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1章:緣起緣落

第201章:緣起緣落

「對了,我的弟子秋風怎麼樣了?他也受了重傷,現在還好嗎?」容行遠抬頭看著秦葉悠問道。

秦葉悠一怔,轉頭看向祁元修,當初抬回來的就只有容行遠一人啊,她不知道那個那個叫秋風的人怎麼樣啦。

祁元修猶豫了一下,然後抬頭說道:「容副盟主,請您節哀,秋風受傷太重,當時就已經不行了,我已經派人把他送回醫藥盟安葬。」

「什麼?秋風死了?」身受重傷,本來虛弱不堪容行遠直接從床上起身,背上的包紮的傷口,一下子都睜開了,鮮血滲出。

秦葉悠趕緊勸慰道:「容副盟主,請你不要激動,現在你體內毒素還有餘存,清楚激動,毒素更容易發作。」

容行遠似乎感覺不到疼痛一樣,悲愴道:「秋風!是師父不好啊,師父沒有保護好你啊。」

秦葉悠和祁元修都沒有想到,原來他們師徒之間竟然有這樣的深情,容行遠悲痛欲絕,看上去似乎生無可戀了。

秦葉悠只能重新給他縫合傷口,剛剛縫合的傷口,全部裂開,重新縫合,那份疼痛,一般人都忍受不了,為了轉移他的注意力,她不斷跟他說話,轉移他的注意力,說著說著,不由自主的就說道了秋風的身上。

容行遠流下一行清淚,喃喃說道:「我一生沉迷於草藥,沒有家庭,也沒有孩子,秋風是我救的孤兒,自小跟著我,我們不是父子,勝似父子啊,這麼多年,秋風可以說是我唯一的親人,可是現在他走了,我活著還有什麼用。」

語氣悲愴,秦葉悠聽著都感覺到一陣陣的鼻酸,想要流淚。

她柔聲勸慰道:「容副盟主,不知道你相不相信緣分,人活一世,遇到的人,有些是可以陪我們到老,而有些人只是我們生命中的過客,無論我們如何挽留,總有一天都會分別的。」

「我聽王爺說,秋風是為了救你而死,我認為既然如此,那你更要好好活著,你跟秋風的緣分就到此了,可是你的命是他救的,從此你就背負兩個人的生命了,是不是更應該好好珍惜呢。」

容行遠怔怔的想了許久,嘆了一口氣,一句話都沒有說,那份濃重的悲傷,慢慢的瀰漫了整個屋子。

秦葉悠從他的房間里出來,過來許久都緩不過來,坐在窗前靜靜的發獃。

祁元修走進梧桐苑的時候,就看到她有些憂傷,眼神迷茫,不知道在想什麼。

祁元修走進來問道:「在想什麼,這麼出神?」

秦葉悠抬頭看著他,然後緩緩說道:「那天我經過秦府,現在那裡早已經落敗了,雜草叢生,我發現我身邊的親人,好像都沒有什麼好下場。」

她有些悲傷的喃喃說道,祁元修在她的旁邊坐下來,搖頭說道:「為何這樣說,我在你身邊,我這不是挺好的嗎?」

秦葉悠搖了搖頭:「或許還沒到時候,秦家家破人亡,雖然不是我弄的,可是也跟我有關係,而單家現在一家人有家回不得,流離失所,我覺得跟我應該也有關係,這一切都是我的錯,是我害了他們。」

祁元修沉默了一下,並沒有怎麼勸說,然後他起身,走到窗前,淡淡的說道:「別人我不知道,可是自從你來我身邊之後,我感覺到只有前所未有的幸福。」

秦葉悠驚訝的看著他,不太確定他說的這是真話,還是故意安慰她的,想了許久,她實在是不覺得自己給他帶來什麼幸福,於是說道:「你這只是在安慰我吧?」

祁元修轉頭無奈的看了她一眼,然後伸出手,對她說道:「來,我帶你出去看看,讓你知道你到底影響了多少人。」

說完就直接帶著秦葉悠出門了,來的第一個地方居然就是優品閣。

秦葉悠回來之後,祁元修一直不准她隨便出去,她一直都沒有機會跟婉兒相見。

這一次來到優品閣,發現已經跟三年前大不一樣了,店面擴大了一倍,把旁邊的店鋪也盤下來打通了。

裡面的商品更多更精美了,她緩緩踏進店鋪,就看到婉兒正在櫃檯裡面算賬。

「婉兒……」她走上前喊了一聲。

婉兒猶如被點穴一樣,一下子頓住了,好像不敢動一樣,隨後慢慢的抬起頭,看清楚是秦葉悠之後,手裡的毛筆一下子就掉在桌上。

「王妃?真的是你?你終於回來啦?」她喜極而泣,從櫃檯裡面衝出來,緊緊的抱著秦葉悠。

這份喜悅,這份激動,這樣的真情,秦葉悠感覺的真真切切。

她抬頭看了一眼門口的祁元修,似乎有些明白他的意思了,祁元修帶著淡淡的微笑看著她。

婉兒終於放開了秦葉悠,然後也看到站在門口的祁元修,立即緊張的說道:「王妃,你們?你不會是被王爺抓回來的吧?你快走!我保護你!」

她對祁元修的印象,還停留在他是滅了單家的大惡人的層面上,看到他和秦葉悠在一起,自然就為秦葉悠的安全問題擔憂。

「哼,看在你還喊她王妃的份上,本王暫且饒了你。」祁元修冷淡的說道。

然後走過來,牽著秦葉悠的手往外走去,邊走邊說道:「好了,我們還要去下一個地方。」

秦葉悠看著婉兒一頭霧水的樣子,有些不忍心,快速在她耳邊說道:「別擔心了,老夫人沒事,單家人都還活著。」

婉兒一下子就睜大了眼睛,似乎不敢相信,想要再問問,可惜秦葉悠已經被祁元修帶走了。

「還活著,他們都還活著,太好了,太好了啊……」激動驚喜之下,婉兒開心的語無倫次。

「你又要帶我去哪裡啊?能不能讓我跟婉兒多說兩句話啊?」秦葉悠被祁元修拉著走,有些不情願在他身後嚷嚷道。

「哼,聽你們剛才的話,你們三年前似乎見過面,這丫頭竟然一直瞞著我,不能饒恕,讓她見你一面,已經是對她的恩賜了。」祁元修十分不滿的說道。

真是個小心眼的男人,秦葉悠忍不住腹誹他。

兩人又走了很遠,來到城郊的一個村子里,這裡她之前從來沒有來過,不知道他要帶她見什麼人,頓時有些好奇,想要問祁元修,他卻故作神秘,不肯告訴她,只讓她自己看。

來到一個小小的院落前,祁元修敲了敲門,很快就傳來腳步聲,有人打開門。

出來的是一個年輕的婦人,秦葉悠仔細一看,猛然發現這不是陳姨娘嘛。

陳姨娘已經沒有了三年前的那種怯弱,她打開門,笑意盈盈的問道:「誰啊?」

看到祁元修之後,驚喜的喊道:「王爺?」

然後才注意到站在祁元修身後的秦葉悠,更加驚喜了,直接把門打開走出來說道:「悠悠?你回來了?」

秦葉悠機械般的點了點頭,震驚不已的看著陳姨娘,然後又看了看祁元修:「王爺,這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

陳姨娘笑著說道:「說來話長,還是進來喝口茶,慢慢說吧。」

看的出來,陳姨娘要比三年前開朗多了。

就在這時候,陳姨娘的身後突然有個孩子奶聲奶氣的喊道:「娘,是誰來了?是不是隔壁狗剩哥哥來找我玩的?」

陳姨娘轉頭笑著說道:「雲念,是你姐姐來看你了。」

然後就打開門把祁元修和秦葉悠請了進去,秦葉悠一進門,就看到院子中間站著一個胖乎乎的小男孩,虎頭虎腦的十分可愛。

三年前,她走的時候陳姨娘還沒有臨盆,她在信中囑咐婉兒照顧陳姨娘,三年後回來,一切都變了,不但孩子這麼大了,就連陳姨娘都不是三千前的她了。

「雲念,過來喊姐姐……」陳姨娘把小男孩推到前面說道。

小男孩睜著圓圓的大眼睛,打量著秦葉悠,眼神並不怯弱,然後奶聲奶氣的喊道:「姐姐好……」

然後又看了看旁邊的祁元修,繼續奶聲奶氣的喊道:「姐夫好……」

這一聲姐夫,喊得祁元修十分滿意,當即就把手指上的扳指褪下來送給小男孩做見面禮了。

那玉扳指一看就是精品,通體晶瑩剔透,陳姨娘以前在秦府也是見過好東西,自然看得出這玉扳指的珍貴,於是推辭著不肯讓雲念收下玉扳指。

「拿著吧,這孩子嘴甜,該他得的賞賜。」祁元修一邊說著,一邊把玉扳指給孩子套在手指上玩。

陳姨娘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:「隔壁小孩子跟雲念玩的好,他姐姐經常帶姐夫回來,雲念跟著一起喊姐姐,姐夫,這孩子喊習慣了。」

三人在屋裡坐下來之後,秦葉悠轉頭打量四周,發現這個小家雖然看上去並不富裕,可是到處收拾的簡單整潔,並不破敗,處處透著溫馨,這娘倆看上去應該過的不錯。

「姨娘,我記得你之前說過,生了孩子要去北疆的,我走之前也讓婉兒給你安排了,你為何又來到這裡了呢?」秦葉悠有疑惑的問道。

陳姨娘看了一眼祁元修,他正在逗著雲念玩,她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這說來話長,當初我確實要帶著雲念去北疆了,可是差點死在路上,要不是王爺救了我們娘倆,我們娘倆怕是早已不在人世了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01章:緣起緣落

36.8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