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7章:珍惜

第197章:珍惜

「薛神醫,您體內的濕氣很重,尤其是各個關節處,一定要注意除濕保暖啊。」秦葉悠一邊檢查一邊說道。

薛神醫有些驚訝看著她,秦葉悠又指出薛神醫身上的幾處毛病,然後給出詳細的醫治策略。

薛神醫見她如此年輕,醫術竟然如此精湛,只是簡單的號脈一下,就檢查的如此細緻,實在是讓人驚嘆。

「王妃,冒昧問一句,你這醫術是跟何人所學啊?」薛神醫忍不住問道,一旁的閆三冬也是一臉好奇。

只有祁元敏比較淡定一些,她早就知道秦葉悠的一些驚人之舉,從祁元修,到前太子,還有文鳶公主,都曾為她所救。

要是別人,秦葉悠自然是忽悠兩句,敷衍過去了,可是眼前這位老神醫,德高望重,她不能不尊重。

「我自小喜愛醫學,看了很多醫書,之後也是跟著許多前輩學習醫術,不過每位時間都不久,也沒有正真拜師,所以我這也算是雜學的吧。」

薛神醫感嘆道:「老夫行醫這麼多年,從未見過如此有天分之人呢。」

秦葉悠有些臉紅,她算什麼有天分啊,雖然在外科方面,她自負甚高,可是別的方面,她也只是普通水平,只不過是依靠先進設備而已。

好在祁元修及時上前打圓場,跟薛神醫說話,這才把秦葉悠解救出來。

「薛老,您就暫時住在這裡吧,這個地方極為隱蔽,天山派的人一時不可能找來,到時候我會跟天山派協調,讓他們不再糾纏於你。」祁元修說道。

薛神醫點了點頭,嘆了一口氣:「其實天山派之前還是挺好的,一心只為治病救人,讓天下學醫的人有所依靠,可是近些年,似乎更看重名聲和權勢了,唉。」

薛神醫把一切都看的很透:「我是閑雲野鶴,實在是不習慣他們那樣的環境了,還是讓我老頭子一個人逍遙自在吧。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是啊,現在的天山派早就已經不是當初的天山派了。

閆三冬照顧著薛神醫,祁元敏送祁元修和秦葉悠出來。

秦葉悠見祁元敏似乎有話要跟祁元修說,就主動提出來,她想去竹林里挖一些新鮮的竹筍,祁元修點了點頭,祁元敏給她找了工具,她就帶著往竹林深處走去了。

「這一次,多謝你了,以後有什麼地方用得著你三姐的,儘管說。」祁元敏開門見山,一點都沒有迂迴的說道。

「三姐,你客氣了,以後少罵我兩句就可以了。」祁元修笑了一下說道。

然後看著竹林深處,正在挖竹筍的秦葉悠,緩緩說道:「其實薛神醫也有部分原因是被我連累的,天山派一直想要拉攏薛神醫,這麼多年都沒有動手,為何偏偏懸在現在動手?只是想要給我一個警告而已,薛神醫也是被我連累。」

祁元敏雖然身在江湖,可是對祁元修的事情,一直都有留意,她低聲問道:「是因為文如意的事情吧?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,祁元敏並沒有責備他,只是勸慰道:「這件事,你還是儘早解決,我知道對你來說有些難處,可是拖得越久,麻煩越多。」

「我何嘗不知,如果現在我是孤身一人,我早就動手了,可是現在……」他沒有說下去,又看了一眼蹲在竹林里的秦葉悠。

「你是怕連累葉悠吧?」祁元敏看著他問道,然後輕笑了一聲說道:「我就知道,你這樣悶騷型的男人,不動心則以,一旦動心,就是一發而不可收拾。」

祁元修神色有些不自然,咳了一聲說道:「什麼動心不動心的,我只是覺得不想因為我,讓天山派對她動手,她何其無辜,什麼都不知道,就被連累了。」

祁元敏白了他一眼:「還說沒動心,你什麼時候這樣在意過一個女人的生死?就算是從小照顧你的姐姐,我也沒見你這樣上心,連你這最後的大本營,都帶著她來了,你還有什麼事是她不知道的?這不是動心是什麼?」

幾個問題問的祁元修啞口無言,他無法反駁,他確實對秦葉悠動心,所以做事不像以前那樣無所顧忌,怕她受傷,怕她守連累。

「元修,女人有時候比你想象的要強大很多,你別有太多的顧忌,快刀才能斬亂麻,明白嗎?」祁元敏苦口婆心。

祁元修點了點頭:「三姐,我知道了。」

祁元敏拍了拍他的肩旁說道:「好了,你回去吧,好好對待她,秦葉悠是個好女人,你要好好珍惜。」

祁元修微微一笑:「三姐,這我也知道,閆三冬也是個好男人,你也好好珍惜,不要總是對他那麼凶。」

「死小子,用你管我!」祁元敏作勢要打他,祁元修笑著躲開,然後跟她揮手道別。

現在也就祁元敏能喊他死小子了,他猶記得小時候,他體弱多病,太后不願意費心照顧她,宮女見他不受寵,自然也是不盡心照顧他,所以他一直病懨懨的。

後來被祁元敏無意間看到,她有一副俠肝義膽,當即就決定要罩著這個可憐的弟弟。

她每天把自己的補品拿出來給他吃,兇巴巴的監督他每天鍛煉身體,一直到他面色紅潤,身體健康起來。

在那孤寂寒冷的深宮裡,祁元敏給過他很多溫暖,只可惜後來,她毅然決然離開了皇宮,他最終還是要學著一個人長大。

只是那份溫暖,他永遠記在心裡,所以這些年,祁元敏找他的事情,他從不拒絕。

秦葉悠見他走過來,於是起身走出竹林,好奇的問道:「我看你跟三公主說了好久的話,都說了些什麼啊?」

「她讓我轉告你,像我這樣的好男人不多了,讓你好好珍惜我!」祁元修大言不慚的說道。

秦葉悠目瞪口呆,反應了好一會兒才說道:「怎麼會有這麼自戀的姐姐啊,在她眼中,你這個弟弟就如此之好?」

祁元修牽著她的手,慢慢的走出竹林,嘴角帶著笑意,得意的說道:「那是自然。」

南嶽國,已經回宮多日的大皇子,體內的毒素一直沒有驅除,整個太醫院的人竟然都毫無辦法。

南越國皇帝,十分生氣,立即就要召集兵力攻打北燕,感覺如論如何咽不下這口氣。

可是遭到了群臣的反對,南嶽和北燕,中間隔著大魏和西夏,想要出征,必須要有充分的準備,現在一氣之下,匆忙出兵,只會掉入北燕的圈套之中。

好歹把皇上給勸住了,可是大皇子一直昏迷,也著實讓人揪心。

皇后衣不解帶的在旁邊伺候著,隨玉心也一直陪在左右,皇上下朝來看隨煬,皇后又拉著皇上跪下哭訴,讓皇上一定要想辦法救救大皇子。

皇上也直嘆氣,扶起來皇后說道:「實在不行,我們只能答應拓跋宏的條件,跟他聯盟,先救了煬兒再說。」

皇后淚如雨下,雖然愛兒心切,可是她也知道以國事為重:「陛下,這萬萬不可,如果我們跟北燕聯盟,就會成為其他所有國家的公敵,北燕早已臭名昭著,咱們南嶽不可與其同流合污啊。」

皇上也重重的嘆了一口氣。

隨玉心這時候突然跪在皇上和皇後跟前說道:「父皇,母后,不如讓心兒帶著皇兄去大魏吧,大魏向來注重醫學,醫藥盟,藥王谷等地方,又很多醫術精湛之人,我帶著皇兄前去求救吧。」

皇后立即說道:「你一個女孩子,怎麼能獨自出去呢,而且你皇兄現在身體虛弱,可能撐不了路途遙遠啊。」

「母后,你們不放心我,可以多派一些侍衛跟著我啊,這次去大魏,我和哥哥結交了不少大魏的朋友,他們或許可以幫忙啊。」隨玉心竭力勸說自己的母親。

皇上看著她說道:「別胡鬧,你們認識的朋友定然也跟你們一樣的都是年輕人吧,這樣的人能有多大依靠。」

隨玉心搖頭,然後說道:「大魏的奕王,父皇您知道吧?」

南嶽王點了點頭:「戰神祁元修嘛,這東大陸誰不知道他的名聲。」

「對,之前他中毒,多年腿不能行,後來就是他的王妃秦葉悠給治好的,這次去大魏,我們還在奕王府住過一段時間,那奕王妃據說醫術精湛,或許我們也可以找她啊。」隨玉心沒敢說是自己被拓跋宏所害,然後才住進奕王府的。

皇上點了點頭說道:「這我也有所聽聞,祁元修當初中毒傷了腿,據說就是拓跋宏所為,整個大魏的太醫都沒了辦法,最後竟然是他剛剛娶進門的王妃給治好的。」

「對啊,這一次哥哥也是中了拓跋宏的毒,父皇,母后,你們就讓我帶著皇兄去大魏吧。」

皇上和皇后對視一眼,最終點頭答應了,並且為隨玉心配備了很多的侍衛,明日,她就將帶著自己的皇兄再一次前往大魏。

不過在去大魏之前,她還要偷偷一趟唐門,要救皇兄,必須還要有另外一個人的陪伴,那就是唐菲。

在隨煬昏迷的間隙,她曾親耳聽到,他在夢中呼喊的名字:菲兒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97章:珍惜

36.0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