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6章:心有不舍

第176章:心有不舍

書房內的祁元修微微抬頭,看了一眼門口的秦葉悠,然後手一揮,房門嘭的一聲就關上了,直接把秦葉悠關在門外。

秦葉悠目瞪口呆,聽到祁元修的聲音在房間內,涼涼的響起來:「重新組織一下語言,再說一遍。」

秦葉悠簡直恨得牙根痒痒,深吸一口氣,最終決定好漢不吃眼前虧,輕輕敲了敲們,然後緩緩推開門,面帶微笑的走了進去。

「王爺,妾身有要事想要出門一趟,特來請示王爺,不知可否?」她故意說的陰陽怪氣,表達著自己的不滿。

「你要出去幹什麼?」祁元修頭也不抬的問道。

「去找我小舅舅。」秦葉悠回答道,知道跟他多說廢話也沒用。

「不用找了,我已經把他送到你外祖母身邊了,你老老實實待在府里就好。」

秦葉悠一怔:「你什麼時候去做的這件事,我怎麼不知道?」

祁元修同於抬頭,認真的看著她說道:「我做的事情,你不知道的多了去了。」

「包括你挑了唐門的分舵,逼著唐應離開京城這件事?」秦葉悠終於忍不住質問道。

祁元修眯著眼睛看了她一眼,這小女人就這樣現實,剛剛知道自己的小舅舅沒事了,轉眼間態度就變得強硬。

「是的,自然包括這件事,我得讓唐應知道,惦記自己不該惦記的人,會有什麼結果!」祁元修說的毫不客氣。

「你怎麼可以這樣,我跟唐應只是朋友,你這樣做太過分了!」秦葉悠抗議道。

「你把他當成朋友,那麼他唐應呢,他也把你當成朋友嗎?」祁元修的問題十分犀利,一針見血。

秦葉悠說不出話來,唐應確實跟她表達過心意,她沒有同意而已,可是就因為這個,她就不能直接否定祁元修的話。

祁元修冷哼一聲:「敢惦記本王的女人,只挑了他一個分舵算什麼,惹火了我,直接滅了唐門都可以。」

一想到秦葉悠這三年來,都是跟這個唐應在一起,朝夕相處,祁元修就會控制不住的想要滅了唐應。

兩人意見不同,秦葉悠知道說不動他,氣哼哼的轉身離開,臨走之前還不忘警告祁元修:「不管怎麼樣,反正你以後不能對唐門動手,否則我跟你沒完!」

祁元修看著她氣哼哼轉身離去,毫不在意:「沒完就沒完,你本來就是註定要跟我糾纏一輩子的。」

夜晚,秦葉悠躺在床上翻來覆去的睡不著,越想越生氣,索性直接從床上爬起來,心裡打算著,明天得跟祁元修定個約定之類的,以後不管他倆之間發生什麼事,都不要連累別人。

夏日的夜晚清涼,秦葉悠在院中走了兩圈,然後就坐在鞦韆上思考著這件事。

突然感覺到頭頂有一片黑影閃過,她一抬頭,就看到一個人影已經立在她的眼前。

「悠悠,好久不見啊……」東方昱一身白衣,仙氣飄飄,抱著胳膊站在她的跟前,笑著問道。

秦葉悠見到是他,並沒有太驚訝,抬頭看了一眼天上的圓月,笑著問道:「難道你是吸血鬼嗎?為何總是喜歡在圓月之夜出現?整日神出鬼沒的。」

東方昱輕笑一聲,他就喜歡秦葉悠的這份淡定,如是平常女子,半夜見到有男人靠近,就算是熟悉的男人,恐怕也會害怕躲避,可是秦葉悠十分平靜。

「三年不見,你這開場白就這樣不客氣啊?老實交代,這三年你去哪裡了?」東方昱問道,夜色下容貌更顯俊美。

秦葉悠早就把他當成朋友了,知道他就是不拘小節之人,所以並不在意他的直接,她從現代穿越而來,所以對這些禮節性迴避什麼的並不在意。

「我去了很遠的地方。」秦葉悠不想說的很詳細,她在唐門的三年,並不像讓別人都知道。

好在東方昱也沒有多問,只是說道:「既然已經離開了,又何必再回來,這奕王府又不是什麼好地方,奕王也不是什麼好人,你回來幹嘛!」

東方昱似乎十分不理解秦葉悠的行為。

她嘆了一口氣,如果可以不回來,她當然不願意回來。

「我有我的不得已,人生在世總是有很多無奈的。」秦葉悠微微嘆了一口氣說道。

東方昱見她微微皺眉的模樣,有些心疼,他在秦葉悠的旁邊坐下來,直接說道:「跟我走吧,我帶你回藥王谷,你想要做什麼就什麼,人活一世,不就應該活的瀟洒自在嘛,你何必為了別人而為難自己。」

「呵呵,世間活的如你這般洒脫的又有幾個,我做不到的,因為心有不舍,所以就有牽挂,有了牽挂,就再也無法洒脫,因為這些都是內心的。」

秦葉悠緩緩說道,她何嘗不想洒脫直接離開呢,可是她騙不了自己的內心。

東方昱有些驚訝的看著她,問道:「讓你不舍的竟然是祁元修嗎?」

秦葉悠笑了一下,笑容苦澀,雖然她並不想承認,但是事實就是如此,不管她多傷心,多痛苦,最不舍的依舊是他啊。

「祁元修有什麼值得你這樣做的?要真是男子漢,就不應該讓你心愛的女人受傷,三年前,你突然離開,肯定也是受了什麼傷,他不值的你這樣做!」

東方昱高聲說道,彷彿恨鐵不成鋼。

「感情的事,自己也奈何不了的,也沒有值得不值得這一說,只能由著自己的心。」秦葉悠嘆了口氣。

東方昱還想要說什麼,突然眼神一冷,快速往後閃身而去,秦葉悠眼睜睜的看著他的肩旁被刺進一把短刀。

東方昱眉頭一皺,高聲說道:「祁元修,你這卑鄙小心,竟然偷襲!」

秦葉悠順著他的目光往門口看去,果然看到祁元修就站在門口的陰影了,現在他緩緩走出來,秦葉悠看到他眼神冰冷帶著殺機。

「東方昱,你夜闖我奕王府,還想拐走我的秦葉悠,我殺了你都不為過!」祁元修瞪著東方昱說道。

秦葉悠膽戰心驚,深怕兩人又打起來,兩人每次見面,都少不了打一架,可是今天祁元修全身上下都籠罩一層殺機,東方昱受了傷很危險。

「東方昱,你快走!」秦葉悠低聲喊了一句。

東方昱卻不慌不忙,很不要命的說道:「祁元修,你如果真的在意悠悠,就不應該讓她傷心,你不珍惜她,就讓我來珍惜她,我可以守護她一生一世。」

「找死!」祁元修怒火從心頭湧起,竟然敢當著他的面,搶奪他的女人,決不饒恕。

東方昱也收起嬉皮笑臉的表情,冷著臉,眼神犀利,一看就是要跟祁元修對決了。

秦葉悠一看情況不妙,趕緊上前一把抱住祁元修,對東方昱喊道:「你趕緊走!」

「你不用護著他!」祁元修和東方昱竟然異口同聲的說道。

秦葉悠頭都大了,這倆不省心的,她誰都不想護著,只是不想他們在她跟前打架。

「我誰都不護著!只是你想看到你們中任何一個死在我跟前而已!」她生氣大吼。

他們口口聲聲都是為她好的意思,可是都在逼著她。

東方昱深深的看來秦葉悠一眼,冷哼一聲,終於離開,祁元修不想放他走,可是秦葉悠緊緊抱著他,讓他不能動彈半分。

「你如果這麼喜歡抱著我,我們可以進屋,讓你抱到天亮。」祁元修無奈的說道。

秦葉悠臉一紅,這才放開了祁元修,忽然想到自己剛才跟東方昱的對話,轉頭問道:「你從什麼時候開始站在門口的?」

「從你說你捨不得我的時候……」祁元修說道,聽上去似乎語氣不錯。

秦葉悠騰的一下,臉更紅了,好在有夜色遮掩,她低著頭快速說道:「你少自作多情了,我說捨不得,又沒說捨不得你。」

「那這王府里,有誰讓你捨不得離開呢?」祁元修靠近她,微微低下頭,看著她的眼睛問道,嘴角帶著一抹得意。

秦葉悠就見不得他這樣一副志在必得吃定她的樣子,她一咬牙說道:「讓我捨不得的多了去了,我捨不得綠蘿,葛媽媽,紅袖,梧桐苑所有人,捨不得小順子,福伯,就是沒有你!」

祁元修一怔,然後突然忍不住笑了起來,一伸胳膊,把她擁入懷中,緊緊摟住,大手撫摸著她柔順的長發。

秦葉悠掙扎著,明明還在吵架,他這突如其來的溫柔是怎麼回事?

「沒有就沒有吧,反正我最舍不的就是你,最怕你離開。」他沉穩堅定溫柔的聲音,在這夜色里聽來,更添一股吸引人的魅力。

秦葉悠心一顫,不再掙扎,伏在他的懷中,好像一隻聽話的小貓。

「只是朋友……」她低聲說道。

祁元修低頭看著她,不太明白她的意思:「你說什麼?」

「東方昱在我看來,只是我的朋友,沒有別的。」秦葉悠低聲囁嚅著說道。

祁元修無聲的笑了一下,原來是在跟他解釋啊。

「我知道,不然我也不會讓他活著離開了,不過你的朋友怎麼都很奇葩……」祁元修想到了唐應,還有那個救她的秦郎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6章:心有不舍

32.2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