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6章:傾囊相助

第206章:傾囊相助

祁元修很有耐心的等待沈逸晨發完所有的牢騷,見他終於停下來。

「好了,我先答應你,不管發生什麼事,都不怪你,你現在可以放心說了吧?」祁元修沒耐心了,直接問道。

沈逸晨鬆了一口氣,連忙又喝了一口水,淡定說道:「等的就是你這句話了,我真的已經儘力了。」

「看把你焦躁的,到底出了什麼事?」祁元修也有些擔憂了,沈逸晨不但負責他的財務,還掌管北疆暗軍的後勤保障。

「王爺,今年北疆暗軍的糧草現在還沒有籌備好,而且短期內恐怕難以湊齊。」沈逸晨豁出去了,一口氣說了出來。

「什麼?這絕對不行,沈逸晨!糧草對軍營有多麼重要,你不會不清楚,你是怎麼辦事的,到現在居然還沒有湊齊糧草?」祁元修拍案而起。

沈逸晨一縮脖子:「喂喂喂,王爺,您說了不怪我的,我真的儘力了,你看我這些日子,都操勞成什麼樣了?」

「好了,到底是怎麼回事?」祁元修終於平復了一下怒氣,冷著臉坐下問道。

沈逸晨也端正態度,趕緊把時機情況跟祁元修說了一遍。

北疆地處極為寒冷之地,而且一年當中大多數時期都處於乾旱季節,所以那邊的糧食產量極低,暗軍的糧草都是從豐腴富饒的江南,分批運往北疆,為了不耽過冬,每年都是從秋收開始,沈逸晨就啟動糧草收購運輸。

可是今年,江南遭遇百年難遇的災害,很多快要豐收的糧食毀於一旦,儲備下的糧食極少,所以價格也貴的離奇,沈逸晨運送了兩匹糧草之後,眼看後面的就承受不住了。

「買,就算是高價也得買!」祁元修堅定的說道,他帶兵出征多年,太知道豐富的糧草儲備對軍隊來說有多重要的了。

有多少重要戰役,本來眼看就要勝利,最後因為糧草短缺,被敵人拖住,功虧一簣,他絕對不能允許的這樣的風險存在。

「王爺,賬上雖然還有銀子,可那都是最後救急了,如果不打仗還好,一旦開戰,指不定就是要緊的救命錢,咱們不能冒這個險啊。」沈逸晨苦惱的說道。

「冒什麼險,難道沒有糧草不是最大的風險嗎?不行,沈逸晨,我命令你,不惜一切代價也要把糧草準備好,實在不行,就動那批銀子。」祁元修下了死命令。

兩人關係在親近,沈逸晨畢竟還是他的手下,知道分寸,祁元修決定的事情,誰也沒有辦法改變的,他只能點頭答應了,同時苦苦思索,怎麼用最少的錢買最多的糧草,感覺自己年紀輕輕早晚被仇白了頭。

沈逸晨本來都要起身告辭了,好似突然想到什麼事情,轉頭對祁元修說道:「王爺……」喊了一聲又頓住了,似乎在猶豫該不該說。

祁元修很少見他這樣猶豫不決的樣子,問道:「還有什麼事?」

沈逸晨沉默了一下,然後笑着說道:「有點小事,我記得奕王府後花園幾株別樣蘭花,我表妹喜歡蘭花,不知我能否帶一株回去送我表妹。」

祁元修看了他一眼,沒有看出什麼一樣,淡淡的說道:「一株花而已,也值得你這樣鄭重其事?」似乎是不太相信他的話。

沈逸晨有些不好意的撓撓頭,痴痴的笑了一聲說道:「想要討我那表妹歡心,這不是怕你不同意嘛。」

祁元修見他似乎有些不好意思,沒想到這臉皮比城牆厚的傢伙,提起自己心儀之人,也會有這樣的表情。

他笑了一下,擺擺手說道:「去吧,去吧,花園裏的花,你看上的都弄走,要是有人阻攔,就說我同意的。」

沈逸晨道了一聲謝,然後就往後花園走去,走走轉轉了好久,終於找到了那株蘭花,小心翼翼的挖出來,包好了。

秦葉悠每天上午都會來花園裏散會步,正好遇到了沈逸晨。

「見過王妃……」沈逸晨笑嘻嘻的說道。

「沈公子,好久不見,你怎麼在這裏,來找王爺的嗎?」自從上次她救了沈逸晨之後,兩人就熟絡起來,把他當成朋友了。

「對,我剛剛從王爺書房出來,來這裏挖一株蘭花,想要送給我表妹,她喜愛這些花花草草的。」沈逸晨笑着說道。

秦葉悠瞥了一眼他手中的話,微微一笑,問道:「沈公子,來找王爺有什麼重要的事情嗎?」

「沒什麼事,不會是例行彙報一下。」沈逸晨含糊回答道。

秦葉悠輕輕點了點頭,突然說道:「聽說沈公子十分擅長經營店鋪,最近我手上幾個鋪子生意不好,正好想要跟沈公子好好討教一番,不知道你可有空?」

沈逸晨一怔,笑着回答道:「王妃說笑了,京城中誰人不知王妃手中的鋪子個個生意紅火,財源廣進。」

「有幾個行,也不是全部,我畢竟是個女人家,不如你們男人走南闖北知道那麼多,沈公子這是不願意賜教了?」秦葉悠淡淡的問道。

沈逸晨自然不好拒絕了,只好答應,秦葉悠說道:「那我們去旁邊的涼亭說吧,這裏日頭有些曬了。」

沈逸晨嘴角含笑,點頭答應了,跟着秦葉悠往涼亭中走去。

秦葉悠吩咐身後的綠蘿說道:「我跟沈公子討論重要事情,不要讓人來打擾。」

綠蘿答應一聲,守在涼亭外面的小路盡頭,這是一個湖中涼亭,只有一條小路連接着外面,其餘幾面環湖,守好小路,就不會有任何人聽到涼亭中之人的談話。

「沈公子,你有什麼要說的,就直說吧。」秦葉悠進入涼亭之後,直接開門見山說道。

「王妃?你這是何意?不是你要問我嗎?」沈逸晨疑惑問道。

秦葉悠看着他問道:「沈公子,明人不說暗話,沒有王爺的指使,你費盡心機在後花園遇到我,自然是有事要跟我說,現在這裏沒有別人,你就直接說吧,到底出了什麼事情?」

沈逸晨看了她一會兒,終於笑了一下問道:「王妃,果然聰明,不知道你是怎麼看出來的,我向來覺得自己演技還可以啊?」

秦葉悠看着他費解的小眼神,白了他一眼,然後說道:「我要是你表妹,看到你送我這樣的蘭花,定然會生氣,因為你手裏這根本就是一株蘭花,而是一株石斛,你向來細心,竟然犯了這樣的錯,我料定你來花園不是為了那株蘭花。」

沈逸晨驚嘆不已,沒想到奕王妃,不但那醫術如此精湛,還如此聰敏。

他來後花園的目的,確實是為了遇見她,不過他的計劃是先遇見,然後再暗示人,引導她發現問題。

沒有想到根本就不勞他費心了,人家一眼就看穿了的他的心思,他只能直話實說。

「北疆暗軍今冬的糧草短缺了,江南水災,我們的良田受損嚴重,糧食價格非常,我們以無力支撐,王爺讓我動最後一批救急的銀子,可是……」

秦葉悠瞬間就明白了:「可是救急的銀子只能用在萬不得已的情況下,現在還沒到最後一刻,我知道了,你現在還缺多少錢?」

「一百萬兩白銀。」沈逸晨報出數字。

秦葉悠略微一遲疑,在腦海里盤算了一下,然後說道:「我給你一百五十萬兩,除了糧草,你再多補給他們一些。」

沈逸晨一驚,他知道秦葉悠手上有不少田產鋪子,盈利頗豐,只是沒有想到竟然如此有錢,一百萬兩不是小數字,她竟然一口就答應,而且還多給這麼多。

沈逸晨表情嚴肅,收起了平時嬉笑的面孔,說道:「王妃,您出了這一百萬兩已經為我們解了燃眉之急,怎好再讓你多出。」

「這些錢不是給你的,而是給北疆的暗軍的,他們為國為民,而且沒名沒分,實屬不易,我們絕對不能再有所苛待。」

秦葉悠曾經跟着祁元修遠去北疆,隨軍的那些日子,她親眼見那麼多士兵遭受傷痛嚴寒折磨,這些暗軍沒有國家的支持,有的只是對奕王的一份信任,如果不是為了國家為了人民,誰會願意待在這北疆苦寒之地受苦。

秦葉悠帶着沈逸晨去了梧桐苑,親自把銀票交到他的手上,囑咐道:「如果還有什麼短缺,可以直接來找我,不必再有什麼迂迴。」

沈逸晨鄭重點了點頭,對於她的深明大義,他除了敬佩,再無其他。

拿着這份沉甸甸的銀票,沈逸晨再三思索,還是不敢瞞着祁元修。

於是又去了怡然居祁元修的書房,祁元修見他進來,笑着問道:「怎麼了?又看上我們王府的里什麼,想要送給你表妹的?」

「王爺,糧草的問題解決了。」沈逸晨說道。

祁元修一怔,看着他問道:「怎麼解決的?你做了什麼?」

沈逸晨從懷中取出銀票,放在他面前,低頭說道:「我不敢隱瞞王爺,我在後花園遇到了王妃,然後跟王妃說了這事,這些銀票是王妃給的。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06章:傾囊相助

37.73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