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1章:愛而不得

第181章:愛而不得

唐菲怔住了,自從認識秦葉悠依賴,她從來沒有這樣嚴厲的對待過她,相處三年,她們從未紅過臉爭吵過,今天秦葉悠竟然生氣了。

唐菲頓時十分委屈,眼淚撲簌簌落下來:「秦姐姐,你就這樣喜歡他嗎?可以超越仇恨?」

秦葉悠不願再回答了,只能嘆了一口氣,說道:「菲兒,我的事情讓我自己來決定吧,你不要做傻事,我會勸王爺放你走的,今天我們不要爭吵了,你好好休息。」

說完之後她就轉頭離開了,就連背影都是疲憊不堪的。

「唐姑娘,王妃有她的不得以,她現在是王妃,如果執意跟你離開,回到南嶽,嫁給你哥哥,到時候受影響的可能是兩個國家。」隨煬安慰道。

唐菲抬起冷眼朦朧的雙眼,有些不解的看著隨煬問道:「喜歡一個人,真的就可以忘記仇恨嗎?可以什麼都不在乎了嗎?」

隨煬看著她認真的小臉,看著她微紅的大眼睛,鄭重點了點頭,輕聲說道:「愛情是這世間最慕名奇妙的東西,真正勇敢的人,是可以做到的。」

唐菲有些震驚,似懂非懂的模樣,怔怔的看著隨煬。

隨煬之前也不相信,會有人為了愛情不顧一切,現在他好像突然就明白了。

唐菲神情落寞,喃喃說道:「我還是不相信,秦姐姐是這樣的人,不過我相信她肯定有她的苦衷,剛才是我太衝動了。」

唐菲有些自責,隨煬笑了一下,看著她耷拉著小腦袋,垂頭喪氣的模樣,他忍不住就想伸出手摸摸她的頭,想了一下,還是生生克制住了。

有些事,如果註定沒有結果,那麼就還不如不開始的好,他剋制住了自己。

唐菲離開之後,隨煬又去看了看隨玉心,見她已經醒來。

「感覺怎麼樣了?」隨煬問道,然後又試了試她額頭的溫度,秦葉悠走之前曾經跟他說過,試一下額頭的溫度,只要不發燒了,毒素就已經完全清楚乾淨了。

隨玉心的額頭已經不熱了,看來是好了,隨玉心也說道:「我感覺自己已經好了。」

隨煬有些愧疚的說道:「嗯,那就好,是皇兄沒有保護好你,等你休養一下,我們就啟程回南嶽吧。」

隨玉心沒有回應,看著門外若有所思的樣子,然後說道:「皇兄,五皇子救了我,現在我已經好了,走之前,我想當年再跟他道謝。」

隨煬看著她,沒有說話,隨玉心在他的注視下,慢慢的紅了臉低下頭。

隨煬嘆了一口氣,心兒還是小姑娘心性,什麼心思都放在臉上,她怕是已經對五皇子動了情。

五皇子為人確實不錯,他也認可,如果是在和平年代,他也不會阻止妹妹。

可是現在大魏朝局動蕩不安,幾個皇子為了奪嫡,爭得頭破血流,五皇子雖然低調沉穩,可是也是處於爭鬥的旋渦當中,這時候跟在他身邊的人,都會受到牽連。

他不想讓自己的單純的妹妹也攙和到這場爭鬥當中,而且未來的事,誰也說不準的,歷來都是成王敗寇,五皇子如果奪嫡失敗,還不知道面對什麼樣的幾句呢。

「不必了,皇兄已經替你謝過五皇子了,那天你也當面道謝了,大恩不言謝,以後有機會我會回報他這份恩情的,你就不用跟著攙和了。」隨煬直接拒絕道。

「可是……可是我們就要走了啊,難道不應該去跟恩人道別嗎?」隨玉心還在掙扎著問道。

「人家五皇子馬上就要去江南賑災了,十分忙碌,你就不要跟著添亂了。」隨煬見她如此固執,頓時口氣有些嚴厲。

隨玉心委屈的憋了憋嘴:「哼,不去就不去嘛,你凶什麼凶!我困了,要睡覺了!」

然後躺下來,故意背對著隨煬,一副我不願搭理你的樣子。

這個脾氣啊,隨煬無奈的看來一眼她的背影,然後緩緩起身離開了。

聽到關門聲,假裝睡著的隨玉心卻睜開了眼睛:「哼,你不讓我去,我就偷偷去!」知道五皇子要去江南賑災,那天在驛站,二皇子和三皇子來的時候,曾經說過要離開的時間,到時候她偷偷到城門口等著,自然就能等到五皇子了。

終於到了要出發的這一天,隨玉心擔心被隨煬發現,決定早點起來,悄悄溜出去。

一推開門卻發現門外硬站著一個人,身姿挺拔,不正是她溫潤如玉的皇兄隨煬。

「皇兄……大清早你在這裡做什麼?」隨玉心有些心虛的問道。

隨煬轉頭看著她,眼裡帶著一抹笑意,淡淡說道:「自然是帶你去跟五皇子道別啊。」這小丫頭,以為這兩天她乖巧聽話,他就不知道她打的什麼主意了。

與其讓她自己胡來,不如就讓他帶著她去跟五皇子道個別,正好這一天,奕王夫婦也要去城門口送行的,於是四個人就一起乘坐一輛馬車前去。

在去的路上,隨玉心已經幾天沒有出府了,對什麼都好奇,跟秦葉悠嘰嘰喳喳的說個不停。

因為那天聽到唐菲對祁元修的控訴,所以今天他不由不住的觀察一下這夫妻倆。

這兩人一動一靜,一冷一熱,祁元修安靜不多言,面帶一絲冷淡,秦葉悠活潑,笑容溫暖。

這麼不一樣的兩個人,看起來盡然十分般配,這份般配不僅僅是因為祁元修英俊和秦葉悠的美貌,更是因為他們之間相處起來的那份自然。

祁元修雖然看似冷淡,可是看著秦葉悠的時候,眼神是溫柔的,她笑著的時候,他的嘴角也會不由自主的帶著笑意。

秦葉悠似乎從不在意他的寡言,在他跟前嘰嘰喳喳說話,他只要偶爾回應一下,在祁元修跟前,她是完全放鬆的姿態,這种放松必須有強大的安全感做後盾,她肯定是十分相信他。

怎麼看,這兩人之間都是十分相愛的,隨煬忍不住有些羨慕,不知道以後跟他相親相愛的人會是什麼樣呢,他的腦海里一閃而過卻是唐菲的臉。

終於到了城門口,幾個皇子也剛剛到,正在跟眾人道別。

奕王府的馬車停下之後,四個人下車,二皇子和三皇子同時看到了隨玉心,兩人都帶著得意笑了一下,自認為隨玉心是來送他們的。

於是熱情的迎上去,隨玉心的眼裡只有五皇子,奈何二皇子和三皇子攔住了她的去路。

她只能客氣的說道:「二位皇子,一路順風,大魏江南受災,百姓受苦,希望二位皇子去了之後,能早日解決災情。」

二皇子笑著說道:「這是自然,本皇子這次去江南,一定會救百姓於水火中。」

三皇子不屑的瞥了他一眼:「二哥,聽說你去江南,還帶著兩名美妾,真是不辭勞苦啊。」

二皇子臉色頓時鐵青,他是偷偷讓美妾隨行的,沒想到讓三皇子知道了,氣氛頓時有些尷尬。

這時候五皇子已經走過來,不過他先是跟祁元修道別,祁元修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「我知道你已經準備充分了,別的我也不多說了,京城之事,你不用擔憂,身在江南,最重要的是注意你的人身安全,明白嗎?」

「文轍明白,江南連年遭受水災,並不僅僅是因為多雨,還是因為沒有做好疏通,這次前去江南,我打算再修整一下灌溉渠道。」五皇子說道。

九皇子這時候也走上前,拉住五皇子的胳膊央求道:「五哥,你真的不帶小九去嗎?我現在也會很多本領了,跟著你一定不會給你添亂的。」

「小九,這次五哥就不帶你了,等解決好江南的災情,回頭五哥再帶你去江南遊山玩水。」五皇子耐心的哄勸著九皇子。

九皇子最聽他的話,只能同意了。

五皇子這才看到一直站在旁邊的隨玉心,笑著問道:「近幾日忙碌,沒去奕王府探望,公主身體可好?」

隨玉心點了點頭:「我已經好了,聽說五皇子今日出城去江南,我跟皇兄特意來給你送行,五皇子,希望你一路平安。」

二皇子和三皇子一聽這話,頓時知道自己剛才都自作多情了,頓時憤憤不平。

「謝謝公主,聽大皇子說,你們近日也要啟程回南嶽了,到時候我不能給你們送行了,提前祝你們一路順風吧。」

隨玉心痴痴的望著他,此次他去江南,她回南嶽,從此一別,不知道何年還能再相見,想一想就有些傷感。

最後眾人臨上馬車的時候,秦葉悠遞給五皇子一個瓷瓶:「江南空氣潮濕,受災之後,怕是會有瘴氣,這些是我自己研製的藥丸,可以排毒,你帶著吧,以防萬一。」

五皇子十分感激的接了過去說道:「多謝王妃……文轍感激不盡。」

秦葉悠說的委婉,此次三個皇子前去江南,面對的何止是瘴氣,還有很多看見的危險啊。

幾人回到奕王府之後,隨玉心和隨煬就回所住的小院,祁元修回怡然居,秦葉悠跟在後面,想要為唐菲求求情。

剛剛踏進怡然居,就看到福伯迎了上來,彙報道:「王爺,王妃,十三娘來了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1章:愛而不得

33.1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