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79章:英雄救美

第179章:英雄救美

「五皇子,之前說你今日本就打算來奕王府的,不知道所謂何事?」祁元修轉頭看著五皇子問道。

「皇叔,確實有一件要緊之事,想要託付給您。」五皇子起身鄭重說道。

「有什麼話直說即可,你我不必見外。」祁元修說道。

皇上的幾個皇子之中,個個爭強好勝,他向來對他們印象不佳,可是五皇子似乎跟他們不同,非常低調,可是行事卻穩重,讓祁元修不由另眼相看。

「此次我去江南賑災,還要調查江南貪腐案,恐怕一時半會回不來,宮中還請王爺多照看一下小九。」五皇子說道。

「九皇子?」祁元修一下子就想到那個整日跟在五皇子身邊的小不點。

然後又問道:「我聽說那日下朝之後,九皇子也向皇上請命,想要一起去江南賑災,被皇上訓斥了。」

五皇子也笑了一下:「他哪裡懂賑災,只不過想要跟著我而已,不過此次前去江南,任務繁重,形勢危急,我不想讓他跟著冒險,所以就把他留在宮裡,現在宮裡的形式皇叔您也了解,小九沒有那麼多心思,希望皇叔能照拂他一二。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三年來皇上遲遲不肯立太子,朝中沒有人能猜透他的心思,幾個皇子明爭暗鬥,每個人的處境都很危險,九皇子雖小,背後沒有什麼勢力,可是終究也是皇上的兒子。

「五皇子跟九皇子並非同一個母親,恕我冒昧,五皇子為何會對九皇子這樣好?」祁元修有些疑惑的問道。

五皇子淡然一笑:「也沒什麼,他跟我一樣,母親都是不起眼的小人物,早早去世,在這皇宮裡獨自長大,看到現在的他就像是看到小時候的我,所以就想多照顧他一些。」

五皇子笑容苦澀,有些話,他說不出來,這樣做似乎也是對自己小時候的一種補償吧。

祁元修看著五皇子有些落寞的神情,故意笑著說道:「你可別給你臉上貼金了,你小時候可跟小九不一樣,人家小九多可愛。」

五皇子也笑了起來,祁元修故意對一直坐在旁邊靜靜聆聽的隨煬說道:「這傢伙,小時候就這個樣子了,小大人一樣不喜不悲,不言不語的,人家小九多開朗活潑。」

隨煬想象著年少版的五皇子,肯定是小大人一樣的神情,忍不住也笑了起來。

不過他對五皇子的印象倒是刷新了一個新高度,這並不僅僅是因為他救了心兒,剛才同在旁邊聽著五皇子跟祁元修的對話,漸漸了解到。

五皇子儒雅清逸的外表下,有一顆沉穩內斂,有細膩溫柔的心,這樣的人如果將來做皇帝,才是一國之民的幸事。

有侍女來報,公主醒了,眾人又趕緊去梧桐苑,隨煬沖在最前面。

隨玉心見到哥哥,哇的一聲哭出來,在他面前絲毫不掩飾自己的恐懼和害怕。

隨煬一直耐心的柔聲勸慰她,隨玉心這才漸漸的平靜下來,十分委屈的說道:「那個壞蛋還說要把我帶到北燕,讓我永遠都不能回南嶽,要把我鎖在天牢里……」

說著說著又害怕的哭起來,隨煬聽了心疼不已,氣的想要殺人,拓跋宏,你太無恥了。

勸慰了好久,隨玉心終於平靜了下來,隨煬為她擦乾了眼淚,她這才看到站在後面的祁元修還有五皇子。

「五皇子,我知道,是你救來我對不對?」她看著五皇子問道。

「是的,不過公主怎麼知道的,你那時候不是已經昏迷……」五皇子有些疑惑。

「我記得一點點,你把我搶過去,告訴我不要害怕……謝謝你救了我。」隨玉心說著說著就感覺到有些臉紅。

當時她確實昏迷,可是五皇子跟拓跋宏交手之後,把她從拓跋宏的手裡搶回去的時候,劇烈的搖晃讓她稍微有些清醒。

她睜開眼睛,就看到一張清俊堅毅的臉,她依稀記得是在宴會上見過的五皇子,然後就感覺到一陣頭暈目眩,她忍不住痛哼了一聲,然後就聽到有人說:「不要害怕,沒事了……」

那個聲音讓她覺得十分有安全感,於是就安心的昏迷過去了。

五皇子淡然一笑十分客氣的說道:「舉手之勞,公主不必客氣。」

五皇子見隨玉心似乎沒有什麼大礙了,有些承受不了這兄妹倆充滿感激的眼神,於是就跟祁元修告辭了:「皇叔,前去江南賑災之前,還有很多事要準備,我就先回去了。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跟隨煬一起把五皇子送出府。

在門口的時候,正好遇到秦葉悠回來。

「你那幾個侍衛幸好中毒不深,估計當時拓跋宏不敢拖延時間,匆匆出手的,現他們在已經沒事了,都服了解藥,追風安排人照顧他們的。」秦葉悠對隨煬說道。

祁元修也告訴了她,隨玉心已經醒來,看上去沒有什麼大礙了,秦葉悠也鬆了一口氣。

隨煬自然是十分感激,又要說感謝的話。

秦葉悠直接抬手阻止他,然後說道:「你不用謝我,治病救人就是我的職責,你們幾個大男人,現在最需要做的就是跟緊把拓跋宏那個殺千刀的給揪出來正法,別讓他再禍害人間了。」

然後就直接進府去看隨玉心了,隨煬和五皇子,對視一眼,不太明白,治病救人怎麼就成了王妃的職責了,好奇的看著祁元修。

祁元修只是笑而不語,他其實也不明白,自己這個王妃是不是對別人太熱心了一點?怎麼不見她這樣關心自己啊,難道是自己表現的太強大,讓她沒有機會表達她的溫柔和體貼?

隨玉心醒來之後,隨煬本打算帶著她離開的,可是秦葉悠告訴他,現在隨玉心身體虛弱,最好是先靜養一兩天,而且驛站也不安全了,不如就在王府里休養兩天。

隨煬有些過意不去,可是一想離開奕王府,再找別的住的地方,來回奔波對心兒確實不好,不如就在這裡休養兩日,然後直接啟程會南嶽。

祁元修自然沒有意見,而且看著秦葉悠指揮下人,為隨煬兄妹倆收拾院子,一派女主人的風範,他心裡反而高興,有種類似幸福的感覺。

好像又回到了三年前她不曾離開時的情景,那時候兩人相親相愛,秦葉悠把奕王府上下打理的井井有條,就算時光不能倒流,有她在身邊,幸福總會回來的。

這天夜裡,秦葉悠剛剛為隨玉心檢查了一下,她身體各方面都正常,體內的毒素也清除的差不多了,囑咐了她兩句,然後就回梧桐苑準備休息了。

剛剛回來,就聽到前院似乎有喧鬧之聲,不知道出了什麼事,聽著好像是從怡然居傳出來的聲音。

秦葉悠往那邊看了一眼,有些不放心,正要打算過去看看呢,就見紅袖急匆匆回來,看到秦葉悠站在院子里,立即上前說道:「王妃,不好了,怡然居來了一個刺客,要刺殺王爺。」

秦葉悠一驚,抬腿就要往怡然居走去,后袖接著說道:「不過刺客已經被抓住了,沒有傷到王爺。」

綠蘿不滿的說道:「你這丫頭,一驚一乍的嚇唬人,就不能一口氣把話說完啊。」

祁元修為人正直,在朝中並不拉幫結派,眼裡又容不得沙子,得罪了不少人,奕王府經常有刺客光顧,大多直接就被侍衛們解決了,所以這裡的下人,對刺客的出現,都表現出超乎尋常的平靜。

今天紅袖這樣慌慌張張的,確實有些反常。

「綠蘿姐姐,我這不是跑的太快,上不來氣嘛。」紅袖大喘了幾口氣,然後繼續說道:「我聽小順子說,那個女刺客,來殺王爺,還一直喊著要救秦姐姐,不知道是不是王妃的認識的人,我這不就快點跑回來稟告王妃。」

秦葉悠一聽這個稱呼,心裡一驚,快速問道:「有沒有問出那個刺客的名字,是來自哪裡的?」

「是來自唐門的唐菲!」祁元修不知道何時出現在門口,高聲說道。

秦葉悠閉上眼睛,嘆了一口氣,一聽到秦姐姐這個稱呼,她就知道多半是唐菲,這傻丫頭,怎麼這麼衝動!她又不會什麼武功,竟然還學著人家做刺客!

不過現在她顧不上生氣了,祁元修完好無損的出現在這裡,那麼唐菲定然是已經被收拾妥當了,但在當務之急,是先把那丫頭救出來。

她轉過頭,盡量讓自己的笑容溫柔一點:「王爺,您沒事吧?」

「哼,一個小丫頭還奈何不了本王!」祁元修冷哼一聲說道。

「就是!唐菲那丫頭太不知道天高地厚了,她就是個沒長大的孩子,王爺您大人不計小人過,她現在在哪裡?我這就去狠狠的訓斥她一番。」

秦葉悠裝作十分生氣的模樣說道。

祁元修瞥了她一眼,淡淡的說道:「王妃,你演的有些誇張了,收著點……再說了,行刺本王的人,除了你沒有人能活到第二天的,你覺得這次只訓斥她一番就能了結這件事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79章:英雄救美

32.7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