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1章:我沒有妹妹

第171章:我沒有妹妹

秦葉悠猛的轉頭看向祁元修,在心裏咆哮,祁元修,你這是嫌我死的太慢嗎?虧你剛才還跟我含情脈脈對視呢,一轉頭怎麼能這樣落井下石。

太后聽到祁元修這樣說,更加堅信秦葉悠剛才是在撒謊,於是要更加眼嚴厲的斥責她。

可是祁元修隨即又說道:「王妃一直不想回來,也是因為一片孝心,大家都知道三年前,單家滅於一場大火,王妃沒來得及回來救家人,自責不擇,痛不欲生,所本王就讓她留在江南,等她慢慢平復了心情,這才接她回來的。」

一番話說的入情入理,秦葉悠從一個不守規矩,不成體統,難當大任的失職王妃,瞬間變成一個至情至性,一片孝心的好王妃。

一時之間,眾人都有些反應不過來,就連太后都不知道說什麼好了。

皇上本來一直在旁邊看熱鬧的,就想看着祁元修丟臉呢,沒有想到幾句話,他就把場面給控制住了。

秦葉悠抬頭看了他一眼,心裏有些甜蜜,他終究還是護着她的。

皇上笑了一下說道:「原來如此啊,朕聽說這三年你一直尋找王妃,原來都是傳言啊,不過朕讓你查清當年單家人被滅門的原因,你到現在也沒有查清嗎?」

皇上自然也知道京城都在傳說,祁元修到單家要人,單家不肯說出秦葉悠的下落,祁元修於是下狠手滅了單家。

他故意這樣說,一是為了揭穿祁元修的謊言,而是為了挑撥離間,讓秦葉悠恨祁元修。

祁元修面色冷淡,敷衍道:「臣弟一定會查清真相,還單家一個公道。」

「好,朕相信你,想必王妃也是相信你的。」皇上別有深意的說道。

祁元修不在說話,秦葉悠也看出請皇上的心理,要不是她真的見過單家人還活着,或許此刻在皇上的挑撥之下,她就信了,兩人之間的誤會更深。

「皇上,臣妾自然是相信王爺的,王爺為人正直,寬厚仁慈,行事坦蕩,從來不屑做那些挑撥離間,暗中殘害之事!」秦葉悠直接回應道。

字字句句都維護著祁元修,並且還在暗暗諷刺皇上,因為她所說的這些事,都是皇上慣用的手段。

皇上的臉色瞬間冷下來,宴會之上的氣氛也冷了下來,太后不滿的看着秦葉悠,心裏向著,這個女人果然就是個災星,每次有她出現的地方,就不得安寧。

施紋雲小心翼翼的看了看左右,然後笑着說道:「王爺和姐姐伉儷情深,自然是什麼誤會都解的開的,太后和皇上都如此關心姐姐,雲兒看着心裏十分感動呢,雲兒以後也要像姐姐學習,跟王爺恩恩愛愛。」

太后笑了一下說道:「還是雲兒乖巧懂事,哀家看着就喜歡,雲兒可要好好服侍王爺,爭取早日被王爺生個兒子,延續香火。」

「太后……」施紋雲似乎十分羞怯,臉色紅紅的喊了一聲,眾人都笑了起來,宴會上的氣氛終於緩和一點。

施紋雲十分得意,她看了一眼秦葉悠,然後端起酒杯,走到秦葉悠的桌前笑着說道:「姐姐,你能回來,我們姐妹二人一起服侍王爺,我很開心,這杯酒我敬你。」

秦葉悠抬起頭平靜的看着施紋雲,然後也輕笑一聲,並沒有端起酒杯,她的手指隨意的在杯沿上滑動着。

「我曾經有一個妹妹,叫秦秋燕,不過她在幾年前就已經去世了,我沒有其他的妹妹,所以不知道你這聲姐姐是從而來,如果是稱呼我的話,你最好還是喊我一聲王妃。」

秦葉悠的聲音不高不低,宛轉悠揚,在場所有人都聽的清楚,紛紛看向站在桌前端著酒杯的施紋雲。

施紋雲的臉色變的些許蒼白,端著酒杯的手,用力太過用力微微有些顫抖,她竭力剋制自己,勉強笑着說道:「王妃說的是,剛才是雲兒失禮了,這杯就當我給王妃陪不是吧。」

說着她一仰頭就喝乾了杯中的酒,秦葉悠卻還是端坐在那裏,輕笑一聲,端起旁邊的一碗湯說道:「不好意思,我從不喝酒,就以湯代替吧。」

「王妃如果不想原諒我就直說,何必找這樣的理由搪塞我,奕王府里誰人不知王爺經常跟王妃把酒言歡。」施紋雲直接說道。

秦葉悠冷眼掃了她一下,看來今天施紋雲是有備而來,要讓她難堪了。

那就不要怪她不可以了,秦葉悠放下湯碗,直截了當的說道:「好吧,那我就只說了,我是不想跟你喝酒,這下你滿意了嗎?」

施紋雲臉色漲紅,她從未覺得如此丟人過,當着眾人的面,秦葉悠竟然讓她如此下不來台。

想起娘親說過的話,她可是大理寺少卿的女兒,背後還有皇上撐腰呢,何必怕她秦葉悠,她不過是個罪臣的女兒。

氣怒攻心之下,施紋雲惡狠狠的說道:「秦葉悠,你這是給臉不要臉!」說着端起桌上的湯碗就要往秦葉悠臉上潑去。

祁元修瞬間站起身想要護著秦葉悠,可是她的速度更快,一出手就捏住了施紋雲的手腕,讓她動彈不得,然後用力一摔,那一碗湯就穩准狠的潑在了施紋雲的臉上,油膩膩的湯汁,從她的臉上滴落在身上。

「你……秦葉悠我跟你拼了!」施紋雲惱羞成怒,沖這秦葉悠就要撲過去。

祁元修一把拉住她,溫和的說道:「好了,雲兒,這麼多人看着呢,不要鬧了好不好?」

眾人剛剛從兩個王妃打架的震驚中恢復過來,一聽到祁元修的這句話,馬上更加震驚了。

這還是那個冷酷的奕王嗎?他的側妃在公眾場合,冒然挑釁王妃,他不但不安慰自己的王妃,反而這樣溫柔的勸慰自己的側王妃?簡直不可思議啊!

此時此刻,只有施紋雲知道祁元修是真的怒了,因為自己被他握住的那隻胳膊,在他的大力之下,幾乎就要斷掉了。

可是面對眾人或是艷羨,或是驚訝的目光,她沒有表現出一絲痛苦,乖巧的說道:「王爺,王妃她太欺負人了……」

「我知道,這不怪你,你看看衣服都髒了,趕緊去後面收拾一下吧。」祁元修依舊溫柔的說道。

秦葉悠端起桌上的一杯茶,緩緩的喝了一口,玩味的看着祁元修,這傢伙這樣反常,絕對有貓膩。

施紋雲匆匆離去,祁元修重新坐回去,連一句安慰秦葉悠的話都沒有,還警告了她一句:「老實一點!」

皇上和太后見祁元修雖然剛才維護秦葉悠,可是當她和施紋雲發生矛盾時,祁元修還是護著施紋雲的,頓時又高興起來,施紋雲可是他們千挑萬選的棋子,祁元修信任她,自然對他們有力。

好戲一場接着一場,現在終於稍微平靜一些了,宴會繼續,祁元修端起酒杯對隨煬和隨玉心說道:「讓皇子和公主見笑了……本王敬一杯酒,歡迎皇子和公主來我們大魏。」

隨煬和隨玉心也端起酒杯表示感謝,然後喝乾了杯中的酒。

這時候大魏二皇子站起身說道:「本皇子就問心公主的美名,今兒一見果然貌若天仙,美的傾國傾城,有生之年,能和公主相遇,這還是上天對本皇子的垂簾,我敬公主一杯酒。」

隨玉心被他的這番話噁心的不行,還沒有想好說什麼呢,三皇子已經站起來:「聽聞公主精通音律,尤其擅長古箏,本皇子也略懂一二,不知道能否跟公主共同彈奏一曲,切磋一下。」

隨玉心求救一般看了一眼自己的哥哥,用眼神表達:「皇兄,大魏的皇子都好可怕,說話好噁心,我該怎麼辦?」

隨煬自然明白這兩位皇子的目的,他們愛慕的不是隨玉心,而是她背後的勢力,她是南嶽國皇后的親生女兒,皇上最寵愛的公主,能娶到她,就相當於能得到南嶽的幫助,這樣的勢力,誰不想佔為己有。

可是南嶽並沒有和親的打算,他們能征善戰,保家衛國多得是好男兒,不想犧牲自己的公主來換取和平。

隨煬正想着怎樣委婉拒絕呢,突然就聽到人群中有人高聲說道:「二皇子,三皇子,公主既不能陪你們喝酒,也不能陪你們彈琴。」

兩位皇子同時轉頭不悅的朝着那個方向看去,發現居然是蘇嫣兒在說話。

「這是為何?」兩位皇子異口同聲的問道,語氣里都帶着一股怒氣。

「因為前幾日,公主跟我比試武功的時候,胳膊受傷了,所以現在既不能喝酒,也彈不了琴了。」

蘇嫣兒此話一出,兩位皇子自然不能再逼迫隨玉心了,太后見自己的兩個孫子吃癟,十分不高興。

「嫣兒,公主遠道而來,在我們大魏做客,你怎麼能如此無禮,還把公主打傷了!」太后不悅的說道,開始訓斥蘇嫣兒。

隨煬十分感激剛才蘇嫣兒為隨玉心解圍,現在看到她就要因此挨罵,頓時坐不住了,他怎麼能讓蘇嫣兒被這個黑鍋。

「太后,郡主在南疆的時候,就跟心兒認識了,兩人是舊相識,經常在一起切磋武藝,偶爾受點傷都是很正常的,這一點都不影響她倆之間的感情,請你不要責怪郡主了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1章:我沒有妹妹

31.3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