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8章:妹妹要出嫁

第198章:妹妹要出嫁

秋高氣爽的一天,隨玉心整裝待發,溫暖舒適的馬車裏,躺着南嶽的大皇子隨煬,馬車前後都是南嶽的精兵,他們出發前往大魏。

出了皇城人,隨玉心指揮馬車直奔玉函山。

隨玉心坐在馬車裏,看着昏迷的大皇子隨煬,昔日神采飛揚,俊美飄逸的皇兄,現在卻臉色蒼白,只能躺在這裏,氣息微弱。

好在他之前服用了唐菲給他的護心膽,心脈幾乎沒有受到毒素的侵蝕。

「皇兄,你放心吧,我知道你一直惦念著菲兒,我這就去找她來,讓她陪着你。」隨玉心握著隨煬的手,哽咽說道。

從小都是她被皇兄保護著,就算是她惹了再大的禍,都是皇兄護着她,這一次換她來守護皇兄。

馬車來到玉函山下,唐門就在山頂了,為了早點到玉函山,一路趕來,車馬疲憊,上山的山路陡峭,也不適合再帶着隨煬上山了,隨玉心於是就讓眾人在山下等著。

她帶着兩個侍衛,緩緩往山上走去,剛剛走到半山腰,就遇到一群人從山上走下來,隨玉心一看,原來唐菲的哥哥唐應。

唐應也認出來隨玉心,猶豫了一下,然後笑着走過去說道:「見過公主殿下,不知道公主殿下,來玉函山有什麼事嗎?」

隨玉心看得出他的笑容里的疏離,她想了一下,說道:「我遠道而來,自然是有要事相求,還望唐門主能成全。」

唐應一怔,眼神閃過一絲戒備,然後問道:「公主客氣了,有什麼話,請儘管說,唐應能做到的定然不遺餘力,萬死不辭。」

隨玉心聽到他這樣說,稍微放心一些了,她笑着說道:「沒有唐門主說的那麼嚴重,就是想要見一見菲兒姐姐。」

唐菲比隨玉心大一歲,所以隨玉心稱呼她為姐姐。

唐應笑了一下說道:「原來是姐妹情深啊,不過菲兒現在恐怕沒空,要讓公主失望了呢。」

隨玉心一驚,隨即問道:「怎麼了?菲兒姐姐不在山上嗎?」

「她在山上,不過她現在比較忙,可能沒有辦法接見公主了,公主請回吧,我會轉告菲兒,等她有時間再去拜見公主。」

唐應直接就幫着唐菲拒絕了隨玉心,口吻不容置疑,十分堅定。

隨玉心並沒有很驚訝,她早已知道的,在唐應送她和隨煬回皇宮的時候,她就看看出來,唐應不願唐菲和他們接觸,他似乎抵觸皇族中人。

可是為了皇兄,她不能退步,於是硬著頭皮請求:「唐門主,我這次來並不只是為了敘舊,我皇兄身中劇毒,危在旦夕,我要帶他去大魏求醫,皇兄一直惦念菲兒,如果能讓菲兒陪伴左右,皇兄或許能挺過去的,還請唐門主成全。」

唐應一怔,他也沒有想到隨所中之毒,居然連整個南嶽的太醫院都沒有辦法,如果隨玉心只是來唐門求助,他定然不會見死不救。

可是這牽扯到菲兒的幸福,他不能不硬下心腸,現在菲兒剛剛被他勸說的有些動搖,此時萬萬不能讓她跟隨煬見面的。

「實不相瞞,菲兒大婚在即,她正在為婚假做準備,恐怕無法陪着公主和皇子前去大魏了,公主如有需要,我可以派我唐門的弟子護送。」唐應拱手說道。

「菲兒姐姐要嫁人了?這麼快?」隨玉心驚訝的問道。

唐應點了點頭說道:「是的,嫁的也是我唐門弟子,彼此知根知底,兩人一起長大,彼此熟悉,要不是因為公主要帶皇子前去大魏治病,唐應定會留公主在唐門喝一杯喜酒。」

「不必了,你們唐門的喜酒,本公主喝不慣,既然如此,我們就不打擾了!」隨玉心冷冷說道,然後就帶着侍衛轉身下山了。

她心裏帶着氣,唐菲之前跟皇兄你儂我儂的,看上去十分恩愛甜蜜,沒有想到,一轉身她就要嫁人了。

可憐皇兄昏迷不醒,生命垂危之際,還在喊着她的名字,隨玉心替隨煬感覺到不值,甚至有點後悔帶着隨煬來玉函山了。

唐應看着隨玉心離開的背影,低聲跟旁邊的長松說道:「這件事,不準讓小姐知道,半個字都不能說,明白了嗎?」

長松點了點頭,這些日子,一直都是他陪伴在唐菲的身邊。

唐菲回到唐門之後,就一直悶在唐門,因為曾經出去轉了那一趟,認識了那麼多人,遇到那麼多有趣的事情,現在再讓她整日待在山上,就覺得有些悶了。

她還一直擔憂的大皇子的傷勢,很想下山去打聽打聽,可是唐應這次居然鐵了心要懲罰她私自下山,讓她在山上面壁思過,哪裏都不準去。

有什麼事,她只能依靠身邊的長松,可是長松也是一個沉默寡言之人,這樣一個人整日陪在她身邊,唐菲感覺要悶死。

這一日她悄悄來到後山,打算試探著從這裏逃出去,下山去玩一會兒,然後再悄悄溜回來,這樣哥哥也發現不了,還以為她在面壁思過呢。

預謀好了之後,她就開始實施,可是出師不利,剛剛來到後山,就看到兩個唐門的弟子,抬着一個籮筐來到後山,唐菲為了不暴漏身份,悄悄的躲在山石後面。

然後就聽到兩個弟子一邊聊天,一邊走來,其中一個說道:「這草藥就放在陰涼的地方晾曬,所以才讓我們抬到後山來吧。」

另外一個答應了一聲說道:「是啊,趕緊晾曬吧,快點幹完活,我們可以找時間下山去玩。」

「你可算了吧,我聽說南嶽的公主和皇子在山下呢,現在門主吩咐了,關閉大門,誰都不讓下山了呢。」

另外一個驚訝的問道:「這是為什麼啊,公主和皇子守在山腳下,我們為何就不能下山了?我們又沒有做壞事。」

「你知道什麼!不是因為我們,是因為大小姐,我聽說今天門主下山的時候,遇到那個公主,說要來帶走大小姐,讓大小姐陪着大皇子去大魏治病呢。」

「為何讓大小姐陪着啊,大小姐又不懂醫術……」

「誰知道呢,反正門主就吩咐,誰也不讓下山,你也別打什麼歪主意了,好好乾活吧。」

這兩個人一邊說着,一邊走遠了,唐菲慢慢從石頭後面走出來,滿臉都是擔憂之色。

通過剛才那兩個人的對話,她已經能猜出來了,煬哥哥的毒還沒有解,心兒要帶着他去大魏治病,想讓她陪着一起去,結果被哥哥給攔下來了。

不行!她一定要去!煬哥哥曾經救了她兩次,在他需要幫助的時候,她怎麼能見死不救!

「小姐……小姐,你去哪裏了?」外面突然傳來呼喊聲,是長松的聲音,他似乎有些着急,又不敢喊的太大聲,唯恐別人知道唐菲不再院內思過呢。

「長松,我在這裏……」唐菲走了出來。

長松上午跟着唐應下山了,他應該知道具體是怎麼回事。

「小姐,你怎麼出來了,門主不是不讓你出門的嗎?」長松見到她算是鬆了一口氣,有些責怪的說道,他不怕自己被責備,就怕門主發現大小姐不再遠里,大小姐會被責備。

唐菲沒有說話,定定的看着他,長松一怔,然後好像是想起來什麼,從袖子裏拿出來一個紙包遞給唐菲:「喏,大小姐,這是山下珍饈坊做的桂花糕,知道你愛吃,我給你買的。」

唐菲接了過去,甜甜的笑了一下說道:「謝謝長松哥哥,我好久沒吃這桂花糕了,你是上午跟着哥哥下山的嗎?」

長松看着她甜美的笑容,有些不好意思的撓撓頭,說道:「是啊,我和門主一起下山的。」

「那你肯定也遇到公主咯。」唐菲一邊吃着桂花糕,一邊隨意的問道。

長松繼續點了點頭,然後才猛然反應過來,門主不讓他提這件事的,他被唐菲的笑容晃了神,忘記門主的提醒了。

看着唐菲的眼神,他知道想要反悔也來不及了,動作僵硬的保持着,不知道該如何是好。

唐菲把桂花糕一收,對長松說道:「長松哥哥,你送我下山好不好?我要去見大皇子,他現在很危險。」

「大小姐,這……恐怕不行啊,門主不讓你出門的,你忘記了嗎?」長松為難的說道。

唐菲也不再強求,只是眼中慢慢泛起淚水,她顫巍巍的說道:「長松哥哥,大皇子曾經救過我兩次,現在他有難,我怎麼能袖手旁觀呢,你也不喜歡我是這樣薄情寡性的人吧?」

「可是門主說……」長松最見不得唐菲哭了,她一哭他就沒招,只能搬出來唐應。

唐菲快速說道:「我知道哥哥是擔心我,不想讓我跟皇族有牽扯,我只是去看看,只要確保大皇子沒事了,我一定回來,好不好?」

長松根本拗不過她,只能答應了,不過他提出要跟着唐菲一起去,有他在旁邊保護著,才能安心。

唐菲想了想,如果不讓他跟着,自己恐怕沒有辦法輕易下山,只能答應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98章:妹妹要出嫁

36.2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