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2章:似有故人來

第172章:似有故人來

有了大皇子的解釋,太后也不好再過多的斥責蘇嫣兒,這事也就算是過去了。

太后在宴會上沒能訓斥的了秦葉悠,想要朝著蘇嫣兒撒氣,居然又被隨煬給遮擋過去了,心裡不痛快。

皇上喝了兩杯酒,冷眼看著自己的皇子們爭相在隨玉心跟前賣弄,他很清楚他們的目的就是為得到隨玉心背後的勢力。

得到這些勢力的支持,下一步就是得到太子之位,然後就是自己的皇帝之位了吧。

皇上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前太子祁文軒,那是他的第一個孩子,又是皇后所出,自小聰明懂事,皇上最是寵愛他,早早立為太子,可是他竟然圖謀造反。

等自己退後之後,這大魏的江山還不都是他的,就連這幾年他都等不了了,急等著要把自己的老父親從皇位上趕下去。

讓他如何不心寒,他緩緩掃視著眼前的諸位皇子,現在競爭最激烈的是二皇子和三皇子,兩位勢力相當,背後也有多為重臣支持,他們的目的和野心皇上一目了然。

五皇子倒是沉穩低調,可是在朝中人員很好,口碑極佳,說不定也有奪嫡之心,也就九皇子還年少,一副小孩子心性,整日跟在五皇子身邊。

皇上喝的微醺,看著周圍的熱鬧情景,突然覺得悲傷起來,於是讓祁元修給照顧宴會,他起身往外走去,也要出去透透氣。

祁元修默默的看了他一眼,微微點頭,不咸不淡的答應著了。

話說施紋雲被宮女帶著出去換衣服,本來宮裡有專門為賓客們準備的休息處,可是那個宮女卻說道:「側王妃,您身上潑上這個濃湯,味道有些大,如果只是簡單換個衣服,怕是也不能去掉味道呢。」

施紋雲自然也知道,這一路走來,她也一直聞著身上難聞的肉湯味,更是氣的牙根痒痒,總不能帶著這樣的肉湯味坐在祁元修身邊。

現在唯一的辦法就是簡單收拾一下之後,然後獨自離開了,想到這裡,她恨不能直接上前把秦葉悠給撕了。

她覺得秦葉悠絕對是故意的,今天祁元修對她那樣好,讓她在眾人面前賺足了面子,秦葉悠心裡肯定不痛快,所以想用這樣的辦法把她趕走。

施紋雲是真的不甘心就這樣離開啊,那個宮女似乎看出她的心思,於是低聲說道:「不如讓奴婢帶著側王妃去沐浴一下然後再更衣吧。」

施紋雲一聽眼睛一亮,這自然是極好的,沐浴更衣之後,她會以更加鮮亮的姿態出現在宴會上,想象著到時候秦葉悠震驚的表情,她就忍不住笑起來,十分客氣的說道:「那就有勞了姑娘了。」

宮女帶著她又走了一段,然後來到一座宮門前,輕輕推開宮門,帶著施紋雲走了進去。

施紋雲一抬頭看到宮殿上的三個大字,頓時有些遲疑,上面寫著「隆福宮」,這可是以前皇后曾經住過的地方啊。

「姑娘,不如我們換個地方吧,這裡恐怕不合適吧。」施紋雲猶豫著沒有跟進去。

「側王妃,沒事的,皇后出事之後,這裡就空置下來,一般沒有人來,而且這裡是距離宴會廳最近的地方了,側王妃沐浴完可以很快回到宴會廳,別的地方人多嘴雜,有諸多不便的。」

宮女耐心的解釋完,然後就靜靜的站在宮門裡看著施紋雲。

施紋雲一心想早點回到宴會廳,回到祁元修身邊,於是就不再顧慮那麼多,一咬牙就跟著宮女走了進去。

隆福宮現在果然十分安靜,一路走來不見任何人。

宮女帶著秦葉悠來到沐浴室,手腳麻利,很快準備好了沐浴桶。

「側王妃,請您沐浴吧,奴婢這就去為您找一身乾淨的衣服來。」宮女恭敬的說道。

施紋雲十分滿意的點了點頭,嘆息道,在這皇宮裡,果然就連宮女都比王府里的要規矩細心,怪不得人人都想進宮做妃子呢。

宮女不知道在沐浴的水裡放了什麼香料,施紋雲泡著的時候,感覺到十分的舒適,身心舒暢,不由自由的輕輕的哼起了歌謠。

而就在此時,鬱悶不已從宴會上來處散步的皇上,正好經過隆福宮,看到往日緊閉的宮門,今兒竟然虛掩著大門。

在這裡曾經住過他最愛的女人,也住過他最恨的女人,前皇后陳榮死後,已經成為廢人的徐可情也不願意住在這裡,這裡就空置了,皇上再也不願意踏足一步。

今天不知道是因為喝多了,他有些想念徐可情,得不到的總是最好的,他們在感情最深的時候分開,後來發生的一系列的事情,他還沒有反應過來,徐可情已經死了,所以皇上對徐可情一直念念不忘。

當初陳榮死後,皇上讓香兒進宮專門伺候徐可情,本想讓她搬進隆福宮的,可是徐可情居然拒絕了,她不願意見皇上,也不願意住在隆福宮。

竟然還要一直住在冷宮裡,皇上以為她是在生氣自己竟然這麼久都沒有發現她被掉包的事情,於是就順著她,想著過段時間她自會想通。

沒有想到,不久后的一天夜裡,徐可情竟然自殺了,皇上震驚不已,想不明白,以前她被皇后折磨的時候,過的那麼艱難,都硬挺著活了下來,現在一切都變好了,她為何要自殺呢。

後來香兒跟他說,其實在冷宮的時候,徐可情遭受那麼多折磨,身體已經垮了,不過是因為心中的恨,支撐著她活到現在,終於等到大仇得報的那一天。

徐可情曾經是那麼清高自傲的女子,怎能能忍受現在就跟個廢人一樣,她不想破壞在皇上心裡最後一點美好印象,所以不見他,不願苟活,所以選擇自殺。

皇上聽了之後,十分悲痛,以皇后之禮厚葬了徐可情,從此她就成為他胸口的一顆硃砂痣,世間的女子再好,也都不是她了。

今日走到隆福宮門前,以前兩人恩愛的種種浮現在眼前,皇上心裡更加悲傷,於是對跟在身後的太監說道:「你先回去吧,朕在這這裡獨自待一會兒。」

太監答應一聲離開了,皇上推門緩緩走進隆福宮,隱約竟然聽到了歌聲,一聽就是年輕女子的哼唱聲,朦朦朧朧聽不清楚。

他有些激動,喃喃說道:「情兒,是你回來了嗎?」沒有人回答他。

皇上循著歌聲找了過去,最後在沐浴室門口停了下來,聲音就是從這裡傳出來的。

他怔怔的站在門口,不敢推門,唯恐推開門之後,裡面空無一人,讓他空歡喜一場,可是裡面清晰的撩動水花的聲音,又是那麼真實。

皇上輕輕推開了門,果然看到有個女子緩緩的從沐浴桶中站起身來,隔著朦朧的水汽,那女子白皙曼妙的身體十分誘人,房間里有一股淡淡的香氣。

皇上忽然感覺到口乾舌燥,他不由自主的朝著那女子走去。

施紋雲沐浴了很久,終於聽到門外有腳步聲響起,以為是宮女帶著衣服回來了。

於是從浴桶中出來,有些嗔怪的說道:「你怎麼才來,你知不知道我等了你很久了……」

「知道……是朕來晚了,不知道你再等我……」身後忽然響起一個男人的聲音。

施紋雲猛然一驚,轉過頭,卻發現皇上居然站在她身後,而就在此時,房間里的那股奇異的香氣猛然加大。

施紋雲震驚的喊了一聲:「皇上……」可是香氣讓她意識朦朧,彷彿眼前人變成了祁元修。

她看到祁元修朝他走來,滿眼深情的看著她,然後猛然把她擁入懷抱。

當然在皇上看來,他懷裡抱著的是徐可情,兩人彷彿乾柴遇到烈火,頓時就纏繞在一起。

而此時宴會已經快要結束了,幾位在隨玉心跟前獻殷勤的皇子,都被隨煬不動聲色的給擋了回去,也就不再勉強,免得更加沒有面子。

看似風平浪靜的宴會,其實地下暗潮湧動,隨煬不願意自己的妹妹陷入這樣的紛爭,於是很快就帶著隨玉心起身告辭。

這時候太后也累了,剛剛想要離開,就見一個小宮女驚慌失措的跑了進來,喊道:「太后,不好了,不好了……」

太后皺眉斥責道:「什麼不好了,有話慢慢說,這樣毛毛躁躁的成何體統!」

小宮女好似受到驚嚇一樣,結結巴巴的說道:「太后,隆福宮……隆福宮裡鬧鬼了……」

太后一聽,頓時大怒,重重拍了一下桌子:「放肆!大庭廣眾之下,豈容你如此胡言亂語!」

「奴婢真的不敢啊,剛才奴婢經過隆福宮,本來那裡就是禁地,皇上不讓任何人進去的,可是奴婢竟然看到隆福宮門開著,而且裡面還有唱歌的聲音,聽著好像就是前皇后陳氏呢……」

一提到陳榮,太后就氣不打一處來。

陳家謀逆造反,想要篡奪她兒子的江山,竟然拐帶了她的寶貝孫子,弄的父子成仇,文軒現在還被關在宗人府,這一切都是陳榮那個女人的錯!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2章:似有故人來

31.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