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89章:捨己救人

第189章:捨己救人

「別喊我大皇子了,菲兒,喊我的名字。」隨煬輕聲說道。

「這怕是不太合適吧,不然我喊你煬哥哥吧?」唐菲低聲說道,不由自主的又紅了臉,她以為隨煬不讓她喊大皇子,是不想暴露身份。

其實隨煬只是想要聽聽她喊喊他的名字,這毒來勢兇猛,他不知道自己能不能躲過去這個劫,如果真的要死了,至少能聽聽他喊她的名字,也能少點遺憾。

為了趕回王都為大皇子解毒,他們決定連夜趕路,直接回王都。

隨玉心和唐菲守著隨煬,乘坐同一輛馬車,帶著一些侍衛先趕路,其餘的侍衛壓著後面的馬車上的東西慢慢走。

為了安全起見,他們乘坐了運東西的馬車,然後他們乘坐的馬車,用來拉東西。

天亮之後,隨煬身上的毒素已經擴散,他全身已經不能動了,唐菲又給他吃了一顆護心丹,這是唐門特質的,價值連城的,唐應也只給她裝了幾顆。

疾馳的馬車來到兩國的邊境,眼看就要進去南嶽了,卻突然停了下來,車夫戰戰兢兢的說道:「大皇子,外面有人攔路!」

唐菲隨即掀開馬車帘子,一群高大的黑衣人,騎著馬拉住了他們的去路。

「肯定是拓跋宏,他昨晚知道我中毒,肯定不會善罷甘休,我們換了馬車,沒想到也被他發現了。」隨煬躺在那裡說道。

「心兒,我讓侍衛護送你和菲兒離開,進了南嶽國境,拓跋宏就不敢動你們了。」隨煬說道。

「不,我不走,皇兄,你現在這樣,我怎麼能拋下你離開。」隨玉心當即拒絕道。

「心兒,聽你皇兄的話,你趕去南嶽就能搬救兵了。」唐菲也勸說隨玉心,然後她轉頭對隨煬說道:「煬哥哥,你都是為了我受傷,我不會扔下你離開的。」

「心兒,菲兒,你們別固執了,我是南嶽的皇子,拓跋宏不敢我把怎麼樣的?你們都是女孩子,趕緊走!」隨煬十分著急的說道,從來沒有感覺這麼無力過,本應該是他保護兩個女孩子的。

隨玉心突然說道:「不,現在能救你們的只有我了,拓跋宏在大魏就要把我抓走,他的目的就是我,我來擺平這一切。」

隨煬太了解自己的妹妹了,立即驚怒喊道:「心兒,你要做什麼,我不准你胡來!」

隨玉心轉頭看了他一眼,竟然還笑了一下:「皇兄,你是我們南嶽未來的國主,你不能有任何閃失,你放心吧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。」

隨玉心說著就掀開馬車帘子出去了,隨煬心急如焚,在後面喊道:「心兒,你給我回來!」一激動,毒素更加擴散,又吐出一口鮮血。

唐菲趕緊安撫她,幫他擦去嘴角的血跡,隨煬一把抓住她的手說道:「菲兒,快點去攔住心兒!拓跋宏就想要娶她,然後藉機要挾南嶽跟他聯盟,心兒絕對不能跟他走。」

唐菲點了點頭,輕聲說道:「煬哥哥,你放心,我不會讓拓跋宏帶走心兒的,一切有我。」

她出乎意料的平靜,讓隨煬感覺到有些不安。

此時隨玉心正在馬車外跟拓跋宏對峙,她高聲喊道:「拓跋宏,北燕和南嶽向來無冤無仇,你為何要屢屢跟我們作對,一旦兩國開展,對我們都沒有好處!」

「心公主,你誤會了,我從來沒有想過要你們作對,我只是一直愛慕公主,想要把公主娶回做我的王妃而已啊。」拓跋宏極為厚顏無恥的說道。

隨玉心忍住噁心,冷著臉問道:「拓跋宏,你廢話少說,你到底要怎樣才能放過我們!就直說吧」

拓跋宏得意一笑:「公主真是爽快人,我更加喜歡公主了呢,很簡單,你跟我走,我就放你皇兄回去。」

「還有解藥呢?」隨玉心問道。

「解藥自然一奉上啊。」拓跋宏一邊笑著,一邊靠近這邊的馬車。

「拓跋太子,真是好計謀啊,不過恐怕最後會是竹籃打水一場空!」唐菲出現在隨玉心的身後高聲說道。

拓跋宏一愣,盯著唐菲問道:「你這是什麼意思?」

「你帶走公主,打的什麼齷齪心思你自己心裡清楚,到時候南嶽為了公主的名聲,只能把公主嫁給你,到時候你就可以脅迫南嶽跟你聯盟,要挾南嶽,我說的對不對?」

唐菲聲音清脆,字字句句都說的十分清楚,就連隨玉心都愣住了,她知道拓跋宏想要帶走她,覺得只要她跟著拓跋宏走了,其他人就會安全了,沒有想到這後面還有這麼嚴重的後果。

如果因為她一個人,連累了南嶽整個國家,她這個公主還有何臉面活在世上。

拓跋宏的心思被一個小姑娘給說破了,臉上有些掛不住,不過他向來不把自己的臉皮當回事,當即說道:「我不懂你在說什麼,我只是愛慕公主而已,你不要在這裡胡說八道。」

明目張胆的狡辯,敢做不敢當,簡直是無恥之極了!

「拓跋宏,不管你承認還是不承認,我告訴你,你的如意算盤都打錯了,南嶽國主共有公主十幾個,你覺得他們會為了一個公主,被你要挾嗎?你自己也有妹妹,她在你們眼裡是什麼價值,你心裡清楚。」

拓跋宏賣妹求榮的事情,整個東大陸幾乎都知道。

拓跋宏臉色更冷了,縱使他臉皮再厚,被人這樣說,也有些忍受不了,而且他感覺到就連旁邊的侍衛看他的眼神也有些異樣了。

「你絮絮叨叨胡說八道些什麼!本太子沒耐心聽你的廢話,公主,一句話,你到底跟我走還是不走?」拓跋宏不耐煩繼續糾纏了。

隨玉心剛剛想要說話,被唐菲拉住了,她低聲說道:「公主,別衝動,你代表的是整個南嶽,不是你自己!」

隨玉心一愣,唐菲已經走向前,高聲說道:「昨天晚上你想把我劫走,肯定是我發現對隨煬來說,我要比她的妹妹重要了吧,我才是大皇子最在意的人,你不就是想要要挾大皇子嗎?我跟你走,你的目的才能達成。」

拓跋宏一怔,昨天晚上他躲在暗處,聽到隨煬跟唐菲的談話,都是男人,他看的出來隨煬對唐菲是真動心了,所以他才要抓走唐菲的。

「你真的願意跟我走?」拓跋宏被說動了,盯著唐菲問道。

「菲兒,你何必……」隨玉心剛剛想要說話,被唐菲給攔住了,她低聲說道:「我當然不會跟他走,我會引開他們,你們讓侍衛護送,趕緊走!我們在王都回合!」

「菲兒,你不要亂開,我不允許!」隨煬在馬車裡聽的一清二楚,大聲胡喊道,心急如焚。

隨煬急切的呼喊聲,讓拓跋宏更加相信唐菲的話了,他挑了挑眉,笑著說道:「既然如此,姑娘,那就跟我一起走吧。」

唐菲翻身上了旁邊一個侍衛的馬,在侍衛耳邊低語一聲,讓侍衛去守著馬車,然後轉頭對拓跋宏說道:「哼,想要帶我走,就看看你有沒有這個本事了!」

說完之後,一揚馬鞭,疾馳而去,同一時間,那名下馬的侍衛,已經趕著馬車迅速朝另外一個方向而去。

拓跋宏一愣,隨機喊道:「娘的,趕緊給我追!」

他看了一眼單槍匹馬逃走的唐菲,又看了一眼被侍衛護著疾馳而去的馬車,隨機掉頭去追唐菲,然後讓侍衛去追隨煬他們的馬車。

「誓死給我追回來,如果追不回來,就提著腦袋來見我!」拓跋宏吩咐道。

唐菲騎著馬,飛快的往前沖,可是她到底不是拓跋宏的對手,她騎得馬也趕不上拓跋宏的駿馬,很快就被追上了。

「小姑娘,你就別跑了,你以為能逃出我的手掌心嗎,還是乖乖從了本太子吧!」拓跋宏喊道。

「你休想!我就是死也不會跟你這樣噁心的男人在一起的!」唐菲狠狠的唾棄了他一句。

「哼,隨煬是皇子,而我是太子,南嶽還不如北燕一半大,你願意跟著隨煬,為什麼不願意跟我?」拓跋宏氣憤不已的問道。

「你連大皇子的一個腳指頭都趕不上,大皇子清新高潔如玉,你就像是茅坑裡的臭石頭!」唐菲十分唾棄的說道。

她故意刺激拓跋宏,就算是註定要死,她也不想讓拓跋宏好過。

拓跋宏果然大怒,一鞭子抽過去,唐菲立即被抽下馬。

「菲兒!」就在同一瞬間,前方突然傳來一聲呼喊,唐菲一聽到這個聲音,眼淚瞬間掉落下來,就連身子上的被鞭子抽出的傷口,都感覺不到疼痛了,她知道這下子有救了!

唐應帶著人遠遠的看到一個好似是唐菲的姑娘,騎著馬狂奔,身後似乎還有人追著,他立即帶人追了上去。

稍微近一些的時候,驚訝的發現,真的是唐菲!不知道那個吃了熊心豹子膽的人,竟然敢追擊她。

唐應立即加快速度追了上去,還沒靠近呢,眼睜睜看著唐菲那個男人一鞭子從馬上抽下來。

唐應頓時急了,這麼多年他放在手心裡疼愛,從來不捨得動一手指頭的妹妹,竟然被人這樣虐待,他頓時殺人的心都有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89章:捨己救人

34.62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