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7章:心心念念

第167章:心心念念

「娘,這樣的話可別亂說,被人聽去不好。」施紋雲低聲說道,然後轉頭看著外面,發現沒有被人在,這才放心。

「娘,您放心吧,秦葉悠沒有什麼好擔心的,昨天我在怡然居外悄悄聽了一下,王爺把她弄回來,也只是為了報復她當初擅自離府,昨夜他倆也沒有在一起……」

施夫人一聽嘴角露出一點笑意,冷哼一聲:「天底下,有哪個男人能忍受的了自己的老婆一走三年,杳無音信,而且我聽說這奕王脾氣很不好呢。」

兩個女人幸災樂禍十分惡毒的笑了起來。

「姐姐,您喝杯茶吧,這是芯兒親自為您泡的呢。」這時候一個姑娘端著一個托盤走了進來,面上帶著討好的笑容。

這是施良小妾的女兒,是這府里庶出的小姐施紋芯。

「今兒這樣的日子,哪裡輪得到你這個小蹄子出來拋頭露面的,趕緊給我滾回去!」施夫人看到她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施良寵愛小妾,早就把她晾在一邊了,所以她看到施紋芯就生氣。

「夫人,芯兒只是好久沒有見姐姐了,今日知道姐姐回來,心裡高興,特意來看看姐姐的。」施紋芯十分委屈的說道。

「我呸!你以為我不知道你這個小蹄子打的什麼注意啊,你不就是看著雲兒嫁得好,所以眼紅,也想嫁到王府做個小妾,也不看看自己是什麼貨色,王府里的奴才都一定看的上你呢。」施夫人尖酸刻薄的說道。

只把那施紋芯說的漲紅了臉,羞憤不已的跑了出去。

施紋雲冷眼旁觀,勸慰道:「娘,您跟這樣的人生什麼氣,不值當的。」

施夫人冷哼一聲說道:「你不知道,那天我去找老爺,正好看到趙姨娘那個賤人,正在跟老爺說這事呢,想讓她女兒也到王府去,真是敢想!」

這邊施紋雲跟自己的母親聊的不亦樂乎,殊不知他們的話全都被屋頂的寒星聽去了。

在前院的祁元修卻心不在焉,懶得應付那些客人,只是冷著臉坐在那裡。

他不說不笑,其他人也不敢高談闊論,只能壓抑著自己,就算是施良拚命活躍氣氛,也抵擋不住宴會上的低氣壓漫延。

祁元修壓根沒有注意這些,他總是心神不寧,不知道秦葉悠還在不在府里,這個女人有時候狡猾如狐狸,不知道追風是不是能看住她。

思來想去他就有些坐不住,抬頭看了一眼周圍的這些趨炎附勢的老男人,更加沒有心情了,他轉頭對施良說道:「施大人,本王有點事要先回去了,告辭了。」

施良一怔,連忙起身,其他人也跟著起身,看到祁元修要走,不知道為何,他們都有鬆了一口氣的感覺。

施良看著祁元修獨自往門外走去,竟然沒有去叫施紋雲一起,他心裡一驚,以為祁元修要把施紋雲撇下了,趕緊吩咐小廝去後院喊施紋雲。

其實祁元修只是光想著秦葉悠了,忘記還有施紋雲這個人了,秦葉悠不再他身邊的時候,他獨來獨往慣了。

施紋雲還沒有出來呢,祁元修已經跨上馬,直接就要離開,施良趕緊牽住他的韁繩問道:「王爺,您不跟側王妃一起回去嗎?」

祁元修這才想起還有個側王妃在呢,他轉頭看了一下,然後指著車夫說道:「你留下,側王妃要是想回去,你就帶她回去,我先行一步了。」

然後直接策馬狂奔離去,施良糾結的站在門口,還在揣摩他的意思,王爺剛才說的,到時候要是想回去就回去,那要是不想回去了,是不是就不用回去了?

王爺難道這是在暗示,施紋雲其實可有可無,回不回王府都一樣?

想到這裡他再也不敢耽誤,直奔後院,把正在收拾東西,跟母親依依不捨的施紋雲直接拉上馬車,趕緊讓車夫帶著她回去了。

自從秦葉悠回來之後,蕙娘一愣冷眼旁觀,其實第一天她就想過來直接趕秦葉悠走的,可是想到之前祁元修總是護著她,所以一直忍耐到現在。

今天祁元修不在家,就是她動手的好日子。

她這次回來的唯一目的,就是掃平文如意加給祁元修的切障礙,她並沒有對施紋雲動手,那是因為她看的出來,祁元修對施紋雲根本就沒有感情,施紋雲嫁給祁元修的目的也不是那個單純,皇上賜婚,肯定有貓膩。

以她對祁元修的了解,他不會一直留著這樣的人在身邊,遲早要除了她。

而秦葉悠就不一樣了,雖然她回來之後,祁元修對她態度不好,可是蕙娘不是施紋雲,她看的出來,祁元修還是在乎她的。

他如果真的厭惡她,就不會讓她還住在怡然居,跟他同吃同住,這麼多年,蕙娘了解祁元修,他不喜歡的人,從來不願意讓靠近他,所以趁著祁元修不在家,趁著他還沒明確表明態度,她今天一定要殺了秦葉悠。

蕙娘走到怡然居門口,發現追風守在門口,見她走近了,直接說道:「王爺吩咐了,任何人不能隨意出入怡然居。」

「哼,少拿你們王爺的話來壓我,他就是怕秦葉悠跑了吧?三年不見了,我進去跟她說兩句話,不過分吧。」蕙娘瞪著追風,然後直接就往裡沖。

追風不好硬攔著她,心想只要王妃還在這裡,應該就沒事,於是就把蕙娘放進去了,他不知道蕙娘這次來,是想要殺人的。

「秦葉悠,你居然還有臉回來!當初你是怎麼答應如意的,真是個言而無信的小人!」蕙娘進門之後,劈頭蓋臉的就開始罵。

秦葉悠回來之後,就預料到會有這麼一天,她知道文如意已經不在奕王府了,可是蕙娘還在,她遲早會來跟她對峙。

「蕙娘,你要弄清楚,我一點都不想回來,是王爺把我抓回來的,你如果可以說服王爺,我可以立即離開這裡。」秦葉悠說道,這也是她的真心話,前有文如意,後有施紋雲,秦葉悠實在不想攙和進來。

「你不要仗著元修對你還有幾分情誼,就以為他非你不可,他這三年尋找你,不過是因為你當初不辭而別,讓他覺得沒有面子而已。」蕙娘說道。

「這我知道,王爺已經對我說了,你不用再重複了,我乏了,如果沒事的話,我要去休息了。」蕙娘的話刺痛了秦葉悠的心,她開始不耐煩再跟她周旋。

「秦葉悠,我不會讓你得逞的,如果沒有你,元修早就娶了如意了,都是被你這個該死的女人給耽誤了!」

此時蕙娘凶相畢露,拿著匕首直衝秦葉悠而來,此時秦葉悠已經走到門口了,感覺到身後有一股殺意,她迅速轉身。

蕙娘已經手執匕首迅速衝上來,秦葉悠快速閃身,躲過這一擊,蕙娘沒有想到,三年不見,秦葉悠的身手已經這樣好了,更加難對付了。

她反應過來之後,立即發起第二次攻擊,再一次刺向秦葉悠。

秦葉悠眼看著蕙娘的匕首靠近,然後她微微側身,輕易避過去,然後迅速出手,捏住了蕙娘的手腕,微微用力,只聽嘎巴一聲,蕙娘感覺到手腕一麻,匕首就掉在地上。

秦葉悠抓住她的胳膊,讓她動彈不得,冷著臉說道:「蕙娘,三年前你用這招,來了一個苦肉計,沒能奈何的了我,三年之後,居然還用這招,想要殺我,哼,你是不是太蠢了一點。」

「秦葉悠,你放開我!就算是殺不了你,我也不讓你好過的!」蕙娘惡狠狠的盯著她。

「好啊,我秦葉悠沒有什麼好怕的,我倒是勸你看清楚,當初我是為了救王爺,才不得已離開的,而文如意呢,用王爺的命要挾我離開,你真的覺得她比我對王爺更好?」秦葉悠問道。

蕙娘眼神躲閃了一下,雖然她一直站在文如意這邊,可是當初祁元修生命垂危之際,她跪下求文如意,她卻提出那樣的條件,確實讓她有些寒心。

如果當初秦葉悠跟文如意一樣固執,或許那時候祁元修就救不回來了。

「你不用在這裡挑撥離間,如意後來跟我說了,就算是你不答應,她也會救元修的。」蕙娘不想讓秦葉悠看出她的心虛,勉強辯解道。

秦葉悠冷笑一聲:「馬火炮的話,誰不會說呢。」

「不管怎麼樣,元修的王妃只能是如意,就算是如意不如你深情,可是你永遠比不上如意身後的勢力,如意才是元修最需要的人。」

「本王不需要任何人的勢力!」蕙娘的話剛剛說完,就聽到祁元修在門口說道。

蕙娘和秦葉悠同時往門口看到,之間祁元修面色陰沉的從門口走進來,看了她倆一眼,然後又瞥了一眼地上的匕首。

「元修,秦葉悠要殺我……」蕙娘惡人先告狀。

祁元修一個銳利的眼神掃過去,蕙娘從來沒被他用如此冰冷的眼神看過,頓時不敢出聲。

「蕙娘,同樣的手段,第一次不好用,就不要用第二次了,這樣真的會顯的你很蠢!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7章:心心念念

30.5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