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4章:狐狸尾巴

第184章:狐狸尾巴

文如意的眼眶都紅了,忍著淚意,嘴唇哆嗦了好長時間,也沒有說出什麼來,轉身跑走了。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,這樣是不是有點太狠了,不過想起文如意曾經下的毒手,這點狠也著實算不了什麼了。

「這也我的晚飯沒有著落了,你得負責……」祁元修大言不慚的對她說道。

「王爺,這豐盛的晚飯,是你自己作沒的吧,可別賴我。」秦葉悠起身就要離開。

「王妃,剛才文如意進來看到的可是我們倆正在……」祁元修笑著說道。

「停!」秦葉悠趕緊阻止他說出更加惱人的話,然後無奈的說道:「好吧,跟我去梧桐苑吃飯吧,不過不知道葛媽媽今晚做的是不是你喜歡吃的。」

祁元修嘴角帶著一抹陰謀得逞的笑意,跟秦葉悠一起往梧桐苑走去:「我不管,葛媽媽如果沒有給我做我愛吃的,你就專門再給我做。」

秦葉悠轉頭看了一眼祁元修:「王爺,麻煩您注意一下形象,你的高冷,你的清高呢。」她實在是沒好意思說出來後面的話,現在的他簡直就是賴皮。

「別人都看不到,只有你看到本王這一面,怕什麼啊,反正你已經是我的女人。」祁元修根本就不在意的說道。

最終秦葉悠還是無奈的給他做了兩道他愛吃的菜,還給他溫了一壺酒,最終要不是追風有事來報,他就想賴在梧桐苑住下了。

本以為文如意受了這樣的刺激,肯定有有所還擊,可是一連幾天她都十分安靜的待在清風苑,只不過早晨傍晚的去怡然居找祁元修說兩句話,也沒有提過分的要求,依舊在祁元修跟前甜甜蜜蜜的,好像那天的事情沒有發生過一樣。

隨煬和隨玉心住了幾天,隨玉心的傷口都已經長好了,內體的毒素也已經完全清除了,隨煬選了一個日子,就要帶著隨玉心和唐菲啟程回南嶽了。

這幾日多虧了隨煬,從中勸和,唐菲漸漸的理解了秦葉悠,知道了她的不易,懂得了感情之事不能勉強。

秦葉悠拜託隨煬回南嶽的時候,帶著唐菲一起,這樣她也能放心一些,隨煬自然是十分樂意的。

他們啟程離開的這一天,唐菲眼淚汪汪的拉著她的手不願意鬆開:「秦姐姐,你真的不跟我一起走嗎?」

「菲兒,秦姐姐現在還不能走,等以後有時間了,一定會去唐門看你的。」秦葉悠說著指了指身後的馬車上的兩個大箱子。

「這裡面都是秦姐姐送給你的衣服還有好玩的好吃的,你都好好帶回去吧,慢慢的往外拿,想我的時候呢,就拿出來一件,說不定還沒等你拿完啊,我就已經去唐門見你了。」

秦葉悠拿出十足的耐心,像是哄孩子一般的哄著唐菲。

「還不一定的事情,你說那麼準確幹嘛。」祁元修在旁邊冷冷說道,有些生氣秦葉悠竟然還說要離開。

唐菲一聽這話,立即豎著眉毛衝到祁元修跟前,握著小拳頭說道:「你要是對秦姐姐不好,再讓她傷心的話,我不會放過你的!」

祁元修一挑眉,秦葉悠趕緊把唐菲拉倒身後,一身冷汗,唐菲這丫頭真是無知者無畏啊。

她直接來奕王府刺殺王爺,要不是秦葉悠替她求情,她能這樣么容易的就離開嗎?這丫頭還不知道輕重的,老虎頭上拔毛。

「菲兒,時辰不早了,你們趕緊啟程吧。」然後趁著隨煬和隨玉心跟祁元修道別的時候,趕緊把一封塞到唐菲的手中,幫我把這封信給唐應,他會明白的。

唐菲驚訝的看了她一眼,眼中立即閃過期盼的光彩,秦葉悠一看就知道她肯定又誤會了,也不想跟她解釋了。

「秦姐姐,你放心,我一定會把這封信交到我哥哥手中的,你耐心等待著。」唐菲迅速把信藏好。

秦葉悠無奈的點了點頭,其實她在信中不過是跟唐應解釋了一下,當初單家滅門案並不是祁元修所為,讓他不要追查了,然後順帶提了一下,她現在過得很很好,讓他不要擔憂。

她明白唐應的心思,可是她不能回應,只希望他能早日擺脫心結,找到真正跟她有緣的人。

隨煬帶著隨玉心唐菲啟程離開了,秦葉悠也轉身回梧桐苑,祁元修又被皇上招到宮中。

秦葉悠在梧桐苑又開始了悠閑的日子,近日祁元修對她看的似乎沒有那麼嚴了,她盤算著近期怎麼說服祁元修同意她去看看單家人。

文意公主拖她去找單永樂,她不敢告訴文意現在單永樂在哪裡,只能說單永樂有要事離開了,去了別的國家,近期可能不回來了。

聽說文意公主失落了好長時間,唉,多情總被無情傷,也不知道小舅舅是怎麼想的,他執意不肯給文意半點消息。

吃過晚飯,她正在花園裡散步,正在出神的想著事情呢,突然聽到身後有人喊道:「王妃好興緻啊……」

轉頭一看,是文如意朝她走來,秦葉悠在心裡冷哼一聲,心想她終於還是忍不住了吧,還以為她這次能穩住氣了呢。

「王妃,如意真的很佩服您,可以忍的下滅門的仇恨,還能待在王爺身邊。」文如意帶著冷笑說道。

秦葉悠抬頭看著她,平靜的看了一會兒,突然輕笑了一聲問道:「文姑娘,冒昧問一句,你對王爺是真愛嗎?」

文如意一怔,然後驕傲的抬起下巴:「這是自然,還用你說嗎?」

「既然如此,你難道覺得王爺是十惡不赦的人嗎?」秦葉悠繼續問道。

「當然不是,元修哥哥是最好的人,你怎麼能這樣說他!」文如意義憤填膺,憤憤不平的看著文如意。

秦葉悠也不惱,歪著頭繼續問道:「既然如此,你為何相信那些事就是王爺做的,這樣的時候,就算是有證據,也要竭力為王爺辯解吧,你為何這樣堅定的認為就是王爺滅了單家呢,你這樣真的是真愛嗎?我真有些懷疑。」

秦葉悠說完之後,輕蔑的看著文如意。

文如意愣了一下,然後眼神瞬間變的陰冷,她逼近秦葉悠,陰冷氣息暴露無疑。

「秦葉悠,你這樣下去,遲早會害死你身邊所有人。」文如意惡狠狠的說道。

「我從不害人,只有心存險惡之人,才會整日想著害人!文如意,我勸你善良!」秦葉悠直視著她的雙眼說道,她眼神平靜,可是氣勢強大。

文如意愕然發現,秦葉悠也跟三年前不一樣了,那時候的她似乎有些清高,對什麼都不願搭理的模樣,現在不一樣了,秦葉悠的眼神幽深很多,已經看不懂她的眼神了。

這時候身突然響起了腳步聲,兩人抬頭一看,原來是祁元修走來了。

「元修哥哥,你回來了?」文如意立即換上一副溫婉可愛的模樣,迎了上去。

「你們在說什麼呢?」祁元修問道。

秦葉悠看了一眼文如意,笑了一下,還沒有開口呢,文如意趕緊說道:「沒什麼,如意吃完飯,散步到這裡,跟姐姐隨便聊幾句。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面帶微笑,似乎很滿意文如意現在聽話的模樣,這樣看上去真的一副很美好的妻妾美好的畫面。

秦葉悠突然感覺到有些礙眼,淡淡的說了一聲:「累了,先回去休息了,你們繼續。」

然後就朝著梧桐苑走去,文如意嘴角露出一絲得意的笑容,還假裝天真的挽著祁元修的胳膊呢。

可是秦葉悠剛剛轉身,祁元修立即就追了上去,低聲笑著問道:「剛才聊天不還好好的,怎麼突然就要離開呢?」

「沒什麼,有些噁心而已……」秦葉悠白了他一眼,繼續往前走去。

「噁心?你不會是有了吧?」祁元修緊跟在她旁邊,故意笑著問道,看到她明顯帶著醋意的眼神,感覺心情十分愉快。

「有什麼有!我們有沒有那個……」秦葉悠說不下去,轉頭狠狠的瞪了他一眼。

祁元修的笑容加深,伸手攔住她的腰,在秦葉悠的耳邊說道:「沒有那個啊,不如今晚……啊!」

他的話還沒有說完,突然慘叫一聲,握住自己的手掌,秦葉悠趁機快走幾步。

祁元修立即追了上去:「秦葉悠,你好大的膽子,你這是要謀殺親夫啊,竟然敢用銀針扎我!」

兩個人拐過一個彎,往梧桐苑走去,文如意站在他們的身後,一直看著這一幕,雙手緊緊的攥成拳,指甲刺進的手掌心,面容扭曲。

「秦葉悠,我一定不會放過你!你給我等著!」文如意咬牙切齒的說道。

文如意回到清風苑的時候的,看到蕙娘已經等在那裡了,見她進來,立即笑著說道:「如意啊,我正想來找你說話呢,你是不是去找元修了?」

「是的,我見王爺進來十分忙碌,本想去問問有什麼能幫忙的,可是王爺被王妃給拉走了,我只好回來了。」文如意侍衛委屈的說道。

蕙娘一看見她受委屈,立即安慰道:「別理她!她現在就是秋後的螞蚱,蹦躂不了幾天了,你沒看這次回來,王爺從來沒給她好臉色,也沒讓她住清風苑嗎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4章:狐狸尾巴

33.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