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99章:把命還給你

第199章:把命還給你

兩人感到山下的時候,隨玉心已經帶著隨煬離開了。

「小姐,他們已經走了,要不我們回去吧?」長松問了一句,暗自唐菲能放棄這件事了。

「不行,我必須要找到他,不然我絕不回去,長松,我們追,他們去大魏,肯定走不遠的。」唐菲說完之後,立即就策馬而去。

長松嘆了一口氣,然後就追上去,緊緊護送著她。

終於在快要進入鎮子的時候,看到了南嶽皇族的馬車,唐菲立即上前喊道:「心兒……等一下。」

隨玉心在馬車裡聽到唐菲的喊聲,吃了一驚,然後就掀開帘子往後一看,果然看到唐菲來了,她心裡一喜,轉頭對隨煬說道:「皇兄,菲兒來了……」

可是喜悅過後,又想起之前唐應的話,馬上又冷下臉來。

唐菲見馬車停了下來,立即打馬上前,隨玉心掀開帘子,從馬車上下來,然後說道:「唐大小姐,你有什麼事情嗎?」

唐菲一怔:「菲兒,大皇子怎麼樣了?」

提到隨煬,隨玉心一陣惆悵:「皇兄還在昏迷當中,我要帶著他去大魏尋醫,這就不勞唐大小姐費心了,您還是回去趕緊準備自己的嫁妝吧。」

長松聽到隨玉心這樣說唐菲,十分不高興,立即上前想要擋在唐菲前面,然後說道:「公主,我們小姐好心好意前來探望,您怎麼能這樣說話?」

隨玉心一仰頭,然後說道:「我說的有錯嗎?難道不是這樣的嗎?」

唐菲剛才只顧著隨煬的傷勢,沒有主意隨玉心的語氣,聽到她這個話,驚訝的問道:「心兒,你說什麼呢,準備什麼嫁妝啊?」

隨玉心一怔,然後問道:「難道……你沒有要嫁人?」

「嫁什麼人啊?你說什麼呢,快被浪費時間了,大皇子現在還昏迷著,我們趕緊趕路吧。」唐菲莫名其妙的隨玉心。

隨玉心隨即就明白過來了,之前都是唐應的借口,他早就很明顯的表示了不想讓唐菲跟他們接觸,自然會想辦法把他們隔開來。

她竟然全部都相信了,現在看看唐菲關切的眼神,一點不像是假的,是自己錯怪她了。

隨玉心的神情頓時就變的柔和了,她立即拉著唐菲的手說道:「菲兒姐姐,是我糊塗了,都是我的不是,你能來我真是太高興了!」

長松冷哼一聲,表示不屑,這個公主變臉也變的太快了。

「沒事的,心兒,我知道你肯定都是因為太為大皇子擔憂了,事不宜遲,我們這就出發吧。」唐菲說著就登上馬車。

長松嘆了一口氣,他家大小姐就是太善良了,他敢保證她根本就沒明白剛才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,她只顧著隨煬的傷勢了。

唐菲登上馬車,長松就跟在馬車旁邊,隨玉心上車之前看了他一眼,記起來這個男人曾經跟在唐應身後,對他沒有好感,直接問到:「你也跟著一起去嗎?」

「是的,我要跟著守護我們大小姐,保證能把大小姐平安帶回來。」長松直接說道。

隨玉心一挑眉:「這個你放心,我父皇挑的都是南嶽精兵,菲兒姐姐不會有危險的,你可以回去跟你們門主復命了。」

「你們是你們,我是我,我的職責就是守護大小姐。」長松寸步不讓。

唐菲在馬車裡聽到了,趕緊說道:「心兒,沒事的,讓長松哥哥一起吧。」她跟長松是有約定的,而且她感覺不能放長松回去跟哥哥報信。

一行人就這樣浩浩蕩蕩的趕往大魏了。

大魏奕王府中,祁元修正在追風商討事情,那批藥草已經送到江南了,派去的精兵也都成功安置在五皇子的身邊。

來信說那邊的局勢,確實要比想象中嚴峻,祁元修正在跟追風商量著如何揪出幕後之人,讓五皇子可以心無旁騖的肅清江南官場。

緊閉的書房門突然就敲響了,祁元修還沒有說什麼呢,然後書房門就被推開了,文如意直接走了進來。

追風立即起身,不動神色的把剛才攤在桌上的東西收了起來,祁元修微微皺眉。

「追風,你下去吧,我有事要跟王爺說。」文如意命令道,高高在上的口吻,在這奕王府中,除了祁元修和蕙娘,文如意根本就看不起任何人。

追風看了一眼祁元修,祁元修緩緩點了點頭,他於是退了出去。

「如意,你有什麼事情就說吧。」祁元修直接問道。

「元修哥哥,我給你做了一身睡衣,上面的刺繡都是我親自綉上去的,您試試可以嗎?」文如意笑意盈盈的說道,把手裡的捧著的一個錦盒遞了上去。

祁元修連看都沒有看一眼那件衣服,直接說道:「如意,這樣貼身的衣服,自然有我的王妃為我做,我不需要,你拿回去吧。」

「元修哥哥……你怎麼能這樣說?這可是我熬了幾天給你做的,你怎麼能這樣說?」文如意十分委屈的說道。

「我並沒有讓你為我做這些。」祁元修看著她,聲音平靜如水,帶著絲絲涼意。

文如意直視著他,然後一生氣就把錦盒給摔在地上,怒氣沖沖說道:「元修哥哥,你不覺得你對我太冷血了嗎?我把玲瓏丹都給你了,你就必須娶我,你必須是我一個人的,你必須只愛我一個人!」

祁元修看著她,沒有說話,眼神冰冷,就這樣直視著文如意,她在暴怒的狀態中,漸漸被他冷冷的眼神看的有些后怕了,有些後悔發火了,忍不住就哭了起來。

她故意哭得十分大聲,十分委屈,祁元修依舊無聲的看著她,沒有勸慰一句,終於等她自己也哭不下去了,聲音漸漸的低了下去。

「如意,在我生命垂危之際,你救了我,我感謝你。」祁元修平靜的說道。

文如意抬頭驚喜的看著他。

「即使你當初用這個逼走了我的王妃,我還是感激你救了我一命。」祁元修繼續說道。

文如意眼中的驚喜慢慢褪去,她甚至有些害怕祁元修後面會說出的話。

「如意,你可知道,我祁元修這一生最恨被人威脅,你剛才說,你救了我,我就必須是你的,這是不可能的!」祁元修的眼神愈加凌厲了。

「元修哥哥,我不是那個意思,我只是……我只是……」文如意張口結舌,不知道該說什麼了。

「你不用反駁我,我知道你心裡一直是這樣感覺的,今天我就在這裡把話說明白了,如果你覺得你救了我,我這條命就應該是你的,我就得聽從你的話,那麼我今天就把這條命還給你!」

祁元修說完,然後刷的一生抽出佩劍,直接遞給了文如意。

文如意嚇的連連後退,不敢去接,她知道祁元修向來是說一不二的人,他並不是在嚇唬她。

「我不要,我不要這樣!元修哥哥,我錯了,我不該發脾氣的。」文如意驚慌失措,淚如雨下。

「王爺,有急報!」追風在門外說道。

「進來說!」祁元修應了一聲,追風隨即推門進來,看一眼都沒有看大旁邊哭得稀里嘩啦的文如意,平靜的走到祁元修跟前說道:「王爺,剛剛接到消息,有兩伙人在城外交戰,其中一方好像是醫藥盟的容副盟主。」

祁元修一聽,立即起身說道:「走,去看看!」

文如意一聽是醫藥盟的事情,也緊跟著說道:「我也要去,我也要去!」

祁元修並沒有說什麼,直接帶著追風翻身上馬,疾馳而去,文如意恨恨的一跺腳,然後也趕緊牽出馬,緊隨在他們身後追去。

城門外,十里坡,兩伙人正在激烈交戰,跟醫藥盟交戰的是一群黑衣人,全部都蒙著面,醫藥盟這邊眼看就要支撐不住。

容副盟主的一個弟子喊道:「副盟主,您先走,我們來斷後!」

「秋風,你別胡來,跟我一起走!」容副盟主喊道。

「哼,今天你們一個都別想走!」黑衣人獰笑一聲,瞬間加快攻勢,直逼容副盟主而來,長劍看眼就要刺入他的胸口。

他的大弟子秋風立即殺過來,用自己的長劍抵擋住對方的攻勢,險險的救下來容副盟主。

可是他自己的身後就沒有了防備,另外一個黑衣人趁機衝過來,快速出手。

「秋風!」容副盟主一聲驚呼,秋風猛然回頭,已經來不及了,秋風眼看著那柄長劍刺穿了自己的胸口。

秋風是這群人的主力,他一倒下,醫藥盟的人瞬間就出現潰敗之勢,眼看就要全軍覆滅了。

一隻長劍破空而來,直接刺殺了一個黑衣人,眾人驚訝回頭,只見祁元修已經帶著侍衛沖了上來。

黑衣人沒有想到他們還有後援,一時之間腹背受敵,局勢很快就反轉了,黑衣人一看情勢不妙,很快逃散。

容副盟主來到祁元修跟前說道:「多謝王爺出手相救……」話還未說完,人就直接暈倒了。

祁元修這才看到他的後背有傷,傷口發黑,恐怕還有毒。

「追風,把人帶回奕王府,這裡處理乾淨,不要驚動別人!」祁元修迅速吩咐道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199章:把命還給你

36.45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