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0章:不是一條路上的人

第190章:不是一條路上的人

唐應的武功造詣跟祁元修不相上下,拓跋宏根本就不是他的對手。

尤其是拓跋宏剛才正在得意呢,眼看著就要抓住唐菲,以後就能威脅大皇子了。

沒想到半路殺出一個唐應,氣勢兇猛,二話不說哦,直接出招,而且招招都帶著殺機,拓跋宏慌忙應戰,幾招之後,就感覺到自己跟對方實力相差太大。

唐應的長劍幾次差點刺中他的心臟,拓跋宏有些意外,不敢在戀戰了,轉頭就要逃跑,唐應正在氣頭上,怎肯放過他,正要去追呢,突然被唐菲喊住了。

唐菲現在知道拓跋宏是北燕的太子,哥哥如果殺了他,恐怕會引起兩國的紛爭,還會把唐門牽扯進去,她不能讓哥哥繼續追下去了。

「哥哥……」她高呼一聲,唐應立即停下來,只能恨恨的看著拓跋宏的逃走了,他急忙奔赴唐菲身邊,關切的問道:「怎麼了?菲兒,你怎麼樣了?」

唐菲見到唐應,剛才所有的勇氣和堅強都不見蹤影了,立即淚眼汪汪的說道:「我胳膊疼……」

唐應一看她的胳膊,剛才挨了拓跋宏一鞭子,衣服都破了,白嫩的胳膊上留下一道紫紅色的淤青,看著觸目驚心。

「你別動,我現在就給你上藥!現在知道疼了,你偷偷跑出去的時候,怎麼不知道會疼啊。」一邊拿出藥油,一邊忍不住數落道。

唐菲自知理虧,不敢辯駁,唐應幫她處理好傷口,隨口問道:「你來信不是說跟大皇子一起回來的嗎?怎麼現在一個人?剛才那個人是誰?」

「說來話長,剛才那人是北燕太子拓跋宏,是個極為陰險狡詐的小人!」唐菲恨恨的說道,然後突然想起什麼,驚呼一聲:「壞了,拓跋宏逃走了,說不定會去追大皇子的馬車,哥哥,我們快去救他!」

唐應沒有動,他看著唐菲,平靜的說道:「菲兒,你沒事就行了,大皇子自然有侍衛護送人,不是我們應該擔心的。」

「你不知道!大皇子受傷了,他的侍衛還有一些在後面呢,拓跋宏帶著的都是高手,大皇子很危險啊,哥哥,我們怎麼能見死不救呢。」唐菲著急的說道。

唐應的臉色也冷下來,直接說道:「菲兒,難道你忘記了嗎?我們唐門有規定,任何人不能跟皇室來往!」

唐菲很少見哥哥這樣強硬,她一愣,然後委屈的說道:「可是大皇子曾經救了我兩次,都是救命之恩,難道他現在有難,我能見死不救嗎?」

唐應看著唐菲倔強的小臉,那個意思,如果自己不去救,她自己一個人也要去救的,他終究擰不過自己的妹妹,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好吧,我們這就去看看。」

把唐菲扶上馬,然後在她的指引下,朝著隨煬剛才離開的地方追過去了。

走了不多遠,就看到前方正在混戰,那群黑依然果然包圍住了隨煬的馬車,侍衛們正在跟黑衣人拼殺,雙方都有傷亡。

唐應一看就明白了,立即帶人追上前,加入戰鬥。

唐菲趁機上了馬車,看到隨玉心正全身戒備,手裡拿著一把匕首,警惕的看著門口,她講隨煬嚴嚴實實的擋在自己的身後。

「心兒,別怕,我來救你們了?我哥哥也來了,我們會沒事的。」唐菲立即說道。

「你怎麼回來了?拓跋宏沒有抓到你?太好了!」隨玉心又驚又喜的說道。

唐菲往她身後一看,隨煬臉色蒼白,嘴角還帶著血跡,看上去已經昏迷了。

「煬哥哥,怎麼樣了?」唐菲緊張的問道,明明她離開之前,他還是清醒的啊。

隨玉心的眼眶都紅了:「你走了之後,皇兄激怒攻心,噴出兩口鮮血,然後就昏迷了,一直都沒有醒來。」

唐菲也很揪心,她趕緊試了一下隨煬的脈象,已經變得微弱了,不過有她的護心丹護著,好在沒有生命危險,就是不知道這毒素能托多久。

這時候外面的打鬥聲已經停下來,唐應掀開馬車帘子說道:「菲兒,那幫人已經被打跑了,現在沒事了,你出來吧,跟我回唐門。」

「哥,大皇子昏迷了,侍衛們又是傷的傷,亡的亡,我們現在不能離開,先把大皇子和公主送回皇宮吧。」唐菲不願意離開。

唐應微微皺眉,他實在是不想跟皇室有太多牽扯,十幾年前唐門的慘案,就跟南嶽朝廷有關,他對朝廷一直心有芥蒂。

「唐門主,隨玉心在這裡擺脫您了,我皇兄生命垂危,再也經不起一點折騰了,你如果願意把我們護送會皇宮,我父皇一定會重重感謝你的。」隨玉心趕緊說道。

「好吧,我護送你們回去,不過我並不是為了什麼感激,只是因為剛才菲兒說,大皇子對她有救命之恩,這就相當於報恩了,以後就兩不相欠了。」

唐應淡淡的說道,然後就指揮自己的手下,一起護送這些人回去。

隨玉心感覺到唐應的冷淡,不過現在他們確實有求於人,也不好說什麼,只能默默無聞的守著隨煬,盼望早一點回到都城。

唐菲知道自己的哥哥心裡不痛苦,她看現在隨煬的情況還算穩定,就讓隨玉心守著隨煬,然後她來到馬車外面,跟旁邊騎著馬的唐應說話。

「哥哥,我這次去大魏,見到秦姐姐了,還在奕王府住了一段時間。」

唐菲沒好意思說自己刺殺祁元修不成,被人家給囚禁的事情。

唐應猛然聽到唐菲提起秦葉悠,心裡頓時就被觸動了一根心弦,態度也不如剛才那麼冷漠了,低聲問道:「葉悠,她還好嗎?」

唐菲回想了一下,秦葉悠當初在奕王府似乎也並沒有受到為難,只能點了點頭說道:「秦姐姐還好,只是她現在走不開,她好像是真的很愛奕王……」

唐菲說到這裡偷偷的看了一眼唐應,雖然她比較無法接受,秦葉悠這種超越仇恨的愛,可是只要是秦葉悠所做的決定,她都願意去理解。

唐應在心裡默默的嘆了一口氣,當初秦葉悠不願意接受他,告訴他,她的心已死。

其實當初唐應就明白,沒有誰會真正的死心,只是很多痴情人,一顆心只會為一人加速跳動而已,而他不是秦葉悠的那個良人。

唐菲從懷裡摸出那封信,遞給唐應:「這是秦姐姐給你的信,哥哥,我覺得你可以先不要放棄,還是有希望的。」

唐菲強行自己給自己的哥哥打氣,在她心裡,祁元修那個陰晴不定,整日冷著臉的傢伙,怎麼可能配的上秦葉悠。

唐應接過信,並沒有立即打開,怔怔的看著信封上的字,秦葉悠用娟秀的筆記寫著,唐應收。

他小心翼翼的把信踹在了心口的位置。

在唐應的護送下,隨煬一行人終於到了南嶽的都城,一直到了皇城口,唐應停了下來,在旁邊靜靜等候著。

唐菲明白他的意思,剛剛想要到馬車裡跟隨玉心道別,她卻先一步出來了。

隨玉心十分客氣的下了馬車,來到唐應身邊說道:「多謝唐門主護送我和皇兄回來,他日若有需要本公主的地方,我一定義不容辭。」

「公主客氣了。」唐應也淡淡的回應道。

唐菲拉住她的手說道:「快別客氣了,趕緊帶大皇子進宮,找太醫看看吧。」

隨玉心點了點頭,雖然現在她很想讓唐菲跟她一起進宮,陪在隨煬的身邊,她深深知道,隨煬現在很需要唐菲的陪伴,可是她依舊沒說一句挽留的話,她記得隨煬曾經跟她說過的話,不想讓唐菲入宮,她應該活的簡簡單單快快樂樂的才行。

唐應帶著唐菲回到唐門,她也一直心神不寧的,總是擔憂隨煬身上的毒性,有沒有發作,有沒有生命危險。

看著唐菲心不在焉的樣子,唐應嘆了一口氣,吃過晚飯之後,兄妹來坐在院中,喝茶賞月,以前都是三個人,還有秦葉悠陪在旁邊,現在只剩下兩個人了,頓時覺得凄涼不少。

唐應本想問的委婉一些,可是糾結了半天,卻還是開口問道:「菲兒,你是不是喜歡大皇子?」

唐菲一怔,然後就感覺到臉騰的熱了起來,不過她也沒想隱瞞,支支吾吾的說道:「我也不是很清楚,這到底是不是喜歡,我就是覺得他很好,跟他在一起很有安全感,很安心,煬哥哥對我很照顧很好……」

唐應看著她,心裡想著這傻丫頭,都跟人家叫煬哥哥了,還不知道這是不是喜歡呢,不過她如果不是很確定的話,倒是也很好。

「菲兒,你說過他曾經救過你兩次,所以啊,你對他可能只是感激之情,被他救過,就有些依賴而已,我們江湖人,跟皇室之間是沒有辦法來往的,你們最好就此斷了吧。」唐應直接說道。

唐菲不太願意接受,小心翼翼的問道:「就做普通朋友也不行嗎?」

「不行,你們無法成為普通朋友,他是皇子,未來可能成為君主,他的身邊容不下你這樣的女人!」唐應唯恐唐菲還抱有一絲希望,索性把話說透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90章:不是一條路上的人

34.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