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2章:不離不棄

第202章:不離不棄

三年前,秦葉悠離開之前,曾經囑咐過婉兒,照看好陳姨娘。

可是現在聽陳姨娘的話,前兩年她似乎過的並不好,於是問道:「姨娘,你怎麼會經歷那麼多兇險,婉兒沒有來找過你嗎?」

陳姨娘連忙說道:「不是的,婉兒姑娘一直都對我挺照顧的,只是當時我生了念兒之後,執意打算帶着他去北疆,尋找老爺,當時京中的生意有些亂,婉兒走不開,就給了我一筆銀子,派人送我去北疆。」

三年前,秦葉悠就知道陳姨娘打算生完孩子,就去尋找秦明源的。

「那你為何沒去成?中間發生了什麼事情嗎?」秦葉悠問道。

陳姨娘抬頭看了一眼祁元修,見他跟雲念玩的很好,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本來是沒什麼的,都怪我太相信別人了,婉兒派人送我去北疆,給了我不少錢,那人見財起意,想要殺人越貨,幸好有王爺的人在後面跟着,這才救了我們母子。」

秦葉悠驚訝,祁元修竟然會派人跟着?她轉過頭問道:「王爺,您怎麼會派人去?」

「這有什麼好驚訝的,你不會以為你留給婉兒的信,我會看都不看一眼就送去吧。」提前三年前她做的好事,祁元修就氣不打一處來,沒好氣的說道。

「我知道,你肯定知道陳姨娘的存在,我的意思是您為何會派人跟着?」

那時候她不告而別,他不應該是氣她惱她的時候嗎?怎麼還會去保護陳姨娘?

「哼,你臨走之前都要親自交代的事情,肯定對你來說很重要,我能不看着點嗎?」祁元修的口吻依舊是兇巴巴的。

秦葉悠卻忍不住笑了一聲,他總是用這樣酷酷的方式,表達自己特有的關心。

陳姨娘看着祁元修和秦葉悠之間那種默契又溫馨的感覺,也淡淡一笑。

好心人終究是有好報的,當初秦葉悠出嫁,她在秦府人微言輕,根本無力阻止什麼,而且有楚美月監視,她只能悄悄的派遣自己的丫頭給秦葉悠送去五十兩銀子。

微不足道,可也是她能做到的最大極限了。

多年以後,秦家走投無路,最後時刻秦明源求秦葉悠照顧陳姨娘。

被秦家人傷的體無完膚的秦葉悠,最終還是答應了,或許也是因為她想起了當年那二十兩銀子吧。

後來秦葉悠才知道,祁元修派出去的人把陳姨娘給救了回來,可是雲念受傷,於是只能回京城治療。

陳姨娘懷着雲念的時候,擔驚受怕,正是坐立不安,茶不思飯不想的,這可憐的孩子,生下來就體弱多病,陳姨娘只好陪着他在京城治療。

祁元修派人給他們母子在個山清水秀的小村子裏安家,定時給送來補貼。

在她不知道的時候,甚至在她還恨着他的時候。

祁元修竟然默默的為她做了這麼多,他那時候都不知道她還會不會回來。

秦葉悠內心即感動,又苦澀,他總是做的那麼逗,又說的那麼少,對誰都是冷冰冰的,越了解他才越知道,他內心其實是多麼溫暖和溫柔。

從陳姨娘的小院裏出來,祁元修又帶着秦葉悠來到醉仙樓,點的竟然都是她愛吃的菜。

秦葉悠嘗了一口,許久沒來,竟然還是老味道,她開始大快朵頤,一抬頭就看到祁元修並沒有動筷子,眼前放着一杯茶,最後帶着笑意,看着她。

「你怎麼不吃啊?」秦葉悠問道。

「是不是很後悔?」祁元修並沒有回答她的問題,而是反問道。

「後悔什麼?」秦葉悠不解。

「後悔你離開的那三年啊,在唐門你就吃不到這樣的好吃的吧?」祁元修問道。

秦葉悠擦了擦嘴,然後喝了以後茶,似乎是十分認真的想了想說道:「其實我也想過這個問題,當年的離開到底對不對,我可以告訴你,如果再來一次,我還是會離開。」

祁元修抬頭瞪她,這個女人竟然還想着離開?

秦葉悠不理會他的怒意,繼續說道:「如果我的離開,可以換回你的平安,我會選擇讓你平安。」

祁元修一愣,怒氣瞬間消失不見,原來都是為了他。

「還有,謝謝你為我做的這一切。」秦葉悠說着拿起旁邊的酒壺,給兩人都倒滿酒,繼續說道:「王爺,這杯酒,我敬您,謝謝你為我做的這些,謝謝你救了我外祖母一家,謝謝你救了陳姨娘,我先干為敬!」

說着一仰頭就喝乾了杯中酒,然後就被嗆的咳嗽起來,祁元修拍着她的背,幫她順着氣,然後說道:「你又不是不會喝酒,這麼淡的酒,竟然還會被嗆到。」

秦葉悠好不容易順過氣,然後說道:「上一次我喝酒,還是三年前跟你喝的那一次,從此之後,我再也沒有喝過酒。」

祁元修也想起來那一夜,他倆喝酒傾訴,坦露彼此的愛意,那是她唯一一次時候說愛他,以後的三年,他恨她怨她的時候,總是會想起那一夜,然後就原諒了她。

「如果我沒有把你找回來,你現在會在做什麼?繼續苦練武功,打算刺殺我嗎?」祁元修突然十分好奇的問道。

秦葉悠喝了一杯酒,臉色紅紅的,她微微搖頭:「我如果沒有被你逮回去,現在應該在北疆了,當時我就打算去北疆看看我父親還有雲飛的。」

祁元修聽到這話,心裏想着:那你依舊逃脫不了我的手掌心,秦明源父子也是他在罩着啊,只要秦葉悠出現,自然會有人跟他彙報的。

他看了一眼秦葉悠,心裏得意,秦葉悠,你這輩子是跑不出我的手掌心了。

「你倒是可以去找秦明源,可是就別找雲飛了,他早就離開了……」祁元修平靜的說道。

秦葉悠一驚:「離家了?他去哪裏了?是不是遇到危險了?」

「沒有人知道他去哪裏了,他在軍營很努力,做的也不錯,馬上就可以升職了,可是突然就不見了。」祁元修回答道,說的十分平靜,似乎並不怎麼擔憂。

祁元修看來一眼秦葉悠焦慮的神色,又勸慰道:「你別擔心了,好男兒志在四方,秦雲飛這兩天在軍營學了一身本事,性格也堅毅,不管是走到哪裏,都會有活路的,如果他還在北疆,不管在什麼地方,都會有我的人罩着的。」

秦葉悠這才稍微放心一些了。

「世道如今,你還覺得自己不祥嗎?還會覺的是你連累身邊人嗎?」祁元修突然問道。

秦葉悠抬頭看着他:「原來你今天帶我看出來,就是因為我說的那句話啊?」

祁元修點了點頭說道:「我不允許你妄自菲薄,如果沒有你,婉兒就只是個侍女,你信任她,她才能掌管那麼多店鋪,如果沒有你,陳姨娘和雲念,怕是早已成為亡魂,如果沒有你,秦明源一家人,怕是還在北疆艱難度日。」

秦葉悠十分感動,他竟然這樣在意她的感受,她感覺到眼眶一熱,差點就要哭出來,勉強說道:「可是……這大多都是你的功勞。」

祁元修扶着她的肩膀,認真的看着她的眼睛說道:「你覺得,如果沒有你,我會做這些事情嗎?」

秦葉悠抬頭看着他,並沒有回答,她雙眸帶着痴情,這一刻,她內心滿滿充盈的都是愛意,對眼前這個男人的愛意。

回到奕王府,福伯進來說,容副盟主打算告辭回醫藥盟了,要來跟他們道別。

容行遠自從知道秋風已經去世之後,一開始萬念俱灰,生無可戀,後來在秦葉悠的勸慰之下,終於想開了一些,現在滿心想的就是怎麼替他報仇。

「容副盟主,你的傷勢還沒有長好,你最好的再休養兩天,此地距離醫藥盟甚遠,路途顛簸,怕是對你的傷口癒合不利。」秦葉悠善意提醒道。

「多謝王妃的關心,我不想再等了,秋風的仇一日不報,我內心一日不得安寧,這些日子多謝王妃的細心照料,十分感激。」容行遠拱手說道。

秦葉悠一看他也是去意已決,轉頭看了祁元修一眼。

祁元修走上前把容行遠扶起來說道:「既然容副盟主去意已決,我們就不挽留了,日後有什麼需要,儘管派人來奕王府說一聲。」

容行遠十分感動,對祁元修說道:「王爺他日有用的著容某的地方,容某義不容辭。」

祁元修怕他在路上,萬一再遇到不測,於是讓冷月一直護送他至醫藥盟。

送到了容行遠,秦葉悠又閑下來,整日待在梧桐苑,晾曬草藥,翻看醫書,十分悠閑,婉兒現在也被進府了,經常來彙報店鋪的經營情況,親自送賬本來給秦葉悠查看。

秦葉悠不在京城的這幾年,婉兒把她留下的店鋪田莊,都管理的很好,不僅如此,還擴大了好多倍。

祁元修偶爾會過來,兩個人閑聊兩句,偶爾小酌兩杯,日子過的悠閑又平靜。

清晨綠蘿幫着秦葉悠梳頭,看着銅鏡中秦葉悠姣好的容顏,忍不住就感嘆還是她家王妃最美,隨之不由自主的想到了清風苑住着的那位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02章:不離不棄

37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