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7章:因愛分開

第187章:因愛分開

「什麼?竟然是大魏的皇家勢力,我們跟大魏向來無冤無仇,他們為何要對付我們?」

「就是,這兩個分舵損失慘重,不知道他們有什麼目的,一定要追究下去,不然後果可能不堪設想啊。」

「門主,你發話吧,我們在大魏也不是沒有勢力的。」幾個舵主義憤填膺的紛紛嚷嚷道。

「大家靜一下,你們說的我都能理解,奕王的目的是什麼我很清楚,不過咱們不能青桔望都,現在那兩個分舵剛剛恢復元氣,我們前去大魏討伐,又會傷筋動骨,現在不是時候,不過這個公道,總有一天我們會討回來的。」

唐應的話說完,幾個分舵的舵主,還是不太放心,擔憂的說道:「就算是我們不去討伐,祁元修在戰場上可是號稱冷麵閻羅,他一出手就不會輕易罷休的,我們是不是要做好準備。」

「不必了,他暫時不會動手了,你們不必緊張,快要到年底了,各類采貨商都快要上門,你們還是趕緊趕貨吧。」

唐應心裡清楚,祁元修會這樣做,不過就是為了逼他離開大魏,回到唐門,最終目的就是為了讓他離開秦葉悠。

哼,祁元修也太小瞧他了,只要秦葉悠有需要他的地方,他一定會立即出現在她面前的。

幾個舵主離開之後,長松走進來說道:「門主,有大小姐的消息了,她果然去了大魏,現在正在往南嶽走了。」

唐應立即起身問道:「消息可靠嗎?」

長松點頭說道:「可靠,是大小姐親自寫的信,飛鴿傳書傳來的。」

唐應這才鬆了一口氣,當初他離開唐門去大魏尋找秦葉悠,後來分舵出事,他趕著去處理分舵的事情,一直沒有回來。

沒有想到唐菲等不到他的消息,獨自一個人悄悄離開了唐門,長松十分自責的來跟他報告這件事,他第一反應就是唐菲肯定去大魏京城了。

他立即派唐門在京城的人員前去打聽,可是都沒有打聽出什麼消息,其實那時候,唐菲已經被祁元修抓住關在奕王府了,外人自然打聽不到她的消息。

「快點把信給我看看,現在到哪裡了?這個丫頭太任性了,這次回來我一定要好好教訓她一頓。」

長松把那封簡單的信遞給了他,唐應接過去一看,頓時皺眉。

「菲兒竟然跟著南嶽大皇子還有公主一起回來的,她怎麼會跟皇室的人混在一起呢?」唐應疑惑的問道。

長松也是一臉茫然,唐應離開之後,讓他看好唐菲,他沒有看住,十分自責,這會兒什麼話都不敢說了。

「不行,我們不能等她回來了,我要去接她,我們唐門從來不跟皇室人來往,菲兒心思單純,我怕她被人利用,長松,你去準備一下,我們即刻出發。」

長松不但耽誤,立即就去準備了。

這時候隨煬已經帶著隨玉心和唐菲走到了大魏的邊境,這一路走來,開始的時候,唐菲一直悶悶不樂,因為秦葉悠不願意跟她離開。

隨煬為了讓她開心,並沒有一直趕路,而是一邊遊山玩水,一邊往回走著,在路上對唐菲也是照顧有佳,儘力讓她開心一些。

唐菲這才慢慢的展開笑顏,心情稍微好一些了,當局者迷旁觀者清,唐菲只是覺得隨煬很好,不但是她的救命恩人,還是這樣溫柔體貼,可是她沒有看出來,隨煬看她的眼神早已經跟最初不一樣了。

旁邊的隨玉心畢竟了解自己的皇兄,看見他對唐菲的溫柔體貼,就連她都眼紅了,開始的時候,她心裡有些彆扭,感覺一直以來對自己很好的皇兄要被搶走了。

可是幾天相處下來,她也變得很喜歡唐菲,兩個人都是南嶽人,一個身居後宮,一個常年待在山頂,又都有一個十分愛護妹妹的好哥哥,兩個人特別有共同語言,看到任何一件新鮮有趣的事物,都能興奮半天,很快就成為好朋友。

這一天正好經過一個邊境的小鎮,天色不早了,隨煬於是決定晚上就在小鎮上歇息了。

「其實如果我們能加快一點速度,天黑之前,就能進入南嶽境內的。」唐菲有時跟唐應來這裡交易,對這片的地形稍微熟悉一下。

「我們已經趕了好幾天的路,今晚就好好休息一下,明天直接回南嶽了,就不再休息了,今晚就住在這裡吧。」隨煬解釋道。

其實他故意一路上走的很慢,他不想跟唐菲分開,可是又無法帶她去皇宮,這段時光可能是他們能相處的最後的時光了,越靠近南嶽,他越不舍。

唐菲不疑有他,點頭同意了,隨玉心在旁邊看到這一幕,看著皇兄痴情的眼神,她有些不忍,決定幫一幫她。

「菲兒,我們回到南嶽之後,我捨不得跟你分開,你能不能來皇宮陪我玩啊?」隨玉心邀請道。

隨煬看了她一眼,沒有想到他的眼神里竟然都是不贊同,隨玉心一怔。

唐菲沒有察覺到這兄妹倆之間的眼神交流,她直接說道:「我可能沒有辦法繼續陪你玩了,這次我是偷偷跑出來的,我哥哥肯定會怪我的,我還是先乖乖回唐門認罰的好。」

「你哥哥對你凶嗎?如果有需要的話,我可以親自上門替你解釋一下,就說我們需要你陪著去大魏,所以才帶你走的。」

隨煬一聽唐菲恐怕會被責怪,就有些擔憂。

唐菲笑了一聲,露出潔白的貝齒,笑容燦爛的說道:「大皇子,多謝你的美意,不過不用啦,我哥哥是最疼我的,他肯定也就是象徵性說我兩句,如果我表現的要哭了,他一句話都不捨得說我了。」

看上去確實是被寵愛著長大的女孩子。

「不過我還是很歡迎你們去唐門找我玩啊,我整日待在山上,都要悶壞了,你們要是能來玩就太好了。」唐菲熱情的邀請。

隨玉心也表現的很嚮往人,隨煬淡淡的點頭答應了。

此去經年,有太多的不確定了,他何嘗不想整日見到她啊,可是如果註定沒有結果,最好就不要有太多牽扯。

安頓下來之後,隨玉心趁著唐菲正在收拾東西,她悄悄來到隨煬的房間,直接問道:「皇兄,你是不是真的喜歡唐菲啊?」

隨煬轉頭點了一下她的額頭:「小丫頭,你看出來了?」

隨玉心翻了一個白眼:「您老人家的眼神就一直追隨著人家走,眼神那麼溫柔,誰看不出來啊,也就唐菲那個傻眼頭還蒙在鼓裡吧。」

「她既然不知道,你就千萬不要多說什麼了,而且也不要再邀請她去皇宮遊玩什麼的了,我們到了南嶽就要分開了。」隨煬認真的囑咐道。

隨玉心一聽這話,感覺十分的不理解:「皇兄,為什麼你的話聽起來,就好像是要跟她訣別一樣,喜歡一個人,不就應該想要一直跟她在一起嗎?」

隨煬忍俊不禁,輕聲笑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那是你們這些小女子的想法,在我們男人看來,喜歡一個姑娘,就希望她能一切都好,我也一樣,希望菲兒一直都這樣開開心心,快快樂樂,無憂無慮的過著簡單的日子。」

隨玉心似乎明白了隨煬的話,可還是有些不甘心的問道:「把她留在你身邊,好好的保護著她,難道也不行嗎?」

隨玉心心裡有了喜歡的人,就希望這世間所有的有情人都能終成眷屬,有什麼比讓兩個人相愛的人更殘忍的呢?

隨煬嘆了一口氣,他何嘗不想跟自己喜歡的人朝朝暮暮,「唉,我現在還沒有這個能力,帶著她會皇宮,就好像是把一隻百靈鳥的翅膀折斷了,關在籠子里一樣,我不舍的。」

隨煬寧願讓自己忍受相思之苦,也不願讓自己心愛的女人受委屈,這樣的深情,這樣的無奈,隨玉心都有些心疼自己的皇兄了。

晚上三個人在客棧一樓吃飯喝酒聊天,隨玉心心疼自己的皇兄,故意說有些頭疼,就先回去休息了,讓隨煬跟唐菲多一點單獨相處的時光。

唐菲有些不放心,想要跟上去照顧她,被隨玉心嚴詞拒絕了:「我沒事,就是白天太累了,我自己休息就好,不準任何人靠近我,打擾我!」

唐菲有些莫名其妙,對著隨煬問道:「心兒是不是討厭我了,怎麼會這樣說話呢?」

隨煬自然知道自己妹妹的苦心,他笑著說道:「沒事的,心兒累的時候,就這樣喜歡一個人安靜的休息,不用理她,公主一般都這樣嬌氣。」

唐菲忍不住笑了起來:「還不是因為有你這樣的好哥哥護著她,她才會這樣的,這是一種幸福。」

隨煬點了點頭:「想必你跟你哥哥平時相處也這樣吧?」

提起唐應,唐菲就忍不住笑起來:「是有點像,我哥哥總是無限度的包容我,對我好的沒邊,這些年,如果不是因為有哥哥在,我不知道會變成什麼樣呢。」

想起她失語並活在自責懊悔中的那些年,她感覺到眼眶微微發熱,有種想哭的衝動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7章:因愛分開

34.2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