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69章:慘烈人生

第169章:慘烈人生

秦葉悠一聽就頭大了,太后本來就不喜歡她,現在更有理由訓斥她了,太后的訓斥和蘇嫣兒可不一樣,她字字句句恨不能誅心。

想一想就很可怕,秦葉悠裝作可憐兮兮的模樣對祁元修說道:「王爺,我突然感覺身體不適,可不可以不去啊?」

「不行,你回來之後遲早都要露面的,拖不過去的,還是早點面對現實吧。」祁元修落井下石,十分好心情的看著秦葉悠。

「王爺,你就當我沒有回來過吧,我走了!」秦葉悠開玩笑的說道,然後裝作要往外走的樣子。

祁元修面色一冷,瞬間抬手抓住了她的胳膊,說道:「你休想再離開我!秦葉悠,我告訴你,不管什麼原因,你如果膽敢再私自離開我,我就是把找遍天涯海角也要把你找回來,然後用鐵鏈子鎖在床頭,讓你永無寧日。」

秦葉悠被他形容的場景給震住了,全身寒毛直豎,指著祁元修說道:「王爺,三年不見,你果然變得更加變態了啊。」

「哼,都是拜你所賜,你就好好享受吧。」祁元修說完就氣哼哼的想要離開了。

這次換秦葉悠拉住他的胳膊不讓他走,祁元修轉頭看著她,發現這小狐狸又轉動眼珠子,不知道再打什麼鬼主意了。

「不要賣關子,有什麼話就直接說!」祁元修說道。

「我在這裡太悶了,我想回梧桐苑住,你放心,你救了我們單家全家,是我的恩人,我還沒報恩呢,不會再離開啦。」秦葉悠趕緊說好話。

其實這也不怪她,怡然居的人都是伺候慣了祁元修的。

他平時總是冷著臉,喜靜不喜動,所以怡然居的下人門,都十分自覺的保持安靜,從不多事,也從不多話。

這跟梧桐苑截然相反的氣氛,讓秦葉悠十分不習慣,她十分想念梧桐苑的熱鬧氣氛啊。

「哼,算你還有點良心,不過我告訴你,我既然能救他們,自然也能滅了他們,你要是再敢逃跑,就別怪我翻臉無情,不僅僅單家,還有北疆的秦家。」

祁元修冷著臉說道,似乎想要營造一股嚇人的氣勢。

結果秦葉悠十分不給面子,敷衍著說道:「我知道,我知道,您老人家厲害的很,我嚇的小心肝撲通撲通的,那麼,我可以搬回梧桐苑了吧?」

這樣敷衍的態度,讓祁元修的一口悶氣憋在胸口,上不來下不去,分外難受,於是揮了揮手說道:「走吧,走吧,早晚被你氣死!」

秦葉悠得了准令,撒歡一樣跑出怡然居,直奔梧桐苑而去。

祁元修在她身後看著她歡呼雀躍的背影,剛才還冷著的臉,慢慢的浮現出笑意。

天地之間,只有這一個人,讓他歡喜讓他憂,惹他生氣,也會逗他開心,只有她才能讓他感覺自己是一個有情緒的鮮活的人。

秦葉悠衝進梧桐苑,在門口高呼一聲:「我回來啦。」

聽到她的聲音,綠蘿,紅袖,葛媽媽等人呼啦啦一下都湧出來,綠蘿沖在最前面,一下子緊緊的抱住秦葉悠,帶著哭腔說道:「我就知道,王妃肯定會回來的!只是,您怎麼才回來啊……」

聲音里已經帶著一絲哭腔,秦葉悠趕緊勸慰道,一眾小丫頭七嘴八舌的表達自己的思念之情。

還是葛媽媽知道體貼人,高聲說道:「以後有的是時間讓你們說,先讓王妃回屋休息一會兒。」

眾人這才散開,葛媽媽做了這麼多年的傭人,第一次見到如此受人愛戴的主子。

秦葉悠十分感激的看了葛媽媽一樣,然後就回屋了,綠蘿緊緊的跟在她的身後。

再次回到梧桐苑,發現這裡一切都沒有變,就連梳妝台前,她臨走的時候隨意放置的梳子,也還在老地方放著,房間里纖塵不染。

院中的傭人不多不少,都還是她臨走的時候那些人。

秦葉悠看著這一切,產生一種恍惚感,彷彿她外出的這三年不是真實存在的,只是她的一個夢境。

現在夢醒了,發現自己依然在梧桐苑,什麼都沒有變,一切都還在,再次回到這裡,心裡那種十分熨帖的踏實感又回來了。

傍晚,綠蘿帶著一個大大托盤進來,裡面擺放著收拾和禮服。

「王妃,這是王爺差人送來的,讓您今晚穿著進宮的。」綠蘿笑著說道,順便把東西放下。

秦葉悠心頭微微一暖,祁元修看上去對什麼都不在意,有的時候真的是很心細。

參加宮裡太后的宴會,自然不能穿的隨隨便便就去了,秦葉悠留在府里的衣服,都還是三年前的款式了,現在都已經有些舊了,或者過時了。

於是祁元修就差人送來最新式的服飾,不讓她有一絲為難。

綠蘿伺候秦葉悠穿戴完畢之後,追風就差人來傳話,王爺準備要出發了。

祁元修看著緩緩向他走來的秦葉悠,有片刻失神,他知道她長的很好看,今天的秦葉悠更加迷人,翩然走來的時候,輕盈飄逸,好似天女下凡。

他突然不想讓她去參加宴會了,這樣好看的秦葉悠,只有他一個人能看,不想跟任何人分享。

就在他猶豫的時候,突然聽到身後有人說道:「姐姐,今天好漂亮啊。」

施紋雲一邊笑著說道,一邊朝這邊走來,身後跟著侍女翠兒。

「王爺,我聽說太后在宮裡舉辦宴會,您這是跟姐姐要去參加宴會了嗎?」

祁元修淡淡的嗯了一聲,不怎麼願意搭理她,牽著秦葉悠的手就要往外走了。

「王爺……」施紋雲喊了一聲,祁元修回頭,不耐煩的說道:「有什麼話就快點說!」

「父親從小管的嚴,輕易不讓妾身出門,我從未參加過這樣的宴會,不知道能不能隨著王爺和姐姐一起去……」她越說越小聲,十分羞赧的模樣,看上去分外惹人垂憐。

秦葉悠忍不住說道:「既然如此,正好我身體不適,不如側王妃隨著王爺前去吧。」

她正巴不得不去呢,今兒這個宴會對她來說,簡直就是鴻門宴,她去了就是挨噴的,要是施紋雲能代替她去,那就再好不過了。

「王妃,這有些事能替,有些事是不能代替的,今兒太后的宴會可不是兒戲!」祁元修說道,然後轉頭看了一眼施紋雲,冷冷說道:「你既然想去,那就一起吧。」

施紋雲興高采烈的很快帶著翠兒下去準備了,梳妝打扮了很久才回來。

這時候祁元修跟秦葉悠已經在書房裡殺了兩盤棋了,兩人竟然打了平手,都是一勝一負,兩人都有些不甘心,想要勝過對方。

施紋雲就在這時候來了,說是已經準備好了,追風也來催促,時間不早了,需要啟程了,兩人這才起身離開。

秦葉悠苦不堪言,今兒這樣的場合,她自然是越低調越好,現在倒好,祁元修帶著兩個女眷去赴宴,她想不引起注意都不行了,她暗暗覺得祁元修這就是故意的。

果然,他們一出現在宴會之上,就引起了一陣轟動。

人們紛紛停下來,好奇的看著他們,看到秦葉悠之後,更加震驚,奕王妃私自離開王府,從此失蹤成謎這件事,已經在京城的八卦圈裡流傳了好久了,光是傳說就有十多個版本。

現在她竟然回來了,而且王爺居然還帶著她參加太后的宴會,這中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。

片刻的安靜之後,眾人紛紛低下頭,開始熱切的討論這件事,不過礙於秦葉悠還坐在那裡,他們不好意思說的太大聲太直接,只能死死壓制住自己。

秦葉悠看著眾人壓抑的表情,決定做做好事,反正皇上和太后還沒有來,她想先出去走走,還人們一個輕鬆的八卦氛圍。

於是轉頭對祁元修說道:「這裡有點悶,我出去透透氣。」

祁元修馬上轉頭看她,秦葉悠忍不住說道:「放心吧,我不會離開的,很快就回來。」

祁元修這才點了點頭,秦葉悠從宴會上出來,在御花園裡胡亂逛著,暗自為自己的將來擔心。

看上去祁元修是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啊,生怕她再次離開,所以對她更加緊張,對她來說,這可真是一份甜蜜的負擔啊。

「公主,您小心點啊,千萬不要摔下來啊……」正在散步的秦葉悠突然聽到一個熟悉的聲音。

她仔細辨別一下反向,發現是在花叢的另外一邊,於是悄悄把花叢撥開一點,然後就知道了為什麼她覺得那聲音有些熟悉了,原來是文意公主和她的侍女春嬌。

「春嬌,你嚷什麼,難道想把母妃布置的侍衛都給引來嗎?」文意低聲斥責道。

一看這倆姑娘又是打算偷偷溜出宮去,居然準備爬牆出去。

「都怪你,上次回來之後暴漏了,惹得母妃大發雷霆了,派了這麼多侍衛看管我,害得我只得爬牆離開。」文意不滿的說道。

春嬌無法反駁,只能再接再厲的幫助文意爬牆,就在這時候,秦葉悠突然看到拐角處,有一隊侍衛正朝這邊走來,眼看就要發現準備逃跑的文意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69章:慘烈人生

30.9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