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3章:一出好戲

第193章:一出好戲

「兩位大哥辛苦了,今晚奕王宴請醫藥盟所有人,主管讓我給兩位大哥也送點酒菜來。」小廝笑着說道,然後走上前,把酒菜擺出來。

那兩個守衛的,年輕一點的眉開眼笑說道:「算他有良心,沒有忘記我們哥倆。」

年長的守衛卻看着小廝說道:「你是誰?怎麼好像沒有見過的你?」一邊說一邊上下大量那小廝。

「哦,我是剛剛上山的小六,就住在山下,這兩天聽說醫藥盟非常忙,缺人手,我就進來幹活了,今晚大家都去喝酒了,主管就安排我跑個腿送個酒。」

小六笑嘻嘻的說道,看上去十分憨厚,那年長的守衛見他說的也合情合理,表情稍微有些鬆動。

「好啦,大哥,別這麼緊張啦,主管只說讓我們不離開這地方,又沒說不讓我們吃喝,我們就在這門口吃喝,害怕什麼。」年輕守衛勸說道。

那年長守衛終於點頭答應,小六跟有眼力見,趕緊端出酒菜,擺好碗筷。

「兩位大哥,你們慢慢喝着,我還得去給其他人送酒菜,就先走啦。」小六笑嘻嘻的說道。

兩個守衛點了點頭,小六就出去了,這兩人喝了一口酒,都是一喜。

「這奕王就是大氣啊,用這麼好的酒宴請醫藥盟所有人啊。」

「哼,人家可是王爺,再說了,我聽說這兩天全盟上下的人都忙的夠嗆,他表示一下也是應該的。」

兩人說說笑笑,不知不覺就喝了好幾杯,雙雙醉倒在桌子旁。

又過了好一會兒,倉庫的門被推開了,進來兩個人,正是剛才失蹤不見的祁元修和秦葉悠。

他現在是一點酒氣都沒有了,其實他們在山上欣賞夕陽美景的時候,秦葉悠就發現了,祁元修其實是在裝醉。

「你就算是喝醉了,也不會是這樣的失態的。」秦葉悠說道。

祁元修微微一笑:「那就好好配合我,你之前不是一直好奇,我要你演的大戲是什麼嗎?現在就開始了,讓我也看看你的演技。」

兩人趁著追風跟那個侍衛喝酒的時候,偷偷的從大石頭上溜下來,找了一個地方藏好,這裏怪石林立,十分容易藏身。

然後趁著追風和那名跟蹤他們的侍衛去找葉副盟主的時候,兩人偷偷的跑回了醫藥盟後院,那個奇怪的倉庫外躲著,這時候追風才帶着醫藥盟的所有人往後山而去。

秦葉悠戳了戳倉庫里那倆趴在桌前的侍衛,問道:「他們真的喝醉了嗎?」

「他們倆是暈了,那個酒里放了葯。」祁元修一邊說,一邊從其中一個侍衛的身上摸出了鑰匙。

兩人不再耽擱,趕緊打開地牢的門,慢慢往裏走去,不知道走了多遠,終於看見一個牢房。

這件牢房並不昏暗,反而十分亮堂,祁元修和秦葉悠抬頭一看,終於明白了。

「我說了怎麼追風找了這麼久都沒有線索,原來他們把薛神醫藏在著湖底了。」

祁元修說道。

秦葉悠這才恍然大悟,原來這個牢房正好在湖底,這裏的光線都是湖面上的光線折射而來。

整個地牢十分潮濕,散發着一股難聞的氣味,祁元修顧不得其他,趕緊用鑰匙打開了牢門。

牢裏的以為老人盤腿而做,似乎是正在打坐,白髮白須,見到他們進來,神色十分坦然,一點都沒有作為一名囚犯的狼狽,秦葉悠暗暗佩服。

「王爺怎會出現在這裏?」薛神醫問道。

「我聽三姐說您失蹤了,一直追查到這裏,薛神醫,您沒事吧?」祁元修關切問道,他一直十分尊重這位德高望重的神醫。

「我還好,辛苦王爺了,他們只是想讓我歸順醫藥盟,並沒有怎麼為難我。」薛神醫平靜的說道。

祁元修冷哼一聲,喃喃說道:「這幫畜生!薛神醫,此地不宜久留,我們這就帶你出去。」

好在他們只是囚禁,並沒有鎖住薛神醫,兩人很快就帶着薛神醫從地牢中出來,剛才來送酒的小六,現在正恭敬的守在門口,見到他們出來,立即走上前。

「王爺,外面都已經安排好了,可以立刻帶薛神醫下山,您趕緊出去吧,這裏交給我。」小六完全沒有了剛才的憨厚傻乎乎的樣子,深情嚴肅認真。

祁元修點了點頭:「做點乾淨一點,盡量不要留下任何痕迹。」

祁元修和秦葉悠帶着薛神醫從倉庫里出來,就看到門外站着兩個人,秦葉悠驚訝的發現,其中一個竟然是冷月。

冷月走上前說道:「見過王爺王妃!馬車就在後門外,請王爺放心吧。」祁元修點了點頭,對薛神醫說道:「神醫,本王還要留在這裏料理一下後面的事情,請您先隨我的侍衛離開吧,他會互送你到安全的地方。」

「有勞王爺了,老朽感激不盡!」薛神醫拱手說道,祁元修趕緊扶住他,然後對冷月點了點頭。

冷月會意,扶住薛神醫說道:「神醫,請隨我來吧。」

秦葉悠看着冷月帶着薛神醫離開的身影,驚嘆不已的說道:「這些事你都是什麼時候安排好的?」

這幾天祁元修每天就是陪着她吃吃喝喝到處走走看看,並沒有見他籌謀什麼,當初離開王府的時候,他看上去也是比較隨意的只帶着一個追風就出門了。

這是今晚的事情,看上去環環相扣,一絲不亂,安排的細密又周到,秦葉悠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做到的。

祁元修並不解釋,笑着說道:「我會神機妙算啊,好了,我的王妃,重頭戲現在才開始,跟我走吧。」

他說着一把抱起來秦葉悠,縱身一躍,跳上牆,直奔後山而去。

秦葉悠不明白,現在才是重頭戲?她有些不明白,反正薛神醫已經救出來了,今晚這事不就算是完成了嗎?後面還有什麼戲份呢。

他們來到後山,秦葉悠才明白過來,到處都是打着火把尋找他們的醫藥盟弟子,秦葉悠想到剛才祁元修所說的,還有後事要料理呢。

他倆現在還處於失蹤狀態呢,想要離開,得先現身才行了。

祁元修抱着她,找到一個偏僻的角落放下,這裏正好是一處灌木叢,地上是柔軟的雜草。

「好了,我們現在就出去,是不是就可以了?」秦葉悠問道,心裏隱約有些失望,祁元修還說要考量她的演技呢,她還以為有多少戲份呢,現在看來她就跟個打醬油的差不多,這出所謂的大戲就落幕了。

「不行,現在這樣出去,容易引起懷疑。」祁元修低聲說道,他的聲音很輕,秦葉悠幾乎聽不太清楚。

她靠近他問道:「王爺,那您說怎麼辦?」

祁元修一轉頭,兩人的鼻子差點碰到一起,幾乎就是臉貼著臉,彼此能感覺到對方的呼吸。

秦葉悠的心跳突然那就漏跳了兩拍,祁元修微微一笑:「那就需要您配合我一下啦。」

說完之後直接一低頭就吻上了秦葉悠的唇,他的吻依舊是那昂霸道熱烈,帶着一股逼迫人的氣勢。

秦葉悠被吻的全身無力,幾乎就是依靠祁元修的擁抱,身子不由自主的往後仰倒,引的周圍灌木叢颯颯作響。

祁元修俯身在她上方,吻得更加用力,雙手在她胸前遊走,因為秦葉悠忍不住哼了一聲,聲音纏綿悱惻。

這時候她猛然聽到旁邊有人倒吸一口冷氣,然後猛然反應過來,旁邊有人!

她立即就想要把祁元修給推開,結果他摟的更緊,吻的更深。

她耳朵靈敏,聽到不遠處有個人說道:「葉副盟主,我找到王爺了,不過……不過王爺好像正在和王妃……」

然後一死寂,之後聽到葉副盟主憤憤不已說道:「怪不得我們這麼大動靜,都找不到他,原來是跑到這裏風流快活來了,這奕王和奕王妃可真是玩的開啊。」

秦葉悠終於明白過來,祁元修所說的大戲是什麼了?自己這是被利用了啊。

她聽了葉副盟主的話,羞憤不已,祁元修,你大爺的!你竟然這樣算計我!我不要臉啊,以後不要做的人的啊!

秦葉悠惱羞成怒,爆發出一股神力,終於把祁元修給推開了。

祁元修笑着說道:「王妃,你在害羞什麼呢?」聲音帶着一股致命的誘惑。

同一時間,葉副盟主的話在他身後想起來:「王爺,是您在那邊嗎?您有沒有事?」

祁元修起身,一邊拉扯著自己的衣服說道:「你們來做什麼?怕壞本王的好事!都給我滾。」一副醉醺醺的模樣。

葉副盟主忍着氣說道:「王爺,不是我要打擾您的,是您的侍衛找不到您了,以為您出了事,所以我們醫藥盟的弟子這才來後山尋找您的,不知道您和王妃正在這裏……溫存呢。」

他故意說的很大聲,周圍的人都聽到了,秦葉悠恨不能找個地縫鑽進去,直羞的躲在祁元修身後不敢出來。

「追風!你這死小子,等我回去以後,看我怎麼教訓你!」祁元修怒吼道。

可憐的追風,就這樣做了炮灰,還不敢反駁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93章:一出好戲

35.3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