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8章:敞開心扉

第188章:敞開心扉

隨煬跟唐菲正說著話呢,就見她的臉色有些不好了,好像有些悲傷。

「怎麼了?我剛才說錯什麼了嗎?」隨煬有些擔憂的問道。

他關切的眼神,溫柔的語氣,觸動了唐菲心裡最脆弱的角落,她苦澀的笑著說道:「我和心兒雖然都有個好哥哥,但是她比我幸福的多,每當我聽到她抱怨父皇和母后管教她多嚴格的時候,其實我都很羨慕,我自小就沒有母親,父親整日忙碌,一直都是哥哥帶著我。」唐菲低聲說道,眼睛里有說不出難過和落寞。

「抱歉啊,心兒總是大大咧咧的,她肯定不是故意要惹你傷心的……」隨煬感覺到有些愧疚。

唐菲搖了搖頭:「沒事的,其實我很像喜歡聽這個,我有時候會幻想,如果我母親沒有去世,如果我父親還在的話,他們或許也會這樣對我,就算是幻想一下,也是幸福的。」

隨煬看著她,稚嫩白皙的小臉,本以為她整日笑的那麼陽光燦爛,肯定也是像心兒一樣,被所有人寵溺著長大的人,沒想到竟然是這樣的可憐身世。

唐菲一抬頭就看到隨煬心疼的眼神,她笑了一下說道:「你不用這麼同情我,我現在已經好多了,我可以說話,可以到處走,可是跟任何人說話,已經很幸福了,四年前的我,從來不說話,從來不愛笑,也從來不願接觸外人。」

隨煬一驚,有些不敢相信,唐菲看著他問道:「你害怕了嗎?」

「不,我怎麼會害怕,我只是覺得不可思議,你到底經歷了什麼?」隨煬問道。

「我曾經眼睜睜看著我娘慘死,從此我就不說不笑不愛見人了,一直到幾年前遇見秦姐姐,她幫我走出了心裡陰影,我才能像現在這樣活的跟正常人一樣。」

很奇怪,這些話她從來不敢說的,也不願意對外人說起,唯恐再受刺激,內心承受不了,可是當著隨煬的面,看著他溫柔的眼神,自然而然就說出來了。

在他的身邊,總是感覺到那麼安心,好像什麼都不必害怕。

隨煬忍不住摸了摸她的頭,眼神都是疼惜,還有一點欽佩,低聲說道:「那些年你肯定過的很辛苦吧,我能想象的出,心裡帶著那份痛苦,肯定活的生不如死。」

唐菲點了點頭,大大的眼睛,怔怔的望著門外:「是的,那時候我曾經想要死了,想了無數次……」

隨煬忍不住握住她的手,柔軟卻也冰涼,帶著微微的顫抖,他握的更緊了一些,希望能通過這隻手更她更多的溫暖和能量。

唐菲任由他握住自己的手,感覺到他的溫暖,淡淡的說道:「那時候我就在心裡說道,我不能死啊,不然怎麼對得起哥哥,他對我這麼好,我要是死了,這世上就剩下他孤零零一個人了,太可憐了,就這樣我咬牙撐著,一日一日的熬著。」

說到這裡,唐菲的眼中慢慢溢出大顆大顆的眼淚,可是她的臉上卻還帶著微笑。

這樣帶淚的微笑,更加刺痛他的心,他忍不住摟住了唐菲。

隨煬知道,所有的舉重若輕,背後都有十倍的艱辛,越是風平浪靜,越是可能剛剛經歷了狂風暴雨。

她現在笑的越甜,可能之前就過的越苦,這個可憐的女孩子,曾經背負了多少的艱辛和辛酸啊。

「想哭就哭吧,你不必為任何人壓抑自己的情緒,你已經做的很好了,哭吧。」隨煬輕聲說道。

唐菲自從好了之後,看著哥哥驚喜萬分的神情,她不忍心在他面前表現出一點點的不愉快,其實那些事,她雖然能平靜接受了,可並不是忘記了,想起來還是會難過的。

可是她不敢表現出一點點,現在當著隨煬的面,緩緩的把心裡的秘密都說出來了,痛痛快快的哭了一場,心裡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暢。

許久之後,她從隨煬的懷中抬起頭來,擦乾了眼淚,有些不好意思的看著他。

「都怪我,可能今晚喝多了酒,你讓你聽這麼多讓人不開心的話。」唐菲歉意的說道。

「不止呢,還把我的肩膀都哭濕了,我終於知道為什麼說女人是水做的了。」隨煬笑著說道。

唐菲也挺不好意思的,忍不住笑了起來。

「不過我很開心,很開心,你願意跟我說這些事,很開心你願意在我肩頭哭,菲兒,答應我,以後不要為任何人委屈自己,好不好?」隨煬低頭看著她,溫柔低沉的說道。

唐菲聽了之後,愣了一下,然後似乎反應過來什麼,臉微微的紅了,她低下頭,默默的點了點頭。

經過這一晚上的交談,兩人都感覺到彼此之間的感覺,好像跟之前不太一樣了,兩人一起上樓,隨煬先把唐菲送到門口,輕聲說道:「好好睡一覺,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。」

唐菲紅著臉,點了點頭說道:「嗯,你也早點休息。」

然後脈脈對視片刻,然後依依不捨的分開,唐菲紅著臉關上房門,感覺心臟還在蹦蹦快速跳著。

平時總能躺下很快就睡著的唐菲,今夜有些失眠,臉紅心跳,難道這就是心動的感覺?她真的喜歡上了隨煬?

她捧著自己的滾燙的臉,不太好意思的把頭埋在被子里,過了好久,才終於迷迷糊糊快要睡著了。

空氣中有一股若有若無的香氣飄來的時候,唐菲猛然睜開了眼睛,她常年在唐門,對各種詭異的氣味十分敏感。

立即捂住自己的鼻子,剛剛想要起身,然後就看到門口站著一個人,她倒要看是誰要害她,門外那人不知道用什麼辦法,打開了門,悄悄閃身進來。

看到床上假裝昏迷的唐菲,冷笑一聲:「哼,原來你才是他在意的人啊,那就把你搶座,看他還能在我面前得意不!」

這個聲音,並不是唐菲熟悉的人,就在那人想要靠近她的時候,唐菲猛然起身,直接把被子往那人身上一罩,快速往門口逃去,剛剛想要大聲呼救。

沒有想到那人動作迅速,已經沖了過來,一掌把她推倒了,唐菲慘叫一聲,跌倒在地。

「你是誰?你想要做什麼?」唐菲快速起身,盯著他問道。

「廢話少說,跟我走!」那人逼近她,馬上就要抓住他了,門口又衝進來一個人,瞬間把唐菲拉過來,擋在自己的身後。

唐菲一看是隨煬,心裡頓時覺得踏實了。

「拓跋宏!你這個卑鄙小人,竟然還敢在我面前出現,今天就要你的命!」隨煬一看是拓跋宏,他上次傷了心兒,這次竟然要對唐菲動手,頓時全身就籠罩著一層殺機。

拓跋宏冷冷一笑:「哼,想殺我,也不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!」

隨煬懶的跟他說廢話,直接執劍衝上前去,兩人打的難捨難分,唐菲悄悄的往門口移動,隨煬帶著的侍衛都住在樓下,她要去搬救兵。

可是剛剛移動到門口,就被拓跋宏發現了,他頓時加快攻勢,把隨煬壓下一點,然後迅速衝到門口,一把扯過唐菲的胳膊。

唐菲驚叫一聲,隨煬立即執劍衝上來,眼看長劍就要刺中拓跋宏了,拓跋宏把唐菲拉過來擋在自己身前。

隨煬趕緊收劍,差點就傷了唐菲,拓跋宏趁機把唐菲,往隨煬身邊用力一推,隨煬趕緊接住了唐菲。

就在這一瞬間,拓跋宏不知道從哪裡摸出飛鏢,瞬間朝著這邊投過來,危機時刻,隨煬一個轉身,把唐菲緊緊的護在在懷裡,然後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所有的飛鏢。

「大皇子!」唐菲驚叫一聲,抱住了他,隨煬剛剛想要安慰他兩句,一張口卻猛然吐出一口鮮血。

拓跋宏趁機逃了出去,這一切發生的太快,隨玉心和侍衛們趕來的時候,拓跋宏早已逃的無影無蹤了。

眾人扶著隨煬躺下之後,把飛鏢拔下來之後,發現傷口不深,可是傷口處有黑血流出,這些飛鏢上有毒。

唐菲雖是出自唐門,可是唐應太過保護她,為了她的健康,並不怎麼讓她解除毒藥,所以她也無法判斷出這是什麼毒,隨性的太醫居然也查看不出來。

唐菲從自己隨身攜帶的荷包里,取出一個護心丹,讓隨煬服下。

她十分自責,剛才隨煬要不是為了保護她,也不會中毒鏢,拓跋宏根本就打不過隨煬的。

「都是我不好,是我連累了你。」她十分自責的說道。

「菲兒,別哭啊,不怪你,我現在倒是慶幸傷的是我,我常年習武,體內有真氣護體,這點毒還奈何不了我,要是受傷的是你,我絕對不會原諒自己的。」隨煬安慰她。

其實他說的輕鬆,這毒根本就沒有他說的那麼簡單,現在他雖然還能勉強說話,可是意識已經有些模糊了。

「大皇子,你別怕,我給你服用的護心丹,不但可以保護心脈不被毒害,還能化解一般的毒藥,我們這就要到南嶽了,你一定要撐住啊。」

唐菲緊緊的握住他的手,就像昨天晚上他給她能量一樣,此時此刻她也想多給他一些能量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8章:敞開心扉

34.4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