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7章:氣勢恢宏

第207章:氣勢恢宏

「沈逸晨!你好大的膽子,竟然敢瞞著我擅自行事!什麼遇到,你就是故意去後花園找她的!對不對?」祁元修勃然大怒。

「是,我就是去找王妃的,我知道她手裡有餘錢,想要先借一部分解燃眉之急,沒想到她一下子給這麼多,王爺,現在情況危機,我也是不得已啊。」沈逸晨想不明白,明明都是夫妻了,兩人看上去感情也很好,王爺為何如此介意。

難道只是為了王爺的面子?他認為在大是大非面前,祁元修不是這樣計較之人,尤其是牽扯北疆暗軍的事情,他更是會不顧一切。

祁元修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你不想動那筆救急的銀子,就去跟她要錢,你又怎麼知道,這筆錢不是她救急的?」

沈逸晨震驚的抬起頭,看著祁元修,一臉不解,王妃要救急的銀子做什麼?

祁元修知道沈逸晨也都是為了暗軍,知道他的不已,所以震怒之後,也沒有辦法責怪他,可是這筆錢他不能要。

「逸晨,你應該知道,王妃現在已經沒有了娘家的依靠,當初出嫁也沒有嫁妝,這些田產鋪子,是她亡母留給她傍身救命的,她只有這些,你讓我如何忍心?」

沈逸晨自然知道秦葉悠當初是如何嫁到奕王府的,他長了長口,欲言又止。

祁元修接著說道:「我知道,你想說她現在是王妃了,衣食無憂,什麼都不缺了,可是別人不懂,難道你還不懂嗎?皇上對我敵視多年,說不定那天我就性命不保,奕王府能留下什麼?我能給她留下什麼?到時候你讓她一個弱女子,如何生存?」

這一次沈逸晨深深的埋下了頭,沉默許久,祁元修剛才所說的話,他確實從來沒有想過,這一次是他魯莽了。

「王爺,我這就去把銀票還給王妃,之前是我考慮不周了!」沈逸晨剛剛要把銀票拿回去,書房門被猛然推開了。

「逸晨,我說了這些錢不是給你,也不是給我王爺的,是我給北疆的將士們的,你儘管拿著,不用給我退回來,時間緊迫,我覺的你現在當務之急是趕緊去買糧草,如果真的斷貨了,到時候就怕是有錢也買不到了。」秦葉悠對沈逸晨說道。

沈逸晨怔住了,拿著銀票,站在哪裡,不知該如何是好,轉頭看了一眼祁元修。

「葉悠,這事跟你無關,我們自己會處理,不需要用到你的錢,你拿回去吧。」祁元修起身說道。

「祁元修,你口口聲聲說我是你的王妃,是你的夫人,原來都只是口頭上的嗎?自始至終你有把我當成過一家人嗎?」秦葉悠面對祁元修,突然就提高了音量,高聲質問道。

祁元修看著她受傷的眼神,頓時有些心疼,他辯解道:「我不是這個意思,我只是不想讓你受牽連……」

「受什麼牽連,就這點錢,你以為就讓我傾囊了?你也太小看我了,就是二百萬兩,我秦葉悠也拿的出來。」秦葉悠直接把祁元修給堵了回去。

沈逸晨真想高呼一聲:王妃威武,王妃霸氣!

祁元修再氣勢上還從未輸給別人,今天不知道為何,竟然在秦葉悠勉強,感覺被她的氣勢給壓住了,頓時有些鬱悶。

轉頭看了一眼,閃著星星眼,一臉崇拜的看著秦葉悠的沈逸晨,頓時沒好氣的說道:「還有時間看熱鬧,還不趕緊去忙正事!」

沈逸晨一聽這話,就知道祁元修是同意他用秦葉悠的錢了,頓時興奮不已,趕緊告辭消失在門口。

祁元修這才轉頭看了一眼還在生氣的秦葉悠,嘆了一口氣說道:「好了,這筆錢計算我借你的,你算著利息,回頭一起還給你。」

「還什麼還?你用什麼還,沈逸晨打理的財產都是用來給暗軍用的,跟你沒多大關係,這奕王府的財產都在我手裡,你用什麼還?」秦葉悠坐下來,狠狠瞪他一眼。

祁元修聽了她的話,忍俊不禁,笑著說道:「被你這樣一說,我突然感覺,我堂堂一個王爺,現在好像十分貧窮啊。」

秦葉悠看著他貌似十分哭鬧的模樣,也忍不住笑了起來,故意說道:「你才知道啊,王爺,現在我可是比你有錢,以後可得對我恭敬這點,聽到沒有,小修子?」

祁元修被她得意的小模樣都逗笑了,一把拉入懷中,笑著說道:「看把你嘚瑟的,小修子?嗯?膽子越來越大了啊?再喊一遍試試。」

秦葉悠沒有想到得意忘形,樂極生悲了,一個不小心,落入他的魔掌。

她生平最怕被別人撓痒痒,沒想到這一致命缺點,非常致命的被祁元修發現了。

祁元修一出手,她就只剩下慘叫份了,趕緊求饒:「我錯了,我錯了……王爺,你饒了我吧。」

「重新喊一遍……」祁元修放話。

「王爺?」

繼續繞。

「祁元修?」

依舊在繼續。

秦葉悠豁出去了,直接高聲喊道:「元修哥哥?」

他終於停下了手,秦葉悠感覺整個世界都清靜了,瞬間爆發出驚人力量,從他懷中掙脫竄出去了。

祁元修聽著風中傳來她的怒吼:「祁元修,你給我等著!」

秦葉悠在祁元修這裡刷威風,沒有想到不但沒有威風起來,反而被人家佔了便宜,在梧桐苑一連頹廢了兩天,不願意出門見人。

埋頭研究容副盟主寄來的毒藥,可是有一種成分怎麼都分析不出來,她想著或許是因為醫藥盟到這裡路途遙遠,血液保存不新鮮了。

這天傍晚,吃過晚飯,她在後花園散步消食,突然聽到外面傳來一陣喧嘩,然互就見小六子急忙往梧桐苑的方向跑去,估計是去找她的。

秦葉悠讓綠蘿去看看,發生什麼事情了,是不是王爺又帶傷員病號之類的回來了,悠閑忙碌相結合的日子,其實也不錯,她總算也沒有丟了自己多年的心血所學。

綠蘿很快回來,秦葉悠遠遠見她,一溜小跑而來,就知道肯定有要緊事,果然是祁元修又給她弄來什麼重要傷員病號了。

「王妃,南嶽國的大皇子和公主來,還有上次那個唐小姐來了,都在梧桐苑呢。」綠蘿快速說道。

秦葉悠一聽,趕緊往梧桐苑而去。

梧桐苑內,綠蘿已經很有秩序的把受傷昏迷的大皇子安置在那件特殊的「手術室」內,隨玉心和唐菲守在旁邊。

秦葉悠剛剛跨進院門,就看到一團粉色身影向她撲來,同時喊道:「秦姐姐……」

一聽就是菲兒的聲音,她還沒有反應過來,就被唐菲抱住了,只能趕緊接住她,這才仔細大量一下,頓時吃了已經。

唐菲曾經雙頰飽滿如花朵般嬌嫩,現在卻明顯消瘦很多,瘦的下巴都尖尖的了,顯的眼睛更大了,這才多久沒見了,她怎麼會消瘦至此?

「菲兒,你怎麼了?怎麼瘦了這麼多?趕緊讓我給你檢查一下。」秦葉悠心疼的說道。

「王妃,生病的不是菲兒,是我皇兄,勞煩王妃救我哥哥一命吧。」隨玉心走過來,哭訴道,然後就給秦葉悠跪下了。

秦葉悠趕緊把她扶起來,唐菲也跟著說道:「是啊,秦姐姐,我沒事,你快點救救大皇子吧。」

這傻丫頭,就只顧著別人了,唐菲雖然消瘦,可是看著精神還不錯,或許只是因為為隨煬擔心,累的蒼白憔悴了。

「公主不必客氣,你們既然來找我了,我自定盡心竭力,不過我之前查看過,醫藥盟給我寄來的毒血,可是依然有一種劇毒之物分析不出來。」秦葉悠如實說道。

隨玉心的眼淚瞬間湧出,哭著說道:「王妃,我們之前在醫藥盟,他們也說沒有辦法,容副盟主說您可能有辦法的,我們只好來投奔您了,請您一定要想想辦法啊。」

秦葉悠嘆了一口氣,只能勸慰她:「好的,你放心,我一定會儘力而為的,唐菲,你陪著公主,現在外面等我一下,我進去檢查一下大皇子的情況。」

他們都是被秦葉悠醫治過的人,自然知道她的習慣,於是不再多說什麼,唐菲拉著隨玉心在院中坐下,隨玉心眼淚不斷,唐菲只能一直安慰著。

秦葉悠打開系統為隨煬檢查身體,竟然的發現他現在的身體真的已經大不如從前了,曾經丰神俊朗的青年,現在瘦到脫形,如果是還有體溫和心跳,根本就感覺不出來他還是個活人。

過了許久,秦葉悠走了出來,隨玉心立即撲了山前,著急問道:「王妃,我皇兄怎麼樣了?你一定有辦法的對不對?」

秦葉悠看著她哭到紅腫的雙眼,依舊透著希翼的光彩,她很想點頭說有,可是她確實無可奈何。

系統里給出的結果跟上次一樣,她依然分辨不出來這是什麼毒,更別提知道用什麼解毒了。

她只能無奈搖頭說道:「公主,我也無可奈何,這種毒我解不了。」

「什麼?連你也解不了,這麼說我皇兄死定了?」隨玉心在巨大的打擊之後,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。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07章:氣勢恢宏

37.9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