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6章:狠狠斗

第186章:狠狠斗

祁元修拿了藥粉回來的時候,秦葉悠已經快速的爬到床的內側,裹著被子假裝睡著了。

祁元修看了看手中的藥粉,然後說道:「要不要先撒點藥粉,這樣偏遠小鎮,周圍都是深山老林,夜裡蟲子多。」

秦葉悠閉著眼睛,假裝自己已經睡著了,故意不搭理他,心裡想著他如果再說什麼,就打個呼嚕給他聽聽。

祁元修倒是也沒有再說什麼,在床上躺下來,然後順手整理了一下被子,然後有些驚訝的說道:「咦?有個黑蟲子爬進去……你真的沒事嗎?」

「啊,在哪裡?在哪裡!」秦葉悠突然感覺到被子底下有什麼東西在蠕動,本來打算裝睡到底的她,驚叫一聲,瞬間彈起來。

「跑了……」祁元修面不改色心不跳的說道,然後伸出胳膊一扯,就把秦葉悠扯進自己的懷中,十分關切的囑咐道:夜裡溫度低,別凍著了……」

然後就扯過被子蓋住兩個人,秦葉悠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又被他忽悠了,握緊拳頭就要捶了他一下。

下一秒他的拳頭就被祁元修給握住了,他嘴角帶著笑意:「看來還挺有精神的嘛,有這份精神不如我們來做點有意思的事情啊……」

秦葉悠還沒有反應過來呢,忽然之間一個天旋地轉,她就已經祁元修壓在身下了,他的胳膊就撐在她的頭兩側。

秦葉悠有些緊張,全身繃緊,不敢他看熾熱的眼神,微微扭頭看向一邊,囁嚅著問道:「你想要做什麼?」

祁元修微微低頭低頭在她的額頭輕輕一吻,然後附在她的耳邊說道:「你說呢?」聲音低沉沙啞誘惑人。

秦葉悠感覺自己的臉騰的一下就紅了,腦袋裡暈暈乎乎的,微微轉過頭,含羞帶怯的看著祁元修。

祁元修本來還想再逗弄她一會兒,她現在的模樣,著實可愛的很,可是一低頭看到她羞怯的大眼,帶著淡淡的潮濕,他瞬間就控制不住,低頭用力親吻住了她。

「悠悠啊,你睡著了嗎?我突然感覺頭痛的厲害,你能不能幫我看一下啊?」門外猛然想起樊毅恬的嚎叫聲。

這滿室粉色曖昧的氣氛,怕的一聲消失的蕩然無存。

秦葉悠眼睜睜的看著祁元修額頭的青筋暴起,眼看就要暴走了,她下意識的攬住了他,似乎不想讓他離開。

祁元修一怔,回頭溫柔的看了他一眼,這時候門外似乎響起來打鬥的聲音。

追風喊了一聲:「王爺,這邊我來處理,你忙你的吧。」

秦葉悠一頭黑線,追風這是在高喊什麼啊。

然後就傳來樊毅恬不滿的聲音:「追風,你這是幹什麼?我頭痛,你們王妃懂醫術,找她看看怎麼了?」

「祁元修!你不能只管自己逍遙快活,就不管我的死活吧!」

「悠悠,你真的要見死不救嗎?是不是祁元修抱著你,不讓你出來的!」

樊毅恬越喊越過分,秦葉悠也聽不下去了,還沒來得及起身呢,祁元修已經迅速起身,翻身下床,轉頭說了一句:「稍等一下,我馬上回來。」

然後拿起旁邊的佩劍,直接沖了出去,外面很快就響起更加激烈的打鬥聲,這一次樊毅恬再也沒有機會嚷嚷什麼了。

不知道過了多久,祁元修終於回來,他推門說道:「好了,今晚安生了,樊毅恬再也不會來煩我們了……」

沒有人回應他,祁元修走到床前,一眼就看到秦葉悠趴在床上,抱著一個枕頭睡著了,這一次她是真的睡著了。

祁元修嘆了一口氣,走到床前,把枕頭從她懷中拿出來,然後輕輕拉過被子給她蓋上,然後輕輕躺在秦葉悠的身邊,把她摟如懷中睡著了。

第二日清晨秦葉悠先醒來,還沒睜眼,就聞到熟悉的梅花香氣,睜開眼果然就看到祁元修的臉。

清晨柔和的光線從窗外照進來,正在照在他的臉上,他膚色白皙,睫毛修長,閉著眼睛的時候,俊美的臉型更顯柔和。

就算是認識他這麼就,秦葉悠還是忍住感嘆道:真是個好看的男人啊。

祁元修閉著眼睛,嘴角卻帶著笑意,問道:「就這樣喜歡看著我嗎?」聲音帶著剛剛睡醒特有的沙啞。

秦葉悠臉紅了,慢慢的把頭縮進被子里,感覺不太好意思,祁元修伸長胳膊一摟,又把她給摟在懷裡。

「剛才那樣放肆的盯著本王看,現在又不好意思了?」祁元修帶著笑意問道,秦葉歐紅著臉不知道該如何回答。

「祁元修,這個小人,昨晚竟然暗算我,你給我出來!」樊毅恬又開始在門外叫囂,秦葉悠嘆了一口氣,怎麼有種陰魂不散的感覺啊。這個人真是太討厭了!

被樊毅恬這樣一嚷嚷,什麼氣氛都沒有了,祁元修和秦葉悠只能起床。

祁元修打開房門,冷冷的說道:「樊毅恬,你是不是活的有些膩味了!再惹我,我管你是不是有皇上撐腰,一樣收拾你!」

起床洗漱之後,祁元修和秦葉悠下樓吃早飯,追風早已經給布置好了,兩人剛剛如入座,樊毅恬就湊過來要一起吃。

「這些是給王爺的,你想吃自己買去!」追風眼底一片青色,昨天晚上他也被樊毅恬吵得一夜沒有睡好,最近讓祁元修親自收拾樊毅恬,他也有些自責。

今天自然不會給樊毅恬好臉色了,狗棄貓嫌的樊毅恬,只能自己在旁邊吃早飯。

早飯結束之後,追風讓店小二去後院把馬給餵飽,祁元修和秦葉悠回房間等待著。

一會兒之後,追風送上樓來,手裡拿著一個紙條進來,神色有些凝重:「王爺,五皇子飛鴿來信,剛剛到了江南,已經遭遇兩撥刺殺了。」

祁元修拿過紙條看了一眼,也皺起眉頭:「這麼頻繁的刺殺,確實不太正常,看來我們需要派人去了,你給五皇子回話,無論如何,先穩定災民,賑災糧款發放下去,別的讓他不要擔心,我會處理!」

追風點頭答應一聲,轉身離開去辦理了,秦葉悠有些擔憂的問道:「按道理,如果江南的貪腐官員,要動手也得等到幾位皇子真的在江南有所動作,看清楚形式再動手吧。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:「這次刺客可能並不是江南那伙人派出的,皇上這幾年一直不立太子,對幾個皇子都有所防範,二皇子和三皇子之間也相互廝殺許久,他們都有可能是派出刺客的幕後之人……」

秦葉悠十分震驚:「你是說皇上想要殺自己的兒子?二皇子和三皇子兄弟之間也自相殘殺?」

祁元修似乎想到了什麼,眼中漸漸結起一層薄冰,冷笑一聲:「這沒有什麼奇怪的,皇上把他的皇位看的比什麼都重要,而且疑心又重,為了保住皇位什麼事情做不出來,而且在皇家,彼此之間的親情本就淡薄。」

秦葉悠感覺到不寒而慄,低聲說道:「這權勢就這樣重要嗎?為了權勢可以父子想殺,手足相殘?我寧願我的孩子一生平平淡淡,只要能過得平安順遂就好。」

祁元修看著她,眼中的冰冷漸漸融化,他低頭溫柔一笑:「好的,我答應你,一定會讓我們的孩子平安順遂一生。」

秦葉悠一怔,這才發現自己潛意識中已經有了跟他共度一生,生兒育女的打算了,不然怎麼會說出那樣的話。

不過看著祁元修鄭重其事的表情,她也微微點了點頭。

之後祁元修讓追風架著馬車,他們繼續趕路了,樊毅恬在後面窮追了好一段路,這才趕上了馬車。

「王爺,就算我昨晚壞你好事,你也不能這樣對待我的吧,我好歹也是付了車費的。」他十分不滿的說道。

「樊毅恬,剛才我們經過那個鎮子,你完全可以自己買輛馬車,為何非要跟著我。」祁元修問道。

樊毅恬在馬車裡挪動一下,有些訕訕的說道:「我要去醫藥盟,需要借用你們的馬車遮擋一下。」

「哼,最好別讓我知道你做什麼見不得人的勾當!」祁元修不屑的說道。

「我樊毅恬是那樣的小人嗎?你也太小瞧人了!」樊毅恬抗議道。

「你是!」祁元修和秦葉悠異口同聲,就連在馬車外趕車的追風都一起回應。

樊毅恬深受打擊,十分受傷的看著秦葉悠:「悠悠,就連你竟然也這樣看我嗎?」

秦葉悠無奈的攤攤手:「樊公子,別忘了,我在你手裡吃過虧,還差點搭上一條命呢。」

「被你討厭啦,悠悠,我簡直不想活了。」樊毅恬哀嚎道。

「麻煩你去外面死一死!」祁元修忍無可忍,一腳把他踹到馬車外面,幸好追風外面擋了一下,不然樊毅恬真的就要摔下馬車了。

他氣憤不已,卻也不願意再進車廂,看那兩人秀恩愛了,於是就一直坐在外面。

南嶽唐門,唐應剛剛處理好兩個分舵的事情,著急了幾個舵主一起開會。

「門主,聽說這次對分舵動手的人已經查清了,不知道是哪個門派?」其中一個舵主問道。

「不是門派,是大魏的奕王祁元修!」唐應冷著臉回應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6章:狠狠斗

34.0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