他小心翼翼。

施紋雲得到他的承諾,心裏還是歡喜的,趕緊告辭出去了,生怕走晚了,他會反悔一樣。

很快整個奕王府都知道王妃回來了,一時之間,有人歡喜有人憂啊,梧桐苑的人知道之後,滿院上下的都十分開心,積極主動的把梧桐苑上下都清掃了一遍,葛媽媽從接到福伯的囑咐之後。

就一頭扎進廚房,忙碌起來,做的都是曾經秦葉悠愛吃的菜,綠蘿忙裏偷閒,到廚房瞅了一眼。

「葛媽媽,你做這麼多啊,王妃看來得吃到明天早上了。」綠蘿打趣道。

「你這小丫頭,現在竟然敢打趣媽媽我了,王妃回來,我開心,我就是願意多做一些!」葛媽媽說着抹了一把眼淚說道。

綠蘿也有些傷感,其實這三年,她們對秦葉悠的想念並不比祁元修少多少,秦葉悠是難得的好主子,溫柔厚道,從來不把她們當下人,整個小小的梧桐苑相處的像是一家人。

她不辭而別之後,她們等了一年又一年,三年之後,以為她永遠不會回來了,可是沒有想到王爺真的把王妃給找回來了,她們怎麼能不激動!

「這都什麼時辰了,王妃怎麼還不回來啊?」綠蘿巴巴的望着門口說道。

葛媽媽微微嘆了一口氣,淡淡的說道:「王爺和王妃三年沒見了,自然有很多話要說,我們再等等吧。」

正說着呢,就看到小順子走進來,綠蘿趕緊抓住他問道:「小順子,我們王妃還在怡然居嗎?這都什麼時辰了,王妃不回來用晚膳嗎?」

小順子搖了搖頭說道:「我也知道呢,王妃應該還在怡然居,現在追風哥哥守在怡然居門口,誰都不讓隨便進呢。」

綠蘿一驚,這是什麼意思?小順子這時候轉頭對葛媽媽說道:「葛媽媽,福伯讓我來問問,晚膳都準備好了嗎?」

葛媽媽點了點頭:「都做好了。」

「那就好,待會有人來取走,今晚王妃和王爺在怡然居用膳。」小順子說道。

葛媽媽若有所思點了點頭答應了,小順子走後,綠蘿有些不滿的說道:「王爺也真是的,至少讓王妃回來看我們一眼嘛,王妃難道不想我們嗎?」

葛媽媽一言不發,低頭又開始準備,綠蘿年紀小,有些事情看不出來,葛媽媽心裏卻清楚,這三年王爺沒命的尋找王妃,一旦找到了,他會怎麼對待王妃,一念之間,就會有天壤之別的待遇,現在看來恐怕不怎麼樂觀。

綠蘿見葛媽媽不回答,轉頭看過去,好奇的問道:「咦?葛媽媽,你怎麼又開始做了啊?這些還不夠吃的嗎?」

「我做一道王爺最愛吃的菜。」葛媽媽輕聲說道,心裏暗暗希望,王爺吃了之後心情會好一點,不要為難王妃。

怡然居內,追風帶人把晚膳佈置好以後,然後小心翼翼請示了一下祁元修,就去請秦葉悠出來吃飯了。

秦葉悠折騰了一天,回來之後,又跟祁元修爭吵了那麼久,真的是有些餓了。

她現在跟祁元修冷戰,本不想那麼沒原則的出去吃飯,可是摸著咕咕叫的肚子,她決定先放過自己,吃飽了才有力氣繼續戰鬥!秦葉悠這樣安慰自己。

祁元修已經坐在桌前了,面無表情的抱着胳膊。

秦葉悠瞥了他一眼,故意不搭理他,然後又看了一眼桌子上的飯菜,表情瞬間不一樣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5章:相愛相殺

30.2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