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3章:人人都是演技派

第183章:人人都是演技派

「你做的很好,京城的事情從來沒有讓我操心過,只不過你年紀也不小了,我身為你的主人,自然該為你的將來做打算。」東方昱耐心的解釋道。

春風一聽,抬頭默默的看來一眼東方昱,嬌羞一笑低聲說道:「春風願意一輩子待在谷主身邊,伺候谷主。」

東方昱搖了搖頭:「那怎麼行,你總是要成家結婚生子的啊,我們藥王谷是很人性話的,你要是有相中的男人,告訴我,我會為你安排的。」

春風的臉上的笑容,頓時有些僵住了,她又重新低下頭,繼續忙碌,過了好一會兒才說到:「多謝谷主關心,春風暫時還不想考慮這些。」

於是已經有些難過了,東方昱以為她是因為沒有著落而難過,於是安慰道:「你也別著急,以你的姿色和能力,定然能找到一個如意郎君的。」

春風的頭更加低垂了,終於忙完之後,立即起身,端著東西就要離開:「谷主,您好好休息吧,我要下樓去忙了。」

東方昱點了點頭,春風轉身回到自己的房間,眼淚順著臉頰緩緩流下,這麼多年,她的心裡眼裡就只有一個人,那就是谷主東方昱,她一心一意為他,他卻一點都沒有看出來,只是因為在他眼中,從來沒有把她當成一個女人來看吧。

對谷主來說,她只是他的一個手下,沒有性別,沒有感情,沒有悲歡。

春風哭了一會兒,然後洗乾淨臉,重新給自己上裝,誇張的妝容,讓她看上去年老好幾歲,艷麗的服裝搖曳墜地,她搖晃著扇子,緩緩走出房間。

此時的春風姑娘,已經化身春風媽媽,下樓招攬生意了,她在這裡的身份就是春風得意樓的老闆。

過了幾天,祁元修派出去的人紛紛回來了,他們在醫藥盟還有藥王谷都悄悄打探一下,沒有薛神醫的動靜。

聽說之前十三娘剛剛跟黑煞對決過,醫藥盟的人曾經出手相救,對十三娘也十分客氣,不像是會劫持薛神醫的樣子。

藥王谷跟以往沒有什麼兩樣,谷主一直沒回去,谷里風平浪靜。

「還有一個地方,你為何不派人去打探一下,天山派也是醫藥門派,他們掌握整個東岸大陸上的醫藥人才。」秦葉悠追風祁元修。

「天山派靠追風幾個人是不能靠近的,除非我親自去,而且醫藥只是他們的幌子,我感覺他們沒有這樣做的必要,藍蓮花雖然珍貴,但是在天山派來說,也算不得什麼。」

秦葉悠直接忽略他後面的話,她只聽到他說要親自去天山派,不假思索的說道:「你如果要去的話,那我陪你一起去!」

她不想承認,這都是因為她不想讓他單獨見文如意,迄今為止,惦記祁元修的女人太多了,但是最讓秦葉悠有威脅感的就是這個文如意。

祁元修對別的女人,基本上就沒有什麼好臉色,就算是蘇嫣兒,也是在她對他死了心之後,兩人才熟絡起來的。

可是文如意不一樣,在秦葉悠看來,祁元修從來沒有直接對文如意表達過他的情緒,反而很客氣,這就是一個危險信號。

兩人正在說著話呢,小順子突然進來說道:「王爺,王妃,文姑娘來了……」

秦葉悠震驚不已,要不要這樣准啊,人家是說曹操曹操到,她這只是想了一下,這文曹操就來了啊。

很快文如意就來到怡然居,十分客氣的說道:「元修哥哥,好久不見,你還好嗎?如意又要來打擾你一番了。」

祁元修站起身說道:「我很好,只是你怎麼突然就來了,也不提前打個招呼,我好派人去接你。」

文如意古靈精怪的笑了一下說道:「我要是提前告訴你,你肯定就不讓我來了吧?」

祁元修笑了一下,並沒有回答,氣氛有些尷尬,好在文如意並不在意,她自己解釋道:「其實我這次來,也是為了傳個話。」

「我在天山的時候,正好爹爹在家,經常訓斥我,快要嫁人了還那麼貪玩,我氣不過,就想要離開,沒有想到這一次爹爹很快就同意了,讓我下山找你。」

文如意興高采烈的說道,好像是任性的孩子,在家長面前取得了最終的勝利。

秦葉悠一直就站在旁邊,文如意卻好像是沒有看到她一樣,只顧著跟祁元修說話。

「對了,我下山之前,爹爹給了我一封信,讓我帶給你的,喏,給你。」文如意從袖子里取出一封信,遞給祁元修。

祁元修打開看了一下,信上的內容十分簡單,祁元修很快就看完了,他似乎有些不高興,抬頭看著文如意問道:「門主要讓蕙娘獨自去天山住一段時間?一直住到我們成親為止?這是什麼意思,威脅我嗎?」

文如意也裝作很驚訝的樣子,睜大無辜的大眼睛說道:「我不知道啊,元修哥哥,你別誤會,我爹肯定不是這個意思。」

祁元修冷哼一聲,表示根本就不相信。

文如意低下頭說道:「好吧,其實我知道我爹寫了這封信,可是我沒有辦法阻止他,我已經不小了,我……我親自來送這封信,就是要向跟你說,元修哥哥,不管你做什麼選擇,我都不會有意見的。」

祁元修一愣,態度緩和下來:「你真的是這樣想的?」

「是的,這段時間我回去之後也想了很多,元修哥哥,我愛你,不想讓你為難,不管你選擇誰,我都尊重你的選擇,可是我也奈何不了我爹,你就讓我在你這裡躲一段時間吧。」

文如意本就長的嬌弱客人,做出這樣一副可憐兮兮的樣子,就更加惹人憐愛了,祁元修於是也不再冷著臉。

秦葉悠坐在旁邊悠然的喝著茶,有些玩味的看著文如意,嘆了一口氣,看來再精明的男人,也精明不過女人。

文如意回去一段時間,不知道得到何人真傳,這一次演技明顯比之前好多了。

「如意……如意,我聽說如意來了,在哪兒呢?」門外傳來蕙娘的聲音,聲聲熱切的呼喚,好似呼喚自己十八年的孩子,秦葉悠聽到之後一口熱茶差點噴出來。

今天真是個看熱鬧的好日子,秦葉悠給自己添了一杯茶,繼續坐在軟塌上看熱鬧。

「蕙娘,我在這裡呢……」文如意柔柔的喊了一聲。

「我聽說你來,左等不見,右等不見,想著你肯定是直接來元修這裡了,果不其然。」蕙娘笑著說道。

「蕙娘……」文如意十分羞澀的模樣,臉頰微微紅著,好似新媳婦第一次見婆婆,簡直就是一隻純潔無瑕的小綿羊。

秦葉悠可是見過她狠厲的模樣,上次離開之前,文如意幾次三番差點要了她的命,三年不見,狠厲野狼就會變成純白小綿羊?

秦葉悠忍不住輕笑出聲,文如意回頭,看了她一眼,眼中的狠辣一閃而逝,秦葉悠卻看的清楚,一點不減當年。

蕙娘瞥了秦葉悠一眼,眼裡是絲毫不掩飾的厭惡,她轉頭對文如意說道:「如去休息吧。」

文如意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:「蕙娘,麻煩你了,其實不必這麼麻煩的,我跟你一起住就好,如意就喜歡跟你在一起。」

「你這丫頭,怎麼這樣懂事,沒事這清風苑就是給你住的,也就你才有資格住的。」蕙娘說著還瞥了一眼秦葉悠。

她的意思很明顯,你沒資格住清風苑,也沒有資格做這個王妃。

蕙娘帶著文如意一起出去了,祁元修在秦葉悠的旁邊坐下來,順手就端起她剛才喝水的茶杯,喝了起來。

「喂,這是我的水……」秦葉悠出聲阻止,可是已經來不及,祁元修已經一仰而盡喝完了。

他毫不在意的說道:「你的還不就是我的,再說了,讓你看了這半天的好戲,喝你一杯水,難道還不應該嗎?」

秦葉悠忍俊不禁:「你看出來了?看你那麼配合,我還以為你深陷其中了呢。看著人家文如意多麼嬌弱可憐啊。」

祁元修突然湊近她,直直的看著秦葉悠。

被他這麼直接的眼神看的有些不自在,秦葉悠微微偏頭問道:「你看什麼呢?我臉上有花啊。」

「你臉上沒花,但是本王就喜歡你這樣醋醋的小表情。」祁元修低聲說道,然後猛然在她的唇上親了一下。

秦葉悠臉一紅,這才反應過來自己被調戲了,伸出手就要去捶他,卻被祁元修一把握住了,反而把她更拉向自己這邊,用力加深了這麼吻。

「元修哥哥,蕙娘做了好些菜,讓你晚上在清風苑……」文如意一邊說著,一路走來,走到門口聲音戛然而止。

文如意怔怔的看著正在親吻的兩個人,在她的聲音在門外響起的時候,秦葉悠下意識的就像分開。

可是祁元修緊緊的拉著她,似乎並不像停止這份親昵,直到聽到文如意有些哽咽的聲音:「元修哥哥……」

他這才不緊不慢的放開秦葉悠,面不改色的問道:「文意啊,有什麼事情嗎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3章:人人都是演技派

33.5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