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4章:要成親了

第204章:要成親了

「王爺,是十三娘和閆大夫來了。」小六子趕緊說道。

聽到這兩人來,祁元修有些驚訝,難道是薛神醫出了什麼事?

自從奕王府裏面有了天山派的人,祁元修就是十分小心,再也沒有去過竹林,唯恐泄漏了薛神醫的行跡,讓天山派的人鑽了空子。

祁元敏和閆三冬進來的時候,祁元修直接問道:「薛神醫出什麼事了嗎?」

「呸呸呸,你這是什麼烏鴉嘴,我師父好著呢。」祁元敏立即斥責道,只差那手指戳他的額頭了。

閆三冬趕緊笑着解釋道:「師父沒事,我們今天來是有別的事情。」

祁元修這才放下心來,故意對着祁元敏說道:「上次剛剛答應了,以後不罵我了,看看你剛才,差點又要動手了吧。」

看着他一個大男人,卻要擺出委屈的模樣,祁元敏也忍俊不禁,現在的祁元修情緒豐富很多啊,不像以前,不管什麼時候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。

這一切都要歸功於那個女人吧,祁元敏想到了那個總是眉眼彎彎,帶着笑意的女人,抬頭就問道:「葉悠呢?我那完美弟媳婦呢?」

這時候文如意正好走進怡然居,聽到這句話,頓時一怔,不太明白這是誰的話?

然後又聽到祁元修回答道:「你找她做什麼?她今天可是忙的很。」

祁元修心想,她一天就收到兩封信,現在肯定不是忙着回信,就是忙着分析毒藥成分吧。

文如意跨進祁元修的書房,笑着說道:「元修哥哥,你有客人來嗎?」

一邊說着,一邊轉頭打量祁元敏和閆三冬,本來在心裏猜測,聽能祁元修叫弟弟的,怕是宮裏的哪個公主,現在一看,這兩人都是江湖中人打扮,不似公主那樣華貴,頓時就有些不屑。

祁元敏也看着文如意,她認出來這人就是在醫藥大會上,故意坐在祁元修身邊的那個女人。

她知道祁元修的事,自然不難猜出這個女人就是天山派掌門的獨生女文如意,而且也看出來文如意看她的眼神,有些不屑,一副高高在上的模樣。

就算是江湖中,人人都敬畏天山派,他們神醫門的弟子卻不屑與他們為伍,加上這次薛神醫被擄走,也是天山派的手腳,祁元修對文如意更加沒有好印象了。

她冷哼一聲,撇過頭去,一副不願打理她的模樣,閆三冬不認識文如意,見祁元敏十分不待見她,於是也沒有說話。

祁元修說道:「嗯,這是我三姐跟她師兄,如意,你來有什麼事情嗎?」

文如意一聽竟然真的是他的姐姐,猛然想起,他好像真的有個姐姐,放着好好的公主不當,跑去江湖做大夫,看來就是眼前這位了。

她一改剛才不屑的態度,笑着說道:「原來是三姐姐,如意見過三姐姐了,早就聽聞三姐姐的灑脫不羈的事迹,如意十分羨慕呢。」

祁元敏冷哼一聲,心說誰是你三姐姐,你可真會套近乎,淡淡的說道:「如意姑娘的大名,我也早就聽說了,真是久仰啦。」

文如意一喜,笑着問道:「哦?三姐姐都聽說我什麼了?」她一臉天真的問道。

祁元敏微微一笑,剛剛想要好好奚落她一番,旁邊的閆三冬這時候已經知道文如意的身份了。

他太了解祁元敏了,看到她眼珠子一轉,就知道她打的什麼注意,他不想給祁元修惹麻煩,於是趕緊咳了一聲,搶先對祁元敏說道:「十三,今天我們來不是有重要的事情跟王爺說嗎,別耽誤了。」

祁元敏轉頭看了他一眼,閆三冬趕緊給她眼神暗示,讓她不要鬧事。

祁元敏這才放棄奚落文如意的想法,隨意說道:「哦,不過是聽說天山派的一些豐功偉績而已。」

這樣敷衍的回答,讓文如意有些不高興,她剛剛想要說什麼。

祁元敏搶先說道:「元修啊,我們今天來主要是想看看我那弟媳婦,有要事跟她說,她怎麼還不來啊?」

這句話讓文如意覺得十分刺耳,她終於看出來,這位三姐姐對她態度不好,卻十分喜歡秦葉悠。

祁元修有些頭疼的看着這兩個女人,面上笑嘻嘻,眼神里卻已經是刀光劍影你來我往的。

「小六子,去請王妃過來一趟。」祁元修吩咐道,然後又對文如意說道:「如意,如果沒有什麼事情,你就先回去吧,我們還有要事要談。」

文如意自然不太願意,可是沿着祁元修神色堅定,祁元敏一臉不耐煩,閆三冬也是面無表情,這裏沒有一個人歡迎她,只能憤然轉身離開了。

哼,什麼了不起的人物,只要在江湖上行走的,誰敢不給天山派三分薄面,她倒是要看看這兩人是什麼來路,竟然這麼不給她面子。

祁元敏看着文如意走出去的背影,十分不屑的看了一眼祁元修,說道:「就這麼個女人,你都擺不平?以後出去,別說是我祁元敏的弟弟,真是丟人!」

「十三!這位姑娘沒什麼,厲害的是她背後的天山派,王爺自然不能輕易動她。」閆三冬趕緊說道。

「你來到底有什麼事,就直說吧,別賣關子了。」祁元修催問,總是讓人奚落,就算這人是他親姐,他也有些受不了了。

「我就不告訴你,就要等葉悠來了再說。」祁元敏端起旁邊的茶水,十分悠閑的喝了一口。

祁元修無語,有些欽佩的看了一眼閆三冬,他是怎麼受得了他旁邊的這個女人的?被折磨這麼多年,看她的眼神居然還帶着寵溺。

秦葉悠很快來了,笑着說道:「見過三公主。」然後又對閆三冬笑着打了一個招呼。

祁元敏和閆冬剛才經歷了文如意的花式表演,現在看到如此真誠溫柔的秦葉悠,都有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。

「好了,現在人也來了,有什麼話就直說了吧。」祁元修對比一下祁元敏對秦葉悠的態度,更加覺得自己處境凄涼,語氣也不好了。

祁元敏不搭理他,拉着秦葉悠的手說道:「葉悠,以後我們就是親上加親了,我師父剛剛收了一個徒弟,我和師兄有了一個小師弟,你知道是誰嗎?」

秦葉悠一頭霧水,表示自己着實猜不出來,只能茫然搖頭。

「是單永樂。」祁元敏笑着說道。

「我小舅舅?」秦葉悠也震驚了,小舅舅這次回來一直陪在祖母身邊,怎麼突然成了薛神醫的徒弟呢。

「三姐,不就收個徒弟嗎?你至於這樣興師動眾的嗎?」祁元修表示不解,剛才看祁元敏那麼鄭重的模樣,還以為有什麼大事發生呢。

「在你眼裏,能有什麼大事,泰山在你眼前崩了,你也面不改色。」祁元敏揶揄祁元修兩句,然後又拉着秦葉悠說話。

事後,秦葉悠總結這件事就是三個子,緣分啊。

原來單永樂之前遊走各國經商的時候,曾經救過薛神醫,醫者不能自醫,薛神醫當時病重,單永樂自己出錢為他抓藥看病,事後細心照料,直到他康復,單永樂不辭而別。

薛神醫也是重情之人,一直在尋找這位好心的年輕人,可是一直沒有找到。

這一次他在竹林養病,身體好一些的時候外出散步,沒有想到竟然遇到了竹林外的小院中,陪着母親的單永樂。

兩人一見如故,簡直如忘年交一般,後來不知道薛神醫說了什麼,單永樂就拜薛神醫為師父了。

秦葉悠這才明白,為何祁元敏和閆三冬會如此鄭重了,原來都是為着他們師父。

說完這件事以後,祁元敏和閆三冬又喝了一會兒茶,似乎還有話要說,可是一直沒有說什麼正事。

閆三冬最後看了一眼自己的師妹,微微一笑,祁元敏感覺到她的目光,抬頭也看了他一眼,向來強悍的她,竟然微微有些臉紅。

這一幕祁元修和秦葉悠都看到了,兩人對視一眼,心照不宣:這兩人還有事!

閆三冬和祁元敏一起出門,他永遠只是負責站在她的身後,守護者她,基本不多話,這一次卻是由他開口了,因為他發現,一直伶牙俐齒大大咧咧的師妹,這次竟然有些羞怯。

「王爺,王妃,我們這次來,還有另外一件事,我師父已經養的差不多了,過兩天我們就要啟程回神醫門了,回去之後,我和師妹就要成親了,請你們到時候去喝一杯喜酒。」

閆三冬一直話少,說起話來,半句廢話都沒有,句句都是重點。

祁元修和秦葉悠一怔,他倆居然要成親了?祁元修反應過來,笑着問道:「閆大夫,你可想好了,我這三姐可不是一般人能應付的了的。」

「祁元修,你胡說什麼呢!」這時候祁元敏臉色更紅了,聽到祁元修的話,瞪着眼睛就要上去揍他。

閆三冬笑着攔住她,笑着對祁元修說道:「我們師兄妹相處多年,我怎會不了解她,師妹的脾氣,對我來說剛剛好。」

祁元敏剛才的怒氣瞬間消散,只是臉色更紅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04章:要成親了

37.36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