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5章:砸自己的腳

第175章:砸自己的腳

「這是怎麼回事?」他用力推搡了一下施紋雲。

施紋雲從昏睡中醒來,迷迷瞪瞪的醒來之後,醒來就發現自己赤身裸體,躺在皇上的身邊,頓時尖叫出聲,拚命的拉花衣服遮掩自己。

太后一直守在門口,誰也不讓人靠近,聽到裡面的尖叫之後,剛剛平復怒氣,騰的一下子就起來。

看了一眼自己身邊的侍衛,朝著門內看了一眼,侍衛立即會意,進門之後伺候皇上穿衣,看都沒有看一眼旁邊狼狽不堪的施紋雲。

她裹著衣服躲在角落瑟瑟發抖,腦袋裡一片空白。

皇上臉色鐵青的走了出來,看到太后守在門口,心裡稍微有點穩了,有太后在,情況應該不是很難收場。

「母后……」皇上有些膽怯的喊了一聲,自小在太后的嚴要求下長大,不管多大,見了她,就能感覺到心底的那份膽怯還在。

「皇上眼裡還有我這個母后?皇上做出這樣丟人現眼之事,哀家還和臉面去見先帝,就算是死了,我也死不瞑目啊。」太后氣急敗壞的說道。

要不是顧忌他現在是皇上,她真的很想像小時候一樣,狠狠的打他一頓,怎麼這樣不省心。

「母后,這肯定是一場陰謀,我當時明明看到的是情兒,後來怎麼會變成這個可惡的女人!」皇上一想起來就氣憤不已。

「這還用說!皇上你自己設計別人,最後卻把自己給設計進去了人,你讓哀家說你什麼好,以後再也不要給奕王賜婚了!」太后冷著臉說道。

「為何?母后,今天這事十有八九就是奕王設計的,朕一定要報這個仇!」皇上氣的雙手握拳。

「皇上,你已經給奕王賜婚兩次了,有哪一次你討的了好了,有哪一次沒有讓奕王識破,這一次又出了這樣的事情,你再賜婚,就算是奕王不說什麼,那些大臣那邊你就交代不過去!」太后一點不留情面的訓斥道。

皇上何嘗不知道這個道理,可是他心裡就是咽不下這口氣。

太后沒好氣的看了她一眼,然後說道:「我知道你心裡堵,誰讓這次你技不如人,落入別人圈套呢,君子報仇,十年不晚,你是君,他是臣,想要弄死他,以後有的是辦法,不要逞強好勝了。」

太后在後宮多年,這份狠厲,就連一般的男子都比不上,皇上終於點頭答應。

太后見把皇上穩住了,也就不願再多說什麼,離開之前厭惡的看了一眼那間沐浴室,冷冷說道:「這個賤人!哀家不想再見她第二次!」

這事因為太后想起上次秦秋燕的事情,皇上好色,當初捨不得殺秦秋燕,結果鬧得醜聞滿天飛,幾乎人人都知道,他染指了自己的兒媳婦。

這次如果不當機立斷,讓人知道皇上又染指自己的弟媳婦,這大魏江山就離滅亡不遠了。

皇上立即說道:「兒臣明白!」然後對著侍衛喊道:「把她拉出去杖斃!」

房間內的施紋雲聽了之後,頓時慌亂她拚命的喊著:「皇上,饒命啊,皇上,我是冤枉的啊,我求求您不要殺了我……」

隨後她的嘴就被堵住了,侍衛們立即把她捆住拖了下去。

施紋雲最後停止掙扎的時候,怎麼也想不明白,她堂堂大理寺少卿的嫡女,要才有才,要貌有貌,怎麼最後就落得這樣一個下場。

其實這一切都不過是因為她的一個貪子,因為貪念害了她一生,如果她只是如平常女子一樣,嫁個門當戶對的之人,或許現在也能過著平靜安穩的小日子。

皇上自然不會在意一枚棋子的生死,他在御書房裡召見侍衛,詳細詢問了是事發之時的情景。

當他聽到祁元修氣憤填膺,因為受辱想要殺了他的時候,他怒從心頭起,嘩啦一生把所有的東西都摔到地上。

「祁元修,你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對朕如此不敬!」他也不想想當初他是在做什麼,在皇上看來,他永遠都沒有錯的,錯的永遠都是別人。

這時候李玉突然進來彙報,江南總督林大人求見。

皇上正在氣頭上,直接吼道:「不見!」

李玉猶豫了一下,還是低聲說道:「皇上,我聽說江南賑災巡察使被殺了。」

皇上一聽吃了一驚,這巡察使是他親自派出去的,竟然被殺了?誰這麼大的膽子!

他稍微平靜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讓他進來吧。」

江南總督進來之後跟皇上詳細彙報了情況。

原來今年江南造了嚴重的水災,災民流離失所,皇上也撥付了賑災糧款,可是災情依然得不到緩解,有人舉報江南官場官官相護,勾結在一起,貪贓枉法,不顧百姓死活。

皇上於是又派出賑災巡察使,親自監督糧款去災區,然後調查江南官員貪贓枉法之事。

「不過一個月的時間啊,聽說直接滅了們,跟去的家眷老小,一個沒留!」江南總督氣憤填膺的說道。

江南距離京城遙遠,總有種天高皇帝遠的感覺,他們勾結在一起,形成一張強有力的關係網,誰去都有危險。

皇上眯著眼睛想了一會兒說道:「我知道了,你先回去吧,這一次朕一定會派一位強有力的巡察使去的。」

江南總督見皇上說的那麼肯定,知道皇上心裡肯定有人選了,於是滿意的回去等待著了。

第二天上朝,皇上就說了此事,眾官員聽了之後,也是義憤填膺,紛紛說要討伐江南官員。

皇上一看氣氛差不多了,然後高聲說道:「這次賑災之事十分重要,江南的災民還在苦苦等待,貪贓枉法的官員還在逍遙法外,任重而道遠啊,朕一定要派一位強有力的巡察使去才行。」

他看了一眼祁元修,眼裡閃過一絲陰狠,高聲說道:「朕決定派奕王前去,奕王你可願意?」

「臣弟多謝皇上信任,不過臣弟恐怕不能承認這樣的重任。」祁元修居然直接拒絕了。

皇上臉色一冷,隨後說道:「奕王謙虛了,你號稱常勝將軍,一心為民,這對你來說應該不算難事吧。」

「北燕軍最近在邊境蠢蠢欲動,臣弟正在指揮應對,而且這些年臣弟只知道帶兵打仗,並不懂官場之事,前去江南怕是指揮耽誤事。」祁元修絲毫不鬆口。

「祁元修,你這是要抗旨嗎?」皇上冷冷斥責道,他就是故意派祁元修去,如果他成功,那麼就能為自己除以一大隱患,如果他不成功,死在江南官員的手中,也合了自己的心意。

皇上盤算的很好,沒有想到祁元修竟然敢當場抗旨,兩人對峙不下,皇上本來心裡就憋著氣,祁元修絲毫不退讓,氣氛劍拔弩張,朝堂之上每個人都噤若寒蟬。

皇上不可能收回成命,祁元修不服軟,他連個台階都沒得下。

「父皇,兒臣願意請命擔任巡察使,前去江南賑災調查。」這時候五皇子走出人群,淡淡的說道,聲音不高,可是卻清晰有力。

朝堂的官員都是一驚,皇上也有些驚訝的問道:「五皇子,你真的願意去?你有把握?」

五皇子拱手說道:「在父皇跟前,兒臣不敢誇口,其實我沒有把握,可是兒臣願意拼盡全力為之,兒臣身為臣子,自然要為父皇分憂,為天下百姓解憂。」

朝中官員十分欣慰的看著五皇子,眼中都是讚揚之意,二皇子和三皇子一看,也有些著急。

他們馬上反應過來,這其實也是一個險招啊,江南官員再厲害,他們敢殺害巡察使,可是他們沒有那個膽子殺皇子吧。

而且如果此去賑災有力,於政績上來說,又是有力的一個美名,這怎麼能讓五皇子獨吞呢,於是二皇子和三皇子也要求前去江南賑災。

皇上氣到內傷,他們出來搗什麼亂啊,幾個皇子紛紛要求前去江南,他也無法再逼著祁元修了,一起之下說道:「既然如此,你們三人就一起去江南吧。」

說完狠狠的瞪了一眼祁元修,祁元修挑了挑眉,嘴角帶著一絲挑釁的笑意,皇上氣的差點吐血。

奕王府內。

秦葉悠終於在怡然居堵到追風,冷冷的盯著追風問道:「追風,你把唐應怎麼樣了?」

唐應和追風都屬於高手,秦葉悠分辨不出他倆到底誰厲害,那時候追風去追唐應,她被祁元修帶回來,就再也沒有唐應的消息。

她不敢問祁元修,只能找個機會來問追風。

「唐應回唐門了。」追風直截了當回答道。

秦葉悠一怔,馬上就反應過來:「祁元修做了什麼事?」

「王爺挑了唐門的一個分舵,他如果再留在京城,馬上就對第二個分舵動手。」追風一點都不隱瞞。

「你們簡直欺人太甚!」秦葉悠最怕因為她的事連累到唐門,沒有想到最後還是沒有躲過去。

她也知道這些都是祁元修在背後指使的,她不跟追風理論,直接就去找祁元修。

「王爺,我要出府!」她一把推開書房門,對著祁元修吼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5章:砸自己的腳

32.0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