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0章:救下副盟主

第200章:救下副盟主

文如意這時候也趕過來了,直接上前問道:「元修哥哥,容副盟主怎麼了?」

「他受傷了,你可知道容行遠有什麼仇人嗎?」祁元修看著地上的醫藥盟弟子,大多死狀凄慘,這可不是一般的仇殺。

文如意搖了搖頭:「容副盟主是也醫藥盟里出了名的老好人,他整日埋頭研製各種草藥,並未聽說過有什麼仇家。」

祁元修感覺那些黑衣人的身手很不一般,這事恐怕不是那麼簡單的。

「好了,先把人待會梧桐苑,讓王妃來處理容副長老的傷口,那些人刺殺不成,恐怕會卷土再來,在王府里安全一些。」

祁元修吩咐道,然後就帶著人一起回到奕王府。

文如意一聽祁元修又要去找秦葉悠,一副十分相信她的口吻,頓時感覺到心裡不快。

「王爺,容副盟主受了這麼重的傷,恐怕不是一般的大夫能看的,最好還是找太醫來吧。」文如意跟在祁元修的身後說道。

「宮裡的太醫,不是隨意就可以叫出來的,這件事沒有查清楚之前,最好不要驚動其他人,這樣對容副盟主來說,比較安全。」祁元修解釋道。

「可是……那也不能隨便讓她給看吧,容副盟主怎麼說也是醫藥盟舉足輕重的人物。」文如意還是不依不饒。

祁元修停了下來,他現在終於聽出來,文如意這不是關心容行遠呢,她這是在詆毀秦葉悠啊,他頓時就感覺不快。

「在本王看來,整個東大陸,沒有比她更好的大夫了!」祁元修一句話就把文如意給堵了回去。

文如意緊緊咬著嘴唇,十分惱怒,終究沒有敢阻攔祁元修。

秦葉悠正在房間里研製草藥,院門被猛然推開,她抬頭透過窗戶看了一眼,兩個侍衛抬著一個全身是血的人進來,再一看後面跟著追風和祁元修。

「綠蘿,準備一下,有活來了。」秦葉悠十分平靜的說道。

綠蘿也十分平靜的答應一下,然後就走出去,打開院子東南角落的一間屋子,淡定的說道:「抬進來吧。」

梧桐苑的其他人抬頭看了一眼,然後依舊忙碌自己的事情。

湧進來的這些人,有些驚訝,他們抬來一個全身是血的人,梧桐苑的人怎麼都這樣淡定。

他們不知道,由於祁元修現在越來越倚重秦葉悠的醫術,有什麼重要的傷病之人,他不想驚動別人,經常就直接抬到梧桐苑來。

開始的時候,梧桐苑的下人自然會受到驚嚇,秦葉悠一看不行,思索了一下,就讓綠蘿和紅袖,把院子東南角的一個放雜物的房間收拾出來。

然後按照她的吩咐清理消毒,布置了簡單的木床,桌子和想柜子,補充手術時會用到的藥物和紗布,消毒水之類,這件一個古香古色的手術室布置出來。

秦葉悠又對梧桐苑的下人們做了一個簡單的培訓,每當有傷員來的時候,他們需要做什麼,不能做什麼,都做了詳細說明。

有一個醫術精湛的主子,梧桐苑的下人們對這些也很接受,崗位培訓結束之後,秦葉悠還組織他們進行了幾次演練,效果不錯。

祁元修跟著侍衛走進梧桐苑,就看到綠蘿已經打開那「手術室」,鋪上兩層床單,紅袖正在往裡面端熱水。

秦葉悠從房間里走出來,平靜的問道:「說吧,這次是誰,傷的怎麼樣了?」

祁元修忍不住笑了一下,看著她有條不紊的指揮著下人,滿眼都是讚賞,這個女人,總是能帶給他無盡的驚喜。

「是醫藥盟的容副盟主,遇到刺客,主要傷在後背,好像還中了毒。」祁元修簡要的把情況說了一遍。

秦葉悠看了一眼傷者,發現竟然是她認識的人,當日她跟祁元修下山,被葉副盟主阻攔的時候,就是這位容副盟主出來解圍的。

「原來還是熟人,放心吧,王爺,這人交給我。」秦葉悠說道,祁元修感覺她全身都散發著自信的光芒。

「需要我給你做助手嗎?」他突然很想看她專註治療的樣子。

「傷口不深,我可以應付,你們在外面等我就可以了。」秦葉悠說完又看了一眼容行遠,突然皺眉說道:「不好,血色發黑,恐怕是毒素擴散!你們快出去,我要開始治療了。」

文如意從剛才就一直注視著祁元修和秦葉悠,看到他們自然親近的交流,看著祁元修眼裡的讚賞,還有嘴角的笑意,而這一切又都是給秦葉悠的,文如意嫉妒的幾乎要發狂了。

「我不走,容副盟主是醫藥盟德高望重之人,我必須要在這裡守著他才行。」文如意說道,她倒要看看這秦葉悠到底有什麼本事,能讓祁元修如此賞識她。

「不好意思,文姑娘,我給人治療的時候,向來不喜歡身邊有人,你要是不放心,就在門口守著也行。」秦葉悠解釋道,同時又看了一眼葉副盟主,暗自有些著急,他的情況更加危險了。

「治病救人,又不是什麼見不得人的事情,為何不能看?秦葉悠,你這醫術不會是有什麼貓膩吧?」文如意故意挑釁一般的說道。

秦葉悠看著容行遠的情況越來越緊急,沒有耐心再跟文如意啰嗦,直接就要關門,然後開始治療了。

文如意卻上前一步,擋在門口,不准她關門,一副要跟她斗到底的樣子。

秦葉悠終於怒了,她抬手就是一巴掌,啪的一聲扇在文如意的臉上,怒視著她說道:「文如意,我給你兩個選擇,第一,你走,他活,第二,你留下,他死!」

文如意都愣了,她沒有想到秦葉悠竟然敢打她,頓時怒不可遏,抬手就要打回去。

她的胳膊卻被祁元修猛然攥住了,她一轉頭就留下兩行淚,可憐兮兮的說道:「元修哥哥,從來沒有人敢打我,秦葉悠這個賤女人竟然敢打我,你都不管嗎?」

祁元修面無表情,只是依舊緊緊的攥著她的胳膊怒斥道:「文如意,任性也要有個限度,看個時間,現在是鬧騰的時候嗎?」

文如意不可置信的看著祁元修,在她看來,現在被打,被欺負的是她,祁元修竟然還向著秦葉悠,她卻看到已經命懸一線的容行遠。

秦葉悠看著祁元修已經制服了文如意,於是不再耽擱,直接關上門就開始手術。

她剪開容行遠的衣服,檢查了一下他的傷口,傷口已經發黑,顯然是中毒了。

秦葉悠取出一點血液放進系統內分析,然後開始清理他的傷口,縫合。

系統很快給出報告,容行遠所中之毒是血沉,中毒之人血液開始慢慢變黑變稠,如果不能及時服用解藥,最後血液會完全凝固而死。

這種毒藥的解藥,系統內還沒有,她只能先取出一種類似功效的解藥,融化開來,然後給容行遠直接注射在血液里。

很快見效,容行遠的傷口溢出的血液,已經慢慢的由紫黑色,變成暗紅色,可是要想儘快驅除乾淨速度,還需要更為精準的解藥,這需要幾種藥材按照嚴格的比例混合在一起才行。

秦葉悠打開房門,祁元修和追風還守在門口,綠蘿和紅袖很快就進來收拾房間里的東西,然後為容行遠擦拭身上的血跡,幫他換上乾淨的衣服。

「他暫時沒有生命安全了,不過需要徹底驅除體內的毒素,還需要別的解藥,我會儘快給做出來。」秦葉悠怕祁元修會擔心,一出來就跟他彙報了最新的情況。

祁元修點了點頭,其實他並不是很擔心,他從秦葉悠的眼神里就能看出來她有幾分把握,秦葉悠從房間里一出來,他就在她的眼中看到了希望。

容行遠在傍晚的時候醒了過來,秦葉悠為他檢查了一番,已經脫離了危險,她派人去怡然居告訴了祁元修。

「王爺,王妃,你們的救命之恩,容某沒齒難忘。」容行遠還很虛弱。

「容副盟主不必客氣,你在奕王府安心養傷,不過你知道是誰要刺殺你嗎?」祁元修問道。

容行遠想了想,然後搖了搖頭:「我已經好久沒有下山了,一直在盟里研製草藥,並不曾得罪誰,不知道是誰要對我下這種的毒手。」

看來想要查出來那群黑衣人的身份,並不容易。

這時候秦葉悠取出她之前做好的藥丸,遞給容行遠:「副盟主,這是我自己研製的藥丸,專門針對血沉的,你服用之後,十二個時辰之內,體內的毒素就可以全部清除。」

「十二個時辰?這怎麼可能,我知道血沉,中毒之後立即服用解藥,也需要三天左右的時間才能清除的。」容行遠震驚的問道。

秦葉悠點了點頭解釋道:「容副盟主,你說的對,中了血沉之後,需要分批服下解藥,才能層層解毒,不過我把這所有的解藥按照比例配成藥丸,並且添加了可以抑制各種解藥相剋的清虛粉,所以這些解藥可以一起發揮作用。」

容行遠十分敬佩的看著她,不由的說道:「早就聽聞奕王妃醫術精湛,今日一見,果然名不虛傳啊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00章:救下副盟主

36.6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