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章:賜婚等於賜死

第1章:賜婚等於賜死

「葉悠,葉悠,你醒醒啊……」

秦葉悠被人邊喊邊用力搖晃着,只感覺自己頭痛欲裂,十分痛苦的睜開眼睛。

眼前一位古裝打扮的女人,三十多歲,細長丹鳳眼,眉宇之間帶着一絲精明算計之相,她的頭更暈了,這是什麼情況?

那女人十分關切的看着她,見她睜眼,立即喊道:「老爺,老爺,葉悠醒過來了……葉悠你感覺怎麼樣?」

秦葉悠只覺得額頭火辣辣的痛,似乎還有一股熱流,沿着額頭慢慢滑落,以經驗判斷,她的額頭正在流血。

順着那女人的目光看過去,秦葉悠立即驚住了。

她所處的這間屋子,房間佈置清新雅緻,卻處處皆是古香古色。

旁邊還站着一位四十歲上下的男子,一身玄色長袍,身形魁偉,面帶怒色,正在的怒視着她。

「這是哪裏?」她下意識的開口問道。

楚美月一愣,轉頭看向男子:「老爺,葉悠似乎痴傻了……」

秦明源氣的眼通紅,「秦葉悠,你少給我裝傻!別以為你一會兒裝死,一會兒裝傻,我就會順着你,聖旨都下了,你不嫁也得嫁!」

楚美月立即柔聲勸慰:「葉悠,你就聽你爹的吧,那奕王怎麼說也是皇上的弟弟,就算是個殘廢,可那位置擺在那裏,你嫁過去,榮華富貴是享不盡的。」

然後又壓低聲音靠近秦葉悠說道:「而且我還聽說,那奕王長的貌賽潘安,十分俊朗……」

秦葉悠雲里霧裏的聽了這一通,正打算從床上爬起來。

一陣頭暈目眩。

肯定是失血過多引起頭暈,作為一個專業的外科大夫,她現在需要儘快給自己止血。

還不等她起來,一股龐大的信息量猛然湧進她的大腦,一些畫面快速從腦海中閃過。

這時,一個小丫鬟沖了進來,喊道:「夫人,不好了,二小姐說既然大小姐不願意嫁,她不想老爺為難,這就進宮請求皇上,她願意替大小姐嫁給奕王!」

「什麼?燕兒怎麼這麼糊塗!老爺,我去勸勸燕兒,你再好好跟葉悠說說。」楚美月說完就消失在門口了。

秦明源被這麼一鬧,頓時耐心全無,「我最後問你一遍,你嫁還是不嫁?我告訴你,你如果執意不肯嫁,我就是打斷你的手和腿,也要把你送到奕王府。」

「我嫁!」秦葉悠乾脆利索的說道。

打斷手和腿也是死,不如嫁了。

秦葉悠這麼聽話,反而讓秦明源有些不適應,他愣了一下,冷著臉警告她:「你最好不要耍什麼花樣!」

臨走之前還不忘誇獎一下自己的小女兒:「你看看燕兒多懂事,再看看你!」十分不滿的看了她一眼,憤然轉身離開。

秦葉悠緩緩睜開眼睛,就在剛才腦海里已經擁有了另外一個人的記憶。

她是戶部尚書家的大小姐秦葉悠,母親早逝,剛才那個女人是她的繼母楚美月,而旁邊怒氣沖沖的男子就是她的父親秦明源。

她一直愛慕皇子祁文軒,皇上也有意為他倆指婚。可是今天祁文軒被冊封為太子,皇上親自為其辭婚,賜的居然是她的同父異母的妹妹秦秋燕,秦葉悠卻被賜給了奕王祁元修。

傳說中祁元修腿腳殘疾,而且性格冷酷殘暴,喜怒無常。

這不是給她賜婚,這是她給賜死啊!

秦葉悠抵死不從,不願意嫁給祁元修,於是全家一起上陣,父親斥責,繼母絮叨,那死對頭妹妹還來羞辱她,她氣不過,姐妹倆廝打在一起。秦葉悠額頭撞到床角,暈了過去,再醒來就這樣了。

她眨巴着眼睛,獃獃地望着床頂,連自己的傷口都忘記處理了。

作為21世紀標準無神論的醫學工作者,她不得不悲痛的承認一個事實,她穿越了,以前的那個她或許已經不在人世了吧。

憑藉記憶她在房間里找到一個小小的醫藥箱,簡單為自己處理一下傷口。

頭暈目眩,又餓得飢腸轆轆,她躺在床上,人家穿越都是錦衣玉食的王公貴族,她這都是什麼命啊。

一邊哀怨,一邊迷迷糊糊的睡著了,腦海中不斷的閃現著一個個房間,很多的藥材,很多的器材,還有很多精密的設備,這地方似曾相識,她正要看的更清楚時,突然被一聲巨響給驚醒了。

睜眼一看,房間里湧進來一群丫鬟婆子。

為首的一個滿臉橫肉的婆子,高聲說道:「大小姐,趕緊起來梳妝打扮吧,奕王府來人接小姐過門了。」

秦葉悠暈暈乎乎的被拉起來,看一眼窗外,這天還是黑的。

她問道:「現在什麼時辰?」

「戌時三刻,大小姐您趕緊的把,奕王府的人說了,去晚了錯過吉時,就不要您了呢。」那婆子一個用力,就把秦葉悠從床上拉起來,摁在桌前,開始為她梳妝打扮。

「哪有晚上拜堂成親的,我這不是結了一個冥魂吧?」秦葉悠就算是現代人,可也知道自古至今成親沒有在晚上的。

「呸呸呸,大小姐,大喜的日子您說什麼晦氣話呢,小心奕王府的人聽到,真的悔婚。」另外一個婆子趕緊說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章:賜婚等於賜死

0.1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