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2章:尋找薛神醫

第182章:尋找薛神醫

福伯知道十三年就是祁元敏三公主,不過在外他依舊稱呼她為十三娘。

祁元修和秦葉悠一起踏進客廳,果然看到了三公主,跟在她身邊的是一個高大的男人,四方臉,濃眉大眼,獨有一股沉穩內斂的氣質。

祁元修笑著說道:「三公主怎麼有空來我奕王府啊?」

「我有事找你,你幫我去找個人!」祁元修不理會他的陰陽怪氣,直接開門見山。

「三公主,你這是求人辦事的態度嗎?」祁元修悠閑的在旁邊坐下來,很快有侍女上茶。

祁元敏一拍桌子:「你這小子,當初你腿廢了,要不是我和我師兄的葯幫你剋制毒性發作,你能這麼自由?再說了,我是你姐,還不能指使你做點事了!」

秦葉悠看著這倆橫眉豎目,一言不合就要打起來的兩個人,笑著說道:「三公主別生氣,我們王妃就是刀子嘴豆腐心,你剛才說要找人,不知道是找什麼人啊?」

旁邊的男人也趕緊打圓場說道:「是要找我們的師父,師父之前去昆崙山採藥,然後就失蹤了。」

祁元修聽到之後,也有些驚訝,問道:「薛神醫失蹤了?」

祁元敏點了點頭,這才想起來介紹:「這位是我的師兄閆三冬,師兄,這位就是我弟媳婦秦葉悠,她的醫術精湛,上次救你的還魂草也是她給的。」

閆三冬趕緊起身道謝:「久仰大名,沒想到是如此年輕貌美的女子,聽說當初奕王的腿也是你治好的,在下實在是很佩服。」

當初祁元修中毒,祁元敏帶著閆三冬親自來為他診治,也沒能把毒素驅除,只是暫時延緩毒性發作。

後來被秦葉悠給治好了,兩人都很震驚。

祁元修直接就被忽略了,不甘寂寞的咳了一聲說道:「寒暄什麼啊,不是要找你師父嗎?趕緊說說怎麼回事?」

祁元敏和閆三冬神情沉重,把薛神醫失蹤之事說了一遍,原來昆崙山山之巔,開了一朵十分罕見的藍色雪蓮花,這種雪蓮花是葯中極品,可解百毒,可延年益壽,甚至可以說有起死回生之效。

這朵藍蓮花也是薛神醫發現的,採摘的時辰和手法十分重要,一個月之前薛神醫預計快要開花了,於是前往昆崙山守護等待。

崑崙派門主跟薛神醫是好友,所以薛神醫對昆崙山也很熟悉,開花的那一夜,他獨自守在花旁邊,不讓任何人靠近,恐怕會影響到藍蓮花的盛放。

眾人守在山下,可是第二天,一直沒有見薛神醫下山,眾人上去查看,發現薛神醫不見蹤影,同時一起失蹤的還有那朵藍蓮花。

薛神醫的徒弟們這才開始著急,到處尋找,一直沒有任何蹤影。

「我記得薛神醫平時就是喜歡到處周遊,會不會這一次也是出去周遊了,或許過段時間就回來了。」祁元修說道。

「這次不會的,當初師父臨走之前,就說過藍蓮花必須有特殊方式保存才行,他采了花之後,很快就會回來的。」閆三冬解釋道。

祁元敏緊接著說:「這段時間我們也找了很多地方,昆崙山上上下下都找遍了,不見師父的蹤影,於是我們推斷,師父可能是被被人帶走了,要知道覬覦藍蓮花的人太多了。」

「那都有誰知道這個藍蓮花的存在呢?」祁元修直接問出了問題的關鍵點所在。

閆三冬直接說道:「這就是我們來找奕王的原因,知道藍蓮花的人並不多,我師父發現之後,從未告訴過別人,可是沒有不透風的強,或許也有別人知道。」

「藍蓮花的主要作用是製藥的輔助作用,單獨食用並無多大用處,而知道怎麼用藍蓮花煉藥的不過幾大醫藥門派,醫藥盟,藥王谷,還有天山派。」

祁元敏補充道,她說到這裡,就看著祁元修了。

祁元修也明白了她的意思,這幾大門派,自然不是讓人隨便去搜查的地方,奕王作為大魏的外交大臣一樣的存在,他跟這幾大門派都有交集,尤其是天山派,所以由他出面出人都很方便。

祁元修點了點頭說道:「我知道,我會派人出查。」

閆三冬說道:「那就有勞王爺了,如果能找到師父,王爺即使我們神醫門的恩人。」

祁元修擺擺手:「恩人就算了,你讓她少訓我兩句就可以了。」

秦葉悠好奇的看著祁元修和祁元敏,他們倆好像是八字不合一樣,每次見面都不給對方好臉色,可是因著血緣關係,又有一種特殊的親昵。

「你這次要是幫我照著我師父,以後再也不罵你了。」祁元修信誓旦旦的說道,然後神色黯然說道:「其實這一次師父失蹤,都怪我,本來應該是我陪著師父去的,可是我只顧著跟黑煞斗,結果師父自己去了,結果……」

祁元敏說著說著都有些哽咽了,閆三冬拍了拍她的肩旁,勸慰道:「十三,你不要自責了,這事不怪你的,當初你去找黑煞,也是師父讓你去的,師父他老人家福大命大,不會有事的。」

這個閆三冬看上去粗糙漢子一般,安慰起別人來,倒是挺細膩的,跟女漢子一般的祁元敏倒是挺般配。

祁元修答應幫著尋找薛神醫之後,祁元敏和閆三冬就很快離開了,他們還要去別的地方尋找。

秦葉悠看著祁元修笑著說道:「沒有想到,你也有害怕的人物啊,我還以為你天不怕地不怕呢。」

「我是天不怕地不怕,就怕你們女人,我從小沒少吃她的苦頭。」祁元修沒好氣的說道。

秦葉悠湊到他的眼前,笑嘻嘻的說道:「可是我覺得你們倒是更像是親姐弟一樣呢,雖然面上看似八字不合,其實彼此挺關心對方。」

祁元修也笑了一下,抬頭望著窗外,淡淡的說道:「小時候,我在太後身邊長大,太後向來護著皇上,基本上不管我,倒是她,那時候還出宮,整日管著我,雖然是沒好臉色的訓斥,其實我後來發現她的訓斥都是為了我好,只是不能好好說話而已。」

「太后是她的母后,太后不待見的人,她也不好表現的太關心,所以才用這樣的方式幫助你吧。」秦葉悠若有所思的說道。

祁元修微微點了點頭,算是默認了。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,一個人年少的時候,遇到什麼人,得到怎麼樣的對待,真的會影響他以後為人處事的方式。

現在的祁元修風評那麼不好,冷酷殘暴甚至是毫無人性,其實她知道,在這樣的外表下,他有一顆多麼柔軟的心,他只是習慣了用那樣簡單粗暴的方式表達自己的關心而已。

想到這裡,她不由不住看著祁元修微微笑著,祁元修一轉頭,正好看到她的笑容,夏末秋初的季節,她臉上的笑容,就好像是夏日最後一抹陽光,那麼溫暖,兩人默默對視。

追風進來的時候,就看到王爺和王妃深情對視呢,上次經過情感大師冷月的培訓之後,追風在這方面已經很會察言觀色了,一進門看到這一幕,就知道自己來的不是時候,正要悄悄退出去呢。

祁元修卻喊住了他:「追風,你進來!」

「王爺……我可以待會再來……」追風遲疑了一下說道。

「讓你進來你就進來,今天怎麼這麼多廢話!」祁元修皺眉說道,追風只能立即來到他跟前,心裡暗暗想著,今天冷月大師說的不一樣啊。

「追風,你派幾個暗衛,分別前往醫藥盟,藥王谷去打探一下,看看最近有沒有薛神醫的行蹤出現。」追風見王爺吩咐正事,立即嚴肅認真的答應著了。

秦葉悠看著追風出去了,試探著問道:「其實藥王谷距離京城不遠,我們完全可以直接去藥王谷尋找啊,東方昱應該不會對我們有所隱瞞。」

「不行!他打的什麼主意,我很清楚。」祁元修一口拒絕,然後狐疑的看著秦葉悠:「你不會是想要趁機去看望東方昱吧,上次他受傷,你就很在意的樣子。」

這個小心眼的男人!早就解釋清楚的事情,他竟然到現在還耿耿於懷,秦葉悠懶得跟他解釋,直接起身離開了。

其實此時的東方昱,根本就沒有離開京城,他躲在京城的一家名叫春風得意樓的妓院里養傷呢。

當初他勸秦葉悠離開,一個不小心中了祁元修一刀,倒是為了面子問題,他沒有表現出來,其實傷的很深,他躲在春風得意樓養傷。

「谷主,您的傷口癒合的差不多了,不過還需要再靜養幾天,就怕外頭癒合了,裡面還有長好。」一名絕色女子,正在為東方昱換藥。

「嗯……」東方昱淡淡的答應了一聲,然後看著女子仔細鄭重的表情,只不過換個葯,她卻嚴肅的好像是在做什麼十分重要的事情,那麼認真。

「春風,你在這裡這麼多年,也該培養個人了,以後來接替你。」東方昱緩緩說道。

女子猛然抬頭,震驚不已問道:「春風有什麼地方做的不好嗎?谷主是要趕我走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2章:尋找薛神醫

33.3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