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3章:演技精湛

第173章:演技精湛

「哼,哀家倒是要看看那陳榮還有何臉面出來鬧鬼,就算是她,肯定也是個惡鬼,哀家也要打她個魂飛魄散!」太后氣憤不已的起身,帶著宮女就要往隆福宮而去。

眾人也都好奇,紛紛起身跟在太後身后,想要去一探究竟。

只有秦葉悠還坐在桌前,細細品嘗著一道菜肴,祁元修起身後看她並沒有要動身的意思,有些好奇的問道:「你不去看看?」

秦葉悠抬頭看來他一眼,微微一笑,輕聲說道:「沒有想到,王爺也有好奇心這麼重的時候呢。」

祁元修靜靜的看著她,目光深邃人,像是在探究她,想要從她的臉上看出什麼來。

秦葉悠緩緩放下筷子,然後拿過旁邊的帕子擦了擦手說道:「這樣的一場好戲,我怎麼能錯過呢,不如就隨著王爺一起去看看?」

祁元修看著她古靈精怪的神情,微微一笑,淡然說道:「那就走吧。」

語氣輕快的好像只是邀請她外出踏青遊玩一樣。

他們兩人出來的晚,已經遠遠的落在太后哪些人的身後,等到了隆福宮的時候,卻見眾人都被攔在隆福宮外,不讓進去了。

祁元修走近才知道,太后帶著眾人闖進隆福宮之後,找到那間鬧鬼的房間,然後讓侍衛直接踹門而入。

結果侍衛踹門進去之後,很快就退出來,在開門的那一瞬間,太后,還有他身邊的幾個皇子都看清楚了屋裡的情景。

哪有什麼鬧鬼,不過是一對男女在地上苟合,這兩人竟然是皇上和奕王側妃,兩人好似野獸一般糾纏在一起,根本不受外界環境的影響。

太后畢竟在宮中多年,知道不管發生什麼事,一切都應以大局為重,她高喝一聲:「關門!」

侍衛立即把房門關上,神色尷尬的守在門口,太后對著身後眾人說道:「哪裡有鬧鬼,不過是兩個宮女和太監在這裡瞎胡鬧而已,都散了吧。」

眾人面面相覷,根本不相信,雖然隔著一段距離,可是房間內的男女淫糜的聲音還是聽的很清楚的,眾人都明白,這定然是宮裡的醜聞了,不然太后的臉色也不會這樣難看。

如果真的是宮女和太監胡鬧,以太后的雷霆手段,早就拉出來直接杖斃了,現在竟然有意遮掩,想必裡面是什麼重要人物。

越是這樣,眾人的好奇心越發重了,都好奇的探頭,不願意離開的模樣,他們不知道其實這時候知道的越多,反而越危險。

五皇子立即說道:「這樣的事情我們不好插手,一切就由皇祖母定奪吧,我們先回去吧。」五皇子一邊說,一邊招呼眾離開。

這時候二皇子和三皇子卻面色各異,若有所思的站在那裡沒有動。

「小九,還愣著做什麼,趕緊和五哥一起走吧,這可是後宮,一般人不能進來的。」五皇子故意說的嚴厲一些,其實也是說給不願離開的這些人聽的。

這時候祁元修已經帶著秦葉悠走了過來,五皇子看到他之後,面色更加尷尬,趕緊走上前說道:「六皇叔,您也來了,這裡沒有什麼好看的,不過是宮女和太監在裡面胡鬧而已,我陪您回去吧。」

祁元修狐疑的看著他:「宮女和太監胡鬧,會讓你急的額頭出汗?本王倒是要看看是那個重要的宮女和太監。」

祁元修直接越過五皇子,走到房門前,太后也有些慌亂,不過面上還勉強保持鎮定:「元修,這後宮之地,本不是外人能進來的,今兒又發生這樣的事情,你在這裡著實不便,還是回去吧。」

「呵,母后,你們好像都阻攔著我,不想讓我靠近這個屋子呢,不過這樣我就更加好奇了。」祁元修冷著臉說道,這時候房間里又傳來一陣男人的嘶吼跟女人的嬌喘之聲。

祁元修的臉色瞬間變的鐵青,他直視著太后說道:「這個女人的聲音別人或許聽不出來,我可是不會認錯!」

太后被她眼中的陰霾給鎮住了,知道今天是怎麼也躲不過去了,立即吩咐侍衛把其他人等給帶了出去。

五皇子趕緊帶著還想看熱鬧的九皇子離開了,二皇子和三皇子也緊跟著找了一個理由離開了。

太後知道阻攔不住祁元修,只能讓開,祁元修推門進去看了一眼,秦葉悠在他身後也往裡瞅了一眼,場面十分香艷勁爆啊。

祁元修氣的全身哆嗦,他刷的一下抽出旁邊侍衛的佩劍,眼睛充血般變的血紅,冷冷說道:「欺人太甚!」

太后一看他拔劍,頓時如臨大敵,一把關上房門,用自己的身子擋在門前說道:「元修,你要做什麼?難道你要弒君不成?」

「母后,是可忍孰不可忍!他是我的皇兄啊,雲兒也是他賜給我的,這才過了多久,他就做出這樣的事情,我也是個男人,你讓兒臣如何咽的下這口氣!」

他義正言辭,義憤填膺,太后感覺自己一張老臉今天也算是丟盡了,她不怪自己的兒子,只怪施紋雲這個賤人!

可是現在就算是再恨再怨,也只得先忍著,要緊的是安撫祁元修,他的脾氣眾人皆知,一氣之下,什麼都不管不顧的。

「元修,我知道你的生氣,可是你剛才也看到,這麼大動靜,他們……他們都沒有停下來,定然是被人下藥了啊,這肯定不是你皇兄的本意,你千萬不要衝動!」太后竭力勸說道。

「不管是不是本意,他都染指了本王側王妃,我跟他拼了!」說著手裡拿著長劍就要衝上去。

侍衛趕緊上前攔住了他,秦葉悠也趕緊上前抱住了他,大聲喊道:「王爺,您冷靜啊……」

然後快速低聲在祁元修耳邊說道:「戲演的有點過了哈,收一點,收一點……」

祁元修微微一頓,快速的瞥了她一眼,然後繼續掙扎著要往裡沖,只不過力道小了一些。

以祁元修的能力,這些侍衛怎麼可能攔得住他,可是他收斂一點力氣,於是就被拖住了,就在現場亂作一團的時候。

太后忽然高喝一聲:「好了!都給我住手!」

眾人都停下來,看著太后,她那麼大年紀,突然怒吼這一聲,有些費力氣,稍微喘息一聲嚴厲說道:「元修,這件事是你皇兄做的不對,可是他畢竟是君,你是臣,你這樣做就是以下犯上!」

見祁元修一時之間沒有反駁,她很快就換了口吻,溫柔說道:「哀家知道你心裡委屈,你打小就養在哀家身邊的,哀家也不願你受委屈,這樣吧,看來哀家的面子上,這事就算了吧,你有什麼要求你儘管提,哀家能答應你的,都會答應。」

太后軟硬兼施,動之以情曉之以理,讓祁元修無話可說,祁元修低垂著頭,一動不動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秦葉悠忽然有些心疼他,他從小養在太後身邊,從今天的事情就能看的出來,發生這樣的事情,太后都是護著自己的兒子,更何況別的事情呢。

皇上又是這樣私自私立,毫無廉恥的性格,這麼多年,在祁元修成長起來之前,他一定吃了不少虧,可是別人有母親護佑,他沒有,他只能自己一個人默默承受。

祁元修的性格變成這樣冷酷,也不是沒有道理了,那也是他對自己的一種保護吧。

這時候祁元修終於抬起頭,看著太后說道:「既然母后這樣說,兒臣不敢不從命,我沒有什麼要求,既然皇兄喜歡雲兒,兒臣就把雲兒讓給他。」

太後有些意外,沒有想到祁元修這麼輕易就答應了,祁元修頹然說道:「唯有一件事,請母后一定要答應兒臣,以後再也不要讓皇兄給兒臣賜婚了,兒臣再也不敢要了。」

太后又了一眼旁邊的秦葉悠,有些難堪,也不怪祁元修這樣說,雖然說皇上給祁元修賜婚,不是為了羞辱他,就是為了安插棋子,可是這都是暗中的目的,面上還有一塊都是善意的遮羞布。

結果這兩個女人,一個突然消失三年,一個就跟皇上苟且,著實說不過去了。

「好,哀家答應你,以後再也不許你皇兄給你賜婚了。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面帶悲傷的說道:「母后能答應兒臣,兒臣感激不盡,告辭了。」

秦葉悠見他離開,也趕緊跟了上去,兩人一路沉默,一前一後慢慢走著。

等上了馬車,祁元修臉上期期艾艾的神色,瞬間不見了,滿臉都是諷刺的冷笑。

秦葉悠忍不住說道:「王爺的演技真是越來越精湛了啊。」

祁元修白了她一眼,大言不慚的說道:「還是不夠精湛啊,不然怎麼會被你看出來?」

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那是因為沒有人像我這麼了解王爺,以您的脾氣,怎麼會願意為了一個女人跟皇上拚命,您不是那樣的人。」

祁元修平靜的看著她,淡淡的說道:「你還是不夠了解我,我為了一個人女人跟人拚命的樣子,你沒見過而已。」

秦葉悠心中微微抽痛一下,他為誰拼過命?什麼樣的女子值得他拚命呢?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3章:演技精湛

31.6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