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8章:真相

第168章:真相

「元修,你……」蕙娘張口結舌,被祁元修氣的不知道說什麼好,雖然她就是假裝的,可是被人這樣直接戳穿,還是跟難堪的。

「蕙娘,我早就跟你說過,我不是小孩子了,最好不要在我跟前耍花樣,我剛才聽到你們提起當年的約定,當年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他沒有問秦葉悠,而是接著問蕙娘。

蕙娘一聽,頓時有些慌亂,當初秦葉悠離開之後,她為了讓祁元修恨著秦葉悠,說了她很多壞話,說她忘恩負義,說她不守婦道等等,祁元修聽了之後更加憤怒。

現在如果說出實話,豈止是打臉那麼簡單的事情,當年她那樣做何嘗不是在傷害祁元修?

「沒……沒有什麼約定,都是秦葉悠胡說八道的。」蕙娘有些結巴的說道,秦葉悠忍不住冷笑一聲,敢做不敢當,真讓人不恥。

「她不說,你說,三年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,讓你非要離開不可?」祁元修轉而問秦葉悠。

「是有約定,我離開你,不準再見面,不準跟你說出實情。你把我抓回來,已經是我不守約定了,所以我不能告訴你更多了。」秦葉悠乾脆利落的交代清楚。

祁元修多麼精明,前後一聯繫就明白是怎麼回事,定然是當年蕙娘和文如意逼著秦葉悠走的,當年他就懷疑,只不過沒有證據而已。

「蕙娘,你如果不想說,可以不說,但是我必須要知道實情,我可以直接去天山找文如意問個清楚!」祁元修冷著臉說道。

蕙娘一下子就著急了:「元修,你不能去問,上一次如意回去,文掌門已經不高興了,你再去質問,文掌門肯定會更加生氣的。」

「那就告訴我,三年前到底是怎麼回事!」祁元修逼近她問道。

蕙娘退無可退,憤憤不已的瞪了秦葉悠一眼,只能把當年的實情告訴了祁元修。

祁元修默默聽完,心裡震驚不已,可是震驚過後,又充滿了甜蜜,原來當年秦葉悠的離開果然是迫不得已,而且都是為了救他。

為了救他,被逼背井離鄉,去了那麼遠的地方,此前他生氣秦葉悠和唐應走得近,現在倒是有些慶幸還好還有個唐應,不然這幾年秦葉悠只能顛沛流離了。

她一個弱女子,或許真的會被逼得活不下去。

祁元修被自己想象出的畫面給刺激到了,心疼不已,滿是柔情和愧疚的看了一眼秦葉悠。

這一眼看的秦葉悠雞皮疙瘩都起來了,她有些驚恐的看著祁元修,這傢伙想到了什麼,怎麼會用這樣肉麻的眼神看人啊。

祁元修忘記了,他的王妃可不是一般人,強悍的很,也狡猾的很吶。

蕙娘垂頭喪氣的離開之後,祁元修把秦葉悠緊緊的抱在懷裡,然後說道:「你當年為何不告訴我這些,如果我早些知道,就不會讓你那麼可憐的背井離鄉了。」

「我怎麼能告訴你,我也是有信用的好不好?而且誰說我可憐了,我在唐門不知道過的多麼逍遙自在,要不是為了回來報仇,我才不……」

秦葉悠說道這裡,聲音漸漸的小了下去,因為她發現祁元修的眼神越來越冰冷。

她猛然反應過來,自己不能這樣囂張,她不過是不想讓他同情而已。

她知道這三年祁元修過的不易,心裡一直有口氣下不去,可是她過的也並不輕鬆,背負所謂的血海深仇,每日勤學苦練,不敢有半刻閑暇,唯恐自己閑下來,會想念他。

每想念他一次,她內心對單家的自責就多一分,在這樣矛盾糾結煎熬中度過每一天,她過的又怎麼會幸福。

「無論如何,以後不準在離開我了。」祁元修緊緊擁著她,在她耳邊說道。

秦葉悠的耳朵貼近他的心臟,透過結實的肌肉,聽著他有力的心跳聲,聞著他身上特有的冷梅香氣,心裡有一種特有的安全感,一顆漂泊許久的心,終於找到了依靠。

她閉上眼睛,嘴角帶著笑意,然後說道:「那可不一定哦,你如果對我不好,我馬上就離開,再也不讓你找到我。」

祁元修一聽剛剛想要訓斥她,突然聽到院中響起一個清脆的聲音。

「元修哥哥,我跟你說個好消息啊……」話音還未落,人已經一陣風似的沖了進來。

秦葉悠聽出來這是蘇嫣兒的聲音,她從祁元修懷中抬起頭,兩人還維持著擁抱的姿勢。

蘇嫣兒愣怔一下,然後大聲嚷嚷道:「你們兩口子,能不能注意點形象?大白天摟摟抱抱,成何體統!」

秦葉悠剛剛想要回應她兩句,還沒開口呢,就聽到祁元修說道:「一個姑娘家的,說話的口吻,跟個老娘們一樣,你又成何體統。」

秦葉悠震驚的看著祁元修,三年不見,他竟然能跟蘇嫣兒對罵了,這還是她認識的那個不苟言笑,走高冷路線的祁元修嗎?

就在她愣怔的時候,蘇嫣兒已經十分不屑的白了祁元修一眼,然後就開始對著秦葉悠開炮:「你終於肯回來啦,一個女人家家的,一聲不吭就離家出走,一走走三年,你還能不能有點規矩啦?」

秦葉悠被訓的一愣,抬頭看向祁元修,他正抱著胳膊看熱鬧呢,一點想要維護她的感覺都沒有。

「蘇嫣兒,你元修哥哥說的沒錯,我不再的這三年,難道你已經嫁人了嗎,怎麼這口吻這麼……這麼成熟了……」秦葉悠斟酌的說道。

「怎麼啦?這有什麼不對嗎?我說你兩句,你還不樂意了?我說的不對嗎,好歹弄走一個文如意,現在又來一個施紋雲,秦葉悠你能不能有點出息?」

蘇嫣兒瞪著眼睛說道。

秦葉悠是真的怕了她了,為她的潑辣深深折服,只能低頭認錯:「你說的對,你說的太對了。」

然後趕緊轉移話題:「對了,我剛才貌似聽到你說什麼好消息?快說來聽聽啊。」

提起這個,蘇嫣兒的注意力果然立即轉移了,她笑著說道:「被你一攪和,我都忘記了,我是要來說正事的。」

秦葉悠無語了,誰攪和她了?明明是她一來就連珠炮一樣噴個不停好不好,現在的蘇嫣兒,她可不敢輕易招惹,只能讓她快說。

蘇嫣兒這才心滿意足的說道:「前日兒,南嶽國那個公主隨玉心,竟然來我家跟我挑戰,結果再一次被我打爬下了,哈哈……」

蘇嫣兒十分豪爽的笑起來,然後湊到祁元修跟前說道:「元修哥哥,我是不是很厲害?」

「嗯,你很厲害,給我們大魏長臉了。」祁元修明顯口不對心的說道。

蘇嫣兒十分開心,又說笑了幾句,然後就告辭了,不知道還要去哪裡彙報好消息。

她走了之後,秦葉悠實在忍不住好奇問道:「蘇嫣兒這三年到底經歷了什麼,怎麼好像完全變了一個人。」

祁元修嘆了一口氣:「說來話長啊……」一看就是要賣關子,秦葉悠不給他機會,直接說道:「那你就長話短說!」

「三年前,蘇正和蘇嫣兒都陷入前皇后陳榮的機謀中,後來陳榮伏法,蘇正就帶著蘇嫣兒去了南疆,為了躲避流言蜚語。」祁元修坐在桌前緩緩說道。

秦葉悠聽到這裡,也沒明白這跟蘇嫣兒變成這樣有什麼關係,試探著問道:「難道蘇嫣兒在南疆結婚生子了?」

「那倒沒有,蘇正為人剛正,帶著蘇嫣兒去南疆,也是為磨一磨她大小姐的性子,於是就讓她跟隨軍的家屬住在一起,名為接受鍛煉,一年之後,蘇嫣兒就變成這樣了……」

秦葉悠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起來,這蘇將軍也真是的,到底是武將出身,這樣的想法都能想出來,那蘇嫣兒整日跟一群中年婦女混在一起,能學出什麼來啊。

「現在蘇將軍腸子都悔青了吧?」秦葉悠問道。

祁元修回想了一下蘇正那張眉頭深皺的臉,點了點頭:「蘇正本來是沒什麼的,反而覺得蘇嫣兒沒有大小姐脾氣了,還挺滿意,一年後帶著女兒回京,倒是蘇夫人看到自己的寶貝女兒變成這樣,不樂意了,現在整日埋怨蘇正。」

秦葉悠又忍住笑起來,點頭說道:「我倒是覺得蘇嫣兒這樣也挺好的,一點都不做作。」

「不過……」秦葉悠說著打量一眼祁元修,然後繼續說道:「她好像對你也不怎麼感興趣了,沒有以前那樣花痴的眼神了呢。」

「這還不是因為你夫君我潔身自好的原因,讓她望而卻步了。」祁元修大言不慚的說道。

「少給自己貼金了,肯定是蘇嫣兒性格變的更強勢之後,眼光更高了,看不上你而已,還有啊,你算什麼好夫君?剛才蘇嫣兒訓我的時候,你竟然還幸災樂禍,還有沒有點良心!」

秦葉悠抗議道,恨不能上去捶他兩拳。

祁元修冷哼一聲:「這樣你就承受不了了?這才是個開始呢,以後一段時間,這樣的事情有的是,今晚太后在宮裡舉辦宴會,你跟我一起去參加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8章:真相

30.7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