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3章:入秋

第203章:入秋

「王妃,這都入秋了,冬天馬上就要來了,福伯來說了幾次了,讓您搬到怡然居,跟王爺住一起,那邊也暖和一些。」綠蘿勸說道。

「不去了,我在梧桐苑住習慣了,也自在一些,去了怡然居不知道,有會惹出什麼事端來。」

不出所料,秦葉悠立即就拒絕了,綠蘿自然知道她說出的事端,不是別人正是清風苑住的那位。

「哼,王妃何必擔憂,王爺喜歡王妃,而且王妃要比她美多了,我們就去怡然居住,讓她知道誰是這裡的女主人!」綠蘿憤憤不平。

「你這丫頭,不是憑藉美貌活著住在哪裡確定的,咱們也沒有必要去爭這些。」秦葉悠倒是一派淡定。

「王妃,您這樣什麼都不爭,什麼都不搶,可是人家爭搶啊,我可聽說了,清風苑那位可是又做衣服,又送點心的。」綠蘿真是有點恨鐵不成鋼了。

「我是正牌王妃,跟她掙什麼,是我的就是我的,不是我的爭來何用,我們還是安穩過我們自己的日子吧,綠蘿,要知足而樂,就連這梧桐苑,我們還不知道住到什麼時候呢。」秦葉悠不緊不慢的勸慰道。

「那王爺要是選擇如意姑娘呢,我聽小六子說,如意姑娘的爹可是很厲害的。」綠蘿十分擔憂。

「綠蘿,你最近是不是有些太清閑了,整天胡亂打聽什麼,以後不要管別人的事情,咱們就關起院門,過我們自己的日子就好。」秦葉悠看眼綠蘿越說越過分了,趕緊制止住了她。

綠蘿被責備了,有些委屈,憋著嘴說道:「我這不是為王妃著急嗎?」

「唉,你這丫頭,不管王爺怎麼選擇,那都是王爺的是,不是我們能左右的了的,他如果真的選擇文如意,我會成全他。」秦葉悠說道。

「哼,你倒是大度,這麼輕易就願意讓出自己的夫君。」祁元修冷冷的聲音在這兩人身後響起來。

綠蘿嚇了一跳,趕緊轉身矮身施禮,心裡暗自後悔,真應該聽王妃的話,不要再背後亂說話了,現在被王爺聽去了,這下惹禍了。

「綠蘿,給王爺泡茶,就用我剛剛炒制好的茶。」秦葉悠吩咐道,然後給了綠蘿一個眼色,綠蘿準確收到,一溜煙跑出去了。

「你倒是護著這丫頭,每次都先把她給支開。」祁元修瞪了她一眼,在她旁邊坐下來。

「我是她的主子,有什麼事自然要護著她,如果換成你和追風,你肯定也護著追風吧?」秦葉悠緩緩起身,笑著說道。

祁元修見多了不把奴才當人的看主子,倒是很少見她這樣一心護著奴才的主子,他心裡讚賞,面上卻還是一如既往的冷酷表情。

「追風要是敢這樣議論我的私事,用不著別人,我自己就收拾他。」

秦葉悠知道這小氣的男人,肯定又在為剛才她所說的話鬧彆扭呢:「王爺,難道你希望我整日跟文如意鬧得雞飛狗跳,讓你不得安寧嗎?並不是我不爭,而是我沒有必要爭,也不屑於跟她爭,王爺的心在哪裡我心裡清楚不就行了嗎?」

祁元修聽到她這樣說,心裡終於開心一些,氣哼哼的說道:「算你有良心。」

不過想起文如意,他的眉頭又凝結了,他現在跟天山派對抗還有些吃力,不然也不能一直容忍文如意挑戰他的底線,如果有一天,他被逼無奈,或許真的得娶文如意。

「不管怎麼樣,不管我做了什麼事,你都不能再離開我!」祁元修拉住她的手,執拗的說道。

秦葉悠看到他向來堅定的眼中,閃過一絲不確定,她突然有些心疼,柔聲說道:「好吧,我答應你,不到萬不得已,在你需要我的時候,我都不會離開。」

祁元修拉住她的胳膊,把她摟在懷中,緊緊的抱住了,然後說道:「沒有萬不得已,今生今世,你都不能離開我。」

秦葉悠依偎在他懷中,笑而不語,明明他是那樣堅定的人,面對別的事情,從來都是說一不二,自信到自負的地步

只有面對感情之事,他好像總是缺少一點安全感,非要一遍又一遍的確定,她曾經學過心理學,知道他可能是因為小時候,因為遭受到感情創傷,母親早逝,父親也沒有過多關注,缺少感情上的安全感。

最近奕王府的附近悄悄出現一些人,由於奕王府常年不時有人來刺殺,追風並不怎麼驚訝,可是追查之下,他就不敢忽視了。

「王爺,奕王府周圍的人是天山派的,還有兩個在清風苑出入過。」追風跟祁元修彙報道。

祁元修冷哼一聲,天山派的人終於按捺不住了。

「別管,隨他們去,我倒要看看天山派的人在我奕王府的地盤上能掀起什麼風浪。」祁元修冷冷說道。

追風走後不久,蕙娘又來了,她左右看了一下,然後悄然說道:「元修啊,我看天山派的人來了,這兩天在清風苑進進出出的,不會有什麼事吧?」

祁元修無所謂的說道:「來就來唄。」

蕙娘苦口婆心的勸說:「元修啊,你好自為之吧,反正現在我也管不了你了,我只告訴你一件事,現在天山派咱們得罪不起。」

祁元修猛然抬頭,把筆扔下說道:「沒有什麼好怕的,人不犯我,我不犯人,人若犯我,斬草除根!」

蕙娘一驚,不敢再說什麼,嘆了一口氣,轉身離開了。

秦葉悠正在梧桐苑翻看賬本,綠蘿進來說道:「王妃,小六子來傳話,王爺讓您去一趟怡然居。」

「又有什麼事情嗎?」秦葉悠一邊收拾東西,一邊問道。

「不知道呢,我悄悄問了一下小六子,好像說看到王爺臉色好像不是很好。」綠蘿有些擔憂。

「沒事,我去看看吧。」秦葉悠隨著小六子來到怡然居,來到祁元修的書房。

祁元修聽到腳步聲抬起頭來,看了她一眼,然後從桌上拿起一個信封,遞給她:「給你的信!」祁元修淡淡的說道。

秦葉悠一臉好奇的拿過去,一看,竟然是唐應的來信,怪不得祁元修的臉色不好看呢,這封信能安然交到她的手上,也實屬不容易。

秦葉悠笑著問道:「你生氣就是因為這封信?」

「哼,本王來懶的生氣,我倒是看看他有沒有這個本事把你搶走,我倒要看看這個唐應有幾個膽子!」一句話似乎觸動了祁元修。

他說是不在乎,卻絮絮叨叨說了很多,根本就不是他的風格。

秦葉悠一看信,頓時驚了,怒氣沖沖的說道:「這丫頭,真是胡來,竟然又離家出走了!」

她故意表現的很生氣,祁元修看她臉上的表情,沒有一點風花雪月的樣子,心裡莫名一喜。

「你看你氣什麼啊?有什麼事慢慢說。」祁元修的臉色明顯緩和不少。

秦葉悠緩緩坐下來,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你不知道,唐菲那丫頭又離家出走了,而且還是陪著南嶽國的大皇子還有公主來的,你說她是不是胡鬧?」

祁元修一聽是南嶽,頓時問道:「是隨煬和他妹妹,他們之前不是剛剛離開嗎?」

「還不是拓跋宏那個禍害,半路劫持,傷了大皇子,不知道給大皇子下了什麼毒,大皇子一直昏迷不醒,他們於是來大魏尋醫問葯,瞬間把唐菲給拐走了。」

「唐應管不好自己的妹妹,跟你有什麼關係,何必跟你說這些,真是沒用。」祁元修十分不屑的說道。

「他覺得唐菲可能回來找我,讓我幫著勸一勸她,你也知道的,唐菲還是蠻聽我的話的。」秦葉悠耐心解釋。

兩人正說著話呢,小六子又從來一封信,說道:「王爺,王妃,醫藥盟給王妃送來一封信,還有一個小瓶子。」

祁元修忍不住取笑她:「你現在真是比我這個王爺都忙碌啊,這一日兩封信的節奏呢,不知道待會還有嗎?」

秦葉悠也有些疑惑,她怎麼突然炙手可熱起來。

打開信看了一眼,秦葉悠的眉頭就皺了起來,祁元修見她面色凝重,知道肯定是事情不簡單了。

秦葉悠看完信,然後就把信給了祁元修,咬牙切齒的說道:「這個拓跋宏到底是從哪裡弄到這些毒藥的,真是一害萬年。」

祁元修掃了一眼信紙,這才直到原來唐菲他們已經到了醫藥盟,醫藥盟自然不會拒絕醫治大皇子,可是他們為大皇子醫治一番之後,發現竟然也無法確定他中的什麼毒。

容副盟主曾在奕王府養傷,直到秦葉悠的本事,於是就取了隨煬的一點血,寫了一封信,派人快馬加鞭的送到奕王府。

秦葉悠很快發血液放進系統內,讓系統分析著,然後她就回梧桐苑了,有些事在怡然居做起來不方便,她查看系統里的東西時,更習慣在梧桐苑。

秦葉悠剛剛離開不久,小六子又進來了,祁元修看到他,忍不住笑著說道:「今天這是什麼日子,又是來給王妃送信的嗎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03章:入秋

37.18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