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6章:愛恨一瞬間

第166章:愛恨一瞬間

秦葉悠看到滿桌的飯菜都是她喜歡吃的,而且一看就是葛媽媽做的。

她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祁元修,眼眶微微泛紅:「這都是你讓葛媽媽給我做的?你竟然都還記得這些都是我愛吃的菜?」

祁元修一怔,表情有些不自然,看到秦葉悠感動的要落淚的模樣,他的態度也變的柔和了一些,咳了一聲,然後說道:「既然都是你喜歡的,那你就多吃點吧。」

秦葉悠坐下來,拿起筷子夾起一塊肉放進嘴裡,滿足的閉上眼睛,十分享受。

說實話,這三年,她在外並不是不想念祁元修和京城,最想念的還有葛媽媽的手藝。

她顧不得生氣,也不扭捏,吃起來就收不住了,滿臉享受,笑眯眯的眼睛都是彎彎的。

祁元修並沒有吃,只是抱著胳膊看著她大快朵頤,這是自從她回來以後,第一次露出如此放鬆愉悅的表情,果然還是曾經的那個小吃貨。

他的嘴角不由自主微微上揚,輕笑出聲,秦葉悠聽到他的笑聲抬頭,微微一怔。

這也是她回來之後,第一次見祁元修真正的笑,平時冷冷的祁元修,其實笑起來的樣子很好看,他牙齒潔白,笑的時候眼睛彎彎,整個人都柔和不少。

曾經秦葉悠就招架不住他的笑容,三年之後今天,猛然間看到他的笑容,她感覺自己依舊招架不住,於是低頭匆匆吃東西,低聲說道:「看什麼看啊,你怎麼不吃。」

「我看著你吃就好。」祁元修溫柔說道,她感覺自己的內心似乎被什麼觸動了。

吃過晚飯,祁元修去書房裡處理公務,秦葉悠在怡然居的院子里溜達了兩圈,悄悄大量四周,好像並沒有什麼人守著。

她緩緩的小心翼翼的往門口移動,想要偷偷跑出去,她想去看看單永樂怎麼樣了?她要親口告訴單永樂單家人都還在,讓他不要那麼傷心了。

可是秦葉悠剛剛走到門口,追風就閃身擋在她的前方:「王妃,沒有王爺的命令,您不能出去,請您回去吧。」

「你怎麼跟個幽靈一樣,走路悄無聲息的!」秦葉悠嚇了一跳。朝著追風皺眉,她可忘記不了當天追風是怎麼對待她小舅舅的,這個仇她記著呢。

「屬下奉王爺之命保護王妃,自然要寸步不離,請王妃回去吧。」追風面不改色的說道。

秦葉悠哼了一聲轉過身無奈的往房間里走去,邊走邊嘟囔:「什麼保護我,明明就是監視我,我出去是有要事的好不好,祁元修怎麼能這樣不講理。」

「王妃,您有什麼事,屬下可以派人去辦。」追風十分熱心的建議道。

秦葉悠想象了一下,如果奕王府的人去找到單永樂,告訴他單家人都沒死,還活著呢。

恐怕單永樂不會相信,而且他還會認為這是奕王府的人在故意刺激他,到時候說不定還會做出更加過激的事情來。

為了以防萬一,她還是不要冒這個險了,反正單永樂受了傷,應該會在客棧休養幾天,她找機會悄悄給單永樂傳話。

秦葉悠不情不願的在怡然居晃悠兩圈,實在無聊,索性直接回去睡覺了,躺在床上迷迷糊糊的想著要如何才能逃出去,漸漸睡著了。

睡意朦朧之間,突然感覺自己被摟進一個懷抱之中,那個懷抱溫暖而且帶著一股熟悉的氣息,讓人聞之就感覺十分的安心。

她下意識的在這個懷抱中蹭了蹭,找到一個更加舒服的位置接著睡。

然後她就感覺到不對了,她感覺到有一隻手,伸進她的衣服里,沿著她的身子慢慢遊走,每到之處,都會引起一陣陣的顫慄。

她終於清醒過來,一睜眼就看到祁元修躺在她的身邊,衣衫鬆散,露出一對優美的鎖骨,一時之間她的腦海里竟然冒出「秀色可餐」這四個大字。

然後她猛然搖了搖頭,讓自己清醒過來,這都什麼時候了,她在胡思亂想什麼啊。

秦葉悠用力推了一把祁元修,然後說道:「放開我!」

「你不願意?」祁元修問道。

「是的,我非常不願意!」秦葉悠說的堅決。

祁元修的臉色瞬間就冷下來,然後說道:「你是我的王妃,而且我們三年前也……」

秦葉悠想起三年前她離開的那一夜,突然說道:「三年前,是我糊塗,做了錯事,我不想一錯再錯!」

祁元修猛然起身,緊緊的盯著秦葉悠說道:「什麼叫一錯再錯?你把那件事當成是你一時糊塗犯下的錯?」他感覺自己的理智又要燃燒殆盡了。

這個女人簡直能把他氣瘋,三年來,每當尋找她再一次失敗,每當他想放棄的時候,就會想起那一夜她所說的話,那一夜的秦葉悠,絕對是愛著他的。

她口口聲聲說過的愛,到現在卻只說是自己做錯了!

秦葉悠也坐起身來,無所畏懼的看著祁元修,她內心的苦澀和無奈,他不會明白,三年來早已經物是人非,她有太多不確定,他說了他根本不愛她,把她找回來,也只是為了懲罰報復她。

秦葉悠沒有辦法跟這樣的祁元修耳鬢廝磨,有肌膚之親,她怕自己再一次深陷。

祁元修氣憤不已,翻身下床,然後說道:「我真的恨不能一下子掐死你算完,別以為我就非你不可!」然後憤然轉身離去。

秦葉悠抱著被子,坐在床上,戚戚然的想到:「他肯定是去找施紋雲了吧,想起白天見的那個女子,溫言軟語,小鳥依人的樣才是他真正喜歡的吧?」

祁元修怒氣沖沖的從卧室衝出來,哪裡也沒有去,直接到了書房,獨坐到天亮。

第二日,就是施紋雲會娘家的日子了,早晨她早早起床收拾妥帖,讓翠兒為她精心打扮一番,然後來到怡然居找祁元修。

書房門是關著的,她敲了兩下,沒有聽到動靜,然後悄悄推開門,走了進去,發現祁元修居然躺在書房的椅子上睡著了。

施紋雲微微一愣,這是什麼情況?昨天她聽說秦葉悠回來之後,並沒有回梧桐苑住,而是在怡然居吃飯,晚上也是在怡然居住的,怎麼祁元修會在書房睡著呢?

祁元修十分警覺,不過是因為昨晚一夜沒睡,清晨才迷迷糊糊的睡著,所以稍微有些遲鈍,這時候終於感覺到房間里有人,他睜開眼睛,銳利掃一眼,原來是施紋雲。

「王爺昨夜在這裡睡的?」施紋雲忍不住問道。

祁元修不耐煩的嗯了一聲,然後問道:「你來做什麼?」

原來他倆沒有同床共枕,想起昨天祁元修和秦葉悠在書房裡劍拔弩張的緊張氣氛,施紋雲簡直要笑出聲來,他倆果然沒有戲了。

「王爺,您忘記了嗎?今天是妾身會娘家的日子,您答應陪妾身一起回去的。」施紋雲柔聲說道,眼神帶著期盼。

祁元修想起來那天利用她的事,於是點了點頭:「好,我知道了,那就走吧。」

施府內,高朋滿座,施紋雲早就給娘家報過信了,今日祁元修會陪著她一起回娘家,這消息一傳出去之後,本來沒有打算來赴宴的客人,一個不落全部都到了,而且還有一些不請自來的。

這些人的目的,自然是多靠近一下奕王。

奕王府的馬車來到施府門口的時候,大理寺少卿施良已經帶著全家老小等候在門口。

祁元修和施紋雲從馬車上下來之後,施良立即帶領全家請安,施紋雲站在祁元修的身後,感覺十分自豪。

隨後施良帶著祁元修往前院而去,那裡是宴請男賓的地方,施紋雲跟著母親去了後院。

施夫人上下大量自己的女兒,見她滿身珠光寶翠,神態氣色似乎都還聽不錯,稍微放心一些。

當初女兒成婚連個儀式都沒有,而且三日之後回門,也是自己一個人回來的,只說是王爺有事,她就一直擔心,現在看來女兒似乎過的還不錯。

「雲兒啊,王爺對你怎麼樣?」施夫人忍不住問道。

「娘,王爺對我挺好的,你看今天他這不是都陪我回來的嗎?」施紋雲笑著說道。

「這點事情就讓你滿足了?」施夫人看著女兒問道。

施紋雲知道她要說什麼,只能答應著著說道:「娘,我明白你的意思,可是這事急不得,只要王爺寵愛我,我就有把握坐上王妃之位,我現在還只是個側妃,很多東西還都得慢慢爭取。」

「側妃怎能了?當初秦家那丫頭,有哪一樣比的上你,還不是進府做了王妃,雲兒,你不必擔心,咱們背後可是有皇上撐腰呢,看奕王府誰敢低看你一眼!」

施夫人唯恐自己的女兒受委屈,變著法兒給她鼓氣。

提起秦葉悠,施紋雲對施夫人說道:「娘,秦葉悠回來了,我要坐上王妃之位,怕是還要等一下。」

「什麼?那個女人竟然還敢回來?失蹤三年,不守婦道,誰知道她在外面做了些什麼事,這樣的女人王爺怎麼會允許她活著的?」施夫人恨不得祁元修一氣之下,殺了秦葉悠。

這樣奕王府再無王妃,她的女兒就可以順理成章,成為王妃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6章:愛恨一瞬間

30.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