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0章:為情所傷

第170章:為情所傷

眼看侍衛們就要走過來了,文意和春嬌還在牆根處掙扎著要爬出去呢。

秦葉悠靈機一動,朝著侍衛們來到方向走去,然後假裝沒有走穩,哎呀一聲,眼看就要摔倒,侍衛聽見動靜,趕緊上前扶住了她。

秦葉悠這才緩緩起身,驚慌失措的說道:「嚇死本王妃了,這路怎麼不平啊。」

侍衛把她扶起來之後,趕緊規矩的站在旁邊,為首的一個侍衛認識秦葉悠,問道:「王妃,您沒事吧?」

「我沒事,剛才多謝出手相救。」秦葉悠十分客氣跟侍衛們道謝。

鬧出這樣的動靜,那邊的文意和春嬌早就聽到了,兩人趕緊停下來,然後假裝在御花園裡散步。

侍衛們離開之後,秦葉悠轉頭看了一眼文意剛才所在的位置,兩人都已經不見了,她知道她們肯定是聽到動靜之後,然後離開了。

秦葉悠感覺自己出來的時間也不短了,現在恐怕那些八卦她的人也已經說的盡興了,皇上和太后也要來了,於是就往宴會大廳走去。

「王妃,請稍等一下……」秦葉悠聽到身後有人喊她,於是停下腳步轉頭看過去。

文意帶著春嬌從一座假山後面走了出來,原來她剛才並沒有走遠,而是在假山後藏了起來。

「請問公主有什麼事情嗎?」秦葉悠問道。

文意走到她跟前,似乎有些為難,遲疑的看了她一眼,猶豫了半天然後才說道:「王妃,最近可見過您的舅舅單永樂?」

原來是為她的小舅舅來的,秦葉悠搖了搖頭,她被祁元修帶回去之後,一直沒能外出,也不知道單永樂怎麼樣了。

文意見她搖頭,眼神有些落寞,秦葉悠突然想到,之前文意知道單永樂在客棧里啊,為何還要問她?

「我小舅舅好像在悅來客棧,公主要找他有什麼事嗎?」秦葉悠故意問道。

「之前是在悅來客棧的,他現在已經不再哪裡了啊,我母妃最近管的很嚴,不讓我出去,你能不能幫我去找找他,他受了傷,我有些擔心……」

文意看上去十分著急,可是這樣的心思她又不敢告訴別人,秦葉悠跟單永樂是親戚關係,所以才能放心告訴她。

「公主,你別急,我出去一定去找我小舅舅,他走南闖北,經歷了那麼多事情,不會有事的,可是只是離開一下。」秦葉悠勸慰道。

文意還年輕不懂得隱藏自己的情緒,所有的感情都放在臉上,秦葉悠一時有些歡喜又有些憂愁。

歡喜的是有人喜歡小舅舅,擔憂的是這人卻是公主,就皇上那個德行,怎麼會同意自己的女兒嫁給一個商人呢,如果小舅舅也對文意有意,那這兩個人可能要經歷一些坎坷了。

「公主,有個問題冒昧問一下,你既然知道他是我小舅舅,自然也知道他和王爺之間的過節,單家遭此大難,這些你都不介意嗎?」秦葉悠問道。

「這有什麼好介意的,他們是他們,永樂是永樂,他想要報仇,是因為有孝心,而且我相信,皇叔不會做那樣的事。」文意睜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說道。

秦葉悠突然發現,這個看似單純的姑娘,其實把很多事情都看的很通透,她天真樂觀開朗活潑,跟沉穩內斂的小舅舅,真的很配。

見秦葉悠答應了,文意也很高興,親昵的拉著她的胳膊說道:「謝謝王妃,宴會好像要開始了,我們這就去吧。」

秦葉悠微微一笑,把自己的胳膊抽出來,笑著說道:「我還想再透透氣,公主先進去吧。」

文意笑著點了點頭,然後就帶著春嬌往宴會走去,其實秦葉悠哪裡是想要透透氣,她只是不想連累文意而已。

她現在處於輿論的中心,誰跟她走的近,都容易受牽連,她不想連累文意,只能讓她先走。

等她終於回到宴會上,眾人已經來的差不多,施紋雲正側著頭跟祁元修說著什麼,笑容滿面,十分幸福的樣子,祁元修安靜的聽著,嘴角竟然也帶著一絲笑意。

這樣遠遠看過去,祁元修和施紋雲真的是一副恩愛親昵的模樣呢。

見她進來,眾人都看向她,什麼樣的眼神都有,大多是一副看熱鬧的表情:三年後,奕王妃回來,奕王看上去更家寵愛側妃,這下有好戲看了。

蘇嫣兒坐在秦葉悠的旁邊,恨鐵不成鋼的低聲對她說道:「你還能不能爭氣一點,讓一個側妃在外面這樣打你的臉,不知道還以為她是王妃,你是側妃呢。」

秦葉悠絲毫不在意,慢慢品嘗著眼前的點心,心裡想著,這個點心做的不好吃,不如葛媽媽的做的好,回去要好好誇誇葛媽媽。

她抬頭看了一眼旁邊替她不平的蘇嫣兒,笑著說道:「這有什麼好掙的,我能怎麼掙?現在衝上去,摟著王爺脖子,坐在他的腿上撒嬌,順便一腳把施紋雲踹到一邊?」

蘇嫣兒剛剛喝了一口水,聽到她的話,一口水差點噴出來,拿出帕子擦了擦,指著秦葉悠說道:「你呀你,你要是真的能這樣豁出去,元修哥哥做夢都會笑醒的。」

「怎麼會?我要是那樣貼近王爺,怕是都活不到今天。」秦葉悠笑著說道。

蘇嫣兒笑容淡了下來,靜靜的看了一眼秦葉悠,淡淡的說道:「你可能不知道元修哥哥有多麼在意你,我卻是見過的。」

秦葉悠聽到她的話,心口的位置好突然被什麼輕輕敲了一下。

「你知道我為何放棄元修哥哥嗎?就是因為我見過他為你受情傷的模樣。」蘇嫣兒看著遠處的祁元修淡淡的說道。

「當初你離開之後不久,文如意也離開了,我以為自己有機會了,趁機整日待在元修哥哥身邊,有一次傍晚我來找他,看到他喝醉了,一個人坐在梧桐苑門口,我走進了,發現他竟然在流淚,一個人絮絮叨叨不知道說什麼。」

秦葉悠靜靜的聽著,心裡感覺到一種揪痛,痛的她想要捂住心口。

蘇嫣兒嘆了一口氣:「我從未他如此傷心過,他這一生經歷了太多的坎坷與波折,鐵血,冷酷,殘暴,無情,都是他的標籤,可是他也有溫情軟弱的時候,那都是為了你,所以那一刻,我徹底死心了,我知道自己永遠取代不了你在他心裡的位置,所以我選擇放棄。」

秦葉悠轉頭看著祁元修,他表情冷冷的,端坐在那裡,堅毅冷靜,好似沒絲毫弱點。

這個男人為了她深夜在門口哭泣?

一瞬間,她心裡所有的委屈,對他所有怨憤,瞬間都沒有了,滿心都是溫暖和甜蜜。

祁元修感覺到她的目光,轉過頭看到她的眼神,微微有些驚訝,她雙眸溫潤脈脈含情,兩個人隔著熱鬧的人群,默默對視著。

這時候太后和皇上來了,眾人立即起身行禮,秦葉悠和祁元修這才把目光挪開。

然後南嶽國的太子隨煬和公主隨玉心也在賓客的位置上坐下來,宴會正式開始。

當初前皇后陳榮和太子企圖造反,被鎮壓之後,皇上再也沒有立后,也沒有立太子。

現在這後宮一直都是太后在主管著。

宴會開始后不久,太后就看到秦葉悠,她已經聽說了秦葉悠已經回京的消息,只是沒有想到祁元修竟然還會收留她,還帶著她來參加宴會。

「奕王妃,你身為王妃,竟然動輒消失三年,成何體統?」太后直接質問道。

秦葉悠早就做好了準備,就等著她來問呢,緩緩起身說道:「回太后,臣妾嫁入王府之後,全權搭理王府的田產鋪子,之前因為江南的店鋪出了問題,臣妾一直在江南調停,脫不開身回京。」

太后冷哼一聲:「什麼樣的生意這樣重要,逢年過節都不見你回來,三年來從未見你回京過,不知道的還以為你跟人私奔了呢。」

秦葉悠不滿的看了太后一眼,身高位重之人,居然當著眾人的面說出這樣的話,現在難看的可不是秦葉悠一人。

「事出有因,臣妾當年走的匆忙,來不及跟太后報備,只想著只要王爺知道,一切都為王爺好即可。」秦葉悠不卑不亢的說道。

王妃的出走,其實是王府的事情,跟太后沒有關係的,秦葉悠特意說祁元修知道這事,就是為了強調這是我們兩口子之間的事情,跟別人沒有關係。

太后自然聽的出來她話里的諷刺之意,眼中帶著怒氣,直接說道:「你不要拿王爺做擋箭牌,天大的生意,也不能三年不回家,你這樣不但沒有盡到一個王妃的職責,更是耽誤了奕王府的子嗣延綿!」

這樣大的帽子扣下來,秦葉悠就無法分辨了,在古代女人的天職就是生孩子,如果沒有孩子,就算是你再厲害也是沒用的。

秦葉悠放棄爭辯,低頭打算任由太后訓斥了,反正這一頓訓斥她是躲不過去的,只能自己硬著頭皮挨著了。

「母后,您有所不知,王妃三年不回京城,其實是不願意回來!」

祁元修突然高聲說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0章:為情所傷

31.14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