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8章:劫持

第178章:劫持

千鈞一髮之際,隨煬衝到女子身前,雙手一伸,就把這名女子跟小女孩都抱在懷裏,然後快速閃身。

終於讓這名女子和小女孩都躲過了這一劫,小女孩嚇的驚魂未定,哭都不會哭了。

女子也是全身顫抖,話都說不出來。

那匹烈馬越過太他們直接往前前衝去,很快就消失在街口。

「這位姑娘,你沒事吧?」隨煬隨即把她們放下來,關切的問道。

這時候女子才終於回過神來,對着隨煬深深一拜說道:「多謝這位勇士出手相救,小女子感激不盡。」

「姑娘不必客氣,在下不過是舉手之勞,倒是姑娘剛才不顧一直安危,也要護著這小女孩的舉動,讓在下欽佩不已。」隨煬說道。

在能力範圍內幫助別人,這算不得什麼壯舉,可是寧願面對生命危險,也要去救別人,這就需要莫大的勇氣了。

這女子看上去柔柔弱弱,但是身上的這股勇氣讓他佩服。

「珠兒,珠兒,我的女兒!你沒事吧。」這時候一個婦人從旁邊的一家脂粉鋪子裏沖了出來,直奔這邊而來。

小女孩看到婦人,這才哇的一聲哭了出來,斷斷續續的說道:「娘,嚇死我了,那個……大馬差點踩到我,幸好……幸好這個姐姐和哥哥救了我。」

婦人聽的膽戰心驚,把小女孩摟在懷裏不住的安撫,然後轉頭說道:「太感謝兩位了,都怪我,剛才在鋪子裏挑東西太專註了,沒看到孩子跑出來,真是謝謝兩位了。」

「不用謝,說起來,這也怪我,如果不是我的馬兒受了驚,也不會有這樣的危險了,是我對不住您了。」女子帶着歉意說道。

那位婦人自是又千恩萬謝,然後才帶着小女孩離開。

這時候那名女子才轉過頭說道:「小女子唐菲,多謝這些勇氣的出手相救,不知道怎麼稱呼?」

「我姓隨……」隨煬說道。

「隨大哥,我是唐門之人,今日大恩,來日定會想報,我是唐門之人,他日若有任何需要,都可找唐門來找我。」唐菲十分豪爽的說道。

隨煬一怔:「你是唐門之人,那你也是南嶽人?」

唐菲點了點頭,然後就反應過來,這位男子也是南嶽人。

她突然笑了一下,笑容燦爛的說道:「你也是南嶽人啊,他鄉遇故知,而且還是我的救命恩人,真是緣分啊!」

隨煬看着唐菲的笑容,忽然感覺心頭似乎快速跳了兩下,他身為皇子,宮裏什麼樣的美人沒見過。

可是眼前這個姑娘跟她們都不一樣,她臉色白皙如細瓷,眼神明亮單純,笑容燦爛,一身粉色衣衫,楚楚動人,看着她,就讓人想到六月荷花池中那亭亭玉立的荷花,明媚,純凈。

隨煬微微一笑輕聲說道:「確實是緣分……我今日就要回南嶽了,不知道是否和姑娘同路,到時候可照應一二。」

唐菲聽到這話,遲疑了一下說道:「我來大魏有重要的事情,怕是不能跟公子同路了,來日有緣再會吧,我還有要事,要先告辭了。」

隨煬雖有些不舍,最終也沒有多說什麼,拱手跟唐菲告辭,心裏微微嘆息,此去經年,不知道何時還能有緣再相見呢。

剛剛回到驛站,隨煬就發現了氣氛有點不對,他趕緊衝進門,一眼就看到有兩個侍衛倒在地上。

隨煬大驚,立即上前,扶起一個試了一下,還是活着的。

「心兒!」他一邊喊著一邊衝到了房間里,隨玉心的房間空無一人。

「大皇子……」這時候有一個侍衛醒了過來,虛弱的喊著隨煬。

「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公主去哪裏了?是不是自己偷偷跑出去了?」隨煬一連串的問道。

「沒有,公主被拓跋宏被搶走了……屬下無能,中了的他的陰招,他用了……毒粉。」侍衛說完,又昏迷過去。

竟然是拓跋宏!隨煬大大怒,這個卑鄙小人,竟然這麼快就動手了。

想到拓跋宏曾經的卑劣行徑,他的額頭滲出一層冷汗,心兒落入他的手中,恐怕是凶多吉少了。

「拓跋宏,你如果你敢動心兒一根汗毛,我讓你死無葬身之地!」隨煬憤恨不已的說道,然後就要衝出去找心兒。

剛剛走到門口,突然進來一個男人,見到他之後,恭敬問道:「請問您是南魏大皇子隨煬嗎?」

隨煬心頭的怒火燃燒,對誰都不客氣:「我就是,你有什麼事?趕緊說!」

那個男人好像知道一切,並不在意他不耐煩的態度,直接說道:「大皇子莫急,公主現在在奕王府,我是五皇子的侍衛,特意來告知大皇子一聲。」

「心兒有沒有事?她為何在奕王府?」隨煬有些懷疑的看着這個男人。

「屬下跟着五皇子一起去奕王府,路上遇到公主,她昏迷在拓跋宏懷裏,五皇子感覺事情不對,把拓跋宏攔住,救下了公主,公主受傷中毒,現在正在奕王府醫治,五皇子特意讓我來告知一聲。」

「拓跋宏這個畜生!」隨煬氣的拳頭攥的咯響,一想到心兒,就內疚不已,是他沒有保護好她。

「我們即可就去吧,心兒的傷勢怎麼樣了?」隨煬立即跟着侍衛離開,憂心忡忡的問道。

「屬下還不清楚,不過奕王妃的醫術精湛,在我們大魏也是赫赫有名的,一定會竭盡全力搶救公主的,大皇子放心!」侍衛說道。

奕王府內,秦葉悠正在為隨玉心包紮傷口,這又讓她想起來文鳶,隨玉心要比文鳶幸運,及時被五皇子救了。

這樣可愛的女孩子,如果真的被拓跋宏帶走,後果不堪設想,她憤恨不已,這個拓跋宏簡直該死!

祁元修和五皇子守在門外,這時候侍衛帶着隨煬進來了。

隨煬一看到五皇子,立即拱手說道:「這次多謝五皇子出手相救,這份恩情,隨煬牢記心中了。」

五皇子趕緊把他扶起來說道:「大皇子言重了。」

「心兒怎麼樣了?我進去看看她。」隨煬着急問道。

「王妃還在為她醫治,稍等一下吧,王妃在救治的時候,向來不能被人打擾,大皇子耐心等待一下。」五皇子安慰道。

十分煎熬的等待了一會兒,秦葉悠終於推開門出來,隨煬立即上前問道:「王妃,心兒要不要緊?」

秦葉悠見過兩次隨煬,對他印象不錯,一直都是溫溫爾雅,彬彬有禮。

「大皇子放心,公主已經沒有生命危險了,現在還在昏睡,可能需要等一會兒才能醒來。」

「她傷的嚴重嗎?」隨煬幾乎連問出這個問題,都會感覺到心疼。

「胳膊上有些淤青,手掌又一道傷口,估計是掙扎的時候弄傷的,最主要的是拓跋宏也給她下了毒,三日之內,如果不能解毒,就會毒發身亡,幸好之前我在唐門遇到過這種毒,還有寫解藥。」秦葉悠快速說道。

對這樣一個女孩子,竟然下這樣的毒手,在場的男人都有些氣憤,隨煬更是恨的咬牙切齒。

幾個人進房間又看了看隨玉心,她還在睡着,不過看上去很平靜,應該是沒有什麼大礙了,秦葉悠讓綠蘿在床邊守着。

幾人來到祁元修的書房,商議著這件事要怎麼處理。

「拓跋宏現在就是喪家之犬,被逼到絕境,做什麼都不管不顧了,他既然敢對心兒動手,我隨煬是絕對跟他勢不兩立了。」隨煬氣憤不已的說道。

「大魏跟他也早已決裂,他竟然還敢出現在大魏,肯定還有別的目的,我會讓人好好追查的。」祁元修說道。

「皇叔,你這樣一說,我想起來,我跟他交手的時候,他是一個人騎着馬帶着公主逃走的,竟然敢這樣明目張膽,我感覺他在京城一定有落腳點。」五皇子補充道。

其餘人紛紛點頭,這時候秦葉悠忽然走到隨煬的跟前說道:「不好意思,大皇子,我問道你身上似乎有舞虛粉的氣味,這是一種毒藥,計量大的話,能讓人昏迷,這是解藥,你最好服下一粒。」

說着她就從袖中拿出一個小藥瓶倒了一粒出來。

秦葉悠的話,讓隨煬猛然想起驛站里的那些侍衛,肯定是因為剛才他接觸過侍衛,所以也跟着中毒了。

秦葉悠了解情況之後,立即說道:「我這就帶着解藥去看看。」

隨煬十分感激:「我跟你一起去,不知道拓跋宏會不會再回去,恐怕有危險!」

「不用了,你在這裏守着公主,待會她醒了,看到你在旁邊,她的情緒能穩定一些。」秦葉悠阻止了他。

祁元修對追風說道:「追風,你陪着王妃去吧,如果見到拓跋宏,不必客氣!」

追風立即答應,秦葉悠冷哼一聲:「要是讓我遇到他,我也不會客氣的!一定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!」

秦葉悠提着她的小藥箱,風風火火的跟追風一起離開了。

祁元修看着她的背影,嘴角不由自主的翹起,內心油然而生一種自豪感,他的王妃真的是勇敢又可愛呢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8章:劫持

32.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