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7章:明爭暗鬥

第177章:明爭暗鬥

本來還好好的說著情話,氣氛十分和諧,誰知道祁元修突然冒出這樣一句話。

祁元修氣的推了他一把,惡狠狠是說道:「你就是我身邊最大的奇葩。」

然後憤然轉身回來寢室,用力關上門,把祁元修晾在了門外。

祁元修輕笑一聲,在她剛才坐著的鞦韆上坐下來,低聲說道:「出去一趟,脾氣倒是長了不少。」

隨煬和隨玉心這幾件簡直不得安寧,他們這才來大魏,只是以為隨玉心想要來大魏遊玩,隨煬這才跟她悄然來到大魏。

本不想暴露身份,可是隨玉心一來就要找蘇嫣兒對戰,隨煬這才知道他又被這個小妹妹的給忽悠了。

隨玉心跟蘇嫣兒的對站一場,他們在大魏的行蹤,自然就掩蓋不住了,只能前去皇宮拜見大魏皇室。

隨煬已經能看出大魏現在朝局不穩,沒有皇后,後宮勾心鬥角爭爭鬥激烈,前朝沒立太子,各皇子之間也是明爭暗鬥,事已至此,他只想快點帶著隨玉心離開這是非之地。

可是自從參加宮中宴會之後,二皇子和三皇子就整日來送東西,而且都是送給隨玉心的,這兩人的心思,在宴會上就已經表現的很明顯了。

隨煬十分苦惱,能退的他都給退回去了,這樣確實有些傷了兩位皇子的顏面,可是他不想因為這個就讓自己的妹妹陷入泥潭。

只是他竟然低估了二皇子和三皇子的臉皮,接連被拒絕之後,他們不但不退縮,反而直接上門了。

「不知道二皇子來所為何事?」隨煬在驛站接待了二皇子。

「哦,本皇子就要起身去江南賑災了,在走之前,特意來探望一下大皇子和公主。」二皇子笑著說道。

然後抬頭看了看四周,問道:「今日怎麼不見公主的身影?」

隨煬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,緩緩說道:「心兒在驛站待不住,帶著隨從出去玩去了,她啊,還是個小孩子心性,就喜歡到處去玩。」

「哦,原來這樣啊,公主要是想要出去遊玩,我可以帶著她啊,這大魏的山山水水,好玩的地方,沒有我不知道的,定然會讓公主玩的盡興的。」二皇子自告奮勇。

隨煬微微一驚,眼裡閃過一絲輕蔑:「這如何使得?二皇子還在忙賑災的事情,怎麼能耽誤您寶貴的時間陪小孩子玩呢。」

隨煬故意強調隨玉心是小孩子,就是想要讓二皇子拒絕,讓他明白暫時沒聯姻的打算。

二皇子終於聽明白了,訕訕的又說了兩句,然後起身告辭了。

二皇子走後,隨玉心就從內室走出來,一臉不屑:「這算什麼皇子,在我看來就是不務正業的紈絝子弟。」

隨煬笑了笑說道:「不管他是什麼樣的人,跟咱們都沒有關係,收拾一下東西,咱們這兩天就回去了。」

隨玉心一聽,不樂意了:「皇兄,我還沒有玩夠呢,大魏很好玩啊,有很多好玩的東西,我還沒買呢,再過兩天好不好?」

隨煬一直就拿自己的小妹妹沒有辦法,她一撒嬌,他就只能繳械投降。

「大皇子,大魏三皇子求見。」有侍衛進來彙報。

隨玉心一聽就不樂意了,她正想出去玩呢,這人以來,她有得躲起來一會兒。

「這些人怎麼沒完沒了的啊!」隨玉心氣的跺腳。

「好了,你進去休息一會兒,皇兄來把他打發走。」隨煬勸慰自己的妹妹。

隨玉心不清不願的進去了,隨煬隨後傳話接見三皇子。

三皇子以來套路是跟二皇子一樣的,也是要去賑災了,順便發表了通憂國憂民的感慨。

因為有了二皇子這個前奏,隨煬已經對他的言辭十分不感冒,只是隨意附和著。

三皇子見他並不怎麼熱情,於是也直奔主題,問起隨玉心來。

隨煬生怕他也跟二皇子一樣,要帶著隨玉心去遊山玩水,於是找了另外一個借口:「心兒病了,不宜出來見客。」

三皇子頓時表現的十分關心:「公主是什麼病?不如我讓宮裡的太醫來給查看一下?」

隨煬趕緊拒絕:「不必了,不是什麼大病,不過是水土不服而已,不必看太醫,休息一下即可。」

三皇子還要再說什麼,隨煬立即說道:「三皇子還要忙賑災的事情,正事要緊,我們兄妹就不勞三皇子費心了。」

這已經是很明顯的拒接了,三皇子悶悶不樂的告辭了,隨煬這才送了一口氣。

大魏的皇子如果都是這樣,恐怕也離亡國不遠了,他們南嶽雖然不如大魏國土面積大,不如大魏勢力範圍廣,可是皇子還是個個都上進的。

隨玉心聽到三皇子離開了,趕緊衝出來說道:「皇兄,我們現在可以出去玩了吧?趕緊走吧,再不走,萬一再來個四皇子,五皇子之類的,我就要煩死了。」

隨煬看著快要炸毛的妹妹,忍俊不禁:「你現在出去,或許正好能跟三皇子遇上,走的再快些,可能還會追上剛剛離去不久的二皇子,你想跟他們一起玩?」

隨玉心愣了一下,自然明白皇兄的意思,哀嘆一聲轉身回去了。

「大皇子,有人送來一封信,說是給您的。」侍衛進來彙報。

「什麼信?拿來我看看。」

隨煬結果信,打開一看,眉頭就皺了起來,隨後說道:「看著公主,不要讓她到處亂跑,我出去一下,很快回來。」

隨煬從驛站出來,不行不遠,就來到一條繁華的街道,來到一間茶館,他直接上了二樓,然後找到角落裡那間雅間。

「大皇子,好久不見,別來無恙啊。」房間里早已做了一個人,看到隨煬笑著說道。

「拓跋宏,你現在竟然還敢來大魏,這份膽識隨煬敬佩啊。」隨煬在拓跋宏的對面坐下,笑著說道。

「哼,你也不要來笑話我,你帶著妹妹來大魏,為的什麼目的,別以為我不清楚。」拓跋宏冷笑一聲說道。

「我帶著心兒來大魏遊玩僅此而已,拓跋宏,不要以為人人都跟你一樣。」隨煬冷著臉說道。

拓跋宏帶著自己的妹妹來大魏和親,結果被雙雙拒絕,他還擄走了人家的公主,幸虧被奕王救回來,不過從此之後,北燕和大魏徹底決裂。

拓跋宏因為這事成為大魏的公敵,在北燕成為罪人,北燕王對他十分不滿,現在的拓跋宏跟個喪家之犬沒有什麼不同。

「隨煬,你別得意,我知道你看不上我,可是不管怎樣你現在只是個皇子,而我已經是北燕的太子,以後的北燕王,你是打算跟我決裂到底嗎?」拓跋宏威脅道。

隨煬瞪著他,眼前這人跟惡狗一樣,逮著誰咬誰,卑鄙無恥又狠厲,他倒是不怕跟他斗,可是不願惹的一身毛。

「拓跋宏,你叫我出來,到底有什麼事,就直說吧,我沒心情跟你兜圈子。」隨煬直接問道。

「跟我聯手對付大魏,我會助你登上太子之位。」拓跋宏回答的也很直接。

「拓跋宏,你我都很清楚,我們是簽過和平公約的國家,絕對不能聯手,這樣就會成為其他國家的公敵!」隨煬震驚的說道,同時更加鄙視拓跋宏。

「哼,我們暗中聯手,別人怎麼會知道,我想好了,你把你妹妹嫁給我,這樣我們就是一家人,到時候我們聯手,別的國家也說不出什麼。」拓跋宏笑著說道。

「痴心妄想!拓跋宏,我警告你,不要打心兒的主意,不然我不會放過你的。」

隨煬這次是真的動氣了。

「隨煬,我這是給你機會,你別給臉不要臉!」隨煬的果斷拒絕,讓拓跋宏覺得很沒有面子,頓時露出猙獰的醜惡嘴臉。

「道不同不相為謀,拓跋宏,你我之前的交情到此為止,以後不要再來找我!告辭!」隨煬懶的再搭理他,直接拂袖而去。

拓跋宏氣的一下子掀翻了桌子,眼神陰狠無比,低聲說道:「隨煬,你既然敬酒不吃吃罰酒,就別怪我了!」

隨煬十分鬱悶的來到街上,要不是顧忌兩國之間的關係,他真的很想狠狠的揍拓跋宏一頓。

「閃開!都快閃開!」就在此時,他突然聽到前方有人驚呼。

轉頭一看,一個粉衣女子騎了一匹馬,直奔這個方向而來,看上去那馬好像是受了驚,狂躁不已,女子在馬上十分驚恐,不斷喊著高聲呼喊讓前方的人閃開。

就在這時候有個小女孩正好從旁邊的店裡出來,站在街中央,猛然看到疾馳而來的烈馬,頓時嚇呆了,站在那裡一動不動。

眼看那烈馬直奔小女孩而來,馬上的女子看到這一幕,猛然用力往後拉扯韁繩,看的出這一次她幾乎使出了全身的力氣。

烈馬前蹄高高抬起,女子順勢從馬背上摔落下來,她顧不得其他,直接衝到那個小女孩身邊,一把把小女孩抱在懷裡。

這時候烈馬已經衝到跟前,鐵蹄眼看就要踏在女子的身上,女子絕望的閉上眼睛,緊緊抱著小女孩護著她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7章:明爭暗鬥

32.4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