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08章:公主崩潰

第208章:公主崩潰

自從隨煬受傷以為,隨玉心就一直處於自責和愧疚之中。

當初要不是她執意來大魏,找蘇嫣兒挑戰,還應纏著隨煬陪她一起來,就不會發生後面的事情,他也不會受傷了,這一切都是她的錯。

從小到大,宮裡的兄弟姐妹雖多,可彼此之間大多沒有真心,爭寵多愛,勾心鬥角,只有隨煬對她真心,或許是因為一母同胞。

隨煬是所有皇子中最大的,其他公主和皇子對他有些敬畏,有他護著隨玉心,她就活的任性自由。

父皇嚴厲,母后重男輕女,只關心皇子,只有這個皇后最關心她寵愛她,現在他卻倒下了,唯一一個真正愛護她保護她的人倒下了,她心裡有極大的不安全感。

隨煬中毒倒下之後,她惶惶不可終日,原本嬌弱需要保護的她,擔起帶著皇兄翻山越嶺尋找大夫的重任。

可是一路走開,不斷的失望,失望,她內心不安,焦慮,愧疚和焦躁達到了極點。

秦葉悠這裡是她最後一點希望了,現在卻被告知,就連奕王妃也無可奈何,她終於崩潰。

隨玉心抓住秦葉悠的胳膊,用力搖晃著嘶吼道:「為什麼不行?你不是很厲害嗎?你不是最擅長解毒嗎?上次文鳶公主被拓跋宏下毒,不也是你救的嗎?你為何救得了他們,卻救不了我皇兄,這是為什麼?」

秦葉悠曾經從醫多年,見多了這樣最後崩潰的病人家屬,而且嚴格來說,隨玉心還是個孩子,所以她表示理解,並不解釋還有掙脫,任由隨玉心發泄自己的情緒。

旁邊的唐菲卻看不下去了,她最親愛的秦姐姐,怎麼能被這樣對待,她立即上前拉住隨玉心,高聲勸說道:「心兒,你冷靜一下啊,秦姐姐肯定也儘力了,她也不是萬能的啊,你不要這樣啊。」

隨玉心真的停了下來,只是她猛然轉頭看著唐菲,秦葉悠暗叫一聲不好,剛剛想要把唐菲拉到自己身後,卻還是晚了一步。

隨玉心放開了秦葉悠,這一次換成抓著唐菲了,她眼神冰冷帶著怨恨,朝著唐菲吼道:「都是你!都是因為你,我皇兄才被下毒的,他如果不去救你,怎麼會變成這樣,都是你這個害人精,害了我皇兄。」

隨玉心一邊吼叫,一邊用力搖晃唐菲,她瘋狂的樣子,把唐菲嚇壞了,不敢反抗,任由隨玉心搖晃她。

長松一個箭步衝上來,一把推開了隨玉心,長松力氣大,直接就隨玉心推到在地,然後把唐菲拉到自己的身後。

「公主,大皇子中毒是拓跋宏的錯,跟我們大小姐什麼關係,大小姐不顧門主反對,千里迢迢陪著你們一起來大魏尋醫問葯,你怎麼這樣對待她?你太過分了。」

長松怒氣沖沖的朝著隨玉心吼道。

隨玉心跌坐在地,狠狠的等著唐菲和長松。

長松這是時候轉頭看著唐菲,關切問道:「大小姐,你沒事吧?」唐菲搖了搖頭,半天才能說話,嗓音都顫抖了:「我……我沒事,你別怪心兒。」

長松守護唐菲的情景,讓隨玉心想起往日隨煬守護她的時候,這一幕深深的刺痛了她的心。

她站起身來,冷冷的看著唐菲說道:「你不是跟我皇兄感情很好啊,我皇兄那麼喜歡你,你們有那麼多話說,秉燭夜談都不夠,既然如此相愛,我皇兄要是死了,你也應該陪著去!這樣才能對得起我皇兄救你一命,對的起我皇兄對你的厚愛。」

秦葉悠本來還挺同情隨玉心的,可是現在聽到她越說越過分,越說越惡毒,終於忍不住呵斥道:「公主,請適可而止!」

隨玉心好似瘋了一般,轉頭紅著眼睛說道:「我為什麼要停止?我哪裡說錯了嗎?難道我皇兄不是為了救她而中毒的嗎?我皇兄死了,她為什麼還能活著?」

曾經親如姐妹的人,竟然說出這樣惡毒的話,秦葉悠心裡十分難過,卻又不知道該如何辯駁,眼淚奪眶而出。

「好,如果大皇子死了,我給他賠命……他是那麼好的人,是我連累了他。」唐菲哭著說道。

長松急了:「大小姐,你說什麼呢,門主說了,其實是你被皇子和公主連累的。」

秦葉悠看到唐菲的眼淚,終於也憤怒了。

她轉頭對隨玉心說道:「公主,長松說的沒錯,拓跋宏的最終目的就是你們南嶽,當時他在京城曾經對你動手,難道你忘記了嗎?後來他看出大皇子對唐菲有意,於是又出唐菲出手,別說你不知道這些!」

隨玉心其實心裡很清楚,隨煬也跟她解釋過,她現在只是崩潰了,不知道如何安放自己的內疚和恐懼,而好人唐菲就成了她的出氣口。

隨玉心梗著脖子不說話了,秦葉悠繼續說道:「我只是說,我無法為大皇子解毒,並沒有說大皇子必死無疑!你何必這樣到處咬人!」

隨玉心一聽這話,頓時眼睛都亮了,馬上就換了一副面孔說道:「王妃,您的意思是我皇兄還有救了?還有誰能救他?請您告訴我,我這就帶他去。」

「公主變臉好快啊,天下之大,自然有不少能人異士,說不定就有能救大皇子的,具體誰能救,我也不知道,還得容我好好想想,今天我也累了,不想再說話了,菲兒,來陪我去休息吧。」

秦葉悠說完轉身就拉著菲兒的手走了,長松冷哼一聲,瞪了隨玉心一眼,也跟在她們身後離開了,撇下隨玉心一人站在院中捶胸頓足。

秦葉悠拉著唐菲進了房間之後,就忍住訓斥她:「你這傻丫頭,怎麼什麼都往自己身上攬,這事本就與你無關,你幹嘛怕她?」

唐菲低著頭任由秦葉悠說,過了好一會兒,她才抬起頭,眨巴著大眼睛說道:「秦姐姐,其實你說的這些我都知道,可是大皇子是好人,不管是因為什麼原因,他都救了我,而且救過我兩次,我不能不管他。」

「那你也不能由著隨玉心冤枉你吧,還有什麼他死了,你也不活了這樣的話,以後不準再說了,你想嚇死我啊。」秦葉悠沒好氣的說道。

唐菲突然那神秘一笑,露出古靈精怪的表情,靠近秦葉悠笑著說道:「秦姐姐,其實我是故意這樣說的,我看出來心兒只是想要發泄,又是就順著她的話說,希望這樣她心裡能好受一點,其實我心裡不是這樣想的。」

秦葉悠這才稍微放心一點,這丫頭好歹沒有傻到底,她戳了一下唐菲的額頭,問道:「那你這個小腦袋裡是怎麼想的?你並不像陪著大皇子一起死?」

唐菲搖頭,然後認真的說道:「我想的是大皇子根本就不會死,肯定會有救的,他是那麼好的一個人,不可能就這樣沒了的,肯定會有救的。」

秦葉悠怔怔的看了她好一會兒,然後嘆了一口氣:「你這傻丫頭,倒是比隨煬的親妹妹還靠譜,放心,不到最後一刻,我是不會放棄的。」

唐菲用力點頭,表示對她十分有信心。

秦葉悠看著她,突然問道:「菲兒,你告訴親姐姐,你是不是喜歡上了大皇子?」

唐菲聽了她的話,瞬間就紅了臉,她低著頭,只露出一個小巧精緻的下巴,用手指無意識的纏繞著垂在胸前的長發。

「我……我也說不太清楚,我感覺跟他在一起很好,很自在,什麼話都能說出來,感覺只要我有危險,他都能來救我,讓我很有安全感,秦姐姐,你說這是喜歡了嗎?」

秦葉悠低頭看著唐菲單純無辜的大眼睛,有些無法回答她的話,怎麼才算是真正的喜歡,其實她自己也無法說清楚。

虧她前世今生的活了這麼多年,可惜感情生活卻少的可憐,穿越之前,她曾經暗戀過,還沒等到她主動出擊,開花結果呢,然後就穿越了,來到這裡之後,上來就嫁人了,緊接著一連串的事事。

她根本就沒有好好仔細停下來,想想這個問題,於是突然那就問住了。

「喜歡一個人的感覺因人而異,我也無法準確給你描述,可是我知道你如果真的和隨煬在一起,最後嫁給他的話,你要面對些什麼。」秦葉悠看著唐菲認真的說道。

唐菲認真的聽著,好像一個好學的小學生。

「隨煬是大皇子,極有可能就是未來的君主,那自然就得三宮六院的,你要跟這麼多女人爭寵,還要面對後宮的勾心鬥角,明爭暗鬥,還要忍受每日的孤獨,君主都是忙碌而孤獨的,那麼他的後宮也是孤獨的,你確定能收的了?」

秦葉悠說完這番話,唐菲似乎想象了一下,然後猛然搖頭說道:「不,我受不了這樣的日子,我不想要什麼榮華富貴,只想一生一世一對人,能安安穩穩白頭到老就行。」

秦葉悠不住的點頭:「這就對啦,你們倆想要的生活根本就是不一樣的。」那又說什麼在一起不在一起呢。

這時候房門被敲響,長松的聲音在門外響起來:「大小姐,我買了你最喜歡吃的餛飩,你要不要嘗一口啊?」

上一章目錄下一章

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
···
加入書架
上一章
首頁 台言古言 神醫嫡女:邪王寵妻無度
上一章下一章

第208章:公主崩潰

38.1%
目錄
共547章
倒序