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6章:職業病發作

第196章:職業病發作

秦葉悠一抬頭,沒有看到啞巴了的綠蘿,反而自己頓時變啞巴了,一個字都說不出來。

她的身後站著的,不僅僅有苦著臉的綠蘿,還有黑著臉的祁元修。

秦葉悠回想一下剛才自己所說的話,頓時背後滲出一層冷汗,趕緊起身訕訕的笑著說道:「王……王爺,您怎麼來了?來了怎麼也不出聲,嚇了我一跳呢。」

然後她十分狗腿的起身,拍了拍旁邊的坐墊說道:「王爺,您坐啊……綠蘿,快點去倒茶啊。」

綠蘿感覺自己的腿肚子都打哆嗦了,在心裡暗暗發誓,以後再也不要聽王妃的話,假扮王爺了,太嚇人了,王爺不會一氣之下打死她吧。

正在冒著冷汗想著呢,聽到秦葉悠讓她去倒水的話,頓時如蒙大赦,一溜煙就消失不見了。

祁元修冷哼一聲,坐了下來,淡淡的說道:「我還真是看了一處好戲啊!變態?精的跟猴子一樣?秦葉悠,平時你就是這樣看我的?」

秦葉悠一頭冷汗,低手垂手站在旁邊,像是一個做錯事的孩子,一動不敢動,聽了祁元修的質問,頭更低垂了,囁嚅著說道:「王爺,您誤會了,我那是……那是說綠蘿呢。」

祁元修冷笑一聲,低頭看著她問道:「你剛才說的都是綠蘿?」

秦葉悠拚命點頭說道:「對,說的都是綠蘿,這丫頭平時總是耍滑頭,我這教訓她兩句呢。」

她不太確定祁元修來多久了,看樣子後面的話,他聽不少,如果自己打死不承認,是不是就能矇混過關呢,秦葉悠低著頭,在腦海里拚命思索著。

祁元修倒是也不惱,直接說道:「原來是這樣啊,一個丫頭而已嘛,何必生這樣的氣,既然不聽話,那就打一頓,趕出去好了!」

剛剛泡好茶,端著往這邊走的綠蘿,猛然聽到這句話,全身一震,嚇得不敢動彈了,秦葉悠也猛然抬起頭,下意識的說道:「不行,不能讓綠蘿走。」

「哦?那時為何呢?這樣惹你生氣的丫頭,你留著有何用?」祁元修看著她,十分好奇的問道。

這時候秦葉悠已經從最初的慌亂中穩定下來,她看到祁元修看似平靜的眼神中,其實帶著戲謔,估計他剛才已經全部都聽到了。

他是那樣精明的人,肯定全部都明白了,這會兒就是故意逗她呢。

想明白這一點,秦葉悠選擇繳械投降,還是乖乖說實話吧。

「王爺,是我的錯,剛才那些話都是說您的,跟綠蘿沒有關係,你不要趕她走,有什麼不滿沖我來!」她豁出去了說道。

綠蘿感動的眼淚撲簌簌的往下掉,正要衝上去跟王妃同生共死呢,突然就被葛媽媽拉住了。

「別衝動,先跟我回廚房……」葛媽媽小聲在她耳邊說道。

「可是王妃她……」綠蘿還是有些不放心,一步三回頭的看著那邊。

「放心吧,王妃不會有事的,王爺也沒有真的生氣。」葛媽媽把綠蘿拉進了廚房。

外面祁元修已經拉著秦葉悠坐下來,還是板著臉說道:「說吧,你在背後這樣編排我,該怎麼懲罰你?」

「哪有自己說懲罰的,王爺看著辦吧,要殺要刮,隨便王爺吧。」秦葉悠豁出去之後,就一副生無可戀任君處置的表情。

「你這小狐狸,別給我來這套苦肉計,你料定我不捨得懲罰你是不是?」祁元修戳了一下她的額頭。

秦葉悠擺出一副十分委屈的模樣,憋著嘴看著祁元修,泫然欲泣的說道:「王爺,我也是沒有辦法嘛,你不讓我出門,可是我好想念我的祖母啊,就想去看看她老人家嘛。」

祁元修哪裡抵得住她這樣的繞指柔,見她這樣委屈可憐的小模樣,頓時把剛才她在背後說他壞話的事丟在一邊了,忍不住摟著她說道:「想去就去吧,我陪著你一起去,正好這兩天單永恆父子倆也回來了。」

秦葉悠依靠在他的胸口,眼裡閃過一絲計謀得逞的光亮,竭力壓制住自己得意的笑容,甜甜的說道:「真的嗎?我就知道王爺最好了。」

十足小女人的幸福模樣,好像剛在在背後說王爺壞話的那個女人不是她。

祁元修看著她眉梢眼角都帶著得意,卻又死死克制的樣子,就忍不住想笑,這女人真的就像是一隻小狐狸,小聰明多得很。

不過在他這頭野狼更前,都是小打小鬧,他看的清清楚楚,可是他就喜歡她這個古靈精怪的樣子,於是就配合著她演戲。

剛才來之前,心口的鬱悶,一掃而光,摟著秦葉悠坐在搖搖晃晃的躺椅上,秋高氣爽,陽光溫柔,照的他心口也暖暖的,這就是幸福的感覺吧,他真的很想就這樣一直坐到天荒地老。

廚房裡的綠蘿看到這一幕,終於放心,十分崇拜的看著葛媽媽,忍不住讚歎道:「您老真是料事如神啊。」

葛媽媽笑而不語,在這高深大院里待久了,誰是真心,誰是假意,她一看便知,王爺和王妃都是真心對對方,這樣的兩個人在一起,小打小鬧都是情趣。

秦葉悠帶著一馬車的補品禮物,跟祁元修一起去小院看望單家老夫人,老夫人見到她眉開眼笑,十分開心,摟著秦葉悠怎麼親也親不夠。

單平庭在旁邊看著,酸溜溜的說道:「祖母啊,我也是您親孫子啊,怎麼就不見你這樣親我啊,你這樣看著我好心酸啊。」

旁邊的劉氏笑著責備自己的兒子:「你這麼大個男人了,竟然還跟自己妹妹爭寵,真是越活越沒出息啊,悠悠是女孩子,自然要全家都寵著,你一個大男人湊什麼熱鬧啊。」

單平庭故意搞怪,大聲說道:「我也不要做大男人了,我要做女孩子,讓祖母也親昵的摟著我不放開。」

眾人一陣鬨笑,就連坐在旁邊的單永恆和祁元修都忍俊不禁。

秦葉悠從老夫人的懷裡起身,看著單平庭說道:「表哥,你這是努力錯了方向,你趕緊娶個表嫂,生個大胖兒子,你看祖母親不親你?」

「你這小丫頭,少來忽悠我,有了大胖小子,祖母眼裡還能看見我,還不都是大胖小子了,到時候就連你這個心尖尖的人,都得靠邊站咯。」單平庭打趣她。

「你要是生了大胖小子,我寧願靠邊站,怕就怕啊,你這想做女孩子的大男人,沒有姑娘願意嫁給你啊,唉。」秦葉悠十分操心的嘆了一口氣。

眾人又是一陣鬨笑,老夫人都笑出了眼淚,單平庭發現,三年不見,自己竟然不是這丫頭的對手了。

祁元修坐在旁邊,看著人群中笑的陽光燦爛的秦葉悠,嘴角不由自主也帶著笑意。

她笑起來真的很好看,這樣發自內心的笑意,就像是一個小小的太陽,溫暖著所有人。

像她這樣的女人,其實就應該生活在這裡的大家庭里,一家人其樂融融,過著簡單喜樂的日子,每天都是開開心心的,最大的煩惱就是每天晚上喝什麼養顏湯。

可是待在他的身邊呢,就要陪他一起應對朝堂之上的腥風血雨,一起面對皇家的爾虞我詐,一起抵抗他身邊的洶湧暗潮。

她是那樣的簡單,溫暖,喜樂,純真,跟他在一起面對的都是黑暗,冰冷,陰謀,算計。

可是即使如此,他也不想放開她,還是想要讓她一直陪在他的身邊,就算是他身處地獄,他也會把她踹在懷中,守著她,決不分離。

秦葉悠一邊說笑,一邊回頭看了他一眼,四目相對,她微微一怔,祁元修的眼神溫柔又熾熱。

隨後祁元修又帶著秦葉悠來到小院後面的竹林散步,走了一會兒之後,發現竹林的中間竟然還有一個小小的竹樓。

「這是哪裡?有人在這裡住嗎?」秦葉悠好奇的轉頭問道。

「你上去看看不就知道了。」祁元修故意賣關子,秦葉悠看了他一眼,心想看看就看看。

這竹樓是兩層的,地下一層一邊是客廳,還有一個小小的廚房,旁邊有個樓梯延伸至二樓,應該住的地方,隱約有說話聲從二樓傳來。

秦葉悠沿著樓梯走上二樓,抬頭一看,上面果然是一間卧室,而且還隔出一個小小的書房。

她看到躺在床上的居然是之前被他們救出來的薛神醫,而陪在床前的正是祁元敏和她的師兄閆三冬。

祁元敏正在伺候薛神醫吃藥,聽到有人上來的腳步聲,猛然轉頭警惕的看著樓梯口,等她看清楚是秦葉悠之後,眼神頓時柔和下來。

「葉悠,你怎麼來了?快點請進吧。」祁元敏笑著說道,然後一轉頭又看到秦葉悠身後的祁元修,明白過來了,自然是祁元修帶著秦葉悠來的。

薛神醫看到祁元修和秦葉悠進來,正要起身,被祁元修止住了:「薛老,你身體還需要恢復,就不要起身了,好好躺著,我們就是順道過來看看您。」

秦葉悠也在床前坐下來,看到病人,她職業病發作,當即就為薛神醫號脈,然後讓系統分析他的身體狀況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96章:職業病發作

35.9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