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4章:狠毒

第174章:狠毒

晃晃悠悠的馬車裡,出現了短暫的沉默,秦葉悠想著能讓祁元修拚命的女人到底是誰?是文如意嗎?還是別的她不知道的誰。

越想心裡越覺得酸澀,臉色更加不好看了,祁元修安靜的坐在哪裡,若有所思的模樣。

兩人不由自主對視一眼,然後異口同聲的說道:「在想什麼?」問完之後兩人都笑了起來。

秦葉悠先說道:「我在想啊,做你的女人真的是一件很危險的事情呢。」

她想著當初皇上賜婚之後,如果她沒有過高的醫術,說不定也會想施紋雲一樣,被祁元修直接處理掉吧。

這一招他用的很好,自己不喜歡,可是皇上賜婚的,他又不能隨便殺了,所以就讓皇上自己動手了。

「你在說我心狠?」秦葉悠挑眉問道。

「這也不算你心狠,你如果只處理她,或許她就會跟著皇上一起處理你。」秦葉悠緩緩說道,然後聲音低落下來:「我只是覺得她也挺可憐的,一直都是被利用,施紋雲看你的眼神,並不是沒有感情的,她或許是真的喜歡你。」

「哼,本王不稀罕別的女人的喜歡,只要有你一個就夠了。」祁元修冷哼一聲說道。

不經意間說出的情話,往往是最打動人的,明明正在好好說話,他突然冒出這樣一句,讓秦葉悠的心瞬間加速跳了兩下。

「王爺別忘了,你還有文如意呢,還有那個讓你捨得為她拚命的呢。」秦葉悠心裡甜蜜,嘴上卻還是不饒人。

祁元修轉頭白了她一眼,涼涼說道:「你有時候真的是遲鈍的跟木頭一樣。」

「王爺,說話就說話,你能不能不要人身攻擊啊。」秦葉悠反駁道,然後低聲嘀咕道:「你才跟木頭一樣,你們全家都跟木頭一樣。」

「秦葉悠,本王的全家就你跟我,你這樣說,不還是再說自己嗎?」祁元修湊到她臉前看著她問道。

秦葉悠的臉猛地漲紅了,她不想承認,可是祁元修每次靠近她,都會讓她不由自主的緊張和羞怯。

蒼天啊,她自認為從事外科那麼多年,早就煉成了女漢子性格,為何面對他,總是那麼容易就變少女風了呢。

她這個含羞帶怯的模樣,倒是很討祁元修的歡心,他有力的長胳膊一伸,瞬間就把她漏入懷中,一低頭就在她的臉頰上親了一口氣。

秦葉悠掙扎,祁元修把她抱的更緊,他把臉埋在她的頸間,聞著她身上特有的香氣,心裡分外的安心,感覺三年來空蕩蕩的內心,終於充盈了。

他的情緒感染了秦葉悠,她終於不再掙扎,低頭看著他,忽然想起來今天太后如何在他面前,護著皇上。

幸虧這一切是祁元修安偏好的,如果不是呢,如果施紋雲就是祁元修寵愛的側妃呢,那今天這口惡氣他也只能忍著咽下去嗎?

「本王的全家就你跟我……」剛才他是這樣說的,她沒來由的一陣心疼,終於反手抱住了他。

「我會保護你的,好好保護你……」秦葉悠不知道自己為何就說出這句話,祁元修猛的抬頭看著她,四目相對,注視許久。

他緩緩低頭,吻住了她,那麼用力,那麼認真,秦葉悠也回應著他,兩人緊緊相擁,彷彿天地間只有他們兩個人。

臨下馬車之前,祁元修突然說道:「其實你說的對,喜歡上我就是很危險的事情,隨時可能有生命危險,你害怕嗎?」

秦葉悠看著他,不知道他為何突然這樣問,不過她眼神堅定的回答他:「我從來不怕任何危險,我害怕的你對我不真。」

說完她就先掀了帘子下車,祁元修隨後跟在她身後下車,看著她的背影若有所思,並沒有上前追上她,看著她往梧桐苑走去。

三年前,單家的那場大火是怎麼回事,他早就追查清楚了,可是他沒有辦法告訴任何人,京城裡都在傳說是他害死了單家人,他也沒有任何辯解。

因為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單家人出事,確實跟他有關,因為那是天山派的人做的。

秦葉悠走後,他瘋了一樣的到處尋找她,冷落了文如意,後來文如意要回去,他也沒有阻攔,直接讓蕙娘陪著回去的。

就在出事的前一天,他確實去找過單家老夫人。

「我知道她的離開肯定更有理由,我不求她立即回來,只要知道她是否平安即可。」他當時是這樣詢問老夫人的。

他知道秦葉悠是重情之人,尤其是對自己的家人,她更加在意,她跟老夫人的感情那麼深,不可能什麼都不告訴老夫人的。

「悠悠這孩子,很有自己的主見,她之前確實來找過我,但是並沒有說要去哪裡,只是說要出去走走,王爺,你放心吧,悠悠這孩子心胸寬闊坦蕩,不會做傻事的。」單家老夫人看著以前風度翩翩,丰神俊秀的王爺,現在已經有些憔悴,眼底帶著青色,一看就是日夜難眠,勞神勞力的結果。

她欣慰有心疼,勸慰道:「你會吧,不要再找了,悠悠能得王爺的這份真心,也是她的幸運,以後是聚是散都隨緣吧。」

她也不忍心看著祁元修這樣折騰,好好的一個王爺,他還有他的大好前程。

「本王從來不信什麼命運和緣分,本王只相信事在人為,我會找到她的,秦葉悠只能是我一個人的。」祁元修說的堅定,然後就起身告辭。

當天晚上追風突然來報,在京城發現了天山派的人。

祁元修一怔,馬上就想到這個時間,文如意應該已經在天山了,天山派的人來,居然沒有來奕王府,也沒有跟他聯繫,恐怕是不想讓他知道他們來。

那他們的目的?他忽然想起來了自己把白天去過的單家,驚出了一身冷汗,如果單家人出事,不管秦葉悠回來還是不回來,她永遠都不會原諒自己了。

「追風,冷月,寒星,快!跟我去單家!」祁元修立即起身說道。

追風從來沒有見過那樣慌亂的王爺,三個侍衛跟在祁元修的身後,直奔單家而去。

隔得很遠,就看到單家起了大火,火勢兇猛,周圍的鄰居正在強力救火。

「走,從後門進去!」祁元修帶著三名侍衛,不顧火勢兇險,直接衝進了火海,把已經昏迷的單家人悄悄救了出來,然後連夜送出城去。

天山派行動向來利索,他們在單家人的飲食里下了迷藥,這種藥物可是使人很快昏迷,而且一段時間以後,會在體內自動分解,誰也查不出來他們曾經被下藥。

然後他們放了一把大火,這樣神不知鬼不覺,只知道單家是毀於一場大火。

單家人醒來之後,對祁元修千恩萬謝,祁元修知道這事因何而起,可是他什麼都沒有說,只說會查明真相。

單永恆身為御史言官,縱然平時為人謹慎小心,可是這終究是份得罪人的差事,會有幾個仇家也是正常,所以他也並沒有怎麼懷疑。

後來祁元修把單家人安頓好,老夫人和夫人留在小院,單永恆和單平庭被送到他的軍營的秘密任職。

回到京城,不知道為何謠言四起,都在傳說單家這場慘案就是他祁元修做下的。

這樣以來,祁元修就更加確定這一切都是天山派的所作所為了。

他們唯一的目的就是懲罰單家,最後讓秦葉悠和祁元修決裂,從此兩人成為仇人,再無在一起的可能。

追風憤憤不平,想要出面平息謠言,被祁元修阻止了。

「本王不在意這些謠言,而且越是這樣天山派的人就越會相信,他們成功了,自此以後單家人也就安全了。」祁元修緩緩說道。

追風有些不了解,王爺拼了命從火海中救人,然後費勁心計把單家人悄無聲息的弄出京城,現在反倒落下這樣的罵名,這讓人怎麼甘心。

祁元修笑而不語,他當時在心裡默默期盼,秦葉悠如果知道單家出事,定然回來的吧,如果到時候她聽到謠言,說不定會回來找他報仇。

這樣他是不是就可以見到她了?他不在意謠言,也不在意什麼名聲,只想早點見到秦葉悠。

可是一等三年,她都沒有出現,在失望的同時,祁元修更多的是擔憂,他知道秦葉悠不是那麼無情的人,單家人出了這樣的大事,她都不出現,是不是已經遭遇不測了?

帶著這樣的擔憂,他簡直度日如年,更加瘋狂的尋找她,當時唯一的想法就是不管秦葉悠去了哪裡,不管她跟誰在一起,也不管她在做什麼,只要她平安就好。

那時候他還不知道,命運就是那樣愛開玩笑,陰差陽錯的兩的人差點就要彼此錯過一生,他日夜煎熬為她擔憂,她也是日夜在愛恨之間煎熬著。

現在她回來了,他能看得見她,能跟她說話,他就要好好珍惜這一切,天山派現在他動不了,可是至少他能保護自己懷中的女人。

皇宮裡,皇上醒來之後,發現自己竟然躺在地板上,一轉頭就看到旁邊躺著一個女人,他頭痛欲裂,捂著頭起來,這才看清楚旁邊的女人竟然是施紋雲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4章:狠毒

31.8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