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5章:危險客棧

第185章:危險客棧

文如意無奈的看了蕙娘一看,心裡想著,是你太傻,還是你覺得我文如意太好糊弄啊,瞎子都能看出來祁元修對秦葉悠的寵溺了,她竟然說祁元修不給秦葉悠好臉色?

回想適才在花園裡看到情景,明明是秦葉悠不給祁元修好臉色好不好?

文如意本來還想利用蕙娘來趕走秦葉悠,目前看來她也是一位豬隊友,還是不要對她期望太高了。

她坐下之後,閑閑的問道:「蕙娘,你知道不知道王爺近來在忙什麼啊?」

「王爺好像在找薛神醫,薛神醫的徒弟前兩天剛剛來過。」蕙娘趕緊提供自己知道的情報。

「這樣啊……」文如意點了點頭,並沒有多說什麼。

第二日清晨,祁元修下朝之後,文如意派人守在怡然居門口,看到祁元修回來了,立即來彙報。

她精心裝扮一番,然後就來到祁元修的書房。

「元修哥哥,你最近早找薛神醫是吧?」文如意柔聲問道。

祁元修抬頭看了她一眼,隨機想到這段時間王府里進進出出都是彙報尋找情況的人,她會知道,也不是什麼奇怪的事情。

「是的,不過還沒有找到,你知道有什麼線索?」祁元修放下筆,看著她問道。

已經找了好幾天了,一直沒有消息,祁元修也有些著急,不怕找不到,就怕他已經遭遇不測。

薛神醫宅心仁厚,心懷天下,醫術精湛,醫德高尚,這樣人突然被害,對天下人都是一種損失啊。

「我沒有線索,不過天山派的到到處都有勢力,我可以跟父親說一聲,讓天山派去尋找,可能更快一些。」文如意笑著說道。

薛神醫的失蹤,定然跟醫藥有關係,在醫藥方面,沒有人天山派更強勢了,她料定祁元修不會拒絕。

「不必了,這件事我想自己處理,不用驚動天山派!」祁元修直接拒絕道。

雖然天山派對他有恩,可是這幾年他們總是更想掌控他,權利的觸手越伸越長,已經快要到他的忍耐極限了。

「如意,你如果願意,就在清風苑住著,只是奕王府的事情,你就不用管了,我自己會處理的。」祁元修的語氣已經有些冷淡了。

文如意一怔,沒有想到他會決絕的這麼乾脆,臉上頓時有些掛不住,她心裡有底祁元修會娶她,就是覺得祁元修需要她背後的天山派勢力。

可是他現在隱約表現出來的額排斥,讓她有些擔憂,如果他連這個都不想要了,那麼自己還能憑藉什麼拴住他呢。

文如意臉色難堪的離開了書房,還沒有走到門口呢,就聽到祁元修吩咐追風:「去梧桐苑告訴王妃一聲,收拾一下,跟本王一起去醫藥盟。」

文如意扶著門框的手微微顫抖,他不讓她管這件事,卻要帶著秦葉悠一起去醫藥盟,誰親誰疏,一目了然。

追風來傳話之後,秦葉悠立即收拾好東西,她知道祁元修也是著急了,一直都沒有追查到薛神醫的消息,祁元敏又來過一次。

那天祁元修正好出去了,秦葉悠接待的她,看上去明顯比上次憔悴多了,那麼強悍的女子,剛剛說了幾句,然後就紅了眼眶,好在有師兄在旁勸慰著。

兩人很快啟程,追風親自駕車。

「王爺這麼著急去醫藥盟,是因得得到什麼消息了嗎?」秦葉悠問道。

「天山派的人恐怕會很快就知道這件事,我必須要在他們動手之前,趕緊找到,不然又是一個甩不掉的人情。」祁元修說道,語氣裡帶著一絲煩躁。

秦葉悠安靜的陪著他,並沒有再說什麼。

馬車急速行進當中,突然停了下來,隱約聽到門外有人喊道:「停車……」

祁元修掀開帘子往外看了一眼,臉色瞬間冷下來,對追風說道:「別理他,趕緊走!」

秦葉悠有些好奇的順著帘子縫隙看出去,驚訝的看著發現,馬車外面站著的人居然是樊毅恬。

樊毅恬這時候已經認出了追風,聽到祁元修的話之後,他在馬車外高聲喊道:「奕王,我們好歹也是相識一場,就讓我搭一下你的馬車。」

祁元修索性掀開帘子冷著臉說道:「你我之間的交情,早就在你上次帶走悠悠的時候,煙消雲散了,就是不帶你的,追風,我們走。」

追風一楊馬鞭,馬車急馳而去,樊毅恬一個縱身直接趴在馬車頂上。

向來風度偏偏的樊公子,在風中怒吼道:「祁元修,你有點良心好不好,你們大魏皇宮那麼多名貴藥材,可都是經我的手,我為大魏做了那麼過貢獻,讓你載我一程過分嗎?我……我用藥材跟你換,護心丹!我身上有護心丹,跟你交換!」

祁元修終於說道:「追風,停一下吧。」

追風立即勒緊韁繩,樊毅恬差點從馬車頂上摔下來,險險的抓住了韁繩,這才沒有被甩出去。

終於蓬頭垢面的鑽進馬車,氣急敗壞的嚷嚷道:「祁元修,你這絕對是故意的,我不就是把你老婆騙走一次嘛,你炸了我整個黑市,我都沒有跟你算賬呢!」

樊毅恬嚷嚷到這裡,頓時停了下來,驚訝的說道:「咦?悠悠?你也在啊。」

秦葉悠十分平靜的跟他打招呼:「樊毅恬,好久不見啊。」

樊毅恬趕緊坐直,整理一下衣服和頭髮,然後一本正經的開口說道:「悠悠這三年你那哪裡了?我跟你說哈,祁元修他又娶了一個老婆,歡歡喜喜的娶進門的。」

「樊毅恬,別以為你有皇上撐腰,我就不敢動你,再胡說八道,小心我直接把你扔出去!」祁元修連眉毛頭沒有抬一下,直接說道。

「你看看他,是不是心虛了,悠悠,你可千萬不要相信他。」樊毅恬剛才的怒氣還沒有出來呢,故意氣祁元修。

祁元修伸出手,冷淡的說道:「把東西拿出來吧。」

樊毅恬裝傻:「拿什麼東西啊?」

「護心丹,讓你乘坐馬車的酬勞!」祁元修不耐煩的說道。

樊毅恬不清不怨的從懷裡拿出一個小小的瓷瓶,遞給了祁元修。

祁元修連看都沒有看,直接遞給秦葉悠,說道:「查一下,是不是真的?」

「喂,奕王,你這是在侮辱我的人格啊,我是言而無信的人嗎?」樊毅恬聽到他的話抗議道。

祁元修冷哼一聲,十分不屑的說道:「在我這裡,你已經毫無信用可言了。」

樊毅恬幾乎要氣的絕倒,秦葉悠默默無語的檢查了一下那個瓷瓶的藥丸,對祁元修點了點頭:「是護心丸。」

一行人走了半天,終於來到一個小鎮子上,夜幕已經降臨,幾人來到一家客棧。

「客官,你為是住店還是打尖啊?」小二迎上來問道。

「我們住店……」追風說道,隨即問道:「還有上房嗎?」

「正好還有兩間上房。」小二說道。

正好祁元修和秦葉悠住一間,樊毅恬和追風住一間,在樓梯口分開的時候,樊毅恬還十分擔憂的看著秦葉悠說道:「悠悠,有什麼危險,你就大聲喊,我就住在隔壁,很快就能趕過來的。」

「你就是這家客棧里最大的危險!」祁元修把他湊上來的臉,給推到旁邊,然後帶著秦葉悠進了房間。

這間上房內,卻只有一個大床,祁元修洗漱之後先躺在床上,秦葉悠磨磨蹭蹭的不願意躺在她身邊,一直在桌前坐著。

「你是打算靜坐到天亮嗎?」祁元修辦靠在床頭問道。

「我……我還不困……」秦葉悠低著頭說道,「你先睡吧,我待會再睡。」

她想著反正床那麼大,等祁元修睡著了,她再過去躺在床邊上,應該不會跟他有接觸。

「你在害羞什麼啊?又不是沒有同床共枕過!別矯情了,趕緊休息吧,明天還要趕路的。」祁元修說著就躺在了。

秦葉悠被他這樣一說,也不好扭捏了,祁元修說的沒錯,又不是沒有同床共枕過,他要是不規矩,大不了再給他一針。

秦葉悠慢慢靠近床沿,可是祁元修躺在外面,而且一點都沒有要讓開的意思,她要躺在裡面,就必須要從他身上爬過去。

就在她紅著臉慢慢從他身上要爬過去的時候,突然就響起了敲門聲,把秦葉悠嚇了一條,胳膊一松,正好趴在了祁元修的身上,幾乎就是撲在他的懷中。

秦葉悠低頭看著她,嘴角帶著笑意問道:「投懷送抱?」

她的臉騰的餓一下就紅透了,迅速翻身翻到床裡面去了。

「悠悠,你睡了嗎?這客棧房間里有蟲子啊,你身上有沒有帶著驅蟲的藥粉啊?」

「沒有!」祁元修直接替秦葉悠回答了。

「沒有啊,那你開開門吧,我跟店小二要了一點,正好分給你們一些。」樊毅恬在門口說道,語氣十分歡快。

祁元修冷著臉,猛然打開了房間門,直直的看著樊毅恬說道:「拿來吧。」

他就把門打開一條縫,外人從外面什麼都看不到,樊毅恬訕訕的放下藥粉,然後就被祁元修趕走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5章:危險客棧

33.8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