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4章:終於等到你

第194章:終於等到你

醫藥盟的弟子們有些探頭探腦的往這邊看,可是連王妃的一個衣角都看不到,祁元修把秦葉悠遮擋的嚴嚴實實的。

葉副盟主說了兩句不咸不淡的話,感覺祁元修也有些沒有面子了,於是就帶着醫藥盟的弟子下山了,最後還不怕死的來了一句:「那葉某就不打擾王爺的好事了,我們先回去了。」

葉副盟主可以保證,明天之後,江湖上人人都講知道王爺是這樣別有情趣之人。

祁元修看着那群人遠去的背影,嘴角帶着露出一絲冷笑,這時候才注意到背後似乎有一道冰冷的眼光注視着他。

一轉頭真是秦葉悠殺人的目光。

「王爺,你竟然這樣算計我!」秦葉悠氣的衝上前去,直接開打。

祁元修趕緊接招,她在氣頭上,爆發力很強,幾招過後,祁元修竟然都沒有制服她,有點驚訝。

「看來你在唐門這幾年,武功進展很快啊,身手還不錯哦。」祁元修一邊接招,一邊還能跟她說笑。

秦葉悠更加生氣了,她雙手用力一推,借力自己也躲開幾步,惡狠狠的說道:「那是,我練武功,就是為了對付你的!」

說着再一次殺過來,祁元修又陪着她對戰兩招,感覺逗弄的可以了,看着她也有些疲憊了,然後一閃身就躲到她的身後,從她背後摟住了她。

「你放開我!你這個流氓!」秦葉悠怒氣衝天,又打不過他,更加惱火,拚命掙扎。

「好了,好了,不要生氣了,你想打我,我們回去,再繼續吧,這荒山野嶺的,萬一再傷着你自己。」祁元修好像哄孩子一樣的哄着她。

然後一彎腰就她抱起來,縱身一躍,施展輕功,在山石上跳躍前進。

這樣一來,秦葉悠也不敢輕易動彈了,任由他抱着自己前進,祁元修趁機在她耳邊說道:「我何嘗願意這樣,可這樣是解救薛神醫最快捷的辦法了。」

「哼,不是還有文如意嘛,你之前不是說這幕後主使就是天山派,他們那麼想讓你做女婿,你出面,他們還能不給你面子?」秦葉悠冷嘲熱諷的說道。

祁元修面色有些冷峻,他的聲音在夜風中聽來,增加了一絲涼意:「這就是天山派的目的,他們這一計謀,同時算計了薛神醫和我兩個人!」

這時候祁元修已經抱着秦葉悠來到房間里,秦葉悠聽了他的話,有些驚訝,忙問道:「連你也被算計進去了?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並沒有繼續解釋,而是問道:「那你現在還跟我拚命嗎?」

秦葉悠沒好氣的白了他一眼,其實這一路上,聽了祁元修的話,她已經有些消氣了,祁元修之前做了那麼久的籌謀,自然是會保證她萬無一失的,剛才也是把她擋在身後,保護的很周到。

不過,她不想讓他覺得這麼快她就消氣了,以防以後他還算計她。

秦葉悠故意板着臉說道:「哼,我暫且饒你一次,不過你得把事情給我解釋的清清楚楚的才行。」

祁元修笑着說道:「這是自然……不過我們這一身塵土,是不是先洗漱一番再說比較好?」

秦葉悠低頭一看,自己身上也有些狼狽,不照鏡子,也知道自己現在肯定是灰頭土臉的,於是點頭同意。

然後嚴厲拒絕了祁元修一同沐浴的變態要求,兩人先後洗漱沐浴之後躺在床上,祁元修也才開始解釋,天山派抓走了薛神醫,目的並不在藍蓮花,而是想讓薛神醫歸順天山派。

以天山派的實力,他們自然知道薛神醫的徒弟十三娘,是祁元修的姐姐,出了事以後,十三娘自然會跟祁元修求救。

當年薛神醫對祁元修也有救命之恩,祁元修肯定會答應救薛神醫。

醫藥盟把薛神醫看的這麼嚴,相必是天山派下了死命令了,他們料定祁元修救不走薛神醫,只能向他們求情,到時候他們自然可以跟祁元修提條件了。

這樣以來,祁元修如果救薛神醫,那麼就得答應天山派的條件,他如果不救薛神醫,要麼薛神醫抗不住歸順天山派,要麼薛神醫誓死不從,祁元修背上見死不救的罵名,被自己的姐姐記恨。

在這樣的情況下,正常人都知道怎麼選擇。

可是天山派終究是小瞧了祁元修,他可不是任憑別人拿捏之人,他就憑自己的本事,把薛神醫給救走了。

秦葉悠聽完之後,簡直嘆為觀止,她震驚不已的說道:「本以為他們的目的是薛神醫,沒有想到薛神醫只是一個棋子,你才是他們的目的啊。」

轉而一想,她還是不明白,於是問道:「你和文如意不是有婚約嗎?他們這樣做,難道不怕你跟文如意反目成仇?」

祁元修冷笑一聲:「天山派自認為自己勢力強大無邊,我會懼怕他們,我一直不肯娶如意過門,他們早已不滿,這次的事情恐怕也是他們給我的一個警告。」

「不過看到去,他們這次並沒有達到目的,你被警告嚇住了嗎?」秦葉悠抬頭看着他問道。

祁元修看着她明亮的雙眼,忍不住微微一笑:「你的夫君還沒有那麼沒用!」

秦葉悠緩緩點頭,看着眼前這個俊美,堅定,勇敢的男人,內心有一絲絲的甜蜜,同時又有大片大片的苦澀。

如果沒有她,祁元修會不會愛上文如意呢,他如果真的娶了文如意,可能事情就不會這樣麻煩了。

「地牢裏的薛神醫被救走了,醫藥盟的人會不會很快發現?」秦葉悠有些擔憂。

祁元修十分平津:「沒事,小六找來一個差不多的老頭在地牢裏冒充薛神醫,那兩名喝酒的侍衛,自然不敢說實話,他們一時半會發現不了。」

「我們繼續在這裏逗留,是不是為了穩住醫藥盟的人心,好讓薛神醫有更多的時間逃跑?」秦葉悠忽然問道。

祁元修點了點她的額頭:「看來你還沒有笨到家嘛……」

「王爺,您這是再誇我,還是在取笑我啊?」秦葉悠不滿抗議道。

「我自然是誇你,就喜歡你這份大智若愚的模樣……」土味情話,猛然冒出來,秦葉悠臉一紅,低下來頭。

第二日,兩人早早起床準備啟程,追風押送著運載草藥的馬車,祁元修和秦葉悠同乘一輛馬車離開。

剛剛來到山腳下,就聽到身後有人喊道:「王爺,請留步!」

幾個醫藥盟的人士手裏拿着兵器,疾馳而來,一看就是來着不善。

祁元修微微皺眉,低聲說道:「這麼快就發現了?看來這天山派,還真是給醫藥盟下了死命令啊。」

秦葉悠有些緊張問道:「王爺,我們是加速離開,還是留下來跟他們對峙?」

「這些草藥都是要運往江南的,不能有任何閃失,你跟追風帶着草藥先走,我來墊后。」祁元修趕緊吩咐道。

秦葉悠卻不同意:「要走就讓追風帶着草藥走,我不會扔下你一個人的。」

祁元修轉頭看着她,眼神牟然深邃,裏面翻滾著秦葉悠看不懂的情愫。

這麼多年,他早已習慣了拼殺,習慣了保護別人,在危險來臨的時候,他也習慣了做那個善後的人,人人都覺得他強大到無懈可擊。

好像他做這些都是理所當然的,就連追風都沒有說什麼,可是這個小女人,竟然要跟他一起,她曾經說過會保護他。

天底下,怕是只有她一個人會這樣說了,她只是把他當成一個普通的男人,有堅強的時候,也有疲憊的時候。

我不會扔下你一個人的!這句話,直擊他的心底。

他一直不清楚自己到底想要找個什麼樣的女人,一直說不清楚為何就認定秦葉悠一人了,現在終於明白了,他要的就是這樣的女人,就是這個會保護他,不會離開他的女人。

娘丟下他走了,父皇也丟下他走了,小小的他,自小學着自己面對一切。

他已經孤獨了那麼久,從來沒有人跟他說過,再也不會離開他,再也不會扔下他一個人。

就連口口聲聲為他好的蕙娘,也總是說,自己以後會離開,要為他安排好一切。

他並不需要任何人為他安排什麼,只是需要身邊有個懂他的人陪伴着他。

「王爺,你為何這樣看着我?難道我說錯什麼了嗎?」秦葉悠被他看的心裏有些茫然,他的眼裏有驚喜,有欣慰,還有悲傷。

「好,那就別走了,待在我身邊。」祁元修低頭說道,聲音有些哽咽。

兩人下了馬車,葉副盟主已經帶人趕來,祁元修身姿挺拔,眼神銳利,看着葉副盟主,緩緩問道:「不知道葉副盟主攔住本王的馬車,有何要事?」

「我們醫藥盟有個重要的犯人,昨晚不見了,王爺正好這個時間走,怕他會隱藏在運草藥的隊伍了,所以想請王爺再回醫藥盟,稍等一下。」葉副盟主說道。

「葉副盟主,你這是什麼意思?本王是來買葯的,你們的犯人跟我什麼關係!」祁元修直接回絕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94章:終於等到你

35.5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